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我的搭档“狼人”(上) My Partner is a “Werewolf” ( PartⅠ)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3/8/28 10:18:05
浏览次数:1093  

  原著/大卫·奥尔顿·赫吉斯
  编译/刘长煌
  
  一、前言

  警界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之一就是现场抓捕坏人。犯罪发生的那一刻,秒表就开始滴答作响,每过一分钟,嫌疑人就会离现场越远。逃跑途中罪犯更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
  我比较喜欢追捕。这是一场奇怪的比赛,你看不见对手,但你知道他在和你对抗。20多年的警务工作,我总结出一些经验。在特定案件中,嫌疑人逃窜,喜欢跳过围栏。跳围栏表明他是狗急跳墙,他会选择下坡路,通常会右转,除非在街道的左侧才会左转,因为他想尽快逃离警察的视线。如果可以的话,会脱掉外衣。他会跑向熟悉的区域,更喜欢黑暗的空间。他会跑到筋疲力尽,然后躲起来。
  寓言故事中,有人问猎豹:“你跑得那么快,为什么瞪羚还会经常逃脱?”猎豹回答说:“它在逃命,我只是寻找午餐。”
  嫌疑人逃跑时拼尽全力,所以很难追上。我曾经认为警察最大的危险是子弹。是的,子弹是致命的,但是栅栏比子弹更伤警察。很少有警察能像逃跑的嫌疑人那样不顾一切地翻越围栏,毕竟身上携带了十多公斤的警务装备。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事徒步追捕,嫌疑人越过一道栅栏,同伴紧跟着跳过同一道栅栏,结果重重地摔倒在地,落在一根裸露的钢筋上,刺穿了脚背,鲜血直流。后来急救人员不敢强行拔出,只得先把钢筋锯断,连人带钢筋一起送到医院。我的体会是,围栏真的很危险。
  在追捕领域,警犬是专家,我们警察需要警犬伙伴。

  二 、我的搭档是狼人

  多年的巡逻生涯让我感觉职场疲惫,总想寻求变化,激发动力。几经申请,终于成了警犬训导员。
  有一好心市民因为家庭出了变故,把一条德国牧羊犬捐献给警局,刚好我是新来的,便配给了我。这条牧羊犬高大威猛,差几天两岁。我们看它走路的神态非常自信,便给它取名布拉格,意思是“洋洋自得、神气活现”。
  开着巡逻警犬车去训练场接布拉格,它看了看我,没有摇尾巴,也没有过来舔我的手。上前和它低语了几句,没什么反应。我盯着它看,它瞪大眼睛困惑地回看。经过一段时间的对视,它终于接受了我,朝我身边靠过来。给它拴上颈圈,带上车。
  把布拉格带回家,介绍给三岁的儿子斯特里克认识。布拉格用那双野性的眼睛盯着斯特里克。后者倒也泰然处之,我们已经养了三条狗,对狗颇为了解,当然这条是最大的。
  “这是布拉格,”我告诉儿子,“它要帮我抓坏人。”
  斯特里克从布拉格身边走过,打个招呼。布拉格在孩子经过时嗅了嗅,算是认识了。
  那天晚上,我妻子给它铺窝,布拉格一如既往地表现出冷漠。
  布拉格整晚都没有出声,但是第二天一早看见邻居打扫人行道,顿时变得狂躁,大声吼叫,邻居吓坏了,打电话给我。我说这是新警犬,如果喊它的名字就会停止吠叫。
  于是邻居不停地叫喊布拉格,反而使得布拉格叫得更凶。
  我连忙把布拉格关进了狗窝,然后打电话道歉,并保证会找到解决的办法。邻居说真是一只可怕的狗,所幸站在我们这边。布拉格比普通狗吠声响亮两倍,威胁性十足。邻居说这不是狗,像是狼。
  关于警犬追踪的训练,专家的观点纷争不已。在警犬界有一种说法,两位训犬师唯一能达成一致的观点是第三位训犬员确实糟糕。
  人类是少数能够自我进化的动物之一。鹰不能重新设计翅膀,也不能研究地面松鼠隧道模型来提高狩猎概率。但我可以,我可以继续进化,变得更像狗。所以天天和布拉格混在一起,脱产训练三个月,加深友谊。
  请允许我简单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大卫·赫吉斯,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市做巡警,担任特巡警队长。我有妻子、儿子和抵押贷款。我看起来像个普通人,但我以抓捕坏人为生,我的新搭档是狼人,狂野、凶猛。
  狼人是西方神秘文化中最热门的话题之一,是忠诚、勇猛且嗜血的战士的形象代表。

  三、第一案

  “55呼叫所有人,一名持枪男子在西卡里略街100号时鲜超市门口闹事。”
  55是调度中心指挥员的代号。
  我正带着布拉格巡逻,马上拿起话筒,“警犬一组收到。”
  布拉格双脚站立,身体前倾,作缓冲状。它好像明白我们要去一个重要的地方。
  案发现场是一个停车场,我拉着布拉格蹲在汽车之间,可以看到嫌疑人站在超市外面,面对着我们,手里拿着一把黑色自动手枪。他四十多岁,短胡子,左撇子。他能看到我们,但距离远,无法向我们瞄准射击。现场仍然有购物者试图进入停车场,警察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丹尼中士爬到汽车之间,后面跟着洪恩斯,两人都是经验丰富的特警队员。
  嫌疑人把枪举到空中,向我们大声叫喊。不知道他身后的商店里是否有人,是否有人被枪杀,商店是否锁上了门。我很担心嫌疑人转身进去劫持人质。
  一个叫伯利的大块头警察来了。他是一名人质谈判代表,可能是靠体型来安抚人。我们四个人躲在汽车后面碰了个头,决定由伯利前去谈判。
  伯利大声打招呼,问嫌疑人是否安好,好似老友重逢。
  布拉格不停地吼叫,想要挪动,像听外语一样似懂非懂。
  “55,21X赶到现场,东北方向。”
  那是鲁尔曼,特警队狙击手。
  伯利继续谈判,二十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进展。
  “21X通知现场各警员:嫌疑人手中的枪可能是假的。”
  狙击手鲁尔曼通过瞄准器可能看得更清楚。
  丹尼和我对了一下眼神,然后问道:“21X,给我一个百分比。”
  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鲁尔曼回答:“90%。”
  我信任鲁尔曼,但那10%着实让人担忧。手枪复制品对警察来说一直是个麻烦。
  嫌疑人情绪激动,我意识到他的手臂可能累了。决战时刻即将到来。
  丹尼望着我。“布拉格可用吗?”
  我点头,但心里没底,毕竟是第一次。隔着空旷的停车场,离嫌疑人大约23米远。如果那把枪是真的,嫌疑人有足够的时间开枪打死我的搭档。如果不是真的,布拉格也许能够在嫌疑人转身冲进商店关门之前赶到。但有一个大问题,布拉格还没有见到嫌疑人,它不知道枪能做什么,也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躲起来。没有办法向它解释这件事,我必须信任它,相信我们的训练效果。
  我们三人商量好,洪恩斯突然从汽车后面滚出去,向嫌疑人开两枪,用豆弹枪,希望能让嫌疑人眩晕,起码吸引嫌疑人注意力,为我和布拉格争取时间。同时,我把布拉格牵出来,发指令让它直奔嫌疑人。丹尼则手持弹道盾牌,带头冲向嫌疑人。
  我猛地抓住布拉格的皮项圈,把手放在它的侧翼,可以感觉到它的肌肉在颤抖。
  丹尼在倒计时:“三、二、一!”
  洪恩斯如约发出两声枪响。
  “嘭嘭嘭!”我迅即发出抓捕口令,布拉格一溜烟地冲出去。嫌疑人转身看向超市门口,但已经来不及了。布拉格准确地咬上了他的左臂,手枪脱手。我全力冲锋,丹尼已经接触嫌疑人,很快就控制住局面。
  “好孩子!”我大声称赞。布拉格第一次出击就圆满完成任务。
  特警队员蜂拥而至,一看地上的手枪,果真是仿制品。
  大家惊叹于布拉格凶狠如狼,是合格的警队成员,“狼人”之誉也得到认可。
  我认定的第一个原则是不能把布拉格置于危险之中,警犬不是炮灰。我看过很多视频,训导员派警犬去对付挥舞枪支的嫌疑人,大多以悲剧告终。我认识一位当地的训导员,他的狗就是被嫌疑人刺死的。所以每次处警时,我都跟着布拉格,现场决定是否出击。
  狗咬人是不自然现象,就像我们不希望警犬咬人一样。大多数狗咬都是浅咬,意思是“离我远点”。
  在2004年至2014年的十年时间里,全美至少有101条警犬因公殉职。两条被其他动物咬死,两条被袭击致死,两条溺水身亡,六条死于车祸,三十四条死于枪击,等等。

  四、雨天追捕

  警犬行业有一句话:男人在亲眼看见之前什么都不相信,狗在亲鼻闻到之前什么也不相信。你不能向狗解释自动扶梯是如何运行的,只有把它带到百货公司看过才行。它必须要经历过。我们训练警犬追捕逃跑的嫌疑人,对反抗的嫌疑人要咬,但从不训练它咬一个躺在地上不动的嫌疑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训练警犬在特定场所抓捕嫌疑人,如自动扶梯、爬行空间、公交车、飞机、外屋、阁楼、仓库、杂货店、机械店和鸡舍里,等等。狗不是智力型的,而是经验型的。如果你要求警犬在这种环境中工作,那就要让它经历每个潜在的环境。
  警局训导员特德穿上防护服,爬到一辆汽车下面。我们用沙袋盖住他的脚,只露出穿着防护服的小腿。我下令布拉格咬他的小腿。特德尖叫着,扑腾着,我则称赞布拉格。表扬和奖赏对警犬来说很重要,它们想赢。这就是我们日常训练的一个场景。
  这天雨下得很大,一名男子在市中心刺伤了他的前女友并逃离了现场。后来警察包围了他的房子,我和布拉格也到了,站在雨中。
  一个小时过去了,谈判代表一直在与嫌疑人交流。雨下个不停,雨水从警察手枪的枪管中滴出。
  又过了一个小时。布拉格已经受够了,不停地扭动,抬头看着我,露出愤怒的表情。我们都被淋湿了,长时间待在雨里,雨具都失去了作用。
  丹尼下令冲进去搜捕,我们蜂拥而入。犯罪嫌疑人已经逃走了,一次失败的抓捕。我把布拉格放上车,下班,今晚结束了。(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大卫·奥尔顿·赫吉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巴巴拉市警察局警察,曾担任特警队队长、现场训练官、警犬训导员、入室盗窃刑事侦探。退休后成为一名全职作家,曾获得学院尼科尔编剧奖学金,现今和家人及布拉格住在圣伊尼斯山谷。
  【译者简介】刘长煌,江西省万年县公安局民警,全国公安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协会员,曾作为联合国维和民事警察赴利比里亚、东帝汶等国三次维和,先后三次获得联合国和平勋章。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