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金钱与温情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1/17 14:31:29
浏览次数:725  

  孙少伟有了婚外情,他偷偷地将50万元钱转移到哥哥名下,然后和妻子办理了离婚手续。正当他暗自得意时,哥哥突发车祸死亡,50万元钱被嫂子“拦路打劫”。于是,孙少伟将嫂子告上法庭。而此时,前妻也闻讯赶来了……这50万元钱将落入谁手?最终,一场大火使河北保定这个分崩离析的家出现了温情逆转……
  
  50万元不翼而飞

  2016年8月11日晚9点多,河北省保定市零点创意文化公司老板孙少伟接到嫂子电话:“你哥快不行了,你赶紧过来……”孙少伟立即开车赶到医院,在急救室门口听嫂子于敏讲述了事情经过。
  当晚7时35分,孙少伟的哥哥孙少军驾驶长城出租车,在河北省现代农业检测中心门口路段,与一辆重型自卸货车迎面猛烈相撞。事故发生后,孙少军被送往保定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一个小时后,医生从急救室出来,告诉于敏和孙少伟:“患者颅内大量出血,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于敏和孙少伟顿时痛哭不已。
  8月27日,孙少伟协助嫂子处理完了哥哥的后事,赶回公司与叙凡服饰公司洽谈一笔业务,需资金周转。他在工商银行网上银行办理转账业务失败,便拿着银行卡去银行柜台查询。工作人员告诉他,卡里没钱了。孙少伟吓了一跳,卡里明明有50万元现金,是他不久前存进去的,而且卡一直在自己手里,怎么可能没钱呢?工作人员要求他提供户主本人身份证,进一步查核情况,孙少伟却面露难色。
  关于这张卡,孙少伟有个不能说的秘密。时年35岁的他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里,七岁时父亲病逝,母亲拉扯他和哥哥长大。哥哥高中辍学打工,后以开出租为生,让他上了大学。毕业后,孙少伟先在广告公司打工,四年后创办了零点广告公司;嫂子于敏没有工作,哥嫂有一个儿子。2009年,孙少伟与外贸公司文员周冬梅结婚,次年生下女儿文文。
  2013年年初,孙少伟在工作中结识了比自己小五岁的冯倩。冯倩年轻漂亮,是学设计的。性格泼辣的她帮孙少伟拿下不少订单,两人逐渐发展为情人关系。在她的逼迫下,孙少伟逐渐有了离婚与冯倩重组家庭的打算。
  孙少伟最先想到的是转移财产。他白手起家,辛辛苦苦才有了公司,如果离婚被妻子分去一半财产,他不甘心,公司也难以运营。在冯倩的鼓动下,他想悄悄转移公司一部分流动资金,但转移到冯倩名下,他觉得不踏实,想来想去还是转给哥哥孙少军比较稳妥。哥哥是他最信赖的人,这样既能逃避法律上的分割,又不存在任何风险。起初,哥哥非常反对,但看他非离婚不可,最终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
  从2015年8月开始,孙少伟先后分十次,每次五万元,共取出50万元现金交给哥哥,再由哥哥存入其在工商银行新开的账户里,账户名字是孙少军,但银行卡和密码都由孙少伟保管。
  2016年3月,孙少伟向妻子提出离婚。夫妻俩吵了两年多,周冬梅也疲倦了,同意离婚。孙少伟说公司亏损,还欠着十几万元债务,协商债务由他承担,房子归周冬梅,周冬梅按比例折给孙少伟16万元现金。孩子由周冬梅抚养,孙少伟每月支付2000元抚养费。整个过程,孙少伟做得天衣无缝。
  哪知,哥哥突然离世,这50万元不翼而飞……
  原来,这笔钱是于敏提走的。8月19日,她在清理丈夫遗物时,发现了两张银行卡,一张是交通银行的,孙少军开出租车,每月5000元存入这张银行卡里,平常加油和吃饭用;另一张是工商银行的信用卡,是在两年前办理的,当时刷卡、加油可以打九五折,后来活动取消了,这张卡就很少用了。
  按照规定,第一继承人在没有任何争议的情况下,可以拿医院开具的医学死亡证明和身份证件,到公证处开具“继承权证明书”,到银行查询死者名下存款。如果继承人之间有争议,则需要向法院起诉。孙少军父亲早年去世,母亲也在四年前去世。于敏和儿子是孙少军法定的第一继承人,她因此很顺利地到公证处开具了“继承权证明书”。

  50万元钱一地鸡毛

  8月20日,于敏拿着“继承权证明书”去银行,取出交通银行卡上4020元积蓄,随即注销。之后,她去工商银行注销信用卡。工作人员告诉她户主名下有一张工商银行的储蓄卡,卡里的余额是50万元。
  于敏惊呆了!以丈夫开出租车的收入,绝对挣不来这么多钱。于敏心神不宁地回到家。丈夫死了,她没办法弄清这笔巨款的由来。但终归是在丈夫名下,纠结三天后,她再次来到银行,悄悄将钱全部取出来存到自己名下,之后注销了这张银行卡。
  直到孙少伟转账失败时,才得知50万元已被户主妻子拿着户主的死亡证明取走。他稳了稳心神,拨通嫂子于敏的电话,于敏没有接听。
  下午5点多,孙少伟来到嫂子家,向于敏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要回50万元。于敏问:“你说这钱是你的,有证据吗?”孙少伟不知该怎么回答。
  见他不说话,于敏脸一沉:“你没有证据,凭什么说这钱是你的?我不能给你!”孙少伟哑口无言。
  第二天,孙少伟找到姑姑孙爱萍说明了情况。孙爱萍买了些水果去看望于敏,刚开口,于敏眼圈就红了:“少军在的时候,为孙家没少出力,他这才刚走,你们就轮番来欺负我们孤儿寡母……”
  孙爱萍好言相劝一番作罢。回去的路上,孙少伟焦急地打电话询问,被姑姑臭骂一顿:“聪明没用到正道上,弄出这种事儿,你自个儿想办法吧,我不管了!”
  孙少伟多次上门和于敏交涉,还退了一步,只要于敏还45万元。于敏说:“那是我们家少军辛辛苦苦跑车挣来的,我一分都不会给你!”“跑出租能挣这么多钱?”孙少伟气得不行,叔嫂俩大吵一架。
  9月初,孙少伟找到河北达公律师事务所陈东亮律师咨询。陈律师说如找到证据证明这笔钱是他的,他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索回。孙少伟回忆曾和哥哥在微信里聊过转移财产的事,但记录已被他删除,他打算找人通过技术手段恢复聊天记录,打官司。
  9月23日,周冬梅却突然找上门来,劈头盖脸一阵骂:“孙少伟,你怎么对得起我和女儿!”原来,孙少伟要和于敏打官司的事在亲戚朋友中传开了。周冬梅也知道了,特来交涉,临走时丢下话:“法庭上见!”根据《婚姻法》相关规定,如果他离婚转移财产,可判他净身出户。
  因为拿不出30万元资金运作,叙凡公司拒绝与孙少伟合作。钱没了,生意也黄了,公司还因为周转不灵,借了不少高利贷。同时,他还面临和于敏、周冬梅打两场官司,孙少伟的生活乱成了一团麻。
  10月25日晚,心烦意乱的孙少伟独自在出租房喝酒。晚上10点多,他打电话向冯倩吐苦水。还没跟他结婚的冯倩埋怨他将一切都弄砸了,两个人在电话里争吵起来。
  挂了电话,他郁闷不已,点了一根烟,躺在沙发上抽起了烟。由于过度疲劳和醉酒,他没吸几口就睡着了,掉落的烟头点燃了布艺沙发和毛毯,秋干气燥,火一下子蹿了起来。等他被火苗灼烧醒来的时候,火势已经无法控制。
  孙少伟忍着剧痛,冲出门外,浓烈的烟雾将他包围。烧焦的吊顶掉下来,砸在他脖子上,他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孙少伟醒来时,已经是一周后了。11月3日上午,孙少伟的生命体征逐步平稳,从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他想抬手,却一动也不能动。他艰难地转过头,下意识地在病房里搜寻冯倩的身影,却只看到前妻周冬梅。
  接下来的几天,孙少伟一天天恢复,从照顾他的姑姑孙爱萍嘴里,知道了发生的一切。出事当天,附近居民发现着火后报警。幸好他租住的房子是离公司不远的一栋平房,单门独户,大火被及时扑灭,火灾没有蔓延,他被送到医院抢救。
  民警从孙少伟的手机里找到其最近联系的电话号码,一个个打过去。当天,跟孙少伟最后一个通话的是冯倩。冯倩赶到医院时,看到血肉模糊的孙少伟,号啕大哭。随后,孙爱萍等家人也赶到了。
  医生告诉冯倩,孙少伟是深Ⅱ度烧伤,烧伤面积达40%,即使脱离危险,因为关节粘连,也极可能留下终身残疾。冯倩的父母得知这一情况,坚决要女儿和孙少伟分手,并逼迫冯倩做了流产手术。之后,冯倩便再也没有来过医院。
  ……
  (摘自《知音?下半月》2017.7 花颜 文)
  
  ……
  详见本刊2018年1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