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英国警察信任危机 When a British Police Officer Killed Sarah Everard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3/5/30 10:20:05
浏览次数:1492  

  编译/田颖  

  2021年3月3日晚,33岁的莎拉·艾薇拉德在回家途中被绑架、强奸、杀害,凶手竟是一名伦敦警察厅现役警察。此案震惊了英国,成为2021年英国最受关注的刑事案件。2022年3月8日,大量抗议示威者走上伦敦街头,为莎拉·艾薇拉德举行纪念活动。公众对于莎拉·艾薇拉德的遭遇感到恐惧,更感到了愤怒。1993年发生的斯蒂芬·劳伦斯案仍然保留在人们的记忆中。公众不禁质疑:英国警察还可信赖吗?
  莎拉·艾薇拉德,33岁,2008年毕业于世界著名公立研究型大学——杜伦大学,获得地理学学位,在伦敦从事市场营销工作。她社会经验丰富,曾只身前往南非度假,是一个警惕性高、聪明的女性,在没有暴力胁迫的情况下不可能被陌生人轻易带走。
  失踪那天,她本该参加公司的营销例会,但是她没有去,而是去了朋友家的聚会。她有每天发朋友圈的习惯,而当天她没有发送任何消息。男友联系不上她,选择了报警。
    
  “找到独行的年轻女性,绑架后进行强奸”

  2021年3月3日,周三晚9点左右,莎拉·艾薇拉德前往伦敦克莱福姆公园附近的朋友家参加聚会。聚会结束后,她沿着南环路步行返回自己在布里斯顿的公寓,之后失踪。接到报警后,警方在她回家的各条步行、出租车、公交车线路上都进行了搜索,还对克莱福姆公园里的几个池塘进行了水下搜索,无果。
  3月9日,警方在查看了数千小时的监控录像后,终于在一辆公交车的行车监控录像中发现了一个画面:莎拉站在一辆白色轿车旁,车辆的故障信号灯在闪烁。
  经查,这是一辆租赁汽车,租车人——韦恩·库赞斯,48岁,2002年入警;2011年前任职于民用核安全武装警察部队;2018年调入伦敦警察厅议会和外交官员保护组,并被授权可以配枪。
  3月10日,失踪一周后,警方在肯特郡霍德树林的一个池塘里发现了莎拉的尸体。
  两小时后,警方在韦恩·库赞斯位于肯特郡迪尔镇的家中将其逮捕。
  2021年9月,韦恩·库赞斯被带上伦敦中央刑事法庭接受审判。英国财政部高级顾问、著名的御用律师、本案的起诉人汤姆·利特尔说:“我可以用5个词来总结被告对莎拉·艾薇拉德的所作所为:欺骗、绑架、强奸、勒杀、焚尸。”
  利特尔律师说:“3月2日,杀害莎拉前一天,库赞斯在美国驻英国大使馆值了12小时的夜班。下班后,在家附近的汽车租赁公司租了一部白色欧宝汽车,将事先准备好的作案工具,包括一卷地毯保护膜,放在车上。”随即他返回伦敦,在伦敦西区的伯爵宫附近兜兜转转,寻找“心仪”的目标,伺机实施犯罪。他的计划是:“找到独行的年轻女性,绑架后进行强奸(库赞斯原话)。”
  晚上9点刚过,库赞斯看到了只身独行的莎拉·艾薇拉德。他下车拦住莎拉,拿出证件在她眼前晃了一下,谎称她违反了新冠疫情防控规定,要逮捕她,让她上车。莎拉当时一定是吓蒙了。库赞斯让她坐在后排,给她系上了安全带。 
  库赞斯带着莎拉向南往肯特郡方向疾驰而去。莎拉应该逐渐意识到了自己身处险境。库赞斯向南开了近两个小时,走了80英里(约130公里)后,把莎拉换到了自己的车上,继续向迪尔郊区的赛博茨沃德方向驶去。他在寻找合适的作案地点。他对周围环境了如指掌,知道哪里可以隐藏,不易被发现。
  据估算,他应该是在3月4日凌晨1点左右在车内强奸了莎拉,之后将其杀害。

  愤怒的英国民众

  最终,韦恩·库赞斯被判处无期徒刑。但是此案并未就此结束。2015年,他在肯特郡涉嫌在公共场合露阴,但是肯特郡警察并未赶到现场。2021年2月,又发生了两件与他有关的暴露下体的事件,又是不了了之。据韦恩·库赞斯的三位同事讲,他曾多次表达憎恨女性、同性恋者和种族主义言论,手机短信中出现过“女性是可耻的”这样的言辞。人们不禁要问,库赞斯早已表现出不端行为,可是伦敦警察厅为什么一直置若罔闻?如果警察厅有所反应的话,33岁的莎拉·艾薇拉德就不会死。
  此案激怒了英国民众。人们为莎拉·艾薇拉德举行哀悼会,在克莱福姆公园为她送上鲜花。伦敦警察厅被置于讨伐的风口浪尖。愤怒的民众举行示威游行,强烈要求伦敦警察厅进行改革,呼吁警方采取更多的行动打击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游行中示威者与警察发生了冲突。

  伦敦警察厅内部管理混乱问题由来已久

  1993年发生的斯蒂芬·劳伦斯案被称为“改变了英国的谋杀案”。公众对英国刑事司法制度产生疑问。伦敦警察被报刊贴上了“制度性种族主义者”的标签,令警察的声誉严重受损。众多警察备受打击,情绪低落。
  28年后,韦恩·库赞斯强奸、残忍杀害莎拉·艾薇拉德案件的发生,让报刊对伦敦警察的称谓从“制度性种族主义者”变成了“制度性憎恨女性者”。而当时伦敦警察厅的“一把手”恰好是位女性。报刊将这个标签贴在了所有伦敦警察的身上。和前辈们一样,现在的这4万多名伦敦警察同样感到了沮丧和失望。很多警察失去了工作热情,应付差事,等着退休,拿到不错的退休金,然后到私人安保公司找一份差事。他们认为警务管理中已经没有了正义公正。
  英国警察总督察汤姆·温莎爵士要求警察队伍必须严格清理有问题的警员,包括热衷暴力、滥用职权;发表憎恨女性、同性恋者、种族主义等言论;以及缺乏判断力、不能胜任工作的见习警员。
  英国国会下院内政特别委员会主席伊维特·库伯和伦敦警察厅前厅长布莱尔勋爵提出,应该由第三方机构对莎拉·艾薇拉德案进行深入调查,找出根源,以避免再度发生此类案件。他们认为警察改革“必须在皇家委员会的领导下进行才会有所成效”。
  此说法受到了公众的批评,认为这是政府在推卸责任。“伦敦警察厅拿着大笔的经费,整顿内部是他们自己的职责,为什么要再花一大笔钱另聘他人来完成他们自己该做的事呢?伦敦警察厅的管理存在制度上的问题。”“警察厅花费了民众大笔的税收,内部出了问题应该立即修正、弥补。”
  韦恩·库赞斯被逮捕后,直到他被判处谋杀罪名成立,这期间他的工资都在照常发放。
  莎拉·艾薇拉德案后,除了对警察职业道德的质疑外,英国民众对警察办案能力的信任度持续下降。英国国际互联网市场研究和数据分析公司YouGov2021年10月发布调查数据显示,民众对英国警察总体办案能力的信任度降至43%,较之2020年降低了10%。针对伦敦警察厅,仅有33%的市民表示信任,42%的民众表示不信任。2021年3月,英国警察监管机构——皇家警察和消防救援服务监察局发布数据显示,英格兰和威尔士只有7.8%的案件得以侦破,犯罪嫌疑人被起诉,低于2020年的9.1%。民众对于警察侦破案件的期待值非常低,诸如汽车盗窃等案件他们甚至选择不报案,原因是警方侦破案件的可能性渺茫。在调查列出的12种犯罪中,赢得民众最高破案信任度的是蓄意谋杀(74%)和家庭暴力(56%);人身袭击(48%)、强奸(46%)、跟踪(33%);80%的英国人认为犯下电话和网络诈骗罪行的人很有可能永远逍遥法外,只有8%~9%的人认为他们可能会被判刑。排名垫底的是故意破坏(12%)。
  英国人同样对司法系统持怀疑态度。数据显示,更多民众不相信伤害女性的罪犯能够被定罪。以家庭暴力案件为例,56%的英国人相信施暴者会被逮捕,但仅有40%的民众相信他们会被定罪判刑。同样,如果遭遇性侵,46%的英国人认为警方能够抓住性侵她们的人,而认为法庭能够给这些人定罪的比例只有35%。实际情况是,2021年,只有1.3% 的强奸案被起诉,在所有犯罪中的比例是最低的。
      
  延伸阅读:

  斯蒂芬·劳伦斯案回放

  1993年4月22日深夜,18岁的黑人学生斯蒂芬·劳伦斯在伦敦东南的一个公交车站等车时被一群白人青年刺死。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伦敦警方在案发数小时内就接到了一份嫌疑人名单,却在4天后才开始对嫌疑人进行调查。
  劳伦斯的父母认为伦敦警方漠视儿子之死,消极调查,发起了敦促警方全力缉凶的请愿运动,并得到了英国各界的支持和国际社会的关注。1993年,南非前总统曼德拉访问伦敦时特意会见了劳伦斯的父母表示支持。
  五名疑犯被抓了放、放了抓、一审再审;警方内部调查、独立调查、公开听证……可是凶手依然逍遥法外。1999年,由退休法官威廉·麦克菲尔逊主持的劳伦斯案听证会指斥伦敦警察厅为“制度性种族主义者”,并对他们的工作提出了几十项改革建议。但是一些人仍对麦克菲尔逊听证会提出的反对政府机构中存在的种族主义措施存有争议,包括一些警察。麦克菲尔逊听证会后向公众公开了警察执法过程的录像,其中记录了一些警察强烈表达的种族主义言论。
  多琳·劳伦斯多年奔走,终于在19年后的2012年1月3日听到陪审团宣布,裁定其中两人种族谋杀斯蒂芬·劳伦斯罪名成立,判处终身监禁。而这两名罪犯已从青年步入中年。走出伦敦中央刑事法庭的劳伦斯夫人并没有为此庆祝。她对记者说:“种族主义在英国依然存在。警方的失职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让我用了19年的时间,比我儿子的生命还要长的时间,才将凶手绳之以法。”
  劳伦斯案受到伦敦警方的漠视是“种族歧视”的态度作祟。伦敦警方承认存在“体制性的种族歧视”。警方道歉、保证吸取教训。《每日邮报》撰文:“这是斯蒂芬·劳伦斯父母光辉的一天,是英国司法光辉的一天,是警察与报业光辉的一天。”时任工党政府外交大臣的杰克·斯特劳和内政部长戴维·布伦吉特以劳伦斯谋杀案为契机,重新修改了过时的法律,并对警察厅的工作规范化流程进行了重大修改。
  英国监察机构“平等与人权委员会”主席特拉威尔·菲利浦斯认为,在改变人们对于种族问题的态度上,斯蒂芬·劳伦斯父母的尊严起到了“关键作用”。
  杀害儿子的凶手终于被关进了监狱,此时已经离异的劳伦斯父母以为终于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但一年后的一件事揭开了他们开始愈合的伤口。
  2013年,一名前伦敦警察厅SDS警察(直译是“抗议特别支队”,即便衣警察,成立于20世纪60年代。目的是为了对付英国“国内极端主义势力”。该支队于2008年被解散。在这之前,它是伦敦警察厅特警中最秘密的一部分)坦白,在案件审理调查期间曾受命卧底监视劳伦斯一家。
  内政大臣随后责令律师艾利森进行独立调查,结果令人瞠目。
  调查发现,在曼德拉会见劳伦斯父母之际,伦敦警察厅派出代号N81的便衣潜入支持劳伦斯一家的阵营。N81将刺探到的劳伦斯阵营的讨论、计划、行动等密告给伦敦警察厅高层,试图找到可以“抹黑”劳伦斯家人和支持者的证据。
  调查还发现,一名负责案件调查的侦探与一名被定罪青年的父亲私交甚密。■
  
  【作者简介】田颖,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学院教师,长期从事大学英语教学和科研工作,关注国外警务发展,发表了多篇外警研究文章。
  
  (责任编辑:古静)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