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追捕没有尽头 After a Japanese Schoolgirl was Gang-Raped and Killed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1/8/31 9:37:01
浏览次数:6391  

  茨城县女大学生被害事件

  案件发生的地点在日本的茨城县。茨城县是本州岛中部一个县城,它是东京都市圈的组成部分。这个故事发生在稻敷郡,位于茨城县的南部,该地人口约为7万人。故事的主人公叫原田实里,时年21岁。原田性格开朗,学习成绩优异,很受朋友们的欢迎。高中毕业的她考入了当地的茨城大学。这是一所国立大学,原田成为茨城大学农学院的一名学生。进入茨城大学的第二年,原田就凭借自己优异的成绩和开朗的性格成为该校学生会和总务部副主席。除此之外,原田还在学校的铁人三项俱乐部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她利用课余时间去那里做兼职。由于表现突出,不久之后,她成为该俱乐部的经理。在俱乐部里,原田认识了一名叫小聪(花名)的大四男生。他不仅是学校铁人三项俱乐部的成员,同时也是日本铁人三项联盟东京涩谷区秘书处的工作人员。原田和小聪经常在俱乐部见面,不久之后,两人陷入了热恋,他们搬离了学生宿舍,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学生公寓居住。一天深夜,原田独自离开公寓出门会见朋友。出门之前她给男友小聪留下了一张字条,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原田这一去却再也没有回来。

  尸体被发现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呢?时间推回到2004年1月30日。
  这天是个星期五,原田在上完一天课后,和往常一样,前往学校铁人三项俱乐部里做兼职工作。下午六点半,原田在俱乐部里和同事们开了一个会。开完会后,原田又继续处理其他事务。由于俱乐部里最近要办比赛,原田有许多工作要做,因此等她忙完,已经是晚上9点了。原田在这个时候下班,并回到了他们在校外租住的公寓里。此时原田的男友小聪已经为她准备好了晚餐,两人一起在公寓里吃饭。晚餐过后,两人为了洗碗的事拌了一会嘴,然后原田就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书,男友小聪则回房间里休息了。时间来到了午夜12点,原田突然想到她和一位朋友约好晚上要见面,就开始准备出门。她看了看躺在床上熟睡的男友,觉得男友醒来如果知道自己不见了肯定会很着急,于是原田就给男友写下一张字条,说自己要出门去见一位朋友,叫他不要着急。随后她换上羽绒服和黑色长裤,出门去见朋友了。时间来到了第二天清晨,原田的男友醒来后发现她不在家,在桌子上看见了原田的钱包、手机以及原田每天都会戴的隐形眼镜。原田高度近视,视力只有0.1,不戴眼镜的话基本上什么都看不清。正当小聪感到奇怪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张字条,上面这样写道:“我出门去见个朋友,明天早上会回来。”看到原田留下的字条后,小聪就没再多想,他觉得现在已经是早晨了,原田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
  时间来到了上午9点,53岁的市民松田先生在自家附近的河边散步,突然他发现河里有异常,只见一个涂着红色油漆的模特假人漂浮在水中,这让松田先生感觉到了一丝诡异。他低头发现自己脚边也有一些红色油漆,这顿时让他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他又仔细地观察着河面上漂浮着的模特假人,他这才恍然大悟,立刻感到毛骨悚然,河里漂浮着的哪里是什么假人,分明是真人!看到如此场景后,松田先生立刻拨打了报警电话。
  警方在接到报警后火速赶到河边并在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经过勘验,发现被害女子在20岁左右,被发现时身上没有穿衣服。经检验,在其身上有多处明显的瘀伤。她的脖子、左肩还有心脏处有刀伤,伤口很深。警方在河岸上发现了一条黑色长裤,裤子上有血迹。接着警方派出了十多名潜水员到河中寻找,没有发现该女子的其他衣物。
  女子被发现的地点位于乡村的一条河中,该处方圆300米内没有住宅。发现位置的河边有一条小路,小路很窄,一次只能容纳一辆车通过。该路段没有路灯,平时车流量很小。到了晚上该路段漆黑一片,几乎没有什么人。接着警方对该地区的居民进行了挨家挨户地询问,然而他们没有找到目击者。现场除了发现一条黑色长裤,没有发现其他有用的物证,也没有发现打斗痕迹。因此警方认为发现女子的位置并非案发的第一现场,推断凶手是在其他地方作案,然后将女子丢弃在这里。

  疑点重重的男友

  很快,警方就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她就是就读于茨城大学的二年级学生原田。接着警方立刻赶到了原田的公寓。原田的男友小聪还在公寓等着她回来。警方告知他原田遇害的消息,并希望小聪配合调查。在公寓里警方找到了原田的手机、钱包、隐形眼镜以及一张写给男友的字条。从字条的内容上看,推测原田可能是出门去见朋友了,那么大半夜的她会去见谁呢?
  技术人员检查了原田的手机,然而发现原田在事发前并没有跟朋友通话或发短信。警方发现原田停在公寓楼下的单车不见了,可见当晚原田应该是骑着单车出门的。接着原田的男友小聪自然成了警方的头号嫌疑人。根据小聪的说法,当天晚上9点他和原田在公寓里吃了晚餐,其间自己喝了几瓶啤酒,由于不胜酒力,觉得头晕乎乎的,自己就去床上睡觉了。大约到了晚上12点的时候小聪听见房间里有一些声响,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见女友原田正在换衣服准备出门。小聪表示由于当时自己实在是太困了,就没有问原田出去干什么。他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这才发现原田留下的字条。小聪表示自己等了很久,刚才正准备出去找原田,警察就找上门了。
  对于小聪的这一说法,警方并没有太过相信,因为这一切都是小聪单方面的说辞,没有其他人可以证明,因此小聪依然是警方的头号嫌疑人。接着警方的技术人员对原田的公寓进行了鲁米诺测试,结果显示公寓里没有血液反应。不过警方并没有排除小聪的嫌疑。公寓里未必是第一现场。随后,警方继续对小聪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但并没有找到证据,直到法医正式的检验报告出炉,警方才初步排除了小聪的嫌疑。

  谁是凶手

  原田的尸检报告显示,其身上有着多处刀伤,心脏上有着一处很深的伤口,不过这并非是致命伤,原田的死亡是由于脖子上受压导致的窒息造成的。法医在原田的尸体上发现了数名陌生男子的DNA,这说明此案是团伙作案。经过检验,这些DNA中没有发现原田男友小聪的DNA。法医根据原田胃里食物消化程度,分析得出原田是在进食的四个小时后遇害的。根据小聪的说法,他跟原田是在晚上9点左右吃的晚餐,由此推断,原田的死亡时间大约是在31日的凌晨1点。原田在临出门前写了一张字条,根据凌晨1点的遇害时间推断,原田很有可能是在去会见朋友的途中,或者是在见朋友之后遇害的。她去见的那个人有很大嫌疑。接下来警方的工作重点就是找出这个人。
  技术人员曾检查了原田的手机,然而他们没有发现什么线索,不过调查并没有因此而放弃。他们对原田的朋友、同学、俱乐部的成员以及可能接触到的共计180人进行了调查,在经过逐一询问后,没有任何一个人表示在那天晚上约原田见面。即便如此,警方还是调查到原田在学校里有一名男性密友,此人与原田是同一个系的同学。警方调查了这名密友同学,此人是一名麻将爱好者,当天晚上他一直在跟朋友打麻将,直到凌晨才结束,有许多人可以证明,因此他不具备作案的条件。这条线索也就断了。

  消失的单车

  原田有一辆单车不见了,警方派人尝试去寻找这辆单车,如果可以找到,那么相应位置很有可能是案发第一现场。接着调查组派出了300多人四处寻找原田的单车。四天后,他们找到了,单车被人随意丢弃在路上,车把手上有一个粉色的灯,经过确认,这就是原田的单车。发现单车的位置与发现原田遇害的位置,两者相距约6公里,与原田居住的公寓相距约2.5公里。
  随后警方对发现单车的空地进行了鲁米诺测试,但周围并没有血液反应,看来这里也不是第一案发现场。不过警方还算是有所收获,他们在附近找到了一位目击者。他表示在1月31日8点他看到了一辆白色汽车从空地上经过,那辆单车就是从汽车上扔下来的。当时这位目击者就觉得有些奇怪,不过他并没有记住那辆白色车辆的车牌号码。
  2004年3月,距原田遇害已是一个月。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警方出动了超过2500人次警力,对此案进行了调查。但由于找不到那辆关键的白色汽车,也没有其他线索,这起案件就这样成了一起关注度极高的悬案。
  
  不放弃调查

  原田案发生三年后,由于警方迟迟没有进展,原田的父母感到非常失望。为此他们决定自费提供200万日元悬赏,希望能够找到更多有用的线索。原田父母坚持要为女儿讨回公道,这几年的时间里,他们不时到街道上分发传单,遗憾的是即便如此也没有找到新的突破口。又过了一年,日本警方将此案列入了公共赏金制度,并发布了高额赏金。接下来警方收到了数百条线索,但案件还是没有取得任何突破。
  2014年,就是原田案发生十年后,警方撤销了对于此案的高额悬赏,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放弃了调查。一些调查人员还是时不时地到当地或周边地区调查。2017年,就是原田案发生13年后,警方依然没有放弃调查。这些年里他们陆续收到了360多条线索,其中大部分是错误的或无用的。但只要有新发现,警方就会派人彻底查清。

  真凶出现,案发现场

  有一天,一位警员根据线索追查到了居住在岐阜县的一名男子。该男子名叫蓝帕诺·杰里科·莫里,35岁,来自菲律宾,他是一名外籍务工人员,有三个孩子,他们目前住在蓝帕诺的岳父家里。蓝帕诺自己就在岐阜县的一家汽车修理厂工作。据查,2004年原田案发时蓝帕诺并不在岐阜县,而是在茨城县工作。当时茨城县正在大力发展农业,需要人手,许多外籍务工人员会来到该县从事与农业或林业相关的工作。警察来到蓝帕诺家中并说明来意,蓝帕诺的表情微微发生了变化,之后他还刻意掩饰自己的紧张情绪,这一细小的变化恰好被前去调查的警员观察到。接着,蓝帕诺被要求提供自己的DNA,几天后实验室检测报告出炉,蓝帕诺的DNA与13年前在原田身体上发现的其中一人的DNA匹配。掌握了这一有力证据后,警方立即逮捕了蓝帕诺。当被问及是否在13年前参与对被害人原田的作案后,蓝帕诺并没有否认,他承认了自己当年犯下的罪行。
  蓝帕诺表示,13年前他22岁,经朋友介绍从菲律宾千里迢迢来到日本茨城县工作。案发当天晚上,他和其他两位同事一起在外边喝酒吃饭,那两位同事都很年轻,一位18岁,另一位19岁。到了深夜时分,喝完酒的三人开着一辆白色汽车行驶在乡间小路上。其间他们无意中看见了一位骑着单车的漂亮女子,她正是大二女学生原田。蓝帕诺一行三人都喝了酒,他们其中一人对原田起了歹念,那人不断怂恿着蓝帕诺和另外一位同事作案。由于当晚他们三人都饮了酒,在酒精的作用下,胆大妄为的他们将汽车开到了原田的前方,堵住了她的去路。接下来他们将原田强行拉入车内实施了侵犯。
  事后他们三人感到很害怕,怕原田回去后报警,于是蓝帕诺就将随身携带的一把刀给了其余两人。接着那两个人就将原田杀害了。然后他们开着车到远方,将原田丢弃到河里。2018年7月25日,嫌犯之一的蓝帕诺在法庭上接受了审判。在法庭上,蓝帕诺辩解说自己虽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但他并不是主犯,他是被另两名同伙怂恿的,希望法庭可以从轻处罚。法庭在经过审理后,判定蓝帕诺杀人罪名成立,判处其无期徒刑。判决之后,蓝帕诺觉得这样的判罚对他来说量刑太重,他不服判决并提出上诉,想争取减刑。二审的判决是量刑适当,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正义终于得到了昭彰。

  正义会迟到,但不会缺席

  三名嫌犯之一的蓝帕诺已经被绳之以法,但另外两名嫌犯仍然逍遥法外,没有被找到。当年他们三人实施作案后,蓝帕诺和他的两名同伙就向其公司提交了辞职报告。三人在2004年3月离开日本回到了菲律宾,不过没过多久,蓝帕诺就又回到了日本。他说自己知道回到日本后会有被抓的风险,但他在菲律宾根本找不到好的工作,也赚不到多少钱。他已经习惯了日本的高薪和生活环境。蓝帕诺虽然回到了日本,但他并不敢再次回茨城县工作,而是去了岐阜县。另外两名嫌犯在离开日本之后就一直待在菲律宾国内不敢离开。茨城县警方通过国际刑警查到了两名嫌犯,但非常遗憾的是日本和菲律宾之间没有引渡条约,这就意味着如果两名嫌犯一直待在菲律宾,日本警方将拿他们毫无办法。
  2018年底,终于传来了一个好消息,在菲律宾的其中一名嫌犯,知道自己正在被日本警方通缉,感到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他对当年自己犯下的罪行十分后悔,为了赎罪,他表达了向日本警方自首的意愿。随着嫌犯传递过来的信息,日本警方也有了动作。2019年1月,日本警方派人前往菲律宾,第二天这名嫌犯就乘坐飞机回到了日本。当他到达日本成田机场后就立即被日本警方逮捕,并随后对其进行了审判。由于案发当年这名男子还未成年,日本警方也未公开他的真实姓名和照片。至于原田案的最后一名嫌犯,他回到菲律宾后,就始终没有离开过。日本警方也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只要这名嫌犯离开菲律宾,前往其他任何一个和日本有引渡条约的国家,那么他就将被逮捕。期待将来有一天能够将他绳之以法。
  至于原田当晚究竟去见了谁,也许只有她自己知道。■
  
  【作者简介】李修平,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涉外警务学院教师,硕士研究生学历,主要研究方向为英语教学、涉外警务和教师教育发展。
  
  (责任编辑:古静)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