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海滩上的人头谜案 A Head on the Beach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3/2/7 9:52:25
浏览次数:2149  

  原文/卡梅隆·韦斯顿
  编译/戴铭

  罗托尼斯特岛是澳大利亚著名的旅游景点,位于距西澳大利亚洲首府珀斯海岸约20公里的印度洋海面,历史上曾是澳大利亚土著人的监狱。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和可爱的短尾矮袋鼠,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这里休闲观光。每年的12月到次年2月是旅游旺季,岛上的酒店经常被预订一空。除此之外,每天还要接待成千上万蜂拥而至的一日游旅客。
  
  海滩上的人头

  2013年1月6日是个周日,下午四点半的太阳缓缓落向地平线,海边的游客几乎已经散尽。大部分游客要返回岛屿另一边的汤普森湾码头,搭乘渡船回家。对那些可以在岛上留宿的少数幸运儿来说,这将是一个美好的夜晚。小女孩苏菲和她的家人就是其中之一。苏菲一家和他们的一个成年男性朋友漫步在悠闲平静的海豚湾,周围没有度假酒店,也没有其他游客,毛茸茸的小动物们在沙丘周围的草木丛中显得格外活跃。在苏菲看来,这正是赶海的最佳时机。
  苏菲和那个大朋友走在她父母的前面,海滩上的一个塑料袋激起了她的好奇心。她跟朋友说,袋子里可能装满了钱或者珠宝。于是,这位朋友决定帮助苏菲揭开谜底。他用棍子把塑料袋戳破了一个洞,这个举动让他后悔不已。因为从这个洞里,竟露出一个被割断的人类头颅一侧的耳朵!他尖叫着沿着海滩拼命奔跑,想要逃离这恐怖的地方,并喊着周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其他人也赶紧跑。
  很快,岛上只有三名警察的小警局就接到了游客报警,两名警察赶到现场,对现场进行了初步勘查。就着塑料袋上原有的缺口,简单观察了袋内物品,觉得那看上去确实像是一个人头,同时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观察结果。随即将现场划定为保护区进行封闭式管理,通知专业人员来开展进一步勘查。
  当天晚上18时许,西澳警署情报指挥中心的代理负责人卡梅隆·韦斯顿警官在家中接到警情通知。那个圣诞节卡梅隆和他的警组特别忙碌,因为他们负责那周的重大案事件处理。在接到这起警情前,他们正忙着抓捕一名两岁男童被害案的犯罪嫌疑人,另外还有一起谋杀案和一起可疑死亡案正在调查中。接到在罗托尼斯特岛发现疑似人头颅的警情通知后,卡梅隆迅速拨打电话召集了一队警力,并协调支援力量,在水警和警航队的帮助下赶往罗托尼斯特岛。自己则直接从家中前往珀斯南部的詹达科特机场,在那里与他的同事格雷姆·琼斯顿警官乘坐警用直升机飞往岛上。大约12分钟后,卡梅隆和他的同事到达目的岛。他让直升机飞行员保持飞机旋翼转动,因为还不能确定塑料袋里的物品是不是人体组织,卡梅隆认为里面也有可能是个猪头、人的头部模型、被扔进海里的恶作剧设计,或者其他一些无害的东西。很快,他们在海滩现场保护区看到了那个塑料袋。在接触塑料袋前,卡梅隆先看了出警警员拍摄的录像,看完就立即排除了里面不是人体组织的可能性。他环顾四周,看着那些期待他作出决策的焦虑脸庞。现场其他的警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案件,每个人都不太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办。卡梅隆警官确定地说:“这是一起疑似谋杀的案件,我们会留下来开展调查。”还告诉大家:“接下来将要调查的是一项严重的刑事犯罪,警署对这类犯罪有着比较丰富的办案经验。”此时,弥漫在现场的紧张气氛才逐渐缓解。
  卡梅隆打电话给直升机机组人员,让他们先离开,然后便开始制订侦查计划、划定侦查重点,重点关注证人、实物证据、公众走访、情报和基于系统性案件管理的可疑机会等,需要考虑的因素很多。电视台的一个新闻小组已经上岛,正在寻找与案情有关的更多信息。当时正是澳大利亚的仲夏季节,是罗托尼斯特岛的旅游高峰期,开展谋杀案件调查肯定会扰乱岛上正常的旅游秩序。但由于部分尸块已经被冲埋在海滩上,其他的尸块也很有可能被人们发现。警方需要采取一切可能的措施,避免让另一个孩子或游客被其他尸块惊吓。罗托尼斯特岛是澳洲夏天最受欢迎的船码头和往返珀斯最繁忙的国际航道,专家分析如果其他的尸块是被抛在海里的,它们会被海潮冲到岛南部的海岸上。在专家的建议下,卡梅隆决定将罗托尼斯特岛的整个南部海岸划为勘查保护区,尽管这样会对岛上的游客造成一些不便。

  专案组的侦查

  正式调查开始后,警署派遣了包括法医、警务潜水员等在内的大批警力到岛上,并配送了相应的保障物资。寻找尸块的调查人员将整个岛南部近12公里长的陆地和海里彻底搜查了一遍,当季的天气状况和其他许多干扰因素加大了搜寻工作的难度。直到全部搜寻工作结束,才重新开放这片区域,让游客进入。
  警方给目击证人和停泊在海豚湾的游船上的游客做了了询问笔录,走访了岛上附近的居民和其他游客,问询与案件有关的所有信息。同时,还需要尽快确认死者身份,因为当天值班的病理学家不愿意到岛上来,卡梅隆警官不得不把人头带回珀斯进行尸检。失踪人口调查局和情报部门随即参与到案件调查中,调取了相关时段的船舶抵离信息。为了确定装着尸块的包裹是怎么被冲到岛上的以及其他尸块可能在哪里,调查人员还联系了水警以及海事和港口管理局的专家,提供并分析当时的潮汐图与海流情况。
  专案组认为,媒体和公众的帮助对侦查破案十分重要,于是迅速制订了媒体宣传方案,向公众征集与案件有关的细节线索。很快,这起案件成了澳大利亚全国新闻关注的焦点。每个人都想知道死者是谁,但最想知道答案的非警方莫属。当时调查人员甚至都不知道死者是否来自西澳本地,更别提谋杀是怎么发生的了。很多人都在提出问题和猜测,但警方关注的仍然是已经掌握的证据和事实。可惜的是,媒体发出线索征集公告的最初几天,社会面反馈的有效信息非常少。警方已经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制订了明确且重点突出的侦查方案,确保所有信息和证据都已被适当获取、分类、管理、反馈和记录。专案组从积案调查队、命案调查队、有组织犯罪调查队抽调了情报和侦查人员,充实侦查所需的各种专业技术力量。为更好地开展工作,还在侦查指挥员下设置了七个管理员岗位,分别是:物证管理员、情报管理员、证人管理员、嫌疑人管理员、舆情管理员、档案管理员和宣传助理,搭建起涵盖所有相关职能和信息搜集渠道的、更集中高效的侦查工作框架。调查初期,各方汇聚而来的信息量非常大,快速处理和及时反馈这些信息至关重要。各职能管理员之间需要加强实时沟通,及时处理反馈本职责范围内的有效信息。
  探员菲尔·加佐内参加了随后两天的尸检工作。尸检邀请了很多专家参加,专家数量和尸检花费的时间超过了大多数谋杀案件。根据尸检结果判断,死者是一名年龄在30岁至60岁之间的男性,络腮胡、秃顶,头部两边和后面都有头发。他缺了几颗牙,这几颗牙是在他生前而不是死亡时缺失的。死亡原因是在头顶被一支0.22英寸口径的枪支近距离射击了两次,就像被执行死刑的人那样。两枚子弹的射入口在颅骨顶部非常接近,颈部的断离切口很整齐,由于尸块浸泡在海水中已经腐烂,无法确定具体死亡时间。警方随即将尸检获知的死者少了几颗牙以及疤痕的情况通过媒体告诉了公众。

  受害人的身份

  海水浸泡造成的尸块组织降解,也给DNA检测带来了难度,检测人员最初都未能获取到DNA图谱。1月8日,检测人员拔出死者的一颗智齿,作为样本送去分析。当天还拍摄了死者头部的一组照片,送给西澳警署法医成像组的高级警员伊万·坎农,请他根据这些照片合成一幅死者的面部图像。经验丰富、技术精湛的伊万警员与加佐内探长密切合作,一天内便合成出一幅人像图片反馈给专案组。
  侦查指挥官卡梅隆警官在收到这张合成图像的同时,也收到了一个可能的受害者信息。有市民通过媒体发布看到死者有着络腮胡子以及缺失几颗牙齿的特征后,向警方提供了一名叫斯蒂芬·库克森的男子信息。情报部门立即搜集查找关于库克森的背景资料,调取到一张2012年12月初的监控照片。卡梅隆警官将监控照片与警方合成的图片并排放在一起,惊讶地发现两者竟高度相似,当即决定围绕库克森展开调查。1月9日,检测人员从智齿样本中提取的DNA匹配物最终确认了死者的身份。在试图通知家属时,调查人员没有在西部各州查到任何关于库克森家庭成员的情况,于是进一步扩大了调查范围,试着在其他州寻找到死者家属。通常西澳警方在通知家属之前不会公布受害者的姓名,所以他们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将库克森的身份告知公众。在寻找库克森家属的过程中,警方对库克森的情况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前科累累的库克森时年56岁,曾参与有组织犯罪活动并与境内外多个知名贩毒集团有牵连。他在珀斯市内的伯斯伍德郊区投资了一家妓院,其本人就是妓院主人。他还是澳洲博彩巨头泰博公司里众所周知的大赌徒,也是其他赌场的豪赌客,在去世前一年赌了大约有75万美元。库克森涉及在赌马行业中多次欺凌、殴打他人,还有人指控他操纵比赛。他被害前正因涉嫌走私价值120万美元的冰毒而被保释中。据调查,他欠了至少有10个人总额约290万美元的债务,具备杀人动机的可疑人员约有18人。此外,还有另外2名涉嫌参与他被保释的毒品案件的嫌疑人也在保释期间死亡。库克森住在市中心的一栋多层公寓楼里,与房东有业务上的往来。调查人员询问房东后得知,房东已经要求库克森搬出公寓,并已约定于2012年12月16日前搬离。与库克森同住的,还有一名28岁的青年男子阿伦·卡里诺。2011年7月,陷入严重的经济困难的卡里诺被朋友介绍给库克森,随后搬去与他同住。有证人称,库克森去哪儿都带着卡里诺。而且据与库克森有债务关系的证人反映,卡里诺不仅是库克森的司机,还是库克森的徒弟,跟他学习业务并签订合同。
  
  锁定嫌疑人

  经过初步调查,库克森的室友阿伦·卡里诺进入警方视线。卡里诺曾向朋友们吹嘘,他现在拥有库克森名下妓院的一部分。更可疑是,他对其他人说的关于库克森在哪儿的描述前后不一致。最初,卡里诺说库克森在西澳南部休假,但库克森当时显然是在墨尔本。然后他又说他认为库克森是在澳洲东部的某个地方,但不知道具体在哪里。调查组梳理了前期调查的情况,决定暂时先不传唤卡里诺,而是密切关注他的一言一行,展开进一步调查。据称,卡里诺最近曾借给库克森10万美元,并担心库克森不会偿还。但处于财务危机中的卡里诺能借给库克森这么大一笔资金,显然是不合理的。当有人问卡里诺是如何筹集到这么多现金或是从哪里获得的时,卡里诺再次表现得含糊其词。当被问及借款期限、偿还安排,或是否有借款证明时,他的回答同样令人无法信服。
  在物证方面,监控录像是最有力的证据。库克森居住在市中心,警方调取监控视频很方便,但当时距他最后一次活着出现已经快一个月了,警方得在监控服务器的系统被重置之前最大限度地利用机会。探员约翰·卡波因负责制订和实施本案的大规模监控视频调取方案。警方在审查公寓楼门厅的闭路电视录像时发现,库克森于2012年12月14日晚23时左右时,与卡里诺一起进入公寓,这是库克森生前最后一次出现的时间。随后的视频追踪没有发现库克森离开公寓,但显示卡里诺曾多次单独离开公寓,其中两次前往一家五金店,分别购买了一套大剪刀和一部大角磨机。12月16日,卡里诺和几位朋友从公寓的电梯里搬出几个旅行袋和行李箱,穿过门厅,送到停在公寓外的一辆汽车上。那些旅行袋和行李箱看起来装满了东西而且很重,他们搬运时显得很用力。接着,他们将旅行袋和行李箱运送到距珀斯东北向11公里的郊区基亚拉。
  专案组很快确定了车辆主人以及卡里诺请来帮他搬运行李的三个朋友的身份,并发现那几个人并不知道旅行袋和行李箱里装的是什么。他们在回答警方问询时表示,公寓房间里有着强烈的化学气味,推断那儿可能是一个秘密实验室。到达基亚拉后,他们把所有的行李装进了卡里诺租来的一辆车里,随后卡里诺开车去了珀斯南部沿海郊区黄金湾。警方从租车公司确认了那辆车的信息,并作为证据进行了固定。
  帮卡里诺搬家的其中一个人,给他找了黄金湾的一所房子暂住。这处房子是另一个朋友的家人所有的。房主在回答警方询问时表示,卡里诺到过这所房子,并在隔壁闲置房屋的后面逗留了一段时间。他还透露,卡里诺在他家房子后面焚烧过一些物品。离开几天后,卡里诺带着一艘船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这两个人从隔壁闲置房屋的后面拖出一个大行李袋,费力地抬到船上。目击证人还看到那一名男子捡起了一个约人头大小的黑色圆形塑料袋扔到船上,目击者当时在屋内,但仍然听到了那东西撞击甲板时发出的巨大声响。
  专案组立即对黄金湾的两栋房屋部署了监控,同时展开其他紧急侦查措施。此时专案组内部和外部都有一些人建议立即抓捕卡里诺,但卡梅隆警官认为,当下还有更多的取证工作要做,需要立即进行调查。他确信目前暂缓抓捕卡里诺的风险可控,因此要顶住各方压力尽快采取行动。当警方展开进一步行动时,卡里诺也有可能会察觉到危险在靠近而让警方错失良机。

  抓捕与审讯

  警方通过广泛的深入调查,审查了数千小时的监控视频,讯(询)问了数十名证人、嫌疑人,对库克森死亡事件、2012年12月14日之后卡里诺的活动轨迹以及与卡里诺接触过的人,都已掌握得非常清楚。2013年1月中旬,在全面审查调查获取的证据后,专案组决定对卡里诺实施抓捕。因为卡里诺可能持有武器,所以抓捕行动还调用了战术反应小组的专业人员。1月16日凌晨,卡里诺被定位在一个知名黑帮人员的住所内。专案组认为卡里诺的随身物品中很可能有与案件相关的证据,如果采用“警戒与呼叫”的抓捕策略,嫌疑人可能会损毁这些证据,于是决定不用劝降的方式,而是直接进行抓捕。抓捕行动开始后,卡里诺与他的黑帮朋友驾车逃离。战术反应小组执行了高风险的截停车辆操作,遭遇到卡里诺的暴力拒捕,而他的著名黑帮朋友则是立刻束手就擒了。
  随后,卡里诺被送到命案小组接受讯问。警方问了他关于库克森被害的经过、他在谋杀前的活动以及在处理库克森尸体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等问题。开始时卡里诺什么都没说,恪守着黑手党的缄默法则。他甚至还在腹部刺了一个表示缄默法则文身,英文字母OMERTA,刺在两支交叉的老式燧石枪文身之间。缄默法则是意大利南部黑手党的行为规矩,要求成员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向警方告密。卡里诺在回答审讯人员提问时很有礼貌,但一直遵守着缄默法则。于是,警方在讯问间隙调整了审讯策略。重新开始讯问时,审讯人员告诉了卡里诺警方在前期调查中掌握的事实,向他出示了调查人员细心制作的详细证据清单,这些证据都可以在法庭上引用,并表示证据的细节是准确无误的,而且也不会有影响其供述可采用性的诱供指控。当卡里诺看到有证据支撑的、库克森被害前后的一系列事件被如此简明扼要地串联在一起,自己在这起奇案中的所作所为被描述得如此准确时,心理防线一下子就崩塌了。在警方介绍案件细节的过程中,卡里诺明显松弛下来。屏幕上真实投影的一条条证据,内容翔实准确,让卡里诺不再抱有任何侥幸心理。他承认是自己杀害了库克森。在16日当晚和次日长达七个半小时的漫长审讯中,他向警方提供了可以印证已搜集证据的详细供述。经过认真审查,警方指控卡里诺涉嫌谋杀罪行。

  审理与判决

  虽然卡里诺承认了杀人行为,但他对谋杀指控提出“无罪”抗辩,称自己是出于自卫。2014年10月9日,西澳大利亚州最高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案件。卡里诺的辩护律师在法庭上向陪审团暗示,他的当事人卡里诺遇到库克森时,已经是一个脆弱且受过伤害的人,并表示死者不仅用暴力威胁他的当事人,还密切控制着他当事人的每个举动、与别人的交往和财务状况。卡里诺被描绘成被库克森精神囚禁了,并表示他曾经试图离开,但被库克森阻止。因为库克森说他知道得太多了,不能让他走。辩护律师表示,在这种极度无助的状态下,卡里诺的判断力受损,出现了类似于“受虐妇女综合征”的症状,认为自己是库克森的累赘,他唯一能看到的出路,是在库克森处置他之前杀死库克森。
  卡里诺出示证据表明,刚开始他和库克森之间的关系就像父子一样,但到了2012年中期,库克森已经变成一个严厉、苛求和暴力的人。他向陪审团承认,曾于2012年12月14日购买了一支步枪,当天在外面试射、确保枪支能正常使用后带回公寓。第二天天亮时卡里诺醒来,朝当时躺在公寓起居室沙发上睡觉的库克森头部开了两枪。卡里诺在法庭上陈述,在射杀库克森后,他吸食了一些冰毒,随后将尸体拖进了浴室。想到房东要求他们16日必须搬离公寓,卡里诺将起居室里残留的血迹清理了一下。他觉得将尸体切成更小、更便于运输的碎块,是处理掉尸体且不被发现的唯一方法,于是出门专门买了一部角磨机,然后用借来的锯子、厨房里一把锋利的刀和刚买的角磨机开始肢解尸体。卡里诺向陪审团解释说,他花了大约六个小时才在浴缸里把尸体肢解完,整个过程很“恐怖”,以至于他中途休息了好几次,让自己平静下来。卡里诺承认,他先将肢解完的尸块放入塑料袋,然后再把塑料袋塞进旅行袋中。在到达黄金湾一位朋友的住处后,他烧掉了所有沾有血迹的衣服,并将装有尸块的旅行袋埋在了暂住地附近一栋空房屋的后面。
  在接下来的庭审中,控方出示证据显示,卡里诺后来重新考虑了一下,对原先处置尸体的方式感到不满意,于是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又将尸块挖出来搬到一艘船上,开到珀斯以南约20公里的肯尼迪港镇和罗托尼斯特岛之间的海面,在那里把尸块重新装成两个袋子,一个是旅行袋,另一个是防水布袋。他们用砖块和混凝土把袋子塞紧,然后用绳子绑起来抛入了大海。控方在陈述中表示,嫌疑人谋杀库克森的手段“冷血无情”,并且符合“预谋和计划”的情节。
  虽然庭审延续了三周时间,但陪审团在庭审结束的次日上午、恢复审议之后的几小时内就作出了决定。陪审团认为卡里诺涉嫌谋杀等罪名成立,法官判处阿伦·卡里诺无期徒刑,减刑后实际执行期限不得少于23年。除去已经羁押的时间,卡里诺将有可能在2036年获释。与卡里诺一起被指控“侮辱尸体”的那名男子,被陪审团认定为“罪名不成立”。
  一篇关于此案的新闻报道中这样写道:“法官在最后判决中表示,卡里诺本可以向警察或他的家人寻求帮助,但他却选择了杀人。他为了逃避侦查和自己应该承担的法律责任,残忍地对待受害人和他的尸体,差一点就能瞒天过海。然而受害人的头颅,却漂到了罗托尼斯特岛的海滩上,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作者简介】卡梅隆·韦斯顿,西澳警署情报指挥中心执行指挥长。
  【译者简介】戴铭,江苏省南京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局外国人犯罪调查大队教导员。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