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太空侦探”的“追月之旅” A Space Detective’s Moon Rock Hunt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1/10/13 9:22:51
浏览次数:5013  

  编译/陈颖

  自从人类首次登月并带回月球岩石样本以来,买卖月岩的非法交易就开始在世界各地上演。多年来,有位“太空侦探”一直致力于打击这类黑市生意,守护珍贵的月岩。他就是美国宇航局前高级特工古特海因茨。
  
  真假月岩

  2018年,由苏联探测器采集、仅重0.2克的月球碎石以85.5万美元在苏富比拍卖行成功拍出,据说这是当时唯一可供合法买卖的月岩。尽管月岩千金难求,但收藏月岩仍是很多人的梦想。不少骗子早就从中发现“商机”,把兜售假月岩作为“生财之道”。1969年,美国迈阿密市一名家庭主妇花5美元从上门推销员手里买了块“月岩”,成为媒体最早曝光的假月岩骗局。从1969年7月到1972年12月,美国先后6次成功登月,引发人们对月岩的狂热追逐,假月岩市场因此走入“牛市”。随着阿波罗计划结束,假月岩买卖一度沉寂,但很快死灰复燃。
  作为美国宇航局特工,古特海因茨负责调查牵涉宇航局的违法犯罪。他曾率队抓获通过互联网向全球销售假月岩的骗子,见证了假月岩诈骗的持续泛滥。为斩断假月岩交易链条,古特海因茨策划了“月食行动”。他在办公室成立冒牌公司,假装给想买月岩的富豪当经纪人,于1998年9月在报上发布求购月岩的广告。卖家看到广告打来电话,他便邀约面谈,然后带着拘捕令前往赴约。他还找来美国邮政调查局执法人员鲍勃·克雷格,扮演想买月岩的神秘富豪。
  “月食行动”原本针对假月岩诈骗,没想到刚启动就引来了真月岩。1998年9月30日,有个名叫艾伦·罗森的卖家打来电话,自称手里有货真价实的月岩。此人明显比其他骗子高出一筹,谈起月岩历史来头头是道。罗森介绍,在阿波罗计划中,宇航员共带回382千克月球样本。最后一次登月任务结束不久,尼克松政府将编号70017的样本切割成重约1克的岩块,赠予世界135个国家及地区,并分发给全美各州。这些月岩被称为“友好岩石”,随月岩送出的信上写道:“如果各国人民能团结起来达成人类的太空梦,那我们也一定能团结起来在地球上实现和平梦。”
  罗森称,自己拿到的正是一块美国政府送出的“友好岩石”,他曾把月岩带到哈佛大学,请地质学家做过鉴定,得到了权威认证。他根据传闻中尼加拉瓜受赠月岩卖往中东的成交价,给他的月岩开价500万美元。他还说,在报上看到求购月岩广告时相当意外,毕竟这是黑市交易。法律上,阿波罗行动带回的月岩属禁止买卖的国家财产。
  古特海因茨仔细研究罗森提供的实物照片:包裹月岩的树脂球镶嵌在带有受赠国旗帜的牌匾上,国旗中央被故意遮盖,分辨不出是哪个国家。古特海因茨从种种细节判断遇到了真货。很快,“神秘富豪”克雷格联系罗森,商谈“购买”事宜。克雷格问罗森为何持有美国赠送他国的月岩。罗森称是从中美洲一位退役上校手上买的,并向克雷格保证,月岩入境美国时没留下过记录。克雷格于是“放心”地约罗森见面,地点定在毗邻迈阿密海滩的一家小餐馆。

  交易现场

  1998年10月20日,扮成富人的古特海因茨和克雷格来到约定餐馆。同时到达的美国海关特工潜伏在附近,密切关注从古特海因茨身上监听器传来的声音。之所以请海关加入,是因为古特海因茨意识到,月岩早已赠送他国,美国法院能否收回还有待商榷,但对带月岩入境不申报的人,美国海关却有权立即处罚。
  与罗森面谈时,两位探员一再追问月岩有没有入境记录。罗森感到买方问得蹊跷,对他们的身份起了疑心,当场提出见到500万美元后再安排看货。古特海因茨暗暗叫苦,却只能满口答应。商议结束,双方握手道别。
  能否搞到500万美元成为行动成败的关键。古特海因茨所在的美国宇航局当时经费紧张,不会批准这笔高额开支。克雷格所在的美国邮政调查局相对宽裕,曾替“求购月岩”付过广告费,可也不愿拿出500万美元巨款。
  无奈之下,古特海因茨向美国著名企业家、亿万富翁罗斯·佩罗求助。他给这位前总统候选人介绍了“月食行动”,并说,在孩子们眼里,科学家分为两类,一类研制杀人武器,一类研制太空飞船。“友好岩石”正是后一类科学家价值的最好证明,而让月岩落入黑市则是对他们探索精神的亵渎。他的一番话打动了罗斯·佩罗,行动经费终于有了着落。
  见到“买方”的500万美元,持有月岩的罗森仍然将信将疑,直到他逐一打通“买方公司”五个“老客户”的电话,验证“买方公司”“信誉”后,才打消顾虑,同意交易。当然,那些“老客户”都是古特海因茨请来的“托儿”。
  当年11月18日,在乔装改扮的海关特工陪同下,罗森从迈阿密一家银行的保险箱里取出月岩。机不可失,现场探员当即收网。

  物归原主

  月岩被海关截获,但其最终归属还得由法院拍板。庭审前,古特海因茨对月岩的真伪做了鉴定。美国宇航局专家很快给出结论,这块月岩与编号70017的样本残余部分成分一致,毫无疑问是真品。专家认为,基于其收藏价值,卖家要价不算过分。
  拿到鉴定结果,古特海因茨却心情沉重。他在太空竞赛的时代长大,见证了那段充满激情与梦想的岁月,后来又长期在宇航局工作,熟悉许多投身“阿波罗计划”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在那些曾把人类送上月球的最具想象力的人心目中,月岩的地位无可比拟。而现在,他们引以为豪的心血结晶却沦为了黑市商品。
  在该案审理过程中,检察官先是在罗森购买月岩的合法性上做文章。罗森辩称,他从退役上校手中买月岩时有正式收据,就放在洪都拉斯一位朋友家,可1998年当地被灾难性飓风袭击,成千上万人死亡失踪,那张收据也没能幸免。罗森的证词真假难辨,检察官转而将矛头指向退役上校出售月岩的合法性。
  据罗森所说,月岩由洪都拉斯前总统洛佩斯·阿雷利亚诺下台后送给上校,已被上校收藏了二十年之久。为鉴别阿雷利亚诺把月岩送给上校是否合法,法庭找来一位迈阿密大学的法学教授。这位教授经过历时八个月的研究,确认官方文件和新闻报道中找不到月岩被赠予上校的任何记录。最后他认定,月岩是洪都拉斯人民的共有财产,赠送月岩必须由洪都拉斯政府批准,而相关批准记录根本不存在,所以上校即使收藏月岩多年,却从未合法拥有。
  2003年3月,法院正式作出裁决,罗森无法证明上校取得月岩符合洪都拉斯法律。既然上校非法出售属于洪都拉斯人民的共有财产,那美国就有权予以扣押。法院没有对罗森提起刑事指控,但他已经失去了月岩。
  同年9月,美国宇航局将月岩归还洪都拉斯。时任洪都拉斯总统说:“谢谢你们送还如此珍贵的无价之宝。”

  转身再战

  “月食行动”结束不久,古特海因茨的“太空侦探”生涯也告一段落。他从效力多年的美国宇航局退休,改行当起律师。他的律师事务所有一面文化墙,展示他在美国宇航局期间获得的荣誉和侦探生涯得意之作的新闻剪报。当然,其中少不了“月食行动”的照片。
  尽管离开了特工岗位,但古特海因茨的“追月之旅”没有停歇。“月食行动”仅仅揭开了冰山一角,美国宇航局从1973年后对赠送出去的月岩再无记录,很可能还有大量月岩落入黑市。在古特海因茨看来,他向亿万富翁罗斯·佩罗求助时说的话从未过时,那些小小的岩块并非来自尘封岁月、遥远世界的闲置藏品。即便离开了宇航局,他依然矢志不渝追寻月岩。
  古特海因茨白天忙完律师事务所的工作,晚上便投入新的行动。他在菲尼克斯大学开设网课,给有志成为警察、侦探的同学传道授业。但很快他就把学生们培养成搜寻月岩的小 “太空侦探”,期末论文主题也从“刑事司法”变成了“怎样寻找月岩”。
  古特海因茨还与太空历史学家罗伯特·珀尔曼展开合作。根据珀尔曼在太空收藏网站发布的获赠“友好岩石”国家列表和从世界各地博物馆打听到的失踪月岩线索,古特海因茨组织学生有的放矢展开调查,每位小侦探选择一块失踪月岩作为搜寻目标。
  “资深探员”古特海因茨给小侦探的建议总是“从官方记录查起”。学生们一次次致电各地政府机构,千方百计搜寻月岩。每学期结束,学生必须提交一份失踪月岩调查报告,或者围绕负责搜寻的月岩在报上发表一篇评论。很多同学表示,这门课程“名不副实”,打着研究“美国犯罪问题”的旗号,主要内容却是四处联系博物馆和政府机构,寻找失踪多年的月岩。

  任务待续

  古特海因茨想再打一场“月食行动”那样的漂亮仗,可没有美国宇航局的资源支持,他感到有些力不从心。直到2009年底,机会来了。有美联社记者打电话爆料称,塞浦路斯从未收到月岩。电报记录显示,当年负责向塞浦路斯赠送月岩的美国大使没送出月岩就意外丧生。与古特海因茨合作的太空历史学家珀尔曼正好知道这块月岩的下落。珀尔曼告诉他,一位当年驻塞美国外交官的儿子联系过交易商,打算出售月岩。此人称,月岩是其父留下的,按行情至少值一两百万美元。珀尔曼早在2003年就把详情通报了美国宇航局,可宇航局正忙于处理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失事事件,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古特海因茨了解实情后,恨不得马上回宇航局展开行动,但他此时只能从外围发力。他联系塞浦路斯一家报纸,传递了他掌握的消息。当地报纸很快刊发《塞浦路斯是月岩盗窃的受害者》等系列报道,敦促美国宇航局展开调查。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月岩持有人主动联系美国宇航局,以返还月岩换取免于被追责。
  在古特海因茨和学生们努力下,“友好岩石”的“命运拼图”渐渐完整。据称1978年就已失窃的加拿大月岩在当地自然科学博物馆仓库被找到。但其他失踪月岩却没这么幸运,罗马尼亚的月岩已遭拍卖,西班牙的月岩被持有人遗失,马尔他的月岩在博物馆失窃,爱尔兰的月岩则在一场博物馆火灾后杳不可寻……
  据统计,在尼克松和福特任美国总统期间,总共赠送出377块月岩。二十多年来,古特海因茨与合作伙伴搜寻到79块失踪月岩,仍有近160块月岩下落不明。“太空侦探”的“追月之旅”依然任重道远。■
  
  【作者简介】陈颖,成都市公安局青羊区分局政治处民警。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