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未被查明的动机 Hidden Motivations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3/5/10 8:54:22
浏览次数:1658  

  原文/布伦丹·罗德拉
  编译/戴铭

  一提到谋杀案件调查,人们都会立刻想到搜查令、审讯、嫌疑人的确定与排除、公众与线人的线索或是抓捕等类型的执法活动。无论是有预谋还是一时冲动,嫌疑人通常都会在杀人后逃走,主动向警方自首的很少。如果不是职业的、特别谨慎的连环杀手、确定没有人关注他们,凶手一般无法继续他们的正常生活。自我保护的本能会让他们想方设法逃避警方侦查,选择一路逃亡。
  当警方最终确定嫌疑人、成功将其定位并抓捕归案后,更困难的阶段又开始了,那就是如何在法庭上证明嫌疑人有罪。证人不愿意出庭作证、供述证词的突然改变、出示证据受到阻碍、嫌疑人的行为能力受到质疑,等等,这些都是执法实践中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如果嫌疑人存在精神方面不健全的情况,在刑事诉讼中还规定有特殊的保护措施。即使罪行在审判中被证明属实,嫌疑人的精神状况也可能会减轻他们为所犯罪行承担的法律责任。在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中,如果嫌疑人精神不健全或精神失常,可以轻判或者不予执行死刑。以精神失常为由进行辩护的被告人,在审判开始前会被视为行为能力正常。如果审判终结时被告人因精神失常被认定为无行为能力或无罪,通常不会被监禁,当然也不会将他们释放回社会,而是送到精神卫生机构接受各种治疗。一些以精神失常为由为自己辩护的被告往往会忽视这一点,只考虑到“精神失常意味着不会被投进监狱”。
  记者乔恩·朗森曾在泰德演讲中讲述过一个与此相关的英国案例。被告人因殴打他人被起诉,企图假装精神失常在医院而不是监狱里服刑。不幸的是他的企图成功了,连医院的医生也认为他是一名精神病患者。这意味如果医生没有确认他的病情已经治愈,他就不能出院。每次当他声称自己是编造了病情或是自己已经康复时,都没有人相信他,因为真正的精神病人也经常这么说。当然,这是个特殊案例,因为大多数伪装出的精神错乱行为,都能被训练有素的侦探和心理学家看破。
  这里还有一个美国的案例,2011年10月31日万圣节前的夜晚,家住加利福尼亚州曼特卡市的凯瑟琳·麦基在家中的卧室遇到袭击。她被一名戴着万圣节面具的嫌疑人连捅数刀,伤重身亡。
  悲剧发生的那天下午,麦基太太在家中准备着教堂组织的受害者分享餐会的食物,下午四点多还给小儿子科林打了个电话,询问电饭煲怎么用。五点多钟时,麦基太太的女儿凯特林从城外打来电话,希望妈妈能去接她回家,但电话没人接听。挂下电话不久,凯特林收到她26岁的哥哥道森打来的电话。凯特林告诉道森她刚给妈妈打过电话,希望妈妈能接她回家,但没联系上。道森也表示家里的固定电话和母亲的手机都没人接,他现在也不在家,无法直接和母亲联系。就在凯特林给家里反复打了几次电话仍然无人接听时,道森又打来电话,表示他可以去接她回家。
  凯特林和道森的归家旅途有点不同寻常,道森没有直接开车回家,而是表示要先去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市“拿点东西”,并表示那是他的“药”。萨克拉门托距离曼特卡大约一小时车程,一路上道森都显得格外友好并健谈。他告诉妹妹他们的母亲最近在节食,严格的饮食控制让她感觉特别疲劳。中途兄妹俩在一家药店门口作了短暂停留,凯特林进店用了一下洗手间。当她返回时,发现道森在药店的过道上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接着他们又去快餐店买了些速食,一边开车一边吃,竟然还迷路了。道森说他以前开这条路都是白天,所以晚上有点找不到路。一个多小时后,道森终于找到了他的目的地。他把车停在一家餐饮店门口,让凯特林在车里等着,自己走路去到拿“药”的地方。凯特林等了大约有20分钟,道森慢悠悠地回来了,衣服上沾着明显的污渍,对此道森解释说自己刚才呕吐了。晚上11点多时,他们终于到达曼特卡市,来到母亲麦基太太的家。
  原本半小时的车程变成了四个多小时的长途跋涉,其间麦基太太一直都没有回电话。兄妹俩一进家门,道森就肯定地告诉凯特林,妈妈已经睡觉了,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不要在深夜打扰已经休息的人。当晚,凯特林还感觉到道森整夜都在走廊里踱来踱去,好像在守护妈妈的房间。显然,道森当天的言行有点奇怪,但是因为他平时的表现也有点异于常人,所以凯特林并没有多想。
  很多年来,道森都是家里败家子一样的存在。大约在2008年,二十出头的道森行为举止就开始有点不正常,变得不太爱社交,而且时常闷闷不乐,对待母亲的态度也显得粗鲁无礼。
  麦基太太是个有爱心的人,一直照顾着她患有帕金森病的哥哥和患有脑瘤的姐姐,直到他们去世。在哥哥姐姐去世后,麦基太太将她爱照顾人的生活态度转移向儿子道森,对他格外关注。道森也似乎很享受这种关注,甚至一度出现像他已故的叔叔那样颤抖和口吃的症状。这种类似帕金森病的症状时有时无,也让道森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来自母亲更多的爱与关心。但与此同时,道森的行为也变得越来越怪异,比如会在晚上戴着万圣节面具在家里走来走去。戴面具和看恐怖电影一样,成为道森的固定爱好。2011年初,道森和弟弟一起去看恐怖电影,中途道森去了趟洗手间,但并没有返回他的座位。过了一会儿,当弟弟开始四处张望寻找他时,发现他戴着万圣节面具独自坐在电影院的另外一边。
  随着道森怪异的性格和对母亲恶劣态度的日益加剧,麦基太太觉得道森越来越让人难以忍受。为了缓解心理上的压力,她开始去教堂做志愿者,协助组织一些受害者分享会活动。在这个过程中,她明白了坚持自我的重要性,不能让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任意摆布。
  万圣节那天,当她为受害者分享会活动准备分享餐时,与道森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麦基太太不想再忍受儿子的坏脾气,也不想再给予更多他想要的关心。她要求儿子搬出她的家,这让道森感到十分难以接受。
  11月1日早上,凯特林醒来时发现道森早已起床。道森跟她说妈妈早上五六点就起来了,但因为前晚没睡好又回房间继续睡觉去了。道森走开后,凯特林想去看看母亲,但母亲的卧室门是锁着的,百叶窗也是关着的,敲门屋里也没有回应。随后,道森又带着凯特林出门办事,像前晚一样奇奇怪怪,完全没必要地开车去离家更远的商店买东西。到了下午五点多,麦基太太的卧室门仍然是锁着的,凯特林十分担心母亲,不停地大声拍打着房门,始终没得到回应,最后不得不拨打911报警电话和应急救援电话,强行打开了母亲的房门。人们惊讶地发现,室内躺着麦基太太早已冰冷的尸体,颈部和躯干部位被捅了十几刀,其中有几处刺伤是明显的致命伤。事后看来,道森之前的反常行为显然是在掩饰着什么,试图在别人发现他母亲的尸体前拖延时间。第二天,警方逮捕了道森,当时他还穿着沾有母亲血迹的夹克。同时,警方还在屋内找到一只带血的万圣节面具。
  道森在警局接受问询时,更奇怪的事发生了。审讯开始前,道森坐在那儿看起来十分正常。他不知道的是,此时审讯室里的摄像头已经开始工作。当听到审讯人员推门进入的那一刻,道森突然表现出帕金森综合征的症状。他结结巴巴地抽搐着,做出一些似乎是无意识的动作,讯问中也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好像听不懂似的。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两名心理学家对道森进行了精神状况评估。其中一名职业的心理学家评估后认为,道森不是典型的心理障碍患者。另一名由法院指派的心理学家评估后认为,道森患有精神分裂症,因为道森曾经看过心理医生,抱怨受到恶魔袭击,并看到圣灵拜访。为此,道森的辩护律师辩称,道森的病让他有一种幻觉,幻觉中一个恶魔正在袭击他,因此必须使用致命武力进行自我防卫。不幸的是那个“恶魔”其实是他的母亲,但是道森当时无法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不应该因为暂时的精神失常,而为麦基太太的死亡承担法律责任。但是检控方认为,虽然道森可能存在一些心理健康问题,但当他故意误导妹妹关于母亲的处境和健康状况时,表现出了负罪感,这表明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并且试图掩盖。陪审团认为道森在作案时也是如此,并认定他二级谋杀罪名成立。为此,道森被判处15年有期徒刑。
  道森被认定作案时精神正常,引发出这样几个问题:他是真的精神正常、只是用自己间歇性的精神缺陷作为逃避谋杀罪行的借口吗?一个完全神智正常的人会作出这样的事吗?这一切从开始就是一场表演吗?这些问题的答案,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了。唯一能确定的是,一名男子谋杀了他的母亲,并因此被判有罪,无论他的主观动机如何。■
  
  【作者简介】布伦丹·罗德拉警官,美国新墨西哥州林肯县治安官办公室副主管,犯罪学学士,家庭暴力与精神障碍方面专业认证讲师。
  【译者简介】戴铭,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