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辽宁运钞车劫案背后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3/12 14:39:01
浏览次数:1004  

  非典型抢劫案件

  “营口大石桥市运钞车司机李绪义抢劫运钞车案今日一审宣判,判处李绪义有期徒刑15年。”2017年11月9日晚,宣判消息从李绪义母亲王艳家中的电视里传来。屏幕里36岁的儿子穿着灰黑色毛衣,头顶的短发稀疏,鬓角发白,神色木然。李绪义一家人彼此招呼,观看这个他们已在现场得知的消息,又陷入沉默。“15年太重了!”王艳心有不甘。
  从犯罪行为上来看,他们的希求似乎有些苛刻。2016年9月7日13时许,在辽宁省大石桥市,运钞车司机李绪义在执行押运任务途中,故意未按押运路线行驶,持枪状物劫走约600万元现金。“持枪抢劫,且数额巨大,可以判到无期。”李绪义的援助律师王殿学告诉我。这样看来,法院似乎已经宽大处理,“但他的抢劫和人们意识中的抢银行行为毕竟完全不同。在1月份的一审开庭时,我们表达的意见,法庭都没有采纳”。
  他们的呼声是什么?这需要回溯一年多以前的那一天。是日,李绪义所在的押运队接到任务,把3500万元现金运往大石桥农业银行。中午12点半,他驾驶的运钞车在本该左转的路口绕行,开到一个僻静的小区旁停下,李绪义从后腰抽出一把没有子弹的塑料手枪,枪口对准车上的车长、押运员和携款员,缴了他们的械,逼着他们自己用透明胶带把手绑住。同事一场,大家劝他别做傻事,李绪义只说:“我不想好了。”
  随后,李绪义将车开到弟弟李绪亮住的丰华颐和村小区的地下停车场里。他从携款员的脖子上取下车里保险柜的钥匙。保险柜里有14个方形的粉色袋子,他随机拖了三袋钱出来,上楼到弟弟家。在弟弟家留下一袋钱后,他背着双肩包下楼,从之前留下的两袋钱里往包中装钱。根据王殿学对李绪义的询问,他自始至终不知晓钱的数额,他停手的标准是装满一个正常大小的双肩包。
  李绪义抢钱,是为了还债。离开小区,他背着钱,辗转两个地市,找到三个债主,用一下午的时间,还债42.9万元。之后,他回到家中准备自首。“他本来想在家待一宿,第二天去自首,但那时已来不及了。”王殿学告诉我。地下车库里,运钞车中的四人待李绪义离开后不久,见没有动静,自行挣脱手上的胶带,报了警。当李绪义从债主处回家时,通缉令已遍布全城。晚上8点,李绪义的妻子陈莉带着警察来到自家小区,在家中将他抓捕。李绪义被带到派出所,供认全部事实。运钞车劫案当日告破,从事发到破案,历时八小时,出动百余名警力,抓捕的过程却在三五分钟内结束。赃款600万元随后全部追回。
  王殿学向记者介绍,在最高法院对抢劫罪的司法解释中,抢劫如系因生活所迫,属于从轻情节。而按照法律,案发后李绪义的妻子带领公安人员到家中将其抓获,应该参照自首从宽。“有期徒刑15年是有期徒刑中的最高年限。”在他看来,虽然一审判决书中,有“依据近亲属配合办案,且李绪义平时表现良好,案发后认罪、悔罪态度较好,法院酌情可以从宽处理”的表述,但那是以判到无期为前提,这个前提量刑过重,相当于没有考虑特殊的从轻情节。“我们准备下周再上诉。”
  李绪义被捕后,一直关押在大石桥看守所。除了开庭时,只有律师能和他见面。11月份的审判是相隔十个月后,他与家人的第二次见面。相比第一次时他情绪失控,与亲人抱头痛哭,这次显得克制得多。母亲在法庭后面向他招手,他点头示意。直到宣判结束,他与家人短暂团聚,王艳没有克制住,恸哭起来,他才落泪。“他怕上诉再花钱,不想上诉,所以法官问他时,他说‘再考虑’。”王艳告诉我,“我说不必考虑钱的问题。他去抢劫还债,全是因为跟着我。我如果当初不去做工程队,他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冲动之前

  王艳一家仍住在李绪义被捕时的旧楼里,那是亲戚闲置的房子,给他家借住。我到她家时,除了李绪义,祖孙三代都在,电视里放着逗乐的美食节目,主持人的笑声撞到家人木然的脸上。屋中陈设未变,门厅一侧的隔墙被一面巨大的镜子占满。镜子旁的沙发上,李绪义曾因为债务辗转反侧。一年多以来,呆坐的人换作他年近花甲的母亲。平时,在这座陌生的楼里,老伴和儿媳上班,孙子上学,她只能面对镜中的自己。“我会看手机里关于我儿的新闻,”她告诉我,“其实我挺抵触的,因为每次看到儿子被押着的照片,心里就‘咯噔咯噔’的,但还是忍不住看,希望能看到奇迹。”
  在李绪义的家人看来,从小到大,就没有人说过他不好,仁义、勤快、善交际是我采访到的人对他最普遍的评价。“数这孩子仁义。”李绪义一家本是李大屯村人,我在这个相距大石桥市不到半小时车程的村中,见到了李绪义的伯父李恩波。他告诉我:“他十几岁的时候,村里的同学得白血病,他主动组织同学捐款,对他说‘即使你明天死了,今天也要拿钱给你’。”
  17岁入伍,李绪义在边防部队表现优异,当上班长,获过三等功。张大伟是李绪义的兵,他向记者回忆:“班长从来没有架子,做什么都身先士卒。有一次清理粪池,我们怕脏,在后面躲着。他自己跳下去,里面特别臭,他也不在意,一个人在下面清理。”义务兵不管分配工作,退伍后需自谋生路,李绪义对他的战友十分关心。“我退伍时,他帮我介绍过工作。后来我开货车,每年他都会打电话问我的近况。”而与他同级的战友,关系更是亲密。王艳告诉我,每年大年初六,他的战友们都要到他家聚会。“哪儿也不去,就去他那儿。平时战友一招呼,他也是随叫随到。一年他们能聚五六回。”
  退伍后,李绪义回到家乡,想方设法致富。李大屯村是东北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村庄,主要种植玉米。“在村里就富不了。”李恩波说,“就拿种苞谷来说,刨去种子、化肥的成本,种苞谷一亩地一年的收入才二百多块钱。”伯父的话千真万确,李绪义在自家的五亩二分地里种过西瓜,养过羊,开过小卖部,但效益都不好。
  
  ……
  (摘自《三联生活周刊》 2017.47 刘畅 文)
  
  ……
  详见本刊2018年3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