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澳洲擒贼记 How I Tracked down a Thief in Australia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2/10/31 14:13:22
浏览次数:2149  

  文/贾斯汀·米尔恩      编译/索奇伟

  利顿(Leeton)和纳兰德拉(Narrandera)是新南威尔士州景色宜人的小城,坐落在悉尼和墨尔本之间,毗邻澳大利亚首都堪培拉。2017年,两地频发入室盗窃案。案发地多为商业和住宅区,盗贼行窃时似乎没有明确的目标,任何有价值和便携的物品都可能成为他们的猎物。仅在一个周一的夜晚,该地就接连发生五起案件,两地居民为之人心惶惶,寝食难安。
  可疑的鞋印

  2017年8月18日星期五凌晨1时左右,一名蒙面车手骑着没有车牌的摩托,驶入一家位于澳大利亚纳兰德拉小镇的“快捷方便”洗车中心。但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位戴有骷髅图案口罩的车手并不是来洗车的,而是从背包里取出角磨机,偷出了大量的洗车代币后扬长而去。
  凌晨2时45分左右,蒙面骑手走进纳兰德拉的一家美容院。这次他戴着有灯的发箍(类似徒步旅行的那种照明灯),打碎商店后墙,爬了进去,将商店洗劫一空,盗窃物品价值高达3万美元。之后,他撬开后门,把这些“战利品”放入绿色垃圾箱,乘车带走。
  我于8月18日上午7时按照惯例,审查过去24小时内入室盗窃的案件记录。这时,我收到了洗车中心的报案,就立刻和同事杰森·彼得罗博尼警官一道,从利顿出发前往纳兰德拉的犯罪现场寻找证据。到达目的地时,我与当地高级警官亚当·列维特取得联系。他告诉我,监控已捕获到案件发生时的画面。观看录像,我发现尽管罪犯戴着口罩,面部不易识别,但他与众不同的阿迪达斯鞋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于是我截取并保存了这段监控录像。
  走在美容院后面未封闭的小路上,我发现一些车胎痕迹。很明显,这些印痕出自同一辆摩托。昨夜的雨落在泥土上,印痕更容易辨识。泥路上“阿迪达斯”的标识赫然呈现。我忽然察觉到美容院入室抢劫案和洗车中心案件之间一定有关联:两起案件不仅时空上相近,还都有监控录像中看到的阿迪达斯鞋。
  我邀请专家对犯罪现场进行物证鉴定,遗憾的是罪犯在现场并没有留下任何DNA或指纹证据。
  接下来,我在现场周边仔细调查。恰好,有家店铺的监控对着美容院的后部。回看监控录像时,我发现有个头戴骷髅标识口罩、穿着阿迪达斯鞋的蒙面男子在门店后边踱步。他身穿卫衣,戴手套,背书包,绑发箍,与洗车中心录像中的男子十分相像。这一发现使我兴奋不已。

  消失的轨迹

  8月19日的寒冷漆黑夜晚,在荒野丛林的掩映下,几名窃贼在纳兰德拉木材商店和五金店南部的栅栏上剪开一个大洞。蒙面男子走到一家五金店的围栏附近,将广告板移开,径直走进商店的后院,鬼鬼祟祟地在院子里走动,翻找那些堆积起来准备出售的商品。窃贼们从店里取出移动式垃圾桶和小推车,尽可能多地搜刮“战利品”。监控一直记录着蒙面男子的行动,直到他走过来调整了设备朝向,画面里只剩下漆黑的一片。
  经理上班时发现商店被盗,马上报警。彼得罗博尼警官随即赶来,对现场进行了全面检查,除了确定小偷的进入点之外,还找到一些“阿迪达斯”鞋印。彼得罗博尼警官对鞋印进行拍照取证后,拷贝了监控录像。尽管警方在现场进行了物证鉴定,但还是没有找到有用的证据。
  那天不是我执勤,但一早便接到了彼得罗博尼警官的电话。他简要介绍了案发现场的情况,确认一直戴着骷髅图案口罩、身穿连帽夹克并戴着手套的罪犯就是我们在洗车中心和美容院看到的那名男子。
  8月的纳兰德拉又阴又潮,尽管降雨量比平时少,但8月仍是2017年最潮湿的月份。天气或许阻止不了小偷行窃,但它却为警方探案提供了线索。8月22日星期二,上午8时15分左右,我赶到木材商店和五金店的案发现场,当地警官约翰逊和哈珀已在此地等候。
  从网状铁丝栅栏的洞开始,我对现场进行检查。在院里的软泥上,我发现了一连串通向店铺的脚印和两排清晰可见的车轮印。有组脚印和我之前在美容院发现的“阿迪达斯”鞋印极为相似。
  五金店周围,脚印和车轮轨道朝着住宅区方向延伸。我马上判断:窃贼拉着装满被盗财产的轮式垃圾箱,肯定不会走得太远。沿着鞋印和清晰可见的车轮轨迹继续前行,我走到五金店南侧马路对面的运动场附近,却发现车轮轨迹和鞋印在鲁伯特街的沥青马路上突然消失了。
  我继续在附近的街道寻找线索,忽然想到一位叫达斯汀·摩根的当地居民或许与此案有关,犯罪嫌疑人可能就住在附近。尽管走遍了摩根家附近的大街小巷,我还是无法找到任何车印或脚印。难道罪犯把东西装进汽车然后驾车逃走了?
  8月22日中午12时左右,我接到当地高级警官克雷格·休伊特的电话。他告诉我,在案发现场附近的房子后院,已经找到装有五金店被盗物品的轮式垃圾桶和工具手推车。储存这些物品的房子目前无人居住。只有当地人才有可能把偷来的物品置于此地。所有找回的物品都经过了法医的鉴定分析,不幸的是,尽管警方在手套上发现了一些痕迹,仍没有足够的证据判定罪犯是谁。

  极速追捕

  8月25日早上5时30分左右,一名居民离开他在纳兰德拉的家去上班,17时50分回家时发现房门被砸得七零八落,散落一地。家里大量物品被盗,其中包括他那辆红色霍顿巴里拉汽车的备用钥匙。更糟糕的是,小偷居然在那天晚上又回来了,拿着之前偷走的钥匙把汽车开走了。
  8月26日那天我没有上班,但也时刻留意财产盗窃案的动态。我接到利顿警局布雷特·罗登警官的电话,说找到了一段红色巴里拉汽车凌晨在洗车中心的录像。我立刻赶到利顿警察局,利用计算机警务系统对案件进行回顾。现在又找到一条被盗汽车的线索,而它至少牵扯到另外两起案件。
  8月27日周日21时10分左右,一名目击者在纳兰德拉以东20公里处,也就是格龙格龙(Grong Grong)地区,发现了红色巴里拉汽车。目击者表示肯定不是当地的车,所以对车辆及其乘客格外留意。罪犯意识到自己的行踪已被察觉,就驱车迅速向西返回纳兰德拉。目击者勇敢地追踪,直到被盗车辆被纳兰德拉巡逻队的警察拦截。
  那天下午,我被召回马兰比季(Murrumbidgee)警局,协助处理与本案无关的案件调查。晚上21时15分左右,回到利顿警局之时接到格蕾丝警官的电话,我立刻赶回纳兰德拉,与该辖区的阿达姆斯韦特警官组队行动。没过多久,纳兰德拉巡逻队高级警官保罗与同事罗伯特在高速公路上,正好与逆向行驶的被盗车辆擦肩而过。他们来了个急转弯,打开警车灯,并开响警笛。窃贼见状不妙,便开足马力试图逃脱。追捕行动就此开始,被盗车的速度高达每小时145公里。我驾驶一辆没有标记的警车径直来到摩根的住所。一到便发现前门廊的灯是亮的,停在车道上的是一辆白色的丰田卡罗拉轿车。
  我从警用对讲机中听到追捕的声音,很明显,他们是朝纳兰德拉方向驶来。我把警车停到一边,开始等候。没一会儿的工夫,就看见那辆红色的巴里拉汽车在维多利亚大道上飞驰,紧随其后的是辆高速路自动驾驶(HWP)汽车。在限速每小时50公里的住宅区,该车的速度竟然超过每小时100公里。
  两车疾驰而过,我把车停在路边不动。根据车辆前进的方向,我感觉红色轿车是冲摩根的房子而来。于是,我朝那个方向开车,把车停在拐角处,远离追捕的视线范围。停了没一会儿,就发现两辆车朝西而来,从我身旁飞驰而过,我掉转车头,也跟随其后。对讲机那头传来追捕行动结束的消息,原来是窃贼的车被堵在了十字路口,窃贼弃车而逃。
  我驶向十字路口,发现红色轿车里装满了工作靴、洗衣粉和一大袋狗粮(从格龙格龙宠物店偷来的),除了驾驶座之外,均堆满被盗物品。车里还发现一对螺栓切割器、锡片和一把手电。警方扣押了该车,并交付格里菲斯警察局进行物证鉴定。
  8月28日星期一,我前往位于格龙格龙地区的宠物店。该店的经理带我仔细查看仓库棚屋的失窃现场。我在院子的不同角落注意到一些新的脚印。仔细检查,发现这些脚印与我之前在美容店、木材店以及五金店看到的阿迪达斯鞋印极其相似。
  与此同时,格里菲斯警察局对红轿车和车载物品进行鉴定,在前排乘客座位旁发现了一把“天狼眼”品牌的手电筒。法医从手电筒上提取微量DNA样本,并于8月30日那天移交物证鉴定中心。

  捉拿归案

  9月12日周二,我从利顿地方法院顺利申请到对摩根住所的搜查证。13日早上8时左右,我随同事赶到摩根住所执行搜查任务,摩根和其他一些人也在现场。在搜索其中一间卧室时,我找到了一对蓝白相间的阿迪达斯运动鞋。摩根告诉我,这双鞋是他的一个朋友的,不小心忘在屋里了。我还发现一个印有骷髅图案的黑色头巾,摩根却表示对此一无所知。突然之间,他跳过后围栏逃离现场。克拉克警官和其他几位警员立即驱车追赶,我留在房内继续搜查。不久,躲藏在不远处一所房子里的摩根,被警方抓捕并拘留。
  9月13日周三13时55分,我们结束了对摩根住所的搜查。14时30分左右,到达拘留摩根的纳兰德拉警察局。我把接受案件采访的机会提供给摩根,但被他拒绝。我告诉摩根,他将被指控,接下来要参加两轮法医鉴定:一是进行DNA取样实验,二是使用设备测出他脚的尺寸。在进行这些法医程序之前,他有机会找律师辩护。
  格里菲斯警察局的凯林警官说,物证鉴定工作已经结束。我发现,几张照片里蓝黑相间的摩托车,与之前在洗车中心监控录像里的十分相似。录像中的男人右小腿有严重的瘀伤,高级警官沃德也在摩根身上发现过类似的痕迹。我认为这些照片中捕捉到的人影正是摩根本人。
  之后,警方对阿迪达斯运动鞋和印有骷髅图案的头巾进行检测,发现上面的DNA正好与摩根本人相匹配。
  调查期间我尽可能多地搜集证据,以此判断摩根是主犯还是从犯。我认真阅读办案卷宗,确保罪犯偷来的每件财产都能物归原主。

  尾声

  摩根在五个月的时间里,总共涉嫌23项偷窃案,其中有9项是入室抢劫。他被法院判处六年零九个月监禁。
  抓捕归案后,警方将缴获的13辆被盗汽车和400多件被盗物品物归原主。
  2017年9月19日,《纳兰德拉报》援引当地警长麦克的话:“我认为警方在格里菲斯和纳兰德拉地区进行的逮捕行动非常成功。我们的成功离不开当地居民的帮助。”■
  【作者简介】贾斯汀·米尔恩是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马兰比季地区的高级警探。2007年-2011年期间在纳兰德拉警察局负责日常警务工作。2011年,他调入马兰比季地区,加入“目标行动小组”,参与刑事调查任务。2021年至今,在虐童案件处理中心任职。
  
  【译者简介】索奇伟,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学院讲师,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在读博士。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