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北疆林海卫士——记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长包景忠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12/11 14:14:53
浏览次数:2148  

  文/王立新
  
  这里有48万公顷的茫茫林海,有驰名中外的边陲袖珍旅游城市阿尔山,湖泊纵横,森林茂密;这里的国家5A级旅游景区——内蒙古阿尔山国家森林(地质)公园是驰名中外的森林旅游胜地,每年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游客达60万人(次)。这里,已成为北疆一颗璀璨的明珠。
  2014年年末,包景忠从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法制支队支队长的位置上调任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从警30年来,他从事森林公安系统法制工作就有27个年头,是业界公认的法制专家。多年来,他始终以保护森林资源、维护社会稳定为己任,“不得全胜、绝不收兵”亦是他多年来不变的口头禅。他刚正不阿、爱憎分明,深受辖区群众的爱戴;他带领全局民警以公安“四项建设”为发展主线,围绕森林公安的中心工作,屡创佳绩,是民警心中当之无愧的专家型指挥官。
  因工作成绩突出,2015年12月,包景忠被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局荣记个人二等功;近年来,先后被评为“内蒙古自治区公安系统优秀法制工作者”“全国林业法制工作先进个人”;2017年5月,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被公安部授予“全国优秀公安局”称号。

  成功搜救走失游客

  2015年8月12日16时许,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110报警电话急促地响起——是河北籍两名游客李某某和薛某某打来的求救电话。电话中,二人惊慌失措,断断续续地说自己于前一天在阿尔山天池景区内的信号塔(大黑沟)附近误入森林深处,结果迷失了方向,现在,二人已经在野外露宿了整整一夜,吃的喝的都没了,请求民警能及时赶来救援。
  值班民警将电话中的情况详细记录后立即上报。包景忠获悉后,对此高度重视,迅速组织民警成立救援小组,在紧急救援会上讨论制定了救援方案,果断派出四辆车,15名民警携带枪支、探照灯、鞭炮等前往山中实施救助。与此同时,及时将情况上报上级部门,积极联系天池林场、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等相关单位提供线索,进行协助工作。
  这是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自2008年建园以来第一次发生游客走失的事件。
  根据李某某和薛某某两名走失游客提供的信息,民警赶到他们二人最初走失的地点后,经天池林场技术员描述,了解到走失地——天池林场施业区大黑沟,在本地又被称为熊瞎沟,属于原始森林,沟系纵横,多山地和陡坡,地形复杂,且常伴有凶猛野兽出没,异常危险,连经常进山采集野菜的本地人也很少到此。
  听了民警的汇报,包景忠立即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这两位走失游客,此时此刻不但要忍受因食物短缺所造成的饥饿,还可能随时面临野兽的突袭;景区内不仅昼夜温差大,到了晚上,还非常潮湿,关键是,这两名走失游客没有携带任何野外宿营的工具和设施!
  “想尽一切办法,一定要尽快找到他们!”包景忠下了“死命令”。
  17时许,他一方面指派民警要与被救人员保持联系畅通,以稳定对方的心理状态,叮嘱二人不要再前行或乱跑;另一方面联系了天池地区“空中游览”旅游项目的工作人员,派出两名民警乘坐其项目的轻型直升机进行空中搜寻。直至暮色降临,直升机不得不返回天池机场驻地。这一行,没有发现任何踪迹的线索。
  难道要等到次日天亮再进行搜寻吗?包景忠当然不会选择等待。21时许,他再次派出五名民警组成的搜救组,深入熊瞎沟内的石塘林和松鼠湖进行寻找。夜深,随着气温越来越低,山中突然又下起了小雨。搜救组没有带任何雨具,只得举着手电筒,硬着头皮继续寻找。沿石塘林进行了一番寻找后,无果,又进入松鼠湖。沿途,他们虽然采取了放鞭炮、鸣枪、呐喊等方式,希望引起走失游客的注意并能够回应他们,但这些办法都没有奏效。雨越下越密,搜救组民警徒步行走在灌木、湿地、草甸间,两个多小时走了十多公里。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山中,照明设备的功效似乎也不能完全显现,有的民警还会陷进湿地里。眼见水就要齐腰了,考虑到搜救工作接下来的进展方向,搜救组不得不请示返回驻地。
  这一次,搜寻工作仍然无功而返。
  包景忠得知搜救进展的情况不太理想后,也积极想办法,再派出两名民警前去搜救。可是也没有找到。在与两名游客通过电话后,确认二人依然在熊瞎沟及太平岭一带,搜救组人员这才多少放些心。时间已经进入后半夜,气温更低了,下得紧的小雨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包景忠令民警电话叮嘱两位游客一定不要再私自行动,原地等待警方救援。
  一定要尽快找到这二人!包景忠连夜召集班子成员重新制定了营救方案:民警兵分三路——一组民警负责与走失游客保持联系,稳定二人的情绪;二组民警继续乘直升机在空中搜查;三组民警负责地面搜救。以上三组人员将各携带一部GPS、配一名山场技术员,对迷失人员可能停留的地点进行搜救。同时,告知走失游客在其附近找一块空地,点火后盖上湿草以形成烟雾,便于直升机发现他们。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是13日凌晨。天刚蒙蒙亮,天池地区的上空就起了大雾,因空中能见度太低,造成了严重的视程障碍,考虑到飞行安全,二组民警不得不停止了空中搜救的行动。包景忠及时调整援救思路,令三组地面搜救组民警和山场技术员加大搜救力度,按大致方位沿天池林场熊瞎沟向兴安林场太平岭方向进行搜索,叮嘱发现情况立即上报。
  时间就是生命,上午10点多,据地面搜救组民警秦世斌汇报,在太平岭附近向北徒步两公里后,在一片原始森林中发现了被人丢弃的“乡巴佬”牌零食包装袋和方便面袋,因此处鲜有游客进入,故推断很可能是走失游客遗留的。而这一推断经电话核实已经得到了那二人的确认。
  这一线索为搜救组提供了更准确的地理坐标。
  13时许,大雾散去。民警乘坐搜救直升机飞到太平岭北坡原始森林时,发现正前方不远处的“老矿山”山腰处正冒着烟雾。直升机立即调低飞行高度,几乎降至最低点时,发现了身着迷彩服的走失游客!然而此时,直升机的油表却发起了红色警报——油马上用完,必须返航!
  虽然不能立即救出游客,但这一发现已然为地面搜救组顺利营救奠定了基础。接到汇报后的包景忠令空中搜救组立即返航,同时通知地面搜救组即刻前往“老矿山”施救。细心的他再次叮嘱一组民警:“与走失游客保持联系,直至搜救组成员与他们会合!”
  16时许,搜寻组经过长达两个小时的跋涉后,抵达“老矿山”山腰处,一路上,他们不仅忍受着蚊虫叮咬,为防御野兽突袭还不得不一直燃放鞭炮、鸣枪。终于,在浓密的原始森林里找到了走失游客。
  “终于等到你们了!没想到你们真的会拼尽全力来救我们,太感谢了!”这是两位游客见到搜救组成员后说的第一句话。
  他们说的第二句话是——“如果到今天晚上天黑前,你们还没有找来,我们……我们可能就会沿着河道往下去……至于走到哪里,就听天由命吧……”
  痛歼盗贼
     
  2015年8月19日17时30分,一男子急匆匆地来到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派出所报案。他称自己叫奥某,山西太原人,六小时前,也就是当天11时40分,他自驾别克车进入景区游玩,把车就停在金江沟停车场,然而,17时20分返回停车场时,发现车门竟被人打开,车内一个飞利浦牌剃须刀,后备厢内一个装有9400元人民币现金、身份证、驾驶证和行驶证的皮包均不翼而飞。
  详细记录案情后,接警民警立即向值班领导进行了汇报。
  20日7时30分,来自辽宁铁岭的游客伦某也来报案了。他称自己在前一日,也就是19日10时30分左右,把奥迪车停在金江沟停车场后,游玩归来愕然发现车门被人撬开,仔细查看后,发现后备厢内装有8200余元的黑包、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和一个剃须刀被盗。
  一天内在同一地点连续发生了两起针对轿车内财物的盗窃案,这在以旅游经济为主的阿尔山林区还从未发生过。一时间,“疯狂盗贼”的传闻传遍林区小镇,顿时人心惶惶,给正值旅游旺季的阿尔山林区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
  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反应迅速,包景忠调派精兵强将成立了“8·19”专案组,对此案展开了全面的侦查。在首次专案会议上,他说道:“为了群众的利益和净化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的治安环境,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克服所有困难,将案件查个水落石出。”
  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犯罪嫌疑人的蛛丝马迹?经反复研究,专案组决定排查金江沟门区及相关交通路线上的所有视频监控。调阅相关路线上8月18日、19日两天的视频录像后,民警对将近1000G的海量视频进行了分析和研判。经过整个昼夜的工作,侦查员终于发现了一条线索——一辆号牌为“冀J390××”的黑色奥迪车的外部特征和其进入景区的时间,与嫌疑车相关信息基本吻合,而它在经过伊尔施后却神秘消失了。紧接着是一辆“京KV39××”的黑色奥迪轿车于16时20分在伊尔施通往乌拉浩特方向收费站处出现。民警推断,“京KV39××”和“冀J390××”这两辆奥迪其实应系同一车辆,车内人员则具有重大作案嫌疑。
  因甄别视频已熬红双眼的侦查员顾不上休息,按包景忠的部署立即兵分两路,一路沿嫌疑车行驶方向确定嫌疑人的行驶轨迹,一路则去排查奥迪车主。
  接下来的工作进行得异常不顺——兴安盟突泉方向由于雷电导致所有出口的监控视频损坏,根本无法确定嫌疑车辆的行驶方向;而那两副牌照均系盗取而来,一时无法确认嫌疑车主的真实信息。
  面对陷入僵局的侦查工作,专案民警情绪低落。包景忠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他鼓励道:“目前,侦查工作虽然出现了一些困难,但都是暂时的。通过前期侦查,我们已经确认嫌疑人系利用技术手段盗窃一些中高级轿车内的财物,由此推断嫌疑人应是具有一定反侦查能力的流窜人员。接下来,我们要继续以黑色奥迪作为突破口,通过视频监控、信息平台有步骤、有计划地追踪嫌疑车辆的移动轨迹!大家不要气馁,相信这个毒瘤一定会被我们除掉!”
  此案案情及会议所确定的侦查方向同步上报至内蒙古大兴安岭森林公安局后,得到了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张及光的认可,立即调集警力全力支持阿尔山森林公安局侦破“8·19”案。
  9月10日,包景忠部署专案组分成两组,一组由副局长刘德权带队前往北京、河北,查证“京KV39××”和“冀J390××”牌照丢失的详细情况,并于沿途调取相关视频监控资料;另一组则进一步深入研判嫌疑车辆的行驶轨迹。调查中,专案民警在河北发现两位嫌疑人的身份证已于2015年5月被盗,当地公安机关可以证实这二人在案发期间均未离开过居住地。眼看这条线索就要断了,民警再辟新途径——根据嫌疑人多次使用盗窃来的身份证在宾馆登记的住宿信息,最终确定了他们的活动轨迹——山西大同。
  专案民警马不停蹄地向西追踪。在大同,他们通过一家三星级宾馆的电梯监控,获取了清晰的犯罪嫌疑人容貌截图。根据调查信息,继续追至河北阜平,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赶到了嫌疑人入住的宾馆,准备伺机抓捕。不想,宾馆工作人员却说:“十分钟前这俩人就办理了退房手续,已经走了。”
  决不能再给狡猾的嫌疑人侥幸逃脱的机会。 
  几天后,也就是9月26日,包景忠接到了来自保定警方的信息——目标在高碑店市出现!放下电话,他立即派出专案民警,并叮嘱借用两辆民用汽车自驾前往!
  几小时的路程后,专案车辆驶入高碑店境内,民警们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沿两条主要街道搜寻目标——那辆黑色的奥迪车。
  在查到一个路口时,民警眼前一亮——前方路边有一男子正背着一个包慢慢靠近一辆黑色奥迪,只见他进入车内后要快速驶离。再一看,这辆奥迪车的牌照既不是“京KV39××”也不是“冀J390××”——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比对在大同的监控截图,民警确认眼前这个男子正是犯罪嫌疑人之一!抓捕的机会就在眼前,不容半分犹豫。他们深踩油门,紧追不舍。孰料,奥迪车就像知道已被警方盯上似的,也飞速前行,竟把民警甩掉了。几经兜兜转转,专案民警发现嫌疑车泊在了一条小吃街的面摊前,再扫视一下四周,两个嫌疑人正在吃饭呢。千载难逢的机会,再也不能错过了,专案民警迅速上前将二人控制住。
  讯问前,经验丰富的包景忠提醒讯问民警,这二人应不是初犯,要深挖他们的犯罪事实。在大量铁证面前,犯罪嫌疑人王某和刘某如实供述了在阿尔山景区停车场盗窃车内财物的犯罪经过。然而,他们对在其他省市所作的案子皆矢口否认。侦查员谨记包景忠的话,同时,从嫌疑人闪烁其词、避重就轻的语气中,更加确认他们一定还有未交代的犯罪事实。如何获得更多的串并线索,成为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听完讯问情况的汇报后,包景忠令专案组通过嫌疑人银行卡交易记录等信息,前往交易地实地调查。民警们兵分几路,先后前往通辽、赤峰、承德、张家口、集宁、大同、朔州、阜平、保定、任丘、廊坊、德州、沧州、北京等地,行进两万公里,走访被害人八人,核查盗用车牌四副,查实案源八起。
  在北京调查期间,副局长刘德权联系了公安部相关鉴定部门,通过对两名嫌疑人基本特征和案发现场的视频进行模拟检验,最终,比中王某、刘某皆系另外四起案件中的嫌疑人。
  在强大的证据面前,这二人不得不交代了全部作案经过。2015年7月20日至9月24日期间,嫌疑人王某、刘某二人结伙偷取了他人的车牌和身份证,购买了若干作案工具后流窜至北京、河北、内蒙古、山东、山西等地疯狂作案十余起,盗窃了电脑、手机、皮包、银行卡、现金等车内物品,涉案金额达15万余元。

  “夫妻档”伪造证件案

  2016年4月下旬,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刑侦大队相继接到多名辖区群众报案,称在阿尔山市工商局伊尔施工商所的工作人员李某梅处办理的个体户工商营业执照皆为假证,请求公安机关尽快查处。接警后,包景忠对此高度重视,立即要求办案民警尽快核实情况。
  经查实,李某梅伙同丈夫李某波通过伪造工商营业执照的违法行为获取不正当收益。
  5月5日、7日,李某梅夫妇被刑事拘留。讯问室中,这二人拒不回答警方的任何问题。
  包景忠果断要求民警转变侦查方向,从搜集外围材料入手,固定二人的犯罪证据。
  侦查初期,由于部分被骗人员还不知道自己办理的是伪造证件,抱着对李某梅工作岗位的信任,回避民警调查。办案民警只能逐一登门去做工作,耐心地向他们讲明案件性质和其中的利害关系。经过一番努力,被骗人员终于放弃了幻想,向民警完整讲述了办证过程,并交出了由李某梅办理的营业执照。经核查,这些证件均系伪造。
  详细的案情过程逐渐浮出水面,真相远比警方预判的复杂。
  原来,早在2010年时,李某梅就曾利用工作之便,在明知工商所暂停部分地区营业执照办理的情况下,未经审批程序私自使用单位电脑和打印机,为同学制作了营业执照(经核查,此证系伪造),非法获利2000元。两年后,李某梅觉得自己的违法行为并没有被发现,尝到甜头的她觉得这是赚钱的好路子,便愈发大胆起来。随着阿尔山地区房屋改造、征收工作力度的不断加大,想通过办理营业执照抬高房价的人也越来越多。面对这种情况,李某梅来者不拒,充分利用群众的信赖,大肆收取办证费,还拉着丈夫李某波联系“业务”。
  2013年至2015年期间,李某波通过阿尔山林业局天池林场朱某,以能够帮助办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为由,先后联系了15个人,以每本4000元至8000元不等的价格,非法收取人民币7.6万元。事后,除朱某等少数几个人收到了营业执照(均系伪造)外,其他人都在交了办证费用后至案发也没有收到执照,其间,有的人等不及,要求李某梅夫妇退还办证钱款,却遭到了拒绝。
  2015年,受骗者肖某前往行政审批大厅咨询办理营业执照事宜,当被告知不能办理后欲离开,李某梅却主动迎上前,告诉他自己能助其拿到执照,但每本执照须先交纳4500元办理费。事后,她又让肖某相继给他联系了12个办证人,共非法收取人民币5.4万元。然后,李某梅利用盖好印章的空白工商营业执照纸张,在未经审核程序的情况下,仅打印了四份执照(均系伪造)交给肖某,其余八人的执照直至案发也未予办理。
  2015年,多名办证人员因怀疑证件造假,先后持证前往工商局进行年检,均被告知所持执照系假证。李某梅夫妇在接到他们的质问电话后,见事情败露,便以各种借口搪塞、推脱,承诺一定退还办证款,并补偿利息。直至案发,累计返还了3.82万元,其他欠款均以欠条等方式拖延未还。
  由于李某梅和李某波两名犯罪嫌疑人到案后拒不配合调查,为彻底查实案件,最大限度地消除这二人犯罪行为给社会带来的不良影响,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于2016年6月在阿尔山市电视台滚动播出案情通告。不久,又有一些被骗人员与公安机关取得联系,并提供了相关证据。
  面对大量铁证,犯罪嫌疑人李某梅、李某波不得不交代了犯罪事实。

  速破特大抢劫杀人案

  2017年9月14日23时30分,辖区群众韩某一前来报案:称弟弟韩某二是阿尔山市伊尔施林场二支沟一养殖点业主,弟弟、弟媳潘某某、羊倌刘某和打草工人“李小龙”(后查系假名)等四人从9月11日起就手机关机,与家人没有任何联系,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焦急的家人到养殖点查看,房门紧锁,屋内一切正常,没什么搏斗痕迹。但也看到院子里饲养的狗、鹅、鸡等没什么精神,很明显是多日无人喂养过。还发现养殖点饲养的近700只羊不知去向。已经过去三天了,四人都还没有一点儿消息,只好向公安局报了案。
  获悉警情,包景忠对此高度重视,先后三次组织200余警力及相关人员,前往养殖点,带队搜寻养殖点周边100公里范围内的情况。然而,却都没什么收获。17日,包景忠调集精兵强将,亲自挂帅担任总指挥,成立了以刑侦大队为主的“9·17”专案组。
  专案组分析,如果韩某二等人是从容外出,不会置家中财物于不顾;如果是因急事不辞而别,现场却没有任何能证明其匆忙外出的迹象,况且,再着急,也不至于手机关机,几天下落不明。综合这些疑点,侦查员纷纷判断,恐怕这已不是一起简单的失踪案。
  临近国庆节,由于多日寻人无果,当地开始谣言四起。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的压力可想而知。
  包景忠部署侦查员再次深入走访,调查现场周围,以及韩某二的亲属,同时增加警力追查那700只羊的下落。
  通过调取养殖点外沿线公路的监控,侦查员发现11日晚有两辆满载着羊的挂辽宁牌照大货车向呼伦贝尔方向驶去。侦查员视频追踪至一处收费站时,因该收费站的监控系统当时正在维修,就没能继续记录下这两辆大货车经过时的画面,也无从获得它们接下来的去向。
  通过调查,专案民警找到了当日负责装车的本地人刘某。刘某称,8月中旬时,有两个分别叫李国才和李平的外地人租住过自己的房子。9月10日李平称急需用钱,要将自家的羊卖掉,就请刘某帮助在当地找了七名工人装羊。11日早6时许,在玫瑰峰南侧的一养殖点附近,几名大汉在李平二人的指挥下开始将多只羊分装进两辆大货车中,直至16时才装完。之后,李平二人迅速开车离去。
  根据这个线索,侦查员在扎赉特旗找到了两名运羊车的车主,经询问,车主是受李国才所雇,在 9月11日以5000元的价格将羊运至海拉尔某屠宰场。
  侦查员又迅速赶到该屠宰场,通过调取辨认监控录像,发现12日来到屠宰场卖羊的是三个人,除雇车雇人装羊的李国才和李平外,还有一个竟是和韩某二夫妇一同失踪的打草工人“李小龙”。
  “李小龙”的再次出现引起了警方的怀疑。据韩某亲属提供的线索,10日晚,韩某二妻子潘某某到伊尔施参加婚礼,次日一大早,就由“李小龙”骑摩托车来接潘某回养殖场了。随后,四个人便同时失踪。
  经调查,打草工人“李小龙”、装羊的李国才和李平三人将700只羊以45.7万元的价格卖给屠宰场后,当天16点左右离开。在海拉尔市公安局交警部门的协助下,侦查员找到了当晚犯罪嫌疑人乘坐的出租车,证实三名犯罪嫌疑人卖完羊后连夜返回了伊尔施。此后,三人去了哪儿,便没人知道了。
  案件疑团重重,包景忠由于连日熬夜分析案情,风湿加骨膜炎同时发作,即使这样,他硬是拄着拐棍与民警一起分析案情。最后,经信息比对,发现只有李平的身份信息是真实的,系内蒙古乌兰浩特市居民,27岁。另外两人都是假名字。
  专案民警又针对李国才在阿尔山伊尔施镇的活动轨迹进行调查,发现他曾经在老伊尔施的一家旅馆住宿过。民警迅速赶到那家旅馆,通过仔细辨认,确认李国才的真名为李某宝,吉林省集安市人,45岁。
  包景忠又派出两组民警分别前往李平的老家乌兰浩特市和李某宝的老家集安市调查。
  在集安,民警发现,李某宝因长期在外打工很少回家,今年7月27日从沈阳乘坐火车来到阿尔山。但在案发后,就再也没人能联系上他了,就连家人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但是在乌兰浩特客运站,民警却有了意外的发现——嫌疑人李某宝曾于13日14点左右购买了前往吉林省白城市的客车票。抓捕组民警立即驱车赶往白城市。可惜,白城市客运站维修,所有通往白城的客车均在没有视频监控的公路边下客,无法继续对他进行追踪。
  线索似乎要断了……
  民警在白城调查时,通过走访李某宝的社会关系,发现了李某宝长期在沈阳打工的线索,判断其很有可能已前往曾经的居住地——沈阳。于是,专案组迅速组织警力赶赴沈阳。在当地警方的大力支持下,9月22日晚得到了李某宝正在和平区光荣街的一间棋牌室打麻将的重要信息。
  包景忠果断指示民警联系沈阳警方制订计划,立即开展抓捕工作。
  抓捕组在沈阳警方的配合下,当日23时成功将犯罪嫌疑人李某宝制伏。在现场,民警还控制了所有人员。经逐个讯问,证实没有同案嫌疑人。
  根据包景忠的部署,民警连夜讯问。他如实交代了与“李小龙”、李平合谋图“羊”害命的犯罪事实。
  民警经过调查发现,“李小龙”早在2007年就曾来过阿尔山地区从事采蕨菜、刨药材的工作。当时,他就曾使用过“李贵龙”“李玉龙”等多个“李某龙”形式的假名字。嫌疑人“李小龙”异常狡猾,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外出乘车都是借用别人的身份证购票。
  面对这一情况,专案组分析,与“李小龙”同案的李某宝,二人接触密切,或许李某宝会知道他的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果然,李某宝回忆起自己曾见过一张山东省某监狱的关于他刑满释放的证明书。
  专案组立即派出民警赶赴济南,在当地有关人员的积极协助下查找线索。据了解,“李小龙”(当时自称“李义龙”)在山东是因破坏电力设备罪而被判刑。原来,在“李义龙”因涉嫌破坏电力设备罪被判刑时,因无法查实其户籍信息,只好按照其自述的身份信息宣判,“李义龙”依然不是“李小龙”本人的真实身份。
  虽然“李义龙”并非“李小龙”真名,但在监狱系统内发现了迄今为止最为清晰的“李小龙”照片。当该照片被传往公安部后,经比对,发现吉林省辉南县人毕某与其高度相似。最终经被害人家属辨认,确定毕某就是警方苦苦寻找的嫌疑人“李小龙”。
  通过对毕某社会关系的分析,专案组发现他有近亲属定居在威海。包景忠令专案组民警迅速赴威海进行调查。9月27日,抓捕组在威海市公安局的大力支持下,发现嫌疑人又化名为洪某后正在威海某渔港出海捕鱼!
  威海警方经对船主做工作,毕某所乘的渔船提前返港。9月29日14时,成功将毕某抓获归案。随即,侦查员将嫌疑人毕某带回内蒙古阿尔山接受讯问。
  据嫌疑人交代,大约十年前,毕某和李某宝是在沈阳打工时认识的,这些年来也偶尔有些联系。今年7月,毕某联系李某宝来到阿尔山,谋划着抢劫韩家的羊卖钱。
  9月10日晚到11日清晨,毕某和李某宝先后杀害了韩某二夫妇和羊倌刘某。12日,与李平一起,三人将700只羊卖到海拉尔的屠宰场。13日清晨,三人又回到阿尔山。当时,毕某、李某宝觉得自己在整个作案过程中用的都是假名字,只有李平用的是真名,而所有与外人联系的事也都是由他负责,担心李平身份暴露后连累自己,同时也想利用李平来背黑锅,遂将李平杀害并掩藏了其尸体。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再“完美”的犯罪计划也不可能逃脱公安机关的正义之网。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历经12天不分昼夜的鏖战,终于将“9·17”特大抢劫杀人案的两名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北疆48万公顷的茫茫林海,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图片由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提供)■
  


  

  

  深入现场指挥

  

  内蒙古阿尔山森林公安局旅游警察大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