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纽约绿卡警察(上) New York Green Card Police ( PartⅠ)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3/3/22 9:15:53
浏览次数:1831  

  原著/卢克·沃特斯(美)
  编译/刘长煌
             
  一、入警

  关于就业,爱尔兰有着比较独特的传统,大多数父母都希望子女从警、入伍或当公务员,工作稳定、退休后可以领取养老金。如果你幸运地从事和父亲相同的工作,那就更完美了。一旦以上愿望都达不到,那就移民,这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我的家族有多人从警,祖父和几个堂兄都是警察,大哥正在都柏林市警察局工作。20岁那年(1985年),我到纽约打工谋生。
  在美国待了五年,起初几年是非法的,1988年,唐纳利签证政策实施,爱尔兰人是最大的获益者,占据了前一万份绿卡的近一半,其他35个国家差不多一半。
  记得面试的时候,女官员问我:“沃特斯先生,如果你申请移民成功,你想在美国做什么?”
  “我想去服役,加入美国海军陆战队。”
  我的回答让她露出了微笑。
  1993年底,我申请加入纽约警察队伍,经过资格审查、体检、体能测试、面试等环节,虽有波折,但还是通关成功,里面有美国人对爱尔兰人偏爱的因素。曾经在20世纪40年代,纽约警察有40%是爱尔兰移民或爱尔兰后裔。纽约警局可谓是绿卡警局,爱尔兰之绿。
  1994年3月,经过六个月的警校学习,我实现了毕生的梦想,穿上了蓝色警服。在麦迪逊广场花园举行的毕业典礼上,父母、兄弟和女友苏珊出席。父母为我继承了家族的传统而感到自豪,尽管他们对我成为世界上治安最复杂地区之一的纽约警察感到担忧。

  二、狗的故事

  初始执勤非常兴奋,但亦有郁闷。我被分在第17警局辖区的第57街萨顿广场的布特罗斯·加利斯豪华联排别墅外值守,这几乎是纽约警局最糟糕的工作。
  萨顿广场很有名,这里是纽约市一些最富有、最有权势的人的住宅区。这里并非犯罪高发区,但绝不是犯罪低发区,是万众瞩目的贵人区。
  第一天上班的时候,我带了很多装备,早上6点55分开始点名,身上皮革过度抛光的气息显示我是新手。精心熨烫的制服下面是一件凯夫拉尔防弹背心,这让我放心不少,它可以阻止小口径手枪发射的225公斤的袭击,只有5%的风险会击断肋骨。更可贵的是还能减肥,曼哈顿炎热的三伏天,汗流浃背。看见衣领上有横条或袖子上有条纹的高级别警察走过时,我要举手敬礼,这让我筋疲力尽,体重不减都不行。
  纽约警局配发的标准单警装备有:新型史密斯·威森9毫米手枪、两个备用弹夹、一个对讲机、胡椒喷剂、PR-24警棍和手电筒。
  布莱恩·奥利里中士亲自送我到岗,和我握手告别。“卢克,欢迎来到第17海军陆战队!”
  大家笑得前仰后合,他们都知道我在申请移民时说过要加入海军陆战队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警察后来透露,17警局唯一的海军陆战队队员是我们的指挥官斯莫尔,他是从海军陆战队退役后入警的。
  第17警局是混资历的天堂,每天只需背着单警装备,接听例行电话,再拖上二三十年,猛然发现已经到了退休和领取丰厚养老金的年龄了。看来我很天真,总想着警察就是与抢匪枪战,枪林弹雨,最终将罪犯抓获。
  第一天上班就让我的天真付出了代价。
  “对不起,警官,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问题?”一位老太太用愤怒的语气问道,手指花园方向。这个花园虽小但是整洁。那里有个男士牵着一条狗,抽着烟,狗正对着一辆小汽车小便。
  “警官,公园里有标牌,上面写着禁止任何种类的犬只进入。”老太继续道。
  这里的人都很忙,来去匆匆,很少有人注意到公园角上有这么个小标牌。
  “女士,我叫卢克,来自17警局。”我提示道。
  “哦,卢克警官,这个事怎么处理?”
  幽默是处理社区警务的重要因素,所以我始终面带微笑。
  “嗯,公园禁止犬只入内,也许那个绒毛狗不识字。”我故作同情地叹了一口气。“看来我们还需努力脱盲呀。”
  老太双眼盯着我看,然后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四十五分钟后,一辆福特皇冠巡逻警车停在我身边,这辆车重两吨。
  “麦克菲中士,你好呀!我的班就结束了?这么快?”我带着困惑的表情问。
  “亏你还笑得出来?孩子,你不会待很久的。不是换班,我是来接你回警局的,看在上帝的分上,你都做了些什么?上车吧,另一个白痴会替换你。”这时车门打开,一个新警跳了出来。
  我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
  “中士,有什么事吗?”
  “伙计,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但是我从没见过斯莫尔局长这么生气。”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斯莫尔局长,前海军陆战队队员,人称曼哈顿墨索里尼。
  “或许……是升职,你永远猜不到的。”我满怀希望地接话,不失幽默。
  “你难道不知道我是一个老牌侦探吗?伙计,凭我的推理,十有八九你是凶多吉少。”中士用力按了一下喇叭。
  汽车很快停到了警局门口,我跳下车,心怦怦直跳。完了,是不是之前我非法滞留、打黑工的事情被查出来了?难道我要买机票回都柏林了?
  从前台到斯莫尔的办公室共计四十九级,我数着步子过去。一段短暂的旅程,不想这段旅程将结束我同样短暂的警察职业生涯。
  敲门进去,斯莫尔怒不可遏,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独特的军姿和短发诠释了一个事实,他虽然退役,但依然彰显美国海军陆战队核心军官的风采。
  “你算老几?”斯莫尔大声吼道,像是对着一群不愿服兵役而又不得不入伍的新兵训话,“说呀,你是谁?”
  我的嘴唇动了动,不敢接话,我猜他应该知道我是谁,应该没有找错人。
  “我认识你是谁,卢克警官。但我就不应该认识你,你就不应该遇见亨氏夫人,她是全美番茄酱女王,大人物,知道吗?也许狗不认字,天哪!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你会后悔的。17局完了,被你害惨了!”
  十分钟后,我找到一个空纸盒,把个人物品全部带上,砰地关上办公室的门,我在第17局的经历也随之关闭。走出大门,我再次看了一下手上的白纸,上面写着让我去曼哈顿南部特警队上班,调令立即生效。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除了工资不变之外,明面上好像还被提升了。
  我决心改过自新。第二天一早就去报到,保持低调,不再惹麻烦。
  “啊哈,绒毛狗,番茄酱女王,你这个小丑,我们已经等你一上午了!”弗莱探长热情洋溢地接待了我,主动伸手和我握手,而我的新领导奥利里中士则把我的制服领带纠正了一下。
  “你是我们的孩子了,多年来没有这么好笑的笑话了,真是个喜剧演员!”
  想不到我这么快就成了警察局的名人。

  三、街头故事

  虽然大多数纽约警察都学过怎么反诈,但是我直接从17局调入特警队反诈反扒中队还是出乎意料,该队位于曼哈顿西42街。
  中队有六名头脑好、反应快的警察,由布莱恩·奥利里中士领导,他是第17届的警校毕业生,比我早一届。我们的任务很简单,主要关注第五大道上的盗抢骗活动,如萨克斯百货公司、蒂芙尼精品店和卡地亚珠宝店,特别盯紧光顾这些企业的富有客户群。
  布莱恩中士有着丰富的反诈反扒经验。他把中队分成三组,我和老前辈杰克搭档,伯恩斯和爱德华兹都有爱尔兰血统,分在一起。帕马利是意大利裔,与西班牙裔女警察朱迪搭档。朱迪是我们团队中业绩最好的人。整个中队绝大部分都是刚获得绿卡的外来移民警察,绿卡警察为纽约市的繁荣稳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纽约街头充斥着形形色色的犯罪分子,警察直面街头犯罪毫不畏惧,但是小偷和骗子不是暴力犯罪的类型,我们中队反而算是特警队里面比较安全的警种。
  我们穿便衣混杂在人群之中,从不同的角度和位置观察目标,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因为小偷和骗子非常高明。他们训练有素,利用一切手段作案,有的还训练儿童作案,利用孩童分散路人的注意力再趁机下手。他们的团队一般由四到五人组成,分工协作。作案过程简单地说就是“分心、下手、转移”三个步骤。
  我们尽可能地混入人群,扫描人群中的面孔,观察肢体语言,一般是靠直觉和经验,谈不上很多智慧。
  一天早上,我正在观察行人,夹克衫下的对讲机传来朱迪的声音。
  “你们看到吗?那个穿着蓝色夹克的西班牙裔家伙刚刚接触了出租车上的老人,速度极快。”
  我迅速扫视了一下,发现穿蓝色夹克的人正在小心翼翼地把钱包塞进老人的上衣口袋。怎么回事?这个人在做好事?
  我的搭档杰克是在皇后区长大的圭亚那人,马上就要退休了,具有丰富的街头经验。他曾经获得两个学位,其中之一是哈佛大学的硕士学位,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警察之一,他的直觉通常被证明是正确的。
  “你们想得太美好了,没有人会把钱包偷出来做个记号,然后把钱包又放回去,其中必有蹊跷,让我们跟着这些混蛋。”杰克说。
  我们三队迅速锁定目标,每次两人进行跟踪,一段时间后换两人,以便不被他们注意。目标是两个30多岁的西班牙裔男子,穿着考究。他们径直走进萨克斯百货公司,来到婚纱柜台。
  我和杰克向经理出示证件,迅即被带到保安室,里面有全方位监控。而朱迪和其他三个同事则摆出购物者的姿势,若即若离地贴着两名嫌疑人。
  嫌疑人挑了几件名牌服装,排队结账。
  “保安经理,请你告诉收银员,如果这两个男子用银行卡结账,叫她把卡正面朝上摆放一下,我们调好摄像头,争取把上面的卡号拍下来。”我说。
  保安经理马上拿起了内部电话。
  收银员按照我们的指示有意展示了银行卡,保安很快识别了上面的卡号。我马上打电话给美国运通公司,获知这张信用卡属于一个60多岁的老人,和出租车上的乘客年龄相仿。
  杰克笑了笑。“这就是他们退回钱包的原因!他们想要的只是信用卡,如果他们拿走了钱包,必然会引起老人的注意,马上会打电话挂失。而把钱包放回去,老人一时不察,还不知道银行卡被盗,他们要的就是时间差。”
  于是,朱迪团组把他们抓获。
  这两个家伙很狡猾,也很专业,是南美小偷中的典型代表,他们每周花在衣服和配件上的钱比我们一个月赚的还多。我们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小偷和骗子打过交道,其中哥伦比亚人是最好相处的,部分原因是他们的外表是最好看的。更多的事实表明,人们相信“美的就是好的”。我们看待他人的方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外表和声音,而不是他们的内涵。
  时间一长,我也积累了不少的经验。一天上午,我们看见一辆汽车停在化学银行外面。这家连锁银行后来成为大通曼哈顿银行的基石。
  汽车是一辆不起眼的出租轿车,这种车是城外扒手的首选交通工具。让我们颇感惊讶的是,驾驶者的形迹更像是一名肇事逃逸司机,不像是犯罪人士。起初我怀疑可能是抢劫银行,仔细一想,这里是市中心,交通堵塞寸步难行,抢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几分钟后,一名衣着讲究的乘客上车了,像是哥伦比亚人,他既没有带枪也没有带密码箱,但神色却是有点慌张。他上车后,我马上去找银行经理,杰克则开车跟踪。
  经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告诉我哥伦比亚人只是在这里兑换3000美元的旅行支票,这是化学银行的日常交易。我马上联系了中士,请他查这个人的信息。
  半个小时后,朱迪在对讲机里报告说,哥伦比亚绅士和他的司机刚刚在另一家化学银行网点外面停车,然后再次兑换了3000美元的支票。
  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是盗抢骗团伙,立即实施抓捕。
  经过审讯得知,他们是支票诈骗犯。他们在报纸上看到新闻,化学银行为了表达对客户的友好,简化手续,各网点分行可以兑现3000美元的现金,且无须回答一些复杂的问题。他们马上觉察到了里面的“商机”,迅即到外地的美国运通办事处申请购买3000美元或更多的支票,然后等上一天,接着报告被盗。
  钱马上能取回,接着他们迅即坐飞机来纽约,在支票注销之前争分夺秒到各个化学银行网点兑现支票,每张3000美元,充分利用时间差。这种手法在1986年左右还真行得通。
  骗子横行,防不胜防,有时候甚至“警察”都是骗子,或者说至少看起来是警察。1996年6月15日,我们在街上车巡,烈日炎炎,汗流浃背。突然,前面有个穿着考究、神态冷静的黑人男子正沿着人行道漫步,30岁出头,西服下面露出一个手枪大小的隆起物。
  “这个家伙可能是警务人员,要不要拦下来问问?”我说。
  “还是问一下吧,闲来无事。”搭档杰克答。
  纽约市有四万多名警察,几乎都带手枪,上下班都带,加上纽约州警察、联邦警察和军队的便衣宪兵,你会发现这里有很多人有权携带枪支,还不包括那些持有合法持枪证的普通市民。如果有合理的理由怀疑某人非法携带枪支,市警有权截停盘查,排除嫌疑。
  我们拦下这名黑人兄弟,他显得放松和配合,正如所料,他是一名执勤警察。
  “伙计们,辛苦了,我也在工作呢。”黑人男子说道,咧嘴一笑,露出两颗门牙之间的缝隙。
  “工作?什么工作呀?”我也是随口一问。在街上混,知识就是力量,要不耻下问,掌握更多的信息。在这个大都市,有很多不知道的东西,比如说我的大多数邻居就不知道我具体在哪里当警察。
  “当然是和你们做同样的工作呀。”黑人男子始终保持微笑,“我是吉恩·哈里森,纽约市警察局侦探。”
  “哦,这样呀,很高兴认识你,哈里森侦探。”我马上变得恭敬起来。一般来说,刑事侦探比我们巡警显得高级一些,“不过,你知道局里的规定,不好意思,请出示证件。”
  “没关系的。”哈里森侦探掏出警察证。
  杰克用手遮住太阳光,凝视着侦探的证件,气氛很轻松。这个证件看起来和我们口袋里的一样。哦,也许有点不一样,我们证件上面的徽章是银的,他的是金色的。
  “你具体在哪个部门工作?”我随意一问,目的是想认识一下,混个脸熟,说不定以后有交往。
  “有组织犯罪局。”他应声答道。
  在岗警察都知道我们有个“有组织犯罪控制局”,该局由六个部门组成,其中包括黑帮、汽车犯罪和毒品处等,最近听说我有可能调到这个部门去,或许是因为我在街头的业绩比较突出吧。黑人男子说是有组织犯罪局,少了“控制”两字,难道是口误?
  每个职业都有自己的行话。我们称第17警察局总是说“十七局”,从不说“一七局”,而第43警察局则总是被称为“四三局”,从不叫“四十三局”。不止一次,冒充警察的人因为犯了这些简单的错误而原形毕露。
  哈佛大学硕士杰克立即注意到了这个人的口误,警觉起来。
  “伙计,我们必须核实你的身份。给个面子,请回答什么是10-60-3?”
  每个警察都知道这个重要的无线电代码,意思是“执勤警察吃饭时间”,指正在执勤的警察到了吃饭时间,需要用对讲机向指挥中心报告一下,处警时另派他人。黑人男子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我们,额头上的皱纹积满了汗珠。
  “问这个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同行。”
  “不要动!在我们进一步核实之前,请把手举起来。”我大声喝道,杰克拔出了手枪。
  黑人男子还算明智,举起了双手。
  我上前弯腰去拿那把引起我们注意的枪。一摸,原来是一副手铐。他真的是有备无患,刚好现在用得上。
  数不清的纽约人讨厌警察,但也有很多人对这份工作产生了迷恋,从有趣的娱乐到不顾一切地痴迷。警察局内务处第51组是专门调查假警察实施诈骗、抢劫、强奸和谋杀案件的,每年都有数十起。
  经过审讯,原来黑人男子的父亲早先是警察,已经退休了。难怪他比其他假警察更像是真的,差点就骗过我们了。(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卢克·沃特斯,Luke Waters,美国纽约警察,爱尔兰移民,2016年退休,现今和妻子及三个孩子住在卡万县。
  【译者】刘长煌,江西省上饶市万年县公安局教育训练大队长,曾作为联合国维和民事警察赴利比里亚、东帝汶等国三次维和,先后三次获得联合国和平勋章。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