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专偷英国豪宅的窃贼 The Jet-Set Burglars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2/6/21 9:55:14
浏览次数:2669  

  编译/李玉荣
  
  来自智利的年轻“游盗”,正在形成有组织的团伙,把英国的大富人家当作下手目标。

  嚣张的窃贼

  克劳迪欧·贝阿兹,是一名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工作的年轻警探,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一张照片看起来是一张普通的旅游风景照——两个年轻人在巴塞罗那的圣家堂前微笑合影;另一张自拍照中一名男子手里举着一把面值500欧元的钞票,摆成扇面的样子。
  贝阿兹是一名便衣警探。他是智利一种新型盗窃案件的破案专家,这些案件里,案犯来自智利,受害人却远在千里之外的其他国家。照片里的这些人都是“游盗”,他们以游客的身份去往其他国家,偷盗该国的大富之家,回到智利后,把盗窃“成果”——名贵手表、珠宝、名牌服装等的照片连同他们在该国旅游的留影一起发布在社交媒体上大肆炫耀。
  “过去的犯罪分子都是小心谨慎的,唯恐被人发现。可是这些‘00后’的罪犯喜欢在社交媒体上炫耀,以此为傲。”贝阿兹介绍说,“他们好像是智利犯罪的摇滚巨星一样,在欧洲干一票后,带着大笔的赃款回到智利。他们身着意大利名品服装,佩戴大量炫目珠宝,开着炫酷跑车四处招摇。”
  最近这些智利盗匪在英国非常“繁忙”。2019年10月,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好的厨师之一,曾经为英国女王做过御膳、足以称得上英国国宝级厨师的马库斯·沃宁在温布尔登的豪宅被四名智利年轻窃贼洗劫。之后,这些窃贼们在“脸书”上贴出照片,炫耀洗劫得手的赃物。英国在过去两年已经驱逐了数百名涉嫌利用旅游之名实施犯罪活动的游客,收监了数十人。
  尽管是重拳打击,这些犯罪分子仍是不断地回来作案,这增加了英国警察待处理案件的数量,也给智利圣地亚哥反盗抢队警察增加了新的任务,他们要阻止这伙以旅游为名去英国行窃的“江洋大盗”离开智利。

  选择英国盗窃的原因

  是什么在吸引着他们飞越千里去英国行窃呢?据智利圣地亚哥反盗抢队队长乔治·桑切兹说,他们认为在英国容易得手。“欧洲人比智利人更容易相信他人。他们随手把包放下,去做别的事;每家采取的防窃措施也不够。”队员丹尼尔·莫莱尔说:“是的,智利窃贼了解了这些情况后会想,‘哇!这些英国人是在等着把家产白送给我们啊!’”他们不担心在英国被抓坐牢吗?莫莱尔说,“就算是被捕入狱,出狱后回到智利,他们会以此为荣,自吹自擂,引得他人无比崇拜。”
  再有,从英国进入其他欧洲国家非常容易。莫莱尔说:“申根地区没有边界管控,各国间出入自由。如果他们在德国被抓,他们先是取保候审。而在传唤他们出庭时,他们不会去的。因为他们会向领事馆申请一本新护照,然后跑到奥地利去。我们需要特别注意这种情况。欧洲各国警察间的工作沟通好像并不多。”

  警察在行动

  莫莱尔和贝阿兹警官的工作是密切关注他们在社交媒体上的动态,但是要想在现实世界中准确定位,将他们逮捕归案绝非易事。“他们在脸书上用的都是假名字。”贝阿兹指着屏幕上的一张照片说,“比如这个人,爱德华多——我们知道这不是他的真名。这是他在巴塞罗那的圣家堂。”还有的“游盗”贴出他们在巴黎圣母院前的照片。
  旁边另一台电脑的显示屏上,队员麦卡雷纳·欧力瓦瑞仔细端详着脸书上的一张照片。照片中的年轻女子,智利人,金发,身穿紧身牛仔裤。这是一张美国联邦调查局发布的入室盗窃嫌疑人的通缉令。“你能看得出她是怎样花掉赃款的——看!她做了隆胸手术。”她笑着说。
  反盗抢队的另一项任务是查找这些游盗带回智利的赃款赃物。除了金钱价值,他们窃得的赃物中很多具有重要的情感意义。贝阿兹警官指着一张照片说:“看这只银手镯。这是去年英国一户人家被窃的。手镯内侧刻着‘爱你,奶奶。爱你的罗迪和莱肯’。2019年12月31日,一名智利年轻男子从伦敦返回圣地亚哥。因涉嫌参与多起境外入室盗窃案在机场被警方扣留。在他的手腕上发现了这只手镯。我们已经联系上手镯真正的主人,人在伦敦。填完一些表格后,它将回到主人手中。”
  智利警方最近还成功地扣押了一名从澳大利亚乘机返回的智利人。在他的行李中查获了大量赃物,以及一张打印出来的照片。照片中他把偷盗的名牌手表摆在餐厅的桌子上,对着镜头笑。贝阿兹笑着说:“我们这次的运气真是太好了,连证据都有了。”
  2018年,英国《泰晤士报》第一次报道了在英国发生的窃贼以观光客的身份为掩护进行犯罪的现象。报道中提到了发生在伦敦、牛津和英国东南部的此类入室盗窃的案件。报道中说,圣诞节期间,马库斯·沃宁在温布尔登的邻居,英超水晶宫球队的法国后卫玛玛杜·萨科的百万英镑豪宅被洗劫。游盗在英国北部的活动也很猖獗。威姆斯洛、阿尔德利埃奇和普里斯特伯里的“金三角”地区住着多位著名的足球明星。圣诞节期间,智利游盗连盗八家。
  2019年圣诞节前几周,27岁的乔治·维尔索斯和40岁的杰米·杜阿特洗劫了阿尔德利埃奇和普里斯特伯里的多幢豪宅。他们把一户人家摆在客厅里的圣诞礼物全部打开,偷走了价值4.4万英镑的物品。他们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八个月和三年四个月。
  2020年2月,两名智利男子在这个地区实施了一系列入室盗窃,赃物合计17万英镑。他们在第二次光顾英超前门将托马兹·库茨萨克的豪宅时被抓。
  英国国家警察局长协会副会长阿曼达·布雷克曼说:“我们已经发现一些来自国外的犯罪分子,打着旅游的幌子,专门以英国豪宅为入室盗窃的目标。这是有组织的团伙作案。他们在下手前是进行过实地踩点的。”
  有犯罪专家猜测,这些团伙统一由圣地亚哥的一个智利“大佬”指挥,他支付他们机票费用,占有洗劫到的绝大部分赃款赃物。反盗抢队员桑丘斯有不同看法。他说:“这些窃贼想必在英国当地有同谋,有些是智利人。他们了解豪宅主人的情况,知道应该对哪座豪宅下手。这些负责踩点的当地人也形成了团伙。”

  探访窃贼的家

  回到智利国内,我们试图追踪一下这些窃贼的家庭。
  被安第斯山脉围绕的圣地亚哥,人口约600万,南美洲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但贫富差距悬殊。特别是辽阔的市郊,那是穷人的聚居地,也是游盗聚集的窝点。
  警方强力阻止记者前往一探究竟。在记者的坚持下,他建议上午11点之前去,那时负责在街上望风的团伙成员还窝在床上睡觉。记者手拿几个从警察局记录中得到的地址,包括之前洗劫了名厨马库斯·沃宁家的四名“游盗”的家庭地址。
  偷完名厨家,窃贼们又去下一家,没想到在路上被警方抓住了。他们对犯罪供认不讳。在审理过程中,他们告诉法庭,他们踩点时在沃宁家后院栅栏上喷了三个橙色的圆点。四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四个月。负责审理此案的金斯顿刑事法庭法官乔纳森·戴维斯说:“我向公众说出橙色圆点的事,希望大家提高警惕。”
  记者乘坐出租车停在了一片长满杂草的空场边。司机说:“要是出什么麻烦,我可不等你啊。”
  卡洛斯·巴尔多维诺斯大街上人迹寥寥。记者根据警察局犯罪记录上的地址来到乔治·罗哈斯家。他的犯罪记录上写着:持械抢劫,2019年被美国驱逐出境。10月,他戴着沃宁妻子的项链,在英国被逮捕。记者敲敲门,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打开门,吃惊地看着门外站着一个手拿笔记本的外国人。
  “不,我不认识这个人。”记者说要找乔治·罗哈斯,男人答道,“我在电视上看到过那个英国大厨被抢的事,但不知道叫罗哈斯的人。”
  记者又赶去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大街113号,沃宁豪宅被盗案中的另一个盗贼,20岁的丹科·卡瓦加-多奈尔家。据国际刑警组织的记录,他2019年因窃用他人身份在西班牙被逮捕,在前往英国途经罗马时被驱逐出境。他明显给了警方一个假地址——路德维希·凡·贝多芬大街根本就没有113号。
  时近正午,街面上热闹起来。出租车开进一条巷子,巷子两边高高的铁门里有很多二层的房子。几个年轻人坐在街道边的塑料椅上,怀疑地上下打量着记者。记者在寻找沃宁豪宅被盗案中的第三个小偷,20岁的克劳迪欧·多纳索的家。
  记者按响门铃,隔壁大门里的一个女人问:“你找谁?”得到回复后,起先她说不认识多纳索家的人。当记者向她保证自己不是警察时,她打开大门让记者进来。一辆闪亮的黑色轿车停在院子里。开门的中年女性穿着红色短裤,自称是多纳索的姨妈克劳迪娅。他去欧洲前和姨妈住了五年。屋内,两个小男孩坐在绿色丝绒沙发上——“他的两个小表弟”,姨妈接着说:“上学时克劳迪欧是个用功的孩子,他学习成绩很好的,但是后来他爸爸得了精神分裂症,自杀了。之后他女朋友布兰迪也离开了他。他非常伤心,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抑郁的状态。”
  一阵煮食物的香味从屋后小厨房里飘出来。克劳迪娅继续讲述外甥的故事:“有一天他接到朋友卡瓦加-多奈尔打来的电话。”就是那个戴着从沃宁家偷出的珠宝,和同伙合影,然后把照片贴在“脸书”上的那个年轻人。“他对克劳迪欧说,‘我们去欧洲吧,我听说那边很好玩。’”姨妈回忆道,“克劳迪欧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开心地玩一下,就答应了。他背上背包就和他去了。这就是几个月前的事。他以前从没有做过违法的事。是他的那个朋友把他带坏了。”
  克劳迪欧入狱后又和前女友联系上了,他姨妈说:“她现在又回来找他了。他现在出名了。”是啊,这些年轻的游盗在智利被看作是摇滚巨星一般。可是英国的监狱也许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和度假酒店一样舒服吧。“克劳迪欧向布兰迪诉苦说监狱里吃不饱饭,一天只允许在牢房外待一个小时。”姨妈的言语里透露出为外甥感到骄傲的语气。
  离开克劳迪欧家,记者来到了圣地亚哥的另一边,又是一扇高高的大铁门。开门的是一位年轻女性,身旁有一只高大的白色德国牧羊犬。幽暗的客厅被一个巨大的平板电视占据。记者本是前来探访艾琳·米兰达的故事。她22岁,曾经在英国牛津因为入室盗窃入狱。可是,此时坐在记者面前的这个女人自称是贝林·佩拉兹。她说:“我哥哥胡里奥和米兰达有两个孩子,儿子7岁,女儿6岁。四年前米兰达把两个孩子留在我这里,说要去做隆鼻手术。两个孩子总是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和哥哥只好对他们说,‘妈妈在工作,她很快就会回来。’但是,她一直没有回来。我父母帮着照顾孩子们。我不知道艾琳在那里。”
  记者问她是否知道米兰达在英国入室盗窃的事,她说:“这个我一点儿也不吃惊。”她说米兰达身上总是带着枪,是个危险人物。2018年的智利新闻中就提到过她向警察开枪的事。她说米兰达还有两个孩子,有一个和她外祖母在瑞士。说到她哥哥,佩拉兹说:“他经常寄钱给我们,他不像米兰达那么有条理。”她非常骄傲地说:“他和米兰达一样也在英国。他经常出国旅游。”
  第二天回到圣地亚哥警察局,桑丘斯警官说他已经安排队里的一名警官驻扎在伦敦的智利大使馆,负责和英国警方的联络工作。有潜在的游盗离开智利,他们就向伦敦发送有关的情报信息。智利驻伦敦的大使馆也会向他们提供有嫌疑的人员回智利的信息。“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窃贼知道英国不是一个入室盗窃的安全之地。”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对阻止游盗的跨境犯罪活动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一位西方国家驻智利的外交官说:“智利会有更多人失业,会有更多人想着走捷径找到钱。”■
  
  【作者简介】李玉荣,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学院教师。
  
  (责任编辑:古静)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