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印度海滩奸杀案 A Mother’s 11-Year Battle for Justice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1/7/9 10:00:11
浏览次数:6978  

  编译/田颖

  印度果阿邦,曾是葡萄牙在英属印度洋领域的殖民地,是一个处处散发着浓郁葡萄牙风情的海滨小邦。沙滩、椰林、天主教堂和修道院,使其成为印度最出名的旅游胜地之一。而在西方背包客中间流传的一句“没去过果阿就不能自称嬉皮”,更是给这个海滨之城平添了一分与众不同的味道。
  
  一

  15岁的斯嘉丽·齐林是英国德文郡迪德福德中学的学生。2007年11月,当她得知全家要去果阿旅行的时候,激动不已。果阿,是她梦寐以求的地方,她早就想去感受那里温暖的海水、绵柔的沙滩了。11月20日,斯嘉丽·齐林和母亲、继父以及七个兄弟姐妹一起动身前往印度果阿,开始他们的背包游。
  异域风光,满眼所见的嬉皮士,安朱纳海滩和斯嘉丽自小成长的德文郡小农场好似两个星球。在德文郡,他们自己种菜养鸡,日常用水取自储水罐,自己用发电机发电,过着传统的生活。母亲并没有用传统的方式养育她的孩子们,她希望孩子们快乐、自由。
  斯嘉丽在安朱纳海滩尽享快乐假期。她坐船出海观赏海豚,玩水上摩托,泡咖啡馆,还喜欢上了一位25岁的当地帅气导游,他雇她帮忙干点儿杂活。2008年2月初,全家准备离开安朱纳海滩前往100英里外的卡纳塔克邦的奥姆海滩。斯嘉丽没有一同前往。她说她还不想离开安朱纳。妈妈把她托付给那位导游帮忙照顾。两人承诺不谈恋爱,不会有过分之举。斯嘉丽会住在导游的姨妈家,会有自己的房间。导游之前曾带斯嘉丽独自出海观赏过海豚。观赏海豚是她一直的愿望,可是价格昂贵,是这位导游帮忙让她在船上打零工才使她挣到了船票,如愿以偿。
  2月17日晚上,斯嘉丽和来自西班牙的女孩卢碧出去玩。第二天凌晨1点,她们走进海滩上的一家咖啡馆,卢碧提前离开。凌晨4点,斯嘉丽又走进另一家咖啡馆“鲁伊咖啡小屋”。
  两小时后,当地居民在晨曦中的海滩上发现了斯嘉丽半裸的尸体。比基尼泳装的上身部分缠绕在她颈部,三角裤、短裤和凉鞋不见了,手中握着一个啤酒瓶,身上多处瘀青。
  警察当场宣布,斯嘉丽死于浅水区意外溺水。但是斯嘉丽的母亲菲欧娜·麦克奎恩绝不相信这个说法。她猛然想起导游曾经打给她的一通电话。她立即赶回安朱纳,要求警方对女儿之死立案调查。
  她对闻讯赶来采访此案的记者说,女儿是被奸杀的,“她的死不是一个意外。她是游泳好手,从小就玩俯卧短板冲浪。有人说她出事那晚喝醉了,可她平时不喝酒的。她不喜欢喝酒。”
  法医在尸检中排除了谋杀的可能,称斯嘉丽在大量饮酒后溺亡。尸检报告还称,她死前发生过性行为,但无法判断是被强迫的还是自愿的(斯嘉丽在日记中提到,导游带她搬进了他的公寓。他们在那里发生过性行为)。斯嘉丽身上共有五处瘀青,两处在脸上,一处在脑后,另外两处分别在一侧胫骨处和背部。法医凭借在斯嘉丽口中发现的沙子认定她死于浅水溺亡。
  麦克奎恩女士不能接受这样的判断,她认为“警方是在试图掩盖事实真相”。之前曾有报道称,果阿邦政府为了保护本地的旅游产业经常性地隐瞒发生的案件,阻止被强奸的游客起诉强奸者。

  二

  斯嘉丽死后第三天,她的妈妈在沙滩旁的一条小路上发现了女儿尸体上不翼而飞的三角裤和凉鞋。这么重要的证据理应是由警察在搜查现场时发现,可却被死者的妈妈找到了。这加重了斯嘉丽母亲对当地警方的不信任。她聘请了印度律师,要求印度警方还女儿公道。很快印度警方召开记者会,宣布将对斯嘉丽·齐林的非自然死亡立案,调查她是否被奸杀。
  3月3日,当地警方公布尸检照片,并答应麦克奎恩女士的要求,进行第二次尸检。照片里,斯嘉丽双臂、双腿、后背、下巴和左眼上方的红色瘀伤清晰可见。麦克奎恩女士对记者说,一名英国游客曾对朋友提及,斯嘉丽死亡当晚,他看到了她在咖啡馆屋后被性侵。麦克奎恩说,那位英国游客的朋友联系并告诉了她这个信息。但是因为担心自身安全,他已经离开了果阿。麦克奎恩恳求他回来,把知道的情况告诉警方。
  警方调查后确定,当晚斯嘉丽和咖啡小屋的一名服务员一同离开了咖啡馆,但是警方没有说出此人的名字。而那名导游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据。
  事发后,果阿政府长官戴加姆巴·卡马特在记者会上埋怨说:“这些女性游客不能说自己半夜里四处乱走,出了事后又来责备政府。她们不能指望我们的警察在午夜后还保障她们的安全。果阿是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零星发生的令人不愉快的事件也是在所难免,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游客们来我们这里度假放松,自己也应该小心一点。”他安慰斯嘉丽的妈妈说警方会全力调查此案。可是他的这番言论令斯嘉丽的母亲非常气愤,她认为,如果当地警方认为果阿不是一个安全的旅游目的地的话,他们早该发出旅行警告,可是他们没有。为了挣钱,他们一直在为果阿做宣传,说它是嬉皮士的天堂。

  三

  3月8日,由三名法医组成的尸检小组公布第二次尸检的报告。斯嘉丽身上有50处擦伤和瘀伤;处女膜撕裂;体内检验出可卡因、麻醉剂和酒精。她的头部曾被强压在水中5~10分钟。
  麦克奎恩女士说,多处瘀伤说明女儿生前遭受过重击、殴打。“警方说被发现时,斯嘉丽的尸体漂浮在海面上。”她对记者说,“他们说斯嘉丽身上穿着泳装,半夜里跑去游泳。他们说她身上没有瘀青。他们说的所有这些都是在撒谎。”第一次尸检后果阿警方就催促她尽快带着斯嘉丽的尸体回英国。“他们一定是想要隐瞒什么。”
  3月9日,鲁伊咖啡馆28岁的服务生塞姆森·德苏萨因涉嫌强奸斯嘉丽被逮捕。果阿警察局局长奇杉·库玛说:“有人看见他和一个女孩出现在发现尸体的地方。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此人在2月18日凌晨与那女孩发生了性关系。我们认为他强奸了她。我们还逮捕了另外两名与斯嘉丽被杀案有牵连的男人。我们还在追捕另外四名涉案人员。”
  听到这个消息,麦克奎恩“心里轻松了很多,但还是很难过”。她可以带斯嘉丽回家了,葬礼后再返回果阿,继续监督警方查案,因为果阿警方的办案方式实在是令她瞠目。麦克奎恩的印度律师维克瑞恩·瓦马对记者说,案件调查拖后了三周才开始,其中必有问题。他想要的不仅是查清案件,而且还希望能够将果阿警方企图掩盖事实的问题公之于众。

  四

  3月10日,德苏萨接受庭审,承认在2月18日凌晨与斯嘉丽发生了性关系,但他称斯嘉丽是自愿的,他早上5时15分离开时斯嘉丽还活着。
  库玛局长在法庭上说,有目击者看见两人在沙滩上发生性关系。在斯嘉丽尸体旁边发现了德苏萨的橘色拖鞋。即便他们的性关系是双方自愿的,德苏萨也要受到强奸指控,因为斯嘉丽未成年。
  德苏萨被判14天监禁。可是斯嘉丽的妈妈对这个判决并不认同。她认为果阿警方只是随便抓了个人,摆摆样子。真正的罪犯依旧逍遥法外。她要求印度中央调查局对案件进行重新调查。
  维克瑞恩·瓦马律师怀疑塞姆森·德苏萨并不是主犯。“他只是咖啡馆的服务生。警方想要掩盖类似谋杀这样的大案时,总会找个替罪羊,把主犯隐藏起来。这个案件有蹊跷。”
  3月12日,德苏萨向警方告发了40岁的普拉斯都·卡瓦霍,称两人共同胁迫斯嘉丽吞下了摇头丸,并吸食了可卡因。3月13日,卡瓦霍被带上法庭。法庭宣布14天后对他进行庭审。
  在庭审之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库玛局长大致推演了整个案件的过程:2月18日凌晨,斯嘉丽走进鲁伊咖啡馆时卡瓦霍和德苏萨认为她大概已经喝醉了。两人又给她灌了些酒,并给她服用了摇头丸、迷幻药和可卡因。接着,德苏萨把她带到沙滩上,对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斯嘉丽实施了强奸。强奸过程中,有人拿着手电走过来,惊慌中他逃离了现场。此时的斯嘉丽已经奄奄一息。海水涌上来后她溺水而亡。
  卡瓦霍在接受警方讯问时称,斯嘉丽走进鲁伊咖啡馆时已经“酩酊大醉,很兴奋”。凌晨4时40分,他看见斯嘉丽和收银员一起离开咖啡馆,五分钟后德苏萨跟了出去。卡瓦霍说一名英国游客(他说是英国人)也在场。

  五

  这位英国游客35岁,来自伦敦,是一名木匠。他确实是目击证人,但是因为担心果阿警方不会保证他的人身安全而在事后逃离了安朱纳。他胆战心惊地在印度转了三个星期。3月16日,在确定果阿警方会保证他安全的情况下,和警察做了五个小时的笔录。“我想帮点忙,但是我首先得想想自己能否安全。”
  他对果阿警方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2月18日凌晨,斯嘉丽摇摇晃晃地走进鲁伊咖啡馆,一边喝酒一边和三个本地男人搭讪。之后,她又凑过来和他搭讪,说自己15岁,没钱坐出租车回家。她还说自己服用了毒品。没过多久她就开始语无伦次了。5点时,斯嘉丽和一个男人离开咖啡馆。几分钟后他也走出了咖啡馆,看见德苏萨在海滩上,压在斯嘉丽身上。“我当时吓坏了,骑上自行车就跑了。”事后听说沙滩上发现了一具女孩的尸体,回想自己昨晚看到的一幕,惊恐之下他离开了安朱纳。
  经警方确认,这名英国游客与本案无关,可以离开印度。与此同时,果阿内政部长拉维·纳伊科宣布他正在向印度政府提出请求,不要延长麦克奎恩女士的签证,并且不允许她再次进入印度。麦克奎恩指控他这样做是为了协助掩盖女儿被奸杀的真相。

  六

  3月21日,警方正式宣布,尸检结果显示斯嘉丽体内有可卡因、麻醉剂和酒精。库玛局长说:“毒品和酒精对于女孩在被强奸和溺亡这一连串事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导致她失去自卫能力。”
  负责第一次尸检的法医被停职。
  第二次的尸检报告令麦克奎恩“很震惊但并不意外”。她说:“我们一直都在说警方在企图掩盖真相。我见到了斯嘉丽的尸体。她头上、脸上和肩膀上的瘀伤证明了她被殴打过。她挣扎过,努力抗争过。她不想死。警方依旧企图掩盖真相的行为令我觉得恐怖。他们到底为什么要掩盖?他们到底想要保护谁? ”
  3月23日,麦克奎恩不再露面。她的律师着手为她申请警方保护。麦克奎恩说:“我们接到了非常多当地人的警告。他们说要我们小心点儿。很多人都对我们有意见,说没人去海滩了,一半的咖啡馆关了门,很多人没了生意。以往热闹的海滩现在游客寥寥。这一切都是我们造成的。我们捅了马蜂窝。”
  4月,卡瓦霍被保释。2008年9月24日,印度中央调查局没有能够在规定的90天期限内拿到起诉书。德苏萨被保释。
  中央调查局申请取消德苏萨的保释令,麦克奎恩的律师也抗议说,本该在斯嘉丽被杀后立即搜集、封锁的证据却被警方忽略或者销毁了,不能消除德苏萨的嫌疑。
  被保释三天后,德苏萨承认自己把昏迷的斯嘉丽一个人留在了沙滩上,但是他否认奸杀了她。“是我把她一个人丢在了沙滩上,这就是我的全部罪责。”他说:“斯嘉丽死亡那晚喝得烂醉如泥,走路时一直在摔跟头,根本无法站立。所以我当时觉得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她躺在沙滩上。我这么做不算是犯罪。”
  他说他曾提出叫出租车送她回家,但是她坚持说不要管她,让她待在沙滩上。他认为她的死是由她在醉酒和嗑药的状态下游泳导致的。
  他坚持称之前认罪是因为在讯问过程中受到了警察的折磨,是屈打成招。他说警察起初用拳头打他,“然后用塑料棒打我的双脚。发现这些都没用以后,他们又把二极管绑在我头上和身体上,通上电,直到我说我会承认他们说的任何事情时他们才停手。我真的是无辜的。我没有杀人”。

  七

  2010年3月,斯嘉丽死后两年,塞姆森·德苏萨和普拉斯都·卡瓦霍被指控犯有故意杀人、性侵害、逼迫他人服用毒品、蓄意侵害侮辱女性人格和销毁证据罪。两人拒不认罪。
  2010年4月,庭审进行两周后,斯嘉丽的继父被发现死在他在德文郡托基小镇的公寓里。他从斯嘉丽七岁起开始抚养她,他们感情非常好,她视他为亲生父亲。斯嘉丽的死令他悲痛万分。他开始酗酒,直至死亡。
  2010年7月30日,斯嘉丽的母亲麦克奎恩勇敢地走上果阿法庭,第一次面对涉嫌杀死女儿的两个男人。
  她预计庭审会持续几个月,结果证明她错了。庭审过程漫长而毫无结果。麦克奎恩对印度的司法体系感到万分绝望和气愤。“那简直是垃圾。开庭审理简直就是在摆样子。外人看起来他们好像是在维护正义,但实际上他们是在作秀。”
  2011年初,塞姆森·德苏萨和普拉斯都·卡瓦霍的公诉人辞职不干了。
  时光荏苒,又过了五年,母亲终于等来了对两名疑凶的裁决,但对于斯嘉丽一家来说却是最糟糕的消息:塞姆森·德苏萨和普拉斯都·卡瓦霍被无罪释放。这个裁决再度引发外界对果阿政府的广泛批评。
  麦克奎恩上诉,要求印度中央调查局重新调查此案。但她等了三年,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2019年4月,麦克奎恩担心当局会终止案件调查,她对记者说:“11年过去了,他们希望此事能够不了了之。但是我一定会坚持下去,一定要还女儿一个公道。我一定要找出那个该负责任的人。我决不放弃。”
  3个月后,剧情急转。
  2019年7月,在果阿高等法院的一次听证会上,德苏萨的无罪释放判决被收回,改判非故意伤人、企图伤害、侵害侮辱女性人格、明知严重后果甚至死亡而为他人提供毒品和销毁证据等罪名成立。
  然而卡瓦霍的无罪释放判决获得支持。
  塞姆森·德苏萨被判十年有期徒刑,严加看管,这意味着他在服刑期间要做苦役。
  经过11年的坚持不懈,斯嘉丽的母亲终于为惨死他乡的女儿讨回了公道正义。她对记者说:“真不敢相信,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责任编辑:古静)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