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埃里克斯·默多家族谋杀案 Trial of the Century: The Alex Murdaugh Family Murders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3/10/9 10:06:25
浏览次数:1297  

  文/李修平

  2023年1月25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美国前律师埃里克斯·默多 (Alex Murdaugh) 因被控于2021年6月7日谋杀妻子麦吉和他们22岁的儿子保罗而受审。审判在第十四巡回法院进行,到3月2日结束。检方对所有四项罪名作出有罪判决,拒不不认罪的埃里克斯被判处两个终身监禁,连续执行不得假释。他的律师已提交上诉状。
  当地媒体称这次审判是南卡罗来纳州的“世纪审判”,“可以说是南卡罗来纳州法律史上最引人注目、最轰动的案件之一”。
   埃里克斯·默多其人

  埃里克斯·默多是南卡罗来纳州大名鼎鼎的律师,出身于当地知名的律师世家。其家族历史可以往上追溯三代到一百多年前。第一代伦道夫(Randoph)就是南卡罗来纳州第一批巡回法庭的法官之一,随后的几代人也是法律人才辈出。每一代人也都差不多从事与法律相关的工作,不是法官、检察官、总检察长就是律师或法学教授,使得该家族在南卡罗来纳州法律界声名显赫。几代人一个多世纪盘根错节的积累,已经在当地发展成了一个近乎密不透风的家族法律网络,堪称是默多家族的法律王朝。可以说在南卡罗来纳州沿海五郡,只要是打官司,无论是告别人或者是被人告,都绕不开默多家族的影响力。根据福克斯新闻披露,默多家族很长时间以来游走于黑白两道早就是人尽皆知的秘密。据称南卡的毒品交易中转站就在默多居住的城里,其保护伞就是默多一家,但却鲜有人敢于提起。因此有人形象地把这方圆上千公里的地方称为“默多郡”。

  妻儿被人枪杀

  2021 年6月7日,埃里克斯给妻子麦吉打电话,让她和最小的儿子保罗与他一起去看望默多身患绝症的父亲伦道夫·默多(Randoph Murdaugh),但麦吉说她有别的事要办,于是默多就独自开车离开家去了父母家。10时06分,埃里克斯用手机报警说有人枪杀了他的妻子和儿子,并说自己是在他们家庭狩猎小屋的狗舍附近发现了妻子麦吉和小儿子保罗的尸体的,两人都被不同的枪多次击中头部、手腕和胸腹等部位。警察赶到后,埃里克斯声称有人谋杀了他的妻儿,并跟警察说他的儿子保罗因几年前卷入一起游艇撞桥致死案件而受到过威胁。他还告诉警员,在案发当时,他在疗养院和患有痴呆症的母亲在一起。
  据透露,由于缺乏其他的目击证人,而埃里克斯则是第一个在案发现场出现的人,因此南卡罗来纳州执法部门一开始就把默多列为嫌疑人进行调查。埃里克斯的辩护律师在审判期间措辞严厉地批评了这一做法,称这项调查无法让人信服,因为犯罪现场没有受到很好的保护,曾被雨水破坏,并且允许其家人和朋友在现场走动,警方也未能搜集到足够多的证据对任何嫌疑人进行指控。科尔顿县治安官办公室的官员在报告中写道,他们发现了几个弹壳,并已召集一家拖车公司前往现场。他们还表示,他们曾在附近的住宅和商铺寻找监控摄像头,但经过大量编辑的警方报告并未表明他们是否发现了监控摄像头。于是这起案件就成了一桩悬案,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没有人被起诉和逮捕。

  起诉和逮捕

  尽管埃里克斯的辩护律师提出了异议,但随着埃里克斯其他经济和金融方面犯罪事实的披露,法庭还是于2022年7月对他实施了逮捕。此前,科尔顿县大陪审团发布起诉书,指控他犯有两项谋杀罪和两项持有武器罪,并在其妻子麦吉和儿子保罗死亡的过程中实施暴力犯罪。起诉书称,埃里克斯用步枪射杀了他的妻子,用霰弹枪射杀了他的儿子,但埃里克斯并不认罪。检察官说他们会寻求终身监禁的重罪判决并不得假释,但不会判死刑。此消息一出,无异于给南卡罗来纳州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令民众震惊不已。大名鼎鼎的律师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妻儿?但也有很多民众对此表示理解和可以接受,因为此前埃里克斯家族就曾卷入了至少三起命案,至今悬而未决。
  面对疑惑重重的民众,警方表示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埃里克斯就是杀害他妻儿的凶手,目的是为了转移公众视线,为自己博得同情,从而在经济犯罪问题上找到退路。这样的犯罪动机实在是有些牵强,况且埃里克斯多年以来一直是以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形象示人,怎么会突然变成了一个冷血杀手,将结婚二十多年的妻子和最宠爱的小儿子一起打死?此后,警方也在埃里克斯杀妻儿案庭审启动后宣布重新调查与默多家族有关的几起死亡事件。

  与默多家族有关的几起死亡事件

  同性恋男孩横尸马路
  2015年的夏天,一名叫斯蒂芬·史密斯的19岁男青年,被人发现死在距离埃里克斯家大约10英里的公路上,他的车子则停在了两三公里以外的一处加油站附近。警方一开始以为他是因为车子没油,于是走到路上寻求帮助,结果因为天黑被路过的汽车给撞死了。但现场却有许多疑点,在尸体附近并没有发现刹车的痕迹,而死者除了头部受到重创,其他部位都完好无损。法医验尸报告说在死者的头部发现了弹孔,表明死者真实死因是枪杀。但蹊跷的是警方并未接纳此份报告,理由是现场没有发现弹片和弹壳。更加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法医在出具的第二份报告上,居然真的把头部有弹孔的那部分信息给修改掉了,说死者是被人猛击头部造成颅骨破裂死亡,凶器可能是棒球棍。结果这份报告也被警方拒收,原因是斯蒂芬是死在了马路上,死因应该就是车祸。
  斯蒂芬横尸马路,死因不明,疑点重重,这起案件据说和埃里克斯的大儿子巴斯特有关。他和死者曾就读于同一所高中。一年前,死者曾经在学校高调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身份,而巴斯特是个恐同病者,他不仅十分厌恶死者,经常找碴儿霸凌斯蒂芬,还多次威胁说“要把死基佬的脑袋给敲碎”。哪怕是毕业了,巴斯特也没有就此罢手放过他,几次三番到死者工作的咖啡店找碴儿。而由于默多家族在当地势力庞大,几次报警都无果而终。斯蒂芬死后,小城传言四起,说是巴斯特故意在他的车里做了手脚,导致他的车抛锚,然后将其诱骗至附近的小路上用棍子猛击其头部致其死亡,然后制造了车祸的假象。而第一时间出现在现场的埃里克斯其实是在帮儿子处理掉证据。不过没过多久这些传言都消失了,几个跟斯蒂芬关系较好的朋友都被警察警告。那名坚决不愿意再修改尸检报告的法医也被调到了别处任职。新来的法医出具了第三份报告,说斯蒂芬死于一起汽车撞人逃逸的事故。至于为什么他的全身只有头部受伤,那是因为他在路边走着走着弯了下腰,头部撞到了疾驶而来的汽车后视镜上,仅此而已。而警方居然采纳了这么一份不靠谱的验尸报告。报告里也没提到任何案发地的车辆残留。
  斯蒂芬一家在得知消息后悲愤交加,其父亲就在两个月后因心脏病发作去世了,这起案件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不过在埃里克斯的妻儿被枪杀几周后,南卡州执法部门宣布将对斯蒂芬·史密斯的死亡重新展开调查。但没有说明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重启调查的,也没有指控埃里克斯家族成员在此案中有什么不当的行为。
  埃里克斯现在唯一的大儿子巴斯特·默多在3月份的一份声明中说:“我明确否认与他的死有任何牵连,我的心与史密斯一家同在。”他恳求人们停止传播他与斯蒂芬的死有关的“恶毒谣言”,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是他干的。当时史密斯的母亲桑迪·史密斯开始筹集资金挖掘她儿子的遗体,准备进行新的尸检。“我只是爱我的儿子,因为我无法保护他,所以我会为他而战。”桑迪·史密斯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我希望找到斯蒂芬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桑迪的代理律师表示,他们将寻求法院批准挖掘遗体的命令。其中一位律师埃里克·S·布兰德 (Eric S. Bland) 说,没有证据表明默多一家与斯蒂芬先生的死有关。“我们现在完全不知道巴斯特或默多家族与这件事有任何关系。”他说。

  小狗杀死老保姆案
  格劳瑞雅·塞特菲尔德是默多家的保姆兼管家,已经在他家工作了二十多年。2018年的一天,格劳瑞雅从他们家的楼梯上摔下来受了重伤,几周后竟不治身亡。据女主人麦吉说,老保姆拿着清洁用的水桶上楼,惊动了卧在楼梯口睡觉的狗,狗受到了惊吓扑向老保姆,她在惊慌中身体后仰滚下楼梯而受了伤。这种说法也是令人疑窦丛生:老保姆在默多家干了二十多年,不仅带大了他们的两个孩子,也养大了这条狗。按理说这条狗很熟悉老保姆了,怎么就会突然扑向自己朝夕相处的人呢?而老保姆怎么一下子就从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屋子的楼梯上摔下来受了重伤呢?可惜除了麦吉和那条不会说话的狗之外别无对证。此事就当成一般意外事故处理了,警方在没有尸检的情况下就在死亡证明上写下死因:自然死亡。这显然与意外坠落死亡不符。
  老保姆的葬礼之后,埃里克斯为了解决此事安排她的两个成年的儿子见了一名律师,他说这名律师可以帮助他们解决其母亲因意外去世的保险赔偿问题。但在最近的一起法律诉讼中,两个儿子声称当时他们根本就不知道那位叫科里·弗莱明的律师是埃里克斯的好朋友。弗莱明最终为埃里克斯争取到了430万美元的保险赔偿金,在扣除律师费后给付280万美元给老保姆的儿子,但老保姆的儿子们在2021年9月却说一分钱都没收到。至于为何他们没收到赔付金,随后的庭审中会说明一切。

  游艇醉驾致死案
  2019年2月23日夜,美国南卡罗来纳州一个叫Lowcountry的小城警局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是一条船在河上发生碰撞意外,两名乘客落水。警察和救援队员迅速赶到了现场,从冰冷的河水中救起了一名男子,但还有一名女子下落不明。警察在讯问的过程中发现,这几个年轻人浑身酒气,尤其是开船的小伙子更是满脸通红,精神异常亢奋,似乎不仅仅是喝高了。警察在拿出酒精检测仪准备测试的时候,刚刚被从水里救上来的年轻人说:“他可是埃里克斯家的儿子,祝你好运!”果不其然,才过了几分钟,就有一个红发红脸膛的中年男子赶了过来,跟负责的警长寒暄了几句,就把开船的男孩给带走了。这个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大律师埃里克斯·默多。水里还有个女孩没有找到,警察甚至连他肇事的小儿子保罗的名字都没有登记在案,就堂而皇之地让他们溜之大吉,实在是说不过去。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所有的当事人竟然都对此默不作声,毫无疑义。
  事故发生后不久,船上其中一名乘客曾告诉警方是保罗一直在驾驶游艇,但该警员在报告里写道,这名乘客说他不确定是谁在开船。警方如此荒唐调查和草率结案,引发了人们对于警方在该事件中给予默多一家特殊优待、徇私枉法的质疑。
  根据目击证人回忆,当天晚上保罗和女朋友约了另外两对情侣驾驶父亲的游艇去河上开水上聚会,船里装着几大箱啤酒和烈酒,都是保罗假用哥哥的证件买的,因为保罗当时才19岁,而南卡罗来纳州法律规定可以饮酒的年龄是21岁。他们几个人喝光了船上的酒之后,又上岸在附近的一家酒吧喝了一通,出来之后个个都喝醉了,走路都摇摇晃晃的。可保罗坚持要自己开船,结果船高速撞上了一个桥墩,同行的一男一女当场就被惯性甩飞出去。男孩被救上岸,而19岁的女孩马洛丽·毕奇却没这么幸运,一周后她的尸体才在河的下游被打捞上来。女孩的父母以鲁莽驾驶和过失致人死亡罪起诉开船的保罗,结果当时就被驳回,理由是女孩当时坐在她男朋友的腿上,没有按照安全规则扶好船的栏杆,也没有按照规定穿上救生衣,因此保罗对此不负责任。而文件上对保罗醉酒开船和未成年人喝酒等问题竟然毫不追究。马洛丽一家提出的民事赔偿也被拒绝受理。
  马洛丽的父亲菲利普·毕奇在女儿死后肝肠寸断,不甘心女儿就这么白白死去,而肇事者却逍遥法外,于是自己暗中调查起默多家族的黑历史,而此前两起与默多家族有关的死亡案件其实都是菲利普从当地一名良心未泯的警员口中听说的。他把自己所调查的信息发布在网络上,诉说女儿的冤屈。在专门为女儿申冤的社交媒体主页上,菲利普写道:“埃里克斯·默多一家让这里变成了一个现实中的罪恶之城,一个没有蝙蝠侠的城市。”
  在菲利普坚持不懈的努力和网友们的扩散之下,这三起案件都获得了极大的关注。随着舆论的持续发酵,南卡州警方迫于压力宣布会重启这三起死亡事件的调查。2021年6月,警方将同性恋男孩斯蒂芬的死因由意外车祸改为了谋杀。警方于2022年6月表示他们计划在争得塞特菲尔德保姆家人的许可后挖出她的尸体重新验尸。菲利普向默多一家提起的民事诉讼也终于得到了受理。时隔两年,酒后开船的默多的小儿子保罗也被法庭提起诉讼,终于站到了被告席上。第一轮听证结束后法庭给他下达了传票,要求一周后再次出庭。而第二次庭审将会决定他的命运,因为法庭会作出他是否涉嫌酒后驾船过失致人死亡和两项酒后驾船致人身体遭到严重伤害的刑事指控——所有这些都是重罪。
  结果保罗却没有等到那一天,于第二次开庭三天前的2021年6月7日被人枪杀于自己家的狗舍外。一起被枪杀的还有他的母亲麦吉,两人都身中数弹,倒在血泊之中。

  遭遇暗杀   

  2021年9月4日,在妻儿被杀两个月之后,埃里克斯报警称其在车里遭遇一名杀手袭击,头部中弹。幸运的是子弹只是擦伤了他的头骨,并不致命,埃里克斯侥幸逃过一劫。据埃里克斯自述,说他当时车子抛锚,正要下车察看,突然旁边停下一辆皮卡车,司机对着他就是一枪,那人戴着滑雪头套看不清面容。但奇怪的是,案发时刚好有另一辆车经过,目击者看到埃里克斯和一名男子在车里打斗,撕扯,一声枪响之后另一名男子就下车仓皇失措地跑掉了。目击者和受害人的描述大相径庭,这让警方不知如何是好,于是想要去找埃里克斯了解更多的细节,却被告知埃里克斯已经被转至一家戒毒中心,原因是医生在为他治疗枪伤的时候发现他体内含有多种大剂量的鸦片类成瘾药物。而埃里克斯自己也承认有多年的吸毒史,只能先戒毒康复,再进行调查。
  一周后警方根据目击证人的描述逮捕了那个开枪打伤埃里克斯的嫌疑人柯蒂斯·史密斯。他是默多的一名远房亲戚,供认说他是为了十万美元才干这事的,给钱的正是埃里克斯,要他开枪打死自己。他雇人来杀自己,目的是为了获得一笔1000万美元的保险赔偿好留给大儿子巴斯特,因为如果是自杀就无法索赔了。据柯蒂斯回忆,当天他应约在埃里克斯的车里与之见面,埃里克斯硬塞给他一把手枪,要他朝自己的脑袋上开一枪。可是关键时刻柯蒂斯却犹豫了,不仅不愿意扣动扳机,还苦口婆心地劝说埃里克斯想开些。埃里克斯见柯蒂斯不愿动手,就自己去夺枪准备自行了断,这可把柯蒂斯吓坏了。枪上有自己的指纹,到时候自己将背负谋杀的罪名,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于是两人就在车里为夺枪撕扯起来,一不小心枪走了火,子弹击中了埃里克斯,擦着头骨而过。之后柯蒂斯就拉开车门仓皇离开了。      
  医疗记录显示,默多先生的后脑勺中弹,但伤得不严重,事后他还能够寻求帮助。两天后,埃里克斯发表声明,向他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们道歉,并表示他因止痛药上瘾而进入康复中心。埃里克斯自杀事件以他和其堂兄的被捕而告终。柯蒂斯被指控犯有严重殴打罪、协助自杀未遂罪和保险欺诈罪。他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他没有开枪射杀默多,当他抓住默多的手臂阻止他开枪自杀时,枪走火响了。埃里克斯于9月16日向警方自首,并被指控犯有保险欺诈、共谋实施保险欺诈和向警方提交虚假报告罪——所有这些都是重罪。

  走投无路

  埃里克斯之所以雇凶杀自己是有原因的,那就是由他经营的默多家族律师事务所因为长期盗用客户赔偿金已经入不敷出。埃里克斯就算机关算尽,也终究是纸里包不住火了。该律师事务所是埃里克斯的祖父创建的,主要业务是进行人身伤害索赔。凭借着强大的人脉关系,该律师事务所在南卡州颇有声望。无论是什么样的伤害索赔,受害人想要拿到保险赔偿都要找埃里克斯家的律师做代理,而律师则从赔偿金中收取一定数额的佣金。出事前一名雇员发现一笔款项本来应该汇到公司户头的却汇到了埃里克斯的私人账户上,公司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埃里克斯更多金融犯罪的事实。埃里克斯被发现不仅收取佣金,还以各种名义大量从代理的客户赔偿金里扣钱。他的这种行径让人敢怒不敢言,否则他让你一分赔偿金也拿不到。他的贪婪甚至到了随意践踏法律的地步。比如不明不白在他家摔下楼梯而死亡的老保姆的代理律师就是埃里克斯的弟弟,在他们一系列的违规操作之下,保姆的子女们竟然未收到一分钱的赔偿金,而钱全部进了埃里克斯的口袋。
  根据法庭2021年11月披露的资料显示,埃里克斯犯有27项财务不当行为。起诉书指控埃里克斯从他的客户、其他律师那里窃取钱财,也包括非法占有在他家摔死的老保姆的赔偿金。2021年,也就是法官决定是否就这些指控设定保释金的前一天,大陪审团又公布了7份起诉书,指控埃里克斯犯有金融犯罪,总计21项罪名,包括伪造文件、洗钱、计算机犯罪、出于欺诈意图违反信托协议以及以虚假借口获取签名用于窃取财产等。南卡罗来纳州总检察长表示,埃里克斯从他所谓的受害者那里共窃取了620多万美元的资金。
  走投无路的埃里克斯不愿看到自己家族百年的辉煌就这样毁在自己手里,于是进行了最后的疯狂。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已经无力回天了。但他还是想一死了之,不给检方留下查证的机会,以此收场使家族的声誉得以保存,但他同时又想故伎重演,骗取一笔1000万美元的保险赔偿金留给自己唯一的大儿子巴斯特。于是在他的妻儿被枪杀两个多月后,就在他的律师事务所发现他财务不当行为的证据要求他辞职(他也同意辞职)的第二天,就有了上文所说的拿10万美元雇凶杀害自己的事情发生。可人算不如天算,上天没有就此饶过这个罪恶累累的大律师,让他最终走上了审判庭。

  世纪审判

  2023年1月23日,埃里克斯的审判在他的妻儿被枪杀7个月后开始,审判地点是南卡科尔顿县法院。埃里克斯的代理律师是南卡颇有名望的迪克·哈普利安和吉姆·格里芬,他们在刑事辩论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也是埃里克斯家的至交好友,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埃里克斯赢得官司。这起案件由大陪审团首席检察官克利夫顿·纽曼领导起诉小组对默多提起诉讼。约翰·梅多斯是一位在谋杀案审判方面具有丰富经验的哥伦比亚律师,他受聘于南卡罗来纳州总检察长,作为检察团队的一员进行控方辩诉。而检方也掌握了足够的前期证据资料,这就决定了这次审判将是一次异常激烈、精彩纷呈的法律普及现场。
  由于默多家族在南卡州的显赫地位和巨大名望,加上大众媒体对埃里克斯谋杀案的报道渲染,使得这次庭审引起了全美民众的空前关注,不亚于美国此前的辛普森杀妻案。在此背景下,法庭允许多家主流电视台和网络平台每天进行庭审的现场直播,很多律师和法学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现场说法,对观众进行评论和讲解。这也使得法庭在选择陪审团时困难重重,很难选出合适的陪审团成员。在经过长时间的讨论和数轮筛选之后,最终确定了大陪审团成员名单,引得万人空巷的世纪审判于2023年1月25日正式开启。

  庭审一波三折

  前奏
  埃里克斯的辩护律师一开始就辩称,此案只涉及刑事诉讼,应禁止检方询问与埃里克斯金融犯罪相关的问题,但法官否决了他们的反对意见,并宣布他将于2023年2月2日星期四对此事作出正式裁决。法官于2月2日星期四早些时候解散了陪审团,以便检方出示两名作证证人所提供的关于埃里克斯的金融犯罪证词。法官表示,在裁定是否允许这些证人在陪审团面前作证之前,他需要私下听取更多证词。
  2月7日,在没有陪审团出席的情况下听取了几天的辩论后,纽曼法官裁定与埃里克斯涉嫌经济犯罪有关的证词可以接受:他说陪审员有权考虑埃里克斯的经济状况危机是否是其杀人的动机。纽曼还表示,当辩护律师要求一名证人推测埃里克斯犯下谋杀案的可能动机时,他们为涉嫌金融犯罪的揭露打开了大门。最终证据显示不仅仅有多达91起的欺诈案件与默多直接有关。2月13日,纽曼法官宣布,两名陪审员被解雇并由候补陪审员取代,因为他们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2月24日,埃里克斯因在法庭上传递违禁品而被提起新的指控。

  控辩双方激烈交锋
  根据埃里克斯的法庭陈词,这天晚上一家三口吃完晚饭以后,麦吉和保罗出去散步,而默多则在家里的客厅里小睡了一会,等他醒来时天色已晚,想起之前约好的要去疗养院看望老母亲,于是留了个字条就开车出去了,因此在枪杀案中自己才侥幸逃过一劫。他一个多小时后从疗养院出来,几次给妻子麦吉打电话都没人接,于是赶回自己家的庄园,却发现屋内空无一人。他打开手电筒四处寻找,结果在距离住屋几百米远的狗舍附近看到了二人倒在血泊中,于是赶紧拨打911报警。
  第一批控方证人包括默多拨打 911后到达现场的警员和急救人员。但由于出警人员经验不足,没有及时拉起警戒线保护好现场,因此没有在现场提取到可疑人员的脚印,这给控方在庭审中的被动埋下了伏笔。
  第三天,控方首次公开了埃里克斯在凶案发生后的一段警方问讯录像。在看到凶案现场儿子血淋淋的尸体照片之后,埃里克斯崩溃大哭,泣不成声地连说两句“I did him so bad(我把他弄得太糟糕了)”。控方表示这句话表明埃里克斯在看到自己儿子的惨状后忽然良心发现,情不自禁地说出了杀害妻儿的真相。但辩方却辩称被告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有着浓重的南方口音,加上当时是在泣不成声的状态下说的,夹杂着鼻音,因此听不清楚。其实他说的是”They did him so bad(他们把他弄得太糟糕了)”,这个“They”指的是凶手,且不止一名凶手。辩方还把那段十几秒的音频慢放了三倍让陪审团成员们听。在经过了降速和减噪之后,听起来的确像辩方所说的“They did him so bad”。辩方还称,就算他说的是“I did him so bad”,那也可能理解为“我作为一名父亲,没有保护好我儿子”,所以说“I did him so bad” 。关键的遗憾是当时负责问讯的警员没有紧接着追问一下埃里克斯说这话的意思,白白失去了一次让他“承认哪怕是不承认”的大好机会,给控辩双方在法庭交锋留下了极大的发挥空间。  
  陷于被动的控方很快又传唤看护埃里克斯母亲的护工出庭作证,证明埃里克斯对警方说谎。该护工说埃里克斯曾试图用钱买通她,让她在被询问的情况下告知警方埃里克斯案发当晚在其母亲那里待了30到40分钟左右的时间。而事实上,根据护工的回忆和疗养院停车场的监控记录,埃里克斯总共停留了不到15分钟。根据控方所还原的死者手机信息显示,在案发当晚8点45分的时候,保罗还在和朋友短信聊天,可是5分钟后也就是8点50分后其朋友发回的信息就再也没有被打开过。其母亲麦吉也差不多是在相同的时间再也没有回复过短信。据此,警方推断这很可能就是两个人遇害的具体时间。根据埃里克斯拨打的报警电话可以推断出他离开疗养院的时间是9点半到9点40分之间。如果埃里克斯在离开之前只待了15分钟,那就无法排除他在8点50分左右枪杀妻儿,然后驱车10分钟左右到达疗养院的可能性。而如果护工能够证明埃里克斯在疗养院停留了30到40分钟的话,就可以证明他没有作案时间。也就是他想利用护工为自己制造一个不在场的假象。
  还没等辩方缓过神来,控方又接着抛出了庭审中最为震撼的一个物证。儿子保罗当晚8点44分的时候拍了一段狗狗的视频显示背景音里有三个人的声音,除了保罗和他母亲的声音之外,另外一个分明就是埃里克斯的声音,这说明案发时间点前后他就在现场,但他之前对警方矢口否认,撒谎称他当时在别处。控方据视频推断三分钟后,大约在晚上8点49分,埃里克斯持枪杀害了妻儿,并随后给妻子的手机发送短信并拨通了她电话以制造不在场的证明。之前埃里克斯强调他在凶案发生之前没有去过狗舍,一直在距案发现场几百米远的房间里睡觉,可视频清晰地还原了他在案发前几分钟出现在了案发现场的无可辩驳的事实。
  控方还让默多的前同事和客户就被告的财务状况作证,称其在凶案发生前已经面临财务方面的巨大问题,并辩称其动机是由于默多在面临即将被揭露的金融犯罪事实时承受了巨大的压力,杀害妻儿可以博取同情,转移视线,减轻他隐瞒其财务不当交易的压力,同时让两起与他们有关的死亡案件的调查陷于死无对证的状况以保全其家族的荣誉。他们还传唤了当地一家银行的首席执行官,就银行发现默多的一系列违规窃取客户赔偿金一事作证。至此,辩方似乎理屈词穷,无可辩驳了。随后两位律师改变了辩护策略,承认被告对警方撒了谎,但此案动机牵强,缺乏直接物证,也找不到凶器,因此无法证明埃里克斯就是杀害妻儿的凶手。
  庭审到了第二周,被告埃里克斯走上了证人席,开始接受控辩双方的交叉盘问。一般来说,被告自证清白是辩方大忌,因为会在控方的火力下漏洞百出,无法自圆其说。但埃里克斯本身就是有着几十年从业经历的大律师,面对检察官长达十个小时的问话,答的是滴水不漏,也没有落入控方明里暗里的陷阱。他只是一口咬定自己那天离开狗舍的时候老婆儿子活得好好的,至于是谁杀害了他们,什么时候杀害的他一概不知。在解释既然和凶案无关我为何要对警察撒谎的问题时,埃里克斯解释说他当时被吓蒙了,也被吃下去的一大堆药片给烧糊涂了,就习惯性地撒了谎。“因为我觉得如果当时说实话的话他们会对我不利。”他说。
  在埃里克斯守住了交叉盘问的关口以后,辩方两位律师开始了有力的反击,而他们出示的证人证词几乎扭转了整个庭审的局面。在控方结束证人陈述后,辩护律师立即传唤了他们的第一位证人。他们打电话给科尔顿县验尸官,验尸官作证说他只是估计了受害者的体温,报告的死亡时间是估计的,这就推翻了控方所说的埃里克斯杀害妻儿的时间的推断是站不住脚的。还有根据死者身上的伤口,杀害母子二人的是两种不同的凶器。辩方给出的理由是受害人麦吉身上的枪伤来自一种半自动步枪,火力大,射程远,使用的是一种专门进行过消声处理的细长子弹。她身中5弹,位置分布不同,有自下往上的也有从上往下的贯穿伤。弹道专家分析认为是凶手在远距离的射击之后又进行了近距离的补枪。这个凶手理论推测只有一米五七的个头,这与埃里克斯一米八的身高不符。而杀害儿子保罗的是一种霰弹枪,用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子弹,其火力和造成的伤口也完全不同。根据弹道分析,枪杀保罗的凶手身高在一米六五到一米七左右,这也与埃里克斯的身高不一致。更关键的是两名被害者身上都出现了没有充分燃烧的火药残留,表明凶手在很近的距离进行了补枪。从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这是一种充满复仇意味的凶杀行为。如果如控方所说是埃里克斯杀害了妻儿是为了转移对他经济犯罪调查的视线,也不至于如此深仇大恨地进行补枪。辩方据此推断凶手另有其人,且不止一人。
  在游艇女孩死亡案的父亲菲利普的扩散之下,很多人都对默多家族的所作所为恨之入骨,有人写信让他们全家去死,且死后下地狱接受炼狱的煎熬。也许就有复仇者伺机潜入埃里克斯的家,埋伏在狗舍附近,待他离开后开枪杀害了母子二人,然后嫁祸给埃里克斯。这就是辩护中的疑罪从无判决中常用的合理质疑策略。如果控方无法合理驳倒,其实辩方就已经赢得了更多调整策略的时间。果然这一招使得控方毫无还手之力,因为此前已经提到过案发现场被破坏而没有提取到凶手的脚印和其他直接证据,就无法进行有力有据的反驳。虽有录像表明埃里克斯在案发当天早些时候穿的是一件浅蓝色Polo体恤衫,在案发后换成了一件白色的T恤,尽管在白色T恤上也发现了死者的血迹和弹药残留,但痕迹微小,与案发事实不符,因为根据弹道专家的说法,如果是近距离补枪的话,那么凶手衣服上应该是大片的血迹和火药残留。且那件浅蓝色PoloT恤衫也一直没有找到。虽然后来在其家的仓库里发现了和凶器同样口径的霰弹枪和半自动步枪,但控方却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就是凶器。
  为了避免使本案成为一个无动机、无凶器、无直接证据的三无案件,控方使出了最后一个撒手锏。他们说服法庭,向陪审团公开了埃里克斯的一系列经济犯罪证据,用来强调这些罪名不仅在数量上而且在程度上,都是压倒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成为他的作案动机。可是辩方律师称埃里克斯的一系列经济案件将会在今年的晚些时候开庭,这些案子证据确凿,如果所有罪名成立,他很有可能被判终身监禁,他作为一名知名律师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就更没有动机去杀害自己的妻儿以求自保了。辩方律师之所以强调这一点的目的是想让陪审团相信,无论他们作出什么样的判断,埃里克斯都会把牢底坐穿的,这样他们在进行疑罪从无的判断时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最终把埃里克斯从杀害妻儿的凶杀案中脱离出去。
  庭审至此似乎陷入了僵局,控辩双方的理由都十分充分且都具有相当的说服力,关键就在于陪审团成员的态度和感情倾向了。虽然此时还无法将埃里克斯定罪量刑,但在全美民众的眼里,他的人渣属性已经确凿无疑,之前光辉的名律师形象也已荡然无存。在庭审即将结束前,法庭突然作出了一个非常罕见的决定,安排陪审团、双方律师及法官到案发现场实地考察一遍,目的是让陪审团的成员们亲身体验一下房子、狗舍、尸体还有弹壳发现的实际地点和距离,以帮助他们去判断到底哪边的说法更为可信。结果被关了26天的陪审团成员们似乎终于有了度假的机会,一路走走停停,硬是将本来半个小时的现场勘查活动延长到了三个多小时,将控方的结案陈词拖到了下午进行。其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一名陪审团成员居然在控方结案陈词时睡着了,被火线开除,由另一名旁听的候补成员替补上场。这名新晋的陪审团成员的倾向就成了天平会朝控辩的哪一方倾斜的关键因素,这又给不断翻转的庭审增加了变数。当天下午克赖顿·沃特斯律师发表了结案陈词,吉姆·格里芬律师发表了辩方的结案陈词。约翰·梅多斯律师发表了州政府的答复和最终论证。
  正因为有如此多的变数,在庭审结束之后,不管是媒体还是法律界的专家都认为这会是一场漫长的陪审团讨论,甚至有人觉得可能会持续两周或更长时间,最后不排除流审的可能性。         

  判决和量刑
  2023 年 3 月 2 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陪审团仅用了三个小时的审议就出了结果,一致裁定埃里克斯·默多犯有两项谋杀罪和两项在暴力犯罪中持有武器罪。3月3日上午10点08分,埃里克斯被判处终身监禁,不得假释。判决宣读后,纽曼法官驳回了辩方提出的无效审判动议,称“有罪的证据是压倒性的”。他告诉陪审员“间接证据和直接证据——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结论,那就是你们都得出的结论”。纽曼后来补充说,陪审团“根据法律和事实得出了正确的结论”。美国东部时间宣判后,埃里克斯被带到了位于南卡州西北部的柯兰克惩戒所,他将在那里接受大约45天的评估,以确定他将被送往哪个最高安全级别的监狱。

  后续

  宣判后,检方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辩方在宣判后的第二天接受了媒体的提问,并表示他们将对判决提出上诉。辩护律师吉姆·格里芬表示,辩方律师团队将“坚定地站在亚历克斯的阵营”。在一次采访中,埃里克斯的哥哥兰迪说,他相信他的哥哥并没有说出他所知道的关于杀戮的全部真相。
  3月9日,埃里克斯·默多的律师向南卡罗来纳州法院提交了上诉通知。
  3月21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和其他媒体报道称,位于乔治亚州的 Liberty Auction 于3月23日举办的一场拍卖会拍卖了默多·摩泽尔房产的物品。■
  
  【作者简介】李修平,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学院教师,硕士研究生学历,主要研究方向为英语教学、涉外警务和教师教育发展。
  (责任编辑:古静)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