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擒“蛇”记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12/5 13:56:27
浏览次数:552  

  
  春节前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这个西南边陲小城之夜格外清冷。暗夜里,一些不法分子蠢蠢欲动,企图非法越境。成批的队伍就像“长蛇”一样在边境线上蠕动,扰乱正常的出入境秩序,给国家安全和社会治安带来极大隐患。关键时刻,驻守在边防一线的公安边防官兵,手缚长缨,布下“天网”,一场“捕蛇者”与“蛇”之间智与勇的搏斗由此上演。

  不速之客擅闯边防护栏

  东兴市虽属边远地区,但近年来边境贸易方兴未艾,经济发展蒸蒸日上。市区高楼耸立,商铺林立,车如流水,人潮涌动,界河北仑河上的船舶常年川流不息,成批成批价值不菲的货物往来于中越两国码头之间。晚上,数以百计的KTV、酒吧等大型娱乐场所流光溢彩,各式各样的小吃摆满街头,吆喝声、歌声、鸣笛声、北仑河的流水声声声入耳。
  2017年2月28日,农历大年初三,时钟指向22时。由于大量外地商贾、游客早早赶回家过年,边关的夜安静下来。远处偶尔传来稀疏的鞭炮声,孤零零的路灯照射着街面,把边境防护栏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风平浪静的表象之下,往往暗流涌动。每逢过年过节,都是公安边防官兵最繁忙、紧张的时刻。
  夜幕下,东兴边贸码头旁,一个上半身穿着蓝色衣衫、体形微胖的神秘男子,骑着电动车缓慢行驶在北仑河堤岸的货运路上。他一路左顾右盼,在一个路灯下停下,眺望北仑河对岸片刻,又踩起油门匆匆离去。不多时,河中一个不明物体慢慢漂来,在护栏旁的路灯照射下渐渐露出真面目——一条小型铁壳船。
  铁壳船抵岸片刻,里面钻出一个人,探头探脑地跳下船,环顾四周确认安全后,转身向船舱里招招手。接着,从船舱里又出来两个人,每人肩上扛着一个梯子,飞快地来到堤岸下,将梯子搭在防护栏杆上。第一个出船舱的人又一招手,船舱里的人便鱼贯而出,扛着大包小包,沿着两个梯子越过护栏,爬上河堤。
  河流、三米多高焊着尖刃的高栏,都没能阻挡住这群二十人左右的“不速之客”。这时,身着半身蓝的男子出现在河堤路上,他的身后跟着成队的摩的司机。摩的司机载上这群“不速之客”,伴随着几声嘈杂的轰鸣声,不到五分钟,便一溜烟不知去向。
  这些“不速之客”正是外籍偷渡者。他们以为,中国公安边防官兵会和普通老百姓一样欢度新春佳节,必然放松边境管控,所以选择此时“组团”偷渡到中国。
  殊不知,广西公安边防总队防城港边防支队官兵已经跟踪这个团伙一个半月,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边防官兵的掌控之中。
  此时,防城港公安边防支队侦查队队长宋林手持对讲机,坐在监控器前,目睹了这群偷渡客非法入境的全过程。
  突然,他一拍大腿,兴奋地站起来说:“毛守中。”宋林把监控画面放大,焦点放在那个身着蓝衣的男子身上,而后立即拨通上级电话,请示开展分组抓捕行动。

  跟踪侦查 团伙初露端倪

  毛守中是谁?他半夜拉人要去哪里?他在其中扮演怎样重要的角色?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一个多月前,广西公安边防总队获悉:临近春节,防城港边境有一个组织偷越国边境的团伙频繁作案。总队领导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专案组,由总队情报处处长邵真和防城港公安边防支队参谋长段春雷担任专案指挥长,在前线设立行动小组,由宋林担任组长。
  偷渡多半带有组织性,外国人在中国人生地不熟,必然有人牵线搭桥,而且以本地人为主。“打蛇就要打七寸,必须一锅端掉这个团伙。”段春雷下达命令。
  边境地区参与偷渡活动的人不在少数,想要摸清涉案团伙的情况无从下手。宋林深知责任重大,带领侦查队员没日没夜地调查。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初步筛查,侦查员王超注意到,毛守中一家人十分神秘。毛守中白天很少出门,一到晚上就出来游荡。他的老婆卢松梅则三天两头往银行跑。
  其中必有蹊跷,王超决定对卢松梅跟踪调查。
  本来事情进展得比较顺利,没想到出现点意外。
  2月1日上午,卢松梅再次来到边贸点附近的银行。王超紧随其后,待卢松梅进银行自助存取款,王超走进附近一家米粉店,远远盯梢。
  五分钟后,卢松梅走出银行,若有所思地走进同一家米粉店,瞅了瞅王超,径直坐在王超的对面。王超不紧不慢地点了碗米粉,卢松梅也点了一碗,两人埋头各自吃着米粉。
  突然,卢松梅停下筷子,斜视王超。王超不自觉地抬起头。一刹那,两人对视了三秒钟。卢松梅奇怪地放下筷子,径直赶回家,两天都不出门。
  凭着办案经验,宋林觉得卢松梅有所警觉,王超不太适合继续跟踪了,他决定自己出马。
  于是,宋林与一名女队员假扮情侣,蹲守在卢松梅家门口。晚上,宋林发现,时不时有几束手电光在卢松梅家房子的外墙上画着圆圈。这是帮毛守中夫妻望风的“马仔”打的暗语。每次看到这些光线,宋林都会感到一阵兴奋,因为光线至少传递了两个信息:一是表示外面很安全,说明边防官兵的跟踪没有被发现;二是说明毛守中夫妻还在里面。
  又过了两天,毛守中夫妻还是闭门不出。有的年轻侦查员沉不住气了,想冲进去抓人。宋林胸有成竹地说:“莫急,毛守中一定还会做的,不会超过三天。”
  多年从事侦查工作的宋林可不是个简单人物,他多次参与打击偷渡、打击贩枪贩毒等专项行动。前几年,因为破获连环飞车抢夺案件而名噪一时。
  宋林是这样想的,组织偷渡者都会垫进巨额押金,不是做一单就能结账的。而且偷渡者需要多个环节配合才能偷渡入境,组织者不可能一下子洗手不干。
  宋林的判断是正确的。第三天晚上,毛守中出门了。他鬼鬼祟祟地骑着摩托车赶往贸易互市点,接送了一批“乘客”,并把“乘客”转给一个叫陈锋的人。
  这个偷渡团伙的头目是毛守中还是陈锋?抑或另有他人?案件初露端倪,逐渐进入更深层次的调查环节。
  
  摘自《法制日报》 2017.9.28   李远平 孙自成 赵华斌 文)
  
  ……
  详见本刊2017年12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