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刑警布伦南的破局之旅 The Adventure of a Detective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2/8/3 14:40:13
浏览次数:2756  

  文/刘长煌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桩令人不适的案子,也是刑警布伦南破获的众多谜案之一。现今,案犯依然在服刑。
  
  一、郊外惊现“女尸”

  美国佛罗里达州迈阿密市的冬天并不寒冷,西部靠海地区草木旺盛,市郊的杂草与沼泽地交相辉映。
  2005年2月15日8时30分,迈阿密戴得县电力公司一名工人驾车经过郊区乡村小道的三岔路口,见路边竖着一个大号公告牌,说是禁止乱倒垃圾,违者罚款1000美元。他感觉罚款挺重的,于是下意识地扭头看向路边草丛中,竟然看到一个金色卷发、赤身裸体的“女尸”,一动不动。他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刹车查看。更让他目瞪口呆的是,她还活着。于是他急忙掏出手机报警。
  警察呼啸而至,很快将金发女郎送到杰克逊纪念医院。整个过程中她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当她醒来时,已经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但她的身体显示遇到了惨痛的折磨。她遭到强奸、毒打,然后被遗弃;头部严重受伤,重度脑震荡,右眼周围的骨头都碎了,体内遗有精液。她处于极度恐惧、困惑之中,不能讲出完整的句子,而且已经不会讲英语,只能用其母语乌克兰语表达,颠三倒四,不知所云。奇怪的是她一醒来就要找律师,在纸条上写了律师的名字。
  迈阿密市戴德县警局迅即立案调查,很快查明该女子叫伊娜·布德尼茨卡,21岁,乌克兰人,在迈阿密一家邮轮公司工作。因为在工作中受伤,她被公司安排在机场丽晶酒店康复,已经住了几个月了。该酒店位于机场旁边,生意兴隆,是那些长途飞行者理想的中转休憩地。酒店离她被发现的地点约13公里。
  据伊娜说,袭击发生在四楼的房间里,袭击者是两三个白人男子,他们说话的口音像是西班牙裔,但不确定。她记得其中一个男人把枕头挤在她的脸上,强迫她喝烈性酒。她还零星记得一些片段,比如一个男人把她举起来、一个男人用肩膀驮着她下楼梯、在汽车后座粗暴地侵犯她、为了生存她极力挣扎……
  案发后两天,伊娜的律师正式对机场丽晶酒店提起诉讼,指控其疏忽大意,安全措施不到位,导致伊娜人身受到伤害,诉求200万美元的赔偿。
  听闻赔偿金额后,人们不由地闪过一个念头,此案有没有可能是某个复杂骗局的一部分呢?毕竟这不是一般的强奸案。
  律师米切尔·利普孔说:“也许有人认为她第一时间找律师是不寻常的行为,但是她已经遭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袭击,脑海中一直在寻求救命的稻草,何况她在迈阿密根本就没什么熟人。”
  丽晶酒店成了破案的关键,其安防措施正面临着严格的检验。
  “我们有16个摄像头,覆盖了酒店的整个区域。”酒店副总裁何塞·瓦兹奎说,“晚上有两个保安值班,安防措施绝对没问题。”
  这家酒店共有174间客房,入住率相当高,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要对所有的旅客进行背景调查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这超出了戴德县警局的极限,而且这个地方是全美犯罪率最高的地区之一,警力短缺。2005年,DNA的技术在警方运用中还不是很成熟,美国全国性的DNA资料库尚未完全建成,很少能通过比对DNA找到嫌犯。

  二、锁定嫌犯

  负责调查此案的两名刑警分别是肯·布伦南和艾伦·福特。布伦南具有多年的侦查经验,破获了很多大要案。他对酒店系统地进行了勘查,详细检查了伊娜的房间,询问了酒店员工,审阅了客人名单,查看了案发前后的监控视频。
  2月18日,伊娜逐渐能说话了,她简要提供了一份14日晚上到15日凌晨的活动记录。布伦南依据她的讲述,比对视频,理顺了她的行程。14日晚上她和一个朋友去佛罗里达州椰子林餐馆吃东西,午夜时分打车回酒店。15日凌晨3时33分,她再次离开酒店去买电话卡,以便和她在乌克兰的母亲打电话(两地时差6小时),7分钟后返回。3时41分,她等电梯上楼,回到房间后遭到了侵害,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仔细分析,布伦南发现最大的疑问,是受害者到底是怎么离开酒店到荒郊野外的草丛中去的,15日凌晨3时41分至8时30分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受害者起诉丽晶酒店的民事诉讼正在走程序,酒店聘请了律师进行抗辩。官司的胜负取决于警方的破案速度,只有尽快找出元凶,划清责任,诉辩双方才能达成协议。
  布伦南皮肤黝黑,头发灰白,爱好举重,喜欢穿开领衬衫,这种衬衫既能展示上胸肌的轮廓,又能凸显脖子上明亮的纯金项链。他的外表成熟、阳刚、悠闲、自信。他是一个热情健谈的人,有着浓重的长岛口音。如果他喜欢你,会马上告诉你,那么你会是他的终身朋友;如果他不喜欢你,也会马上告诉你。
  布伦南问酒店副总裁何塞,除了旅客以外,谁还可以打开房间的门,后者回答说酒店的夜班经理乔治·佩雷兹拥有所有房间的通用钥匙。
  布伦南立即查看了乔治经理所在前台的录像,发现他和伊娜有过多次交谈。15日凌晨2时16分,他离开了前台,15分钟后返回。
  布伦南迅即找到乔治,询问他和伊娜的交往情况。他说当时是替伊娜开房门,因为她喝醉了。
  “看你们交谈的样子,不是普通的工作关系吧?”
  “我和她是职场上的朋友,工作之外也有友谊,我是有点喜欢她,仅此而已。”乔治经理回答。
  像许多酒店一样,机场丽晶酒店也有钥匙卡安全系统,每次客人刷卡进入房间都会记录下来。记录显示伊娜最后一次进入电梯是在凌晨3时41分,但是房门刷卡记录是在凌晨3时58分,那么这17分钟她去了哪里?
  她会不会是妓女?17分钟的时间里有没有可能和哪个男人接触了?袭击是不是在这个时间段发生的?
  经过调查,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她是妓女。难道说是因为两个独立时钟系统之间的不同步产生的时间差?一查,果然是电脑的时间慢了近20分钟。
  布伦南把乔治经理列为嫌疑对象之一。
  伊娜出事之前曾经去椰树林酒馆喝酒,和谁去的呢?布伦南马上找到了该男子,名叫彼得。这个人被列为第二个嫌疑对象。
  在取得两名嫌疑对象的同意后,采取了他们的DNA,与受害者身上的精液进行比对,皆被排除。
  案件调查走入死胡同,而受害者诉酒店的官司很快就要开庭了。
  酒店的安全系统比较完善,所有出口都有视频监控。夜间,后门会关上,只能远程打开。所有的酒店客人都有数字钥匙卡,每次打开房门都会留下记录,可以追踪每个登记入住者的进出情况。
  有一种可能是伊娜从四楼的窗户离开的,有人把她从窗户扔出去,或者把她吊下去,放在下面的灌木丛中;但是,伊娜没有摔伤、绳索勒伤的痕迹,酒店后面的灌木丛也没有被践踏的迹象。还有一种可能是有多名袭击者,他们在窗户下面接住伊娜,就不会对地面造成压痕。但是,如果从四楼丢下60公斤重的一个人,加上加速度,地面需要多少人才能接得住?地面必然有杂乱的脚印。于是,布伦南排除了从窗户离开的可能性。
  布伦南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录像,就是没有发现伊娜离开的画面。如果她没有主动离开,那就意味着是被动离开的。顺着这个思路,他再次翻看了视频。
  凌晨5时28分,有个大个子黑人提着一个黑色的大箱子下电梯,穿过接待大厅,进入停车场。这个箱子不大不小的,而伊娜的个子在女孩中算中等偏高,能装得下吗?
  再仔细看,布伦南发现了个细节,这个大个子出电梯的时候,箱子的轮子好像被电梯与地板的缺口卡了一下,他立即改用双手使劲才拉出来。布伦南认为这不正常,如此大的箱子,其轮子也大,轻易就可以越过这个缺口,除非是箱子装的东西太重了。而且,这么早出门,又不是退房,装了什么重物呢?
  6时21分,大个子空手回到宾馆。
  反过来一看,在3时41分伊娜上电梯的时候,这个大个子也一同进了电梯,似乎两人还交谈了一两句,难道他们俩认识?随后他们是不是有什么纠葛?
  大个子黑人身高190厘米上下,体重约135公斤。布伦南把这个大个子列为头号嫌疑人。
  在视频里看,箱子似乎有点小,看起来和飞机允许乘客自己带上机舱的行李箱大小差不多。布伦南考虑到大个子庞大的体型与箱子形成对比,可能引起错觉,现实中的箱子应该挺大的。他测量了视频中大个子和箱子的尺寸,然后再测量地面瓷砖的尺寸,以及电梯高度,再进行比例换算,得到了行李箱实际大小的近似值,比视频中的箱子要大。他请了一名身高165厘米、体型和伊娜差不多的年轻女子做实验,让她想办法蜷缩在行李箱里面,结果成功了。
  布伦南凭借多年办案的经验推想,如果这个大个子是元凶,那么他肯定是惯犯。布伦南见过普通人在实施暴力犯罪后被抓时的情形,精神崩溃、全身颤抖、惊慌失措、甚至发疯。如果案犯强奸并毒打一个女人,并认为她已经死了,再把尸体拖出去扔进杂草里,事后还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漫步回到酒店,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心理非常强大,且有过多次作案经历。
  3月17日,戴得县警局召开案情分析会,布伦南就调查情况做了汇报,展示了监控视频中的几个关键点,并作出结论,这个大个子黑人是重大嫌疑对象,伊娜极有可能是用行李箱运出去的。
  有人在窃笑。
  “受害者不是被两三个白人袭击的吗?”
  “那是伊娜的说法,她已经思维混乱,得了严重的脑震荡。”布伦南回应质疑。
  “那她为什么记得找律师?”
  “她的思维杂乱无章,但是在危及生命的时刻,总会记得那些最后的希望,本能反应而已。”
  随后进行了讨论,多数刑警认可布伦南的调查方向,于是他立即着手追寻这个大个子黑人。

  三、谁是元凶

  追寻大个子黑人的踪迹从酒店开始。丽晶酒店房间多,人员流动大,无法仔细检查每一位客人。酒店工作人员没有注意到这个大个子黑人,也无法判断他是酒店的注册客人还是访客,或者他是与其他人同住一个房间,也许根本就没有登记。即使前台复印了客人的证件什么的,也不见得证件就是真的,何况复印的效果很不好,模糊偏黑,无法辨认出他的脸。
  布伦南只得采取人工分析法。
  他又回去看视频,追踪大个子在电梯、大堂、餐厅和前门的每一次画面。在电梯里的一段视频片段中,大个子与另一个中等个子的黑人男子同行,后者穿着白色T恤衫,正面印有“水星”字样。两人在视频上的样子表明他们互相认识。布伦南转而追踪这个中等个子的黑人,发现前一天他的脖子上挂有一个ID卡,但是太小,无法在屏幕上看清楚。他把截图发给技术人员,看看能不能读出ID卡上的东西,但是得到的回复依然是辨认不出来。
  于是他再次研判视频。在餐厅的视频中,有一次中等个子的黑人显示了背部的影象,上面有个单词,看不太清楚,单词开头的字母是V,结尾的字母是O,中间的字母很模糊。他看这个词有点像“维拉多”(VERADO)。于是他把“维拉多”放在谷歌上搜索,发现是一个新型舷外发动机的品牌名称,是“水星海洋”船用发动机制造公司的产品。这就对了,和T恤衫前面的“水星”对应上了。
  2月份迈阿密曾经举办了一场大型船类产品的展览,这个穿白色T恤衫的中等个子的黑人是不是在船展中工作过?如果是,那么大个子黑人是不是他的同事?
  “水星海洋”是埔仑瑞克公司的子公司,该公司还生产台球、保龄球设备和其他娱乐产品。布伦南打电话给其安全官艾伦·斯珀林,问该公司是不是把船展员工安置在机场丽晶酒店住宿;如果是,能不能认出照片上的男子。安全官回答说不是。布伦南问公司有没有在机场附近设立摊位,回答还是否定的。
  布伦南请安全官帮忙查一下,这些印有公司广告的T恤衫是怎么发出去的,发放对象是谁?
  两天后,安全官回话,这些T恤衫是在船展的时候放在美食区发放的。负责展会食品供应的公司叫“中盘”,他们承担大型体育赛事及会展的食品供应。这是一家员工遍布全美的大公司。布伦南给“中盘”的人力资源主管打电话,对方说公司确实在丽晶酒店安置了一些员工,但是为了船展,公司临时从世界各地雇用了200多名员工,具体安排谁到丽晶酒店住宿就不清楚了。
  布伦南请求他查一下,员工之中有没有一个大个子的黑人,偶尔戴眼镜的,并把这个人的视频截图通过电子邮箱发过去。
  一个星期后,“中盘”的人事官回电话,一些员工确实记得有个大个子黑人,喜欢戴眼镜,但没有人记得他的名字。公司最初雇用这个人好像是在西风球场,新奥尔良西风棒球队所在地。西风棒球队是路易斯安那州梅塔里市小联盟的一支棒球队。
  布伦南大喜过望,连忙查找这支球队的资料,但顿时又失望了,飓风“卡特里娜”刚刚摧毁了这座城市,梅塔里的居民已经全部撤离。
  布伦南非常执着,他已经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来调查这起案件,不管多难,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搞个水落石出,给受害者一个交代。丽晶酒店和保险公司对布伦南颇有微词,他们想要布伦南尽快宣布,受害者是一名妓女,是被自己的男友殴打致伤,这样酒店和保险公司将大大免除责任。
  布伦南顶住压力,强烈的责任担当激励他继续挤时间追查。如果任由那个戴着眼镜的大个子男人逍遥法外,他完全有可能继续危害下一个女人。
  无巧不成书,布伦南在梅塔里市警察局有个朋友——德玛上尉。几年前,布伦南和孩子们在法国社区度假时,冒险帮助德玛制伏了一名暴力攻击他的暴徒。
  德玛上尉派了一名中士前往西风球场调查,俱乐部正在加训,为2006赛季做准备。
  “老伙计,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德玛打电话回复说。
  “先说好消息吧。”
  “确实有你说的那个人,名叫迈克·琼斯。”
  “哦,太好了!坏消息呢?”
  “这个名字在美国太普通了,估计有一百万人。他已经不在俱乐部工作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名字就好办了,布伦南来到丽晶酒店查找旅客登记信息,发现案发前确实有个叫迈克·琼斯的客人住在酒店。他于2月7日登记入住,即案发七天前。2月17日退房,案发两天后。他的Visa银行卡的全名是迈克尔·李·琼斯,该卡现已注销,登记地址是他几年前在弗吉尼亚州的房子。
  布伦南想,琼斯把一名年轻女子的尸体塞进手提箱,从酒店拖出去时的神态表明他肯定不是第一次作案,而中盘公司的工作性质是流动性的,从一个城市转移到另一个城市,这刚好为琼斯实施连环强奸袭击提供了便利。琼斯会放弃这么便利的条件?他熟悉食品服务行业,如果不为“中盘”打工了,会找什么样的工作呢?
  布伦南上网搜索,把那些有实力与“中盘”竞争的食品服务公司的名单列出来,一共有25个。
  于是他按名单给每个公司的人力资源部打电话,一个一个淘汰。名单上有家叫“赞礼”的公司,总部位于坦帕地区,而布伦南刚好有个案子需要去调查,所以他决定顺道拜访。正如警察前辈告诉你的那样,面对面走访总是比电话交谈好。
  赞礼公司的人事官都不需要查档案就知道有这个人,但他拒绝配合,除非布伦南有官方介绍信。
  布伦南问他为什么要替强奸犯遮瞒。人事官说他不是执法人员,需要保护员工的隐私,除非有正规的法律文书,否则不能提供任何资料。
  布伦南只好叫搭档艾伦·福特申请了介绍信,然后用传真发到人事官的传真机上。很快,人事官提供了琼斯的资料,他现在赞礼食品供应公司驻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俱乐部工作。
  
  四、铁齿铜牙

  迈克尔·李·琼斯站在体育场烧烤柜台前接待了两位刑警,这里是小联盟弗雷德里克棒球队的总部。布伦南和福特冷得直打哆嗦,阿巴拉契亚山麓真的比迈阿密冷多了。
  琼斯是个大块头,膀大腰圆,挺着大肚子,他的身材让人望而生畏,可是他的举止极其温和,彬彬有礼。他戴着无框眼镜,说话轻言细语,非常友好。他负责食品柜台的运作,很受员工的尊重和喜爱。他穿着围裙,把两名侦探带到体育场外的野餐区。
  布伦南问到琼斯在迈阿密与女人有关的事,琼斯说他确实“勾搭”过一次。
  “我只和白人女性发生性关系。”琼斯说。
  “在机场丽晶酒店呢?”
  “没有,我是在船展上认识了一名妓女。”
  “金发女人?”
  “不是。”
  “外国口音?”
  “是的,德国人。”
  琼斯看上去真不像是犯罪嫌疑人,一举一动都显得很有说服力,好像没有隐瞒任何东西。福特开始动摇了,但是布伦南坚持认为他是在伪装。
  “听着,有个女孩在丽晶酒店被强奸了,你们见过面,你和这事有关吗?”
  “没有!”
  “那你愿意提供DNA样本吗?”
  “完全愿意。”
  有罪的人自愿提供不利于自己的证据?一时间,布伦南还真的有点反应不过来。他制作了DNA试剂盒,在琼斯的嘴里用棉签擦拭了几下,还让琼斯签署了自愿授权书。
  一个月后,比对结果显示,琼斯的DNA与受害者身上的精液相符。
  2006年4月,离发案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布伦南逮捕了琼斯,正式指控他犯有多项重罪,包括强奸、绑架和严重袭击一名年轻女子。
  在一间简朴的审讯室里,琼斯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椅子上,双手被铐住。椅子看起来很小,巨大的脂肪溢满了椅子框。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一种高大男人特有的、压迫性但又温和的气场,尽管他会用双手挥舞表示抗议,但从不生气,并坚称他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对女人做那样的事。
  他说喜欢花钱买性,但不会用伤害女人的方式得到乐趣。说起DNA的事,他承认曾经与受害人发生过性关系,但坚称她是“妓女”,并付了100美元。完事后离开时,她身体状况良好,只是喝了很多酒。
  “我没有伤害那个女孩。”他的声音有点呜咽,“我没有实施暴力……我他妈的一辈子都没打过女人!”
  布伦南问他为什么在早上五点拉着大箱子出去,藏在汽车里。
  “这我还真记不清楚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箱子很重,装了什么东西,以至于被电梯缺口卡住了?”
  “哦,都是一些衣服、鞋子和电子游戏机,另外还有很多书,我喜欢读书。”
  “什么书?说来听听。”
  “……有必要吗?”
  琼斯顺从警方的态度对他以后的诉讼很有帮助,即使有DNA匹配,对他的指控仍然很薄弱。他有充分的理由说是付钱买性,对方完全自愿。他一开始就承认和受害者发生了性关系,这就合理解释了DNA的事,他自愿提供DNA样品的事实对他有利。
  布伦南安排了一次辨认活动,让伊娜从一组相近的照片中找出伤害她的人,结果她挑选出琼斯的照片。
  在法庭听证会上,布伦南作证说,琼斯在丽晶酒店伊娜的房间里殴打并强奸了伊娜,然后将她塞进了行李箱,凌晨5时31分开车离开,把她的“尸体”丢弃在杂草丛中,6时21分回到酒店,7时59分漫步走进酒店餐厅和朋友一起吃早餐,然后开车去参加船展工作。
  琼斯的辩护律师迈克尔·科内利辩驳说,警方的观点超出了合理怀疑的范围。首先他的当事人承认和受害者有过性交易,并主动提供DNA,这就解释了精液遗留的问题;其次,受害人从一组照片中挑选出琼斯,这很好解释,因为他们俩之前认识,并且有过性交易,所以不足为凭;第三,受害人多次说过凶手是白人,两个到三个,西班牙口音什么的,完全和琼斯不匹配;第四,警方所说的大箱子拉“尸体”,请问警方有什么证据证明里面装过“尸体”;第五,监控录像中有关琼斯的活动时间点,只记录了他的起居活动,和犯罪行为没有直接联系。
  迈阿密地区检察官和布伦南商量后,感觉现有的证据在法庭上很难说服陪审团,无奈选择庭前诉辩交易。最终,双方达成协议,被告承认性侵,检方做轻罪指控。法庭直接判处琼斯两年有期徒刑。
  “我非常生气!”伊娜说,“我差点就丧命了,结果凶手只判了两年!但是我什么也做不了!”
  法庭的判决使布伦南也感觉失望透顶,说不出的难受。作为一名警察,就应该伸张正义,除恶务尽,让嫌犯无处遁形。
  他坚定地认为琼斯是强奸犯、暴力袭击犯,根本不是什么性交易。
  
  五、柳暗花明

  联邦调查局的DNA数据库在急剧扩大,很多地方、州和联邦执法机构都在收集资料,把那些从罪犯、未侦破犯罪现场、受害者身上等提取的DNA样本输入数据库。戴得县警局也把琼斯的DNA上传到了数据库。
  布伦南多次把琼斯的数据在库中进行比对,结果在2006年底出现了三个新的匹配项。
  科罗拉多州斯普林斯警察局性犯罪科侦探特里上传的一起强奸和袭击案,受害者是41岁的詹妮弗·罗斯,也是一名金发碧眼的女子。2005年12月1日清晨,一名身材高大、戴眼镜的黑人男子开车路过,受害者找他搭便车。到了她家门口时,黑人男子突然用手捂住她的嘴,强行闯入她的公寓强奸了她。警方一直没有找出这个大个子,案件搁置。经比对,受害者身上提取到的DNA数据与琼斯的相匹配。
  新奥尔良还有两名受害者。据受害者罗琳·高特罗讲,2003年5月5日凌晨,她在法国社区参加舞会后感觉有点累,便去酒店找出租车。一个戴眼镜的大个子黑人开车停在路边,喊她搭车。她上了车,他把她拉到一个杂草丛生的地方强奸了她。强奸时,他用手捂住她的脸,她咬了他的手掌,在她的牙齿里有他的皮肤碎片。她向新奥尔良警方报了案,警方提取了精液的DNA样本。另一名新奥尔良受害者也讲述了类似的故事。
  四名受害者有着共同的特点:金发、白肤、漂亮。
  2008年,随着琼斯在佛罗里达州的刑期接近尾声,他被空运到科罗拉多州接受审判。但是就在这个时间点,受害者詹妮弗·罗斯意外死亡,死因与犯罪无关,审判一度受阻。地方检察官布莱恩·塞西尔立即召唤另外几名受害人出庭指证。三名受害者(包括伊娜)都在法庭上指出琼斯是袭击他们的人,她们讲述被告作案的经过基本上都差不多。
  新奥尔良的受害者罗琳的证词显得非常突出,她记忆清晰,陈述有力,六年后的愤慨依然强烈,有很高的作证效应。
  琼斯对所有指控均不认罪,辩称所有性行为都是自愿的。但是科罗拉多州的陪审员可不这么认为,他们不能接受四名受害者都是妓女的说法,更是对被告暴力袭击受害者的犯罪手段表示愤慨。
  陪审团裁定琼斯强奸、袭击罪名成立。法庭判处琼斯24年监禁,到2032年释放,届时62岁。目前,他依然在科罗拉多州弗里蒙特惩教所服刑。
  伊娜诉机场丽晶酒店一案也达成和解,酒店赔偿伊娜30万美元精神损失费。
  布伦南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总算是不辱使命,给了多个受害者一个交代。■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