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踏破铁鞋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3/13 10:07:05
浏览次数:646  

  文/胡杰
  
  幼童失踪

  这两起发生在21年前的公安部督办打拐大案,得从一碗凉皮儿说起。
  那时候,四岁男童林鹏、两岁女童温琴的爸爸还都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被人称为“小林”和“小温”。小林、小温以及他们两位的媳妇,都是四川省南部县人。他们在西安干建筑,小林、小温都是小包工头。20世纪90年代的建筑队,农民工一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都是亲戚、熟人介绍来的,大家知根知底,饮食习惯也相同,这样,大伙在一起好相处;就是进城、返乡,也可以结伴而行,一路上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嘛。
  不像现在盖房子,建筑工地与工人生活区要严格分开。当年,建筑工人就吃住在工地。小林、小温他们的媳妇都在工地上做饭、打杂,他们的孩子也就在工地上玩耍。那时候,冬天一上冻,建筑工地的活儿就干不成了。也就是说,不等过年,工人们就要放假,工地上就留俩值班看大门的。
  小林、小温他们的工地,位于陕西省西安市劳动南路。他们正在盖的,是一栋部队的家属楼。1996年12月3日,因为天冷起来了,工地已经接近停工了。小林、小温两家大人关系好,两家的孩子鹏鹏和琴琴也情同亲兄妹。鹏鹏走哪儿,琴琴就“哥哥、哥哥”地跟到哪儿,像条小尾巴。这天下午,鹏鹏见工地门口有摆摊儿卖凉皮儿的,就让他妈给他买;而小林媳妇嫌他老爱吃零嘴儿、不好好吃饭,不肯给他买。鹏鹏就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闹起来,小林媳妇一生气,一把扯起来,就赏了他屁股两巴掌。这下,鹏鹏更像杀猪一样地哭嚎开了。一个“和事佬”就在这时候出现了。
  “来来来,莫哭莫哭,伯伯带你去买。”一个四十岁左右的民工过来拉住了林鹏的小手,哄着他往外走。小林媳妇手上有活儿,乐得有人帮他看一会儿孩子。“我也要吃!”温琴奶声奶气地嚷嚷着。“好,好,一起去。”那汉子笑嘻嘻地抱起温琴,牵上林鹏,就往门口的凉皮摊方向走去。
  天黑了,开饭了,却不见俩孩子的影子。小林、小温两对夫妇虽然也在门口找了几次,却并没有真着急:“这个死老张,把娃儿领到哪儿去耍了?”
  找了一夜,也等了一夜,却不见老张把俩孩子送回来。小林、小温夫妇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妙。那个时候,莲湖分局劳动南路派出所还叫“机场派出所”。报警时,民警问他们,老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小林、小温他们才发现,跟老张虽然天天在一起,却并不清楚他的底细。
  老张也是四川人,却不是南部老乡。一年多以前,工地上有人请假回家,需要找人来补个缺,小林就到文艺路劳务市场去找来了这个老张。之所以挑中了老张,是因为老张一开腔,也是一口四川话。问他叫个啥子名字,他说叫张成龙,回来以后这一年多,就一直“老张”“老张”地喊着的。究竟他姓“弓长张”,还是“立早章”,不晓得;是叫“成龙”还是“晨龙”,哪个还去调查?至于他具体是哪个县的人,小林连问都没问过。工地上尽是南部老乡,他们就没有登记身份证的习惯。老张能在这儿一直干下来,也是因为他活儿干得还不错,不是那种爱偷懒、耍滑头的家伙。就那么几十号人,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大家早跟他混得烂熟,要不,怎么鹏鹏、琴琴会跟这家伙走呢?
  两个孩子就此失踪。公安机关用同音字姓名摸排了许多四川中年男子,也走访了许多建筑工地,并且发布了协查通报,但案子迟迟没有任何进展。公安部将林鹏、温琴失踪案件列为两起督办案件。

  入川寻踪

  2017年5月24日一早,高高胖胖的老边拎着简单的行李,站在路边,扯长脖子等车来接。这天,他要跟着莲湖分局的三位同事一起出差去四川。
  老边叫边洪涛,55岁,部队转业干部。他是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二处四大队的民警。他所在的这个大队,是一个专业的打拐大队,林鹏、温琴失踪的案子,就需要他们大队配合莲湖分局去侦破。
  两年前,林鹏、温琴的家属找到刑侦大楼来,向警方报料:那个老张是四川三台县人!老张在工地上打工毕竟有一年多,虽然他从不说自己是哪儿的人,却有位工友记住了他口音上的一些特点。比如,老张喜欢把“回去”说成“肥切”;把“肥皂”说成“回皂”,把“不会”说成“不费”。就像只有南部县口音才会把“三个”说成“三打三个”一样,老张的口音也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后来,这位工友到三台打工,突然顿悟,原来,那个拐走俩孩子的老张是个三台人!过春节回家,一起吃饭时,工友把他的科研成果分享给已经变成老林和老温的小林、小温他们,老林、老温们先是把小眼睛瞪成了大眼睛,然后又都“呼”的一下站起来,把手里的一杯酒干了,算是谢了这位工友。年后回到西安,老林、老温就相约着一起来到了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
  不管这线索有多单薄,事关两起部督案件,民警当然不敢怠慢。网上调出三台县与“张成龙”音近、年龄相仿的所有男子,结果民警搜出了上百个“张成龙”“章晨龙”等。经过老林、老温他们的辨认,民警初步确定,绵阳市三台县新德镇长堰村的张成龙相貌最为接近。为此,莲湖分局专门派出一路民警,去了趟长堰村。可是,当时接待他们的那位村干部对这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据说,这个张成龙家里穷,年轻时就去了外地,给人家当了上门女婿。至于他倒插门把旗杆插到了哪儿,没人晓得。民警只好给当地派出所打了招呼,让人家帮忙给盯着点儿。
  这两年,这个张成龙一直是西安警方的布控对象。但是,因为证据欠缺,还不能将他上网通缉。网上研判他的信息,民警没有发现他任何乘火车、坐飞机以及住店的信息。这个人究竟是死了还是活着?不知道。张成龙成为警方的一块心病,这回,大队领导让老边和莲湖分局刑侦大队的张奇、王勇,劳动南路派出所刑警小倪组成了一个破案小组,专程再到三台去。路上,他们就商量,只要张成龙活着,这回非得把他找见不可。哪怕实在找不到,能做的工作要全部做到,不能让别的同事再来瞎耽误工夫。
  村里一圈儿走下来,倒是有个收获。老边他们听说,张成龙离婚时带回一个女儿,是他妈帮他带大的。如今,这个女儿已经出嫁了。但她跟奶奶感情深,时常会回来看看奶奶。可是,老太太说不清孙女嫁到了哪儿。听说张成龙女儿名叫“云云”,民警们就试着在公安网上查找“张云”。结果,真找见了张云,而且发现她的户口从长堰村迁到了三台县争胜场镇长青村。
  
  ……
  详见本刊2018年3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