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网络水军:游走在法律边缘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2/7 9:47:37
浏览次数:590  

  3个月前,电视剧《孤芳不自赏》制片方遭遇网络“水军”集体公开刷屏“讨薪”的趣闻曾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此事一出,仿佛遮羞布被扯下,不但将国产剧在宣传营销中买“水军”刷分、刷流量、刷口碑的业内潜规则浮出水面,也让蛰伏多时的“水军”群体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其实,不论是相关法律,还是近期国家网信办和工信部等部门出台的规范性文件,都反复强调了“水军”的危害性和违法性。而事实上,“水军”也是一个被法律“忽略”的群体,因为他们的行为处于法律边缘的灰色地带,法律很难在他们被违约、被侵权时对其进行保护。
  从个人接单刷单到形成产业链条,“水军”群体的成长与国内互联网的进化相互交织,而今的自媒体时代,他们则以更为隐晦的操作方式存在着。

  “水军”,网络时代的产物

  追根溯源,“水军”最早诞生于2005年前后,彼时,刚刚兴起的网络休闲平台开始出现一些“网络推手”。由于“网络推手”人气较高,其言论很容易操纵网络舆论,所以也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利益空间。于是,有人开始专门从事以网络写文、发帖来操控舆论的工作,这就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水军”。
  随着网络的空前发展,到2009年左右,“水军”在全国已经形成较大规模。后来,“水军”开始自己开公司、开工作室,从业人数又不断增多。
  有人把“水军”戏称为“五毛党”,是指为了获取报酬从事发帖转帖等最底层工作的“基层水军”,他们每次发帖转帖一般以五毛钱左右的报酬为限。而从广义上来看,“水军”还应该包括组织“基层水军”开展活动的部分网络公关公司负责人及其雇用人员。
  跟许多别的工作相同,“水军”也是依附于网络时代的蓬勃发展而出现的,由于从业人数众多,又采取网贴等传播速度特别快的操作方式,致使其造成的影响非常巨大。据业内人士介绍,训练有素的“水军”可以使一件网络商品在短短几天内“刷单”销售数千件;也可以使一部精彩绝伦的电影在数天内口碑跌到谷底,或者使一部“烂片”口碑爆棚;还可以使一家百年企业的明星产品瞬间出现各类“问题”,或者使一家新生企业生产的产品成为“传统品牌”……
  北京市公安局曾有一份统计数据显示,50%以上的网络发帖都出自网络公关。“水军”的出现对网络信息产生了极大影响,那些不真实的信息屏蔽了公众对真实信息的获取和判断。

  网络“水军”发展史

  “水军”的基本特征包括几个方面:受雇于人、获取报酬、有规模地造势。“水军”有专职和兼职之分,其目的都是为了获取报酬。
  2008年,微博开始出现。到了2012年前后,微博时代达到了鼎盛,这是“水军”的鼎盛时期。在微博时代,“水军”逐步从散兵游勇演化为集“推手”“打手”“删帖”“刷粉丝”等业务于一身的新型“水军”。
  在微博时代,“水军”行业形成了完整的行业链条,各司其职,各享利润。起初,微博只需邮箱就可注册,“水军”大量用邮箱注册微博账号后,通过关注账号并留言来达到“刷粉”目的。
  微博时代的信息传播特别便捷,博主发布相关内容,粉丝通过转发就能完成二次传播,如果有大量转发,该博主就可形成舆论中心化,取得“一传十、十传百”的惊人效果。“水军”的存在,使得这种转发变得更加容易,因此,“水军”也成了微博“大V”们竞相争夺的资源。
  不过,凡事都有兴衰。随着网络监管的加强,微博开始要求实名认证,“水军”的野蛮生长才得到遏制。一直到微信的出现,“水军”蛰伏了一段时间,因为微信是半闭合的社交平台,“水军”难以渗透,所以微信的初始时代,“水军”并无大展拳脚的舞台。
  但2014年,微信朋友圈和公众号开放初期,终于为“水军”提供了一道口子。微信自媒体文章下方出现了一个显示阅读量的数字,阅读量反映的是文章和公号的影响力。朋友圈及公众号的开放,让“水军”看到了新的“商机”,他们一拥而入,为需要加粉的公众号提供阅读量增加、点赞等服务。通过“水军”运作,一篇商业营销的广告、软文或其他类型的文章,可以达到10万+的阅读量,或者为公众号加粉几万、十几万人。
  一名曾从事微博刷粉业务、如今任职于一家网络公关公司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部分微信公众号里的“粉丝”,是所谓的“僵尸粉”,即由“水军”创建的,根本没有活跃度的账号,甚至有些并不是手动注册的账号,而是“水军”利用软件批量注册的账号,主要是为了给公众号“刷粉”。
  据国内的咨询机构统计,从2014年至2016年,短短三年内,微信公众号刷量市场规模从215亿元升到378亿元,80.6%的营运类公众号有过刷量行为。数据显示,某些有过刷粉行为的知名公众号,其平均数据真实度只有显示阅读数的30.7%,泡沫很大。
  微信官方也采取了用真实手机号注册等各种行为对“水军”进行常态性打击,但效果并不理想,新的方案刚施行,不久就会被破解或者有新的应对措施。在应对水军这条路上,互联网界几乎所有公司都束手无策。
  “任何一种产业的发展,都会伴随其他衍生产业。这种产业或好或坏,都是有可能的。依附于互联网经济的‘水军’产业也不例外,我们应该用辩证的眼光看待这个问题。目前看来,‘水军’给人的印象就是游离于法律边界的灰色产业,上不了正式台面。”接受采访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许身健告诉记者。

  
  ……
  (摘自《方圆》 2017.12 陈录宁 文)
  
  ……
  详见本刊2018年2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