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被玷污的警徽 The Tarnished Police Badge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21/7/9 9:58:44
浏览次数:7344  

   文/刘长煌

   警察夫妇双双自杀

  2014年6月16日晚上,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市,警察奥布雷恩下班后回到家中,因琐事和妻子艾尔玛·洛佩兹产生激烈争吵。21时45分,他出去买烟,22时52分返回时,发现洛佩兹躺在床上,头部中枪。
  案发现场在格林里奇大道的一栋四单元楼房里,这是奥克兰退役警察埃里克·卡塞博的房产,租住的绝大部分都是警察。
  尸检显示,导致她死亡的枪伤位于头部右侧,射击方向是朝身体左侧。现场遗有两颗子弹,一把手枪,系奥布雷恩配发的格洛克.45口径手枪,在她的脚边发现两个空弹壳。楼上的邻居曾经听见一声枪响,时间为22时15分左右。
  洛佩兹的验尸报告显示她的死因可疑,警局由此立为刑事案件调查。
  阿拉米达县地方检察官办公室与警察局刑事侦查队成立了联合调查小组。调查发现,导致洛佩兹死亡的枪系奥布雷恩的公务枪,他们夫妻俩的手上都有枪支残留物,但是手枪上的DNA检测显示,洛佩兹比奥布雷恩的多。枪响时,奥布雷恩正在小店买烟,有机打小票为证。
  调查小组下结论,洛佩兹系自杀。
  布兰登·奥布雷恩,2013年毕业于第166警察学院,随即入警,当时28岁,后一直在奥克兰警局工作,据说他有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病史。2013年,奥布雷恩和洛佩兹在网上认识,交往的时间很短,2014年1月就结婚了,婚后生活很坎坷,经常发生争吵。
  洛佩兹的家人一直认为是奥布雷恩杀了她,他们质疑警察局为什么一直不提供尸检报告的复印件,是不是要隐瞒什么关键信息?另外他们还提出疑问,自杀为什么要开两枪?
  2014年12月2日,经复查,确认洛佩兹是自杀,奥布雷恩被排除了嫌疑,接着他被调往奥克兰东部一个犯罪率很高的街区巡逻。
  2015 年9月25日,奥布雷恩在卧室内自杀,留有遗书,时年30岁。
  他在遗书中写道,自从担任美国海军陆战队预备役部队中士开始,他就一直在与创伤后应激障碍症作斗争。妻子洛佩兹自杀后,他受到了她家人的多次指责,连他自己这边的亲人也都怀疑是他杀了妻子,导致他情绪低落,开始酗酒,甚至穿警服巡逻时都喝酒。
  遗书中还提到有个叫塞莱斯特·瓜普的女人在敲诈她,但没有提供详细信息。
  由于有遗书的存在,奥布雷恩自杀不存在争议。

  市长称警察局为“连桥之家”

  奥克兰巡警奥布雷恩自杀以后,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一时议论纷纷,毕竟他的妻子一年前也自杀了。
  警察局立即对遗书中提到的瓜普敲诈一事着手调查,并很快找到了这个女人。
  塞莱斯特·瓜普(Celeste Guap),1997年9月25日出生,奥克兰街头妓女,其母亲在奥克兰市警察局担任调度员。
  她母亲有个相好,是摩托车骑警约翰·赫格,他一直照顾她们娘俩,瓜普也很喜欢这个赫格叔叔。
  2009年3月21日,赫格例行设岗检查过往车辆,被一名通缉犯枪杀,同时被杀害的还有另外三名警察,这是“9·11”事件发生以后,美国执法部门遭受的重大袭击之一,也是奥克兰警察局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赫格之死对瓜普的打击很大,这年她12岁,从此混迹街头,酗酒吸毒,并在朋友的房子里卖身接客,后来还在奥克兰“身体交易中心”待过一段时间,几年后生了一个女儿,不知道父亲是谁。她说,如果赫格叔叔在世的话,决不会允许她这么做的。
  她的胸前刺了文身:“上帝、家园、自由。”
  瓜普第一次和警察发生性关系时只有16岁,是她母亲的一个同事朋友,叫丹·布拉克,没有付费。
  很多警察其实都知道她当时未成年,他们还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小雏”。
  在脸书交友网站上,她有很多警察好友,并保持私下联系。一位80多岁的已退休老警察就承认曾通过脸书和她联系,最终也和瓜普睡过。
  她先后和7个警察部门的32位警察发生过性关系,包括:16名奥克兰警察、6名里士满警察、4名阿拉米达县警察、3名旧金山警察、1名康特拉科斯塔县警察、1名利弗莫尔市警察。甚至还有1名后勤警察是在性丑闻曝光后联系她的,和她发生了性关系。
  瓜普说,和她上床的32名警察中,只有3人给了她嫖资,但她还是和他们发生关系,因为一些警察会向她泄露警队工作机密,包括扫黄行动内情,同时还给她提供保护。
  她公布了一张聊天截图,是2015年3月5日和一个网名叫“超人”的警察的聊天记录:
  “超人”:今天要注意安全!!
  “超人”:想要消息?
  瓜普:说呀,帅哥。
  “超人”:今天晚上不要去E14区,特别是果谷大道至42街。
  “超人”:有秘密扫黄行动。
  瓜普:完了!
  “超人”:没事,给你提个醒。
  瓜普:谢谢你,爹地,我真不想进去。
  瓜普需要警察的保护,她缺乏安全感。
  “超人”是一名巡警,他们是2015年2月认识的,瓜普离开旧金山回到奥克兰,有一天晚上喝醉了,在街上拦车,一名高大笨拙的白人警察把她送回了家,这个警察就是“超人”,从此他们开始了来往。
  2015 年9月25日是瓜普18周岁生日,标志着她正式成年,晚上一个人在波多黎各庆祝,喝得大醉,糊里糊涂地穿着比基尼走上了街,来到了一个不安全的社区,她一下子清醒了很多,感觉很不安全,于是她想起了奥布雷恩。
  2014年17岁那年,她在奥克兰街头被一个拉皮条的恶棍追逐,情况非常危急,适逢奥布雷恩巡逻,她连忙呼救,奥布雷恩救了她,狠狠地教训了那个皮条客,并且没有把瓜普当做被贩卖人口对待,而是释放了她。
  两个星期后,瓜普再次见到奥布雷恩在东奥克兰巡逻,当时他和搭档在炸玉米饼摊旁边抓捕嫌疑人。她上前打招呼,并交换了手机号码。
  她感激奥布雷恩,也喜欢他年轻英俊,还是警察,可以带来安全感,于是主动贴近他。当时奥布雷恩的家庭非常不和睦,缺乏家庭温暖,于是两个人很快就发生了性关系,并一直保持下来,她不要他的钱。
  遇见危险后,她立即想起了他,给他打电话,但是他就是不接。她很生气,一气之下把他们之间的秘密交往之事在脸书网站上发布出来。
  几小时后,奥布雷恩自杀。
  第二天,她听说了这个消息,非常难受,但矢口否认敲诈了他。
  她在脸书网站上写道:“在我未成年时期唯一一个让我动心的警察走了,我很悲伤,不想再提起这件事了。”
  接下来,她很失落,有负罪感。
  她继续在脸书网站上发文,说有很多警察和她发生了性关系,还公开一些交往的细节以及和警察聊天调情的记录。
  性丑闻曝光以后,外界一片哗然。记者蜂拥而至,纷纷寻找瓜普了解详细情况,当做桃色新闻宣传。一时间,奥克兰警察局成了关注的热点,警徽蒙羞。
  有意思的是,丑闻曝光以后,还有警察联系她,她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只当是玩“双方同意的成人游戏”而已。
  在记者面前,她提到了几件有意思的事。她说有警察和她玩了以后,还介绍同事和她玩,基本上都是免费的。
  有一次,一个警犬训练师找到她,和她车震,而警犬就在汽车后座上盯着他们看,感觉怪怪的。
  奥克兰市长莉比·沙夫非常愤怒,指责警察局简直就是“连桥之家”(多名警察共享一个妓女)。她说要对性丑闻扩大调查,同时调查警员之间传发的涉及种族主义的短信。
  这位政治家说,她希望清除警察部门里的“有害的、男权主义的文化气息”。

  民权索赔

  性丑闻曝光以后,奥克兰警察局进行了查处,但一直没有公开调查结果,引起了社会各界的质疑。
  民众对警察局含糊其辞非常不满,多名示威者在奥克兰警察局外抗议,打出条幅:“奥克兰警察局:贩卖人口,强奸犯。”
  2016年3月23日,地区法官塞尔顿·亨德森发布了一项史无前例的法令,列举了奥克兰警察局对性丑闻的调查存在“违规”和“违反程序”的行为,并质疑其问责制和改革承诺;亨德森法官任命独立监察人罗伯特·沃肖接手性丑闻调查,以确保案件得到公正处置。
  奥克兰民权律师约翰·伯里斯对亨德森法官的法令表示认可。他说:“毫无疑问,内部调查存在可信度问题,必须要第三方介入。”
  奥克兰警局接连发生警员自杀事件,面临着增加警员心理健康服务的压力,包括心理咨询和心理健康治疗。
  2016年6月,因警员利用权力玩弄妓女、出卖工作机密换取性关系,严重亵渎了警察的形象,侵害了奥克兰警察局的公信力,警察局的三名主要领导肖恩·温特、本·费尔沃和保罗·菲格罗亚相继宣布辞职。一时间,奥克兰警察局人人自危。
  多名警员受到纪律处分,至少有四人被解雇。地区检察官对其中泄露工作机密等涉及犯罪的几名警察提起了诉讼,其中三名警察已主动认罪。
  2017年,塞莱斯特·瓜普改名贾丝明·阿布斯琳(Jasmine Abuslin),并聘请著名的民权律师约翰·伯里斯代理她起诉奥克兰警察局,索求赔偿精神损失费6600万美元。
  伯里斯律师以起诉警察侵权出名,曾经代理过多起有影响的侵权案,其中“艾伦诉奥克兰市”案,获得1090万美元的赔偿。
  他说,阿布斯琳(瓜普)被许多执法机构的警察性剥削和利用,像皮球一样把她传来传去。涉案的警察“应该以高标准的个人诚信”来对待她,但却利用了她,而不是保护她。
  2017年5月30日,奥克兰市议会投票表决,通过决议赔偿阿布斯琳98.9万美元,以求和解。
  三天后,阿布斯琳和律师伯里斯召开新闻发布会,愿意接受议会的和解协议,不再就性丑闻一事提起法律诉求。
  阿布斯琳拿到百万赔偿金感觉很满意,她说她可以掀过这篇,开启新的生活。在付清律师费后,她将参加动物培训班,从事动物方面的工作,她很热爱动物。
  对于有警员将受到法庭审判,她说不想纠缠于此事,并拒绝出庭作证,也不想再提供其他曾经和她发生过性关系的警员的情况。
  有一位退休的警长通过脸书网站联系她,后来在里士满市一家路边店约会,付了250美元。丑闻曝光后,他立即联系她,请她不要公开他的姓名,他正在提取12.5万美元的退休金,而且患有心脏病,如果事情败露,他会死的。她答应了他,不想再看见第二个奥布雷恩出现。
  由于她不愿意在法庭上作证,很多涉案警员被释放。
  奥克兰市检察官芭芭拉·帕克在一份声明中说,和解是公平的,奥克兰正在努力,以确保警察成为执法的典范。
  同年,奥克兰市把每年的4月20日至26日期间定为“反性剥削未成年人意识周”,旨在提升保护未成年人免受性侵犯的意识。■
  
  (责任编辑:冯苗苗)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5589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