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外籍保姆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3/12 14:48:35
浏览次数:1278  

  
  “您好,我叫切里斯(音译),来自菲律宾,今年35岁,曾在新加坡工作两年、北京两年、阿拉伯三年。我可以做家务、带小孩、教小孩英语……”近日,记者通过网络视频面试了一名菲律宾籍保姆。切里斯肤色偏黑,长得忠厚老实,是北京某涉外家政公司工作人员重点推荐的外籍保姆,也就是俗称的“菲佣”。由于会说流利英语、做简单中国菜,切里斯十分“抢手”,仅一个下午就接受了几名雇主的面试。
  “现在,菲佣在北京的需求量是很大的。每新来一个阿姨,没过几天就被订出去了,如果有看好的,就赶紧过来签合同。”家政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菲佣,来自菲律宾的高级家政服务人员,因为懂英语,具备一定文化水平,而被称为“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随着内地经济的飞速发展,富裕阶层的人数日益增多,对于专业家政服务人员的需求也日益提高。并且,由于本土家政人员的良莠不齐,菲佣的生存空间也有了进一步扩张。如今,以菲佣为首的外籍保姆已形成一个可观的地下市场。
  然而,根据目前外国人在华就业的法律规定,中国内地市场禁止外国人从事家政服务业。菲佣在内地从事家政服务属于“非法就业”,也就是打黑工。与此同时,一些中介机构应运而生。他们往往打着家政公司、教育咨询公司的旗号,铤而走险干起了介绍外籍保姆的生意。打黑工的“先天”违法性,加上“黑中介”的横行,都给外籍保姆市场带来了重重风险。

  菲佣有独特的优势

  家住在北京市海淀区的刘先生是一位外企中层管理人员。平时夫妻两人都忙于工作,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孩子,而父母年事已高,他不忍父母再操劳,所以便雇保姆管理家里的日常起居。起先,他也是找了一家所谓的高级家政公司,请来一位价格不菲的保姆,但不料这位保姆脾气不小,常常抱怨活多钱少,多次要求涨工资,还会和隔壁家保姆乱聊天,泄露家中隐私,所以很快便将她辞退了。
  有一次,刘先生去香港朋友家,发现朋友家中请了菲佣,不但性格和顺,干活也十分利索,尤其英语也很流利,于是便动了请菲佣的念头。不过问题在于,菲佣在香港可以拿到合法的工作签证,在内地却没有正规的雇用渠道,刘先生只好找到中介公司,要求聘请一名菲佣。经过面试等一系列程序,刘先生与中介公司签订了劳务合同,雇用费一年大约花费九万多元,其中包括中介费1.2万元,签证费用半年1.5万元,一年两次就是三万元,工资每月4000元,一年4.8万元,合同履约金6000元,保险费一年1000元,体检、交通等杂费4000元等。
  “我雇菲佣快两年了,其间换过一次人,虽然现在菲佣的价格比当初高了不少,但对菲佣的工作是比较满意的。”刘先生说,现在他雇用的名叫菲娜(音译)的菲佣,年近40岁,大学学历,英文流利,是三个孩子的母亲,此前曾在新加坡做过涉外家政。她会做一些中国家常菜,手艺还行,打扫卫生一丝不苟,家中少见灰尘,和孩子相处得也很不错。
  此外,除了像刘先生雇用菲佣的情况以外,有不少家庭选择印佣(印度尼西亚籍保姆)。“印佣月薪要求相对更低,大概是菲佣的九成左右,签证更好办理,她们的服从性更强,稳定性更高,更吃苦耐劳,而且来华的印佣大多数通晓中英双语。”一位外籍家政中介向记者透露,不过,印佣在国内的名气没有菲佣大,被雇用的人数还是远低于菲佣。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北京地区有聘请菲佣意愿的主要集中在外企中高管、外籍家庭等拥有中高等收入、英语水平较好的家庭。尤其是家里有幼儿的,希望能给孩子找个外籍保姆,但有的家庭因法律的明文禁止而最终放弃寻找,有的则通过朋友介绍或中介公司,仔细挑选一个合适的外籍保姆进入家庭。
  
  ……
  (摘自《方圆》 2017.17 刘亚 文)
  
  ……
  详见本刊2018年3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