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金龟婿”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12/5 13:45:24
浏览次数:720  

  
  2017年2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对上海大鹏证券公司原客户服务部经理武志生挪用资金和职务侵占案作出宣判,判处武志生有期徒刑13年。获悉这一判决,其妻沈雯流下了痛悔的眼泪。原来,沈雯和武志生相识相恋之初,她担心父母瞧不起男友家境贫寒,刻意将他包装成一个家庭富裕的金融才俊。此举不仅让她陷入经济困扰,还让她和刚出生不久的女儿一起卷入了长达14年的逃亡路……
  
  “面子”荣光

  2001年8月15日,上海依人广告公司文员沈雯接到父亲沈大桦的电话:“你妈病了,医生说是肠癌。”沈雯当即蒙了。沈雯出生于1971年,父母都是青浦区一家国有棉纺公司的中层干部,她是家中独女。父母希望她将来嫁个好人家,过上富足优越的生活。但天不遂人愿。沈雯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相亲多次,但对方条件都不如意。眼看闺蜜一个个风风光光地嫁了出去,年近30岁的沈雯急了。
  1998年,沈雯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认识了上海雅华金融公司的客户经理武志生。两人一见钟情。出生于1968年的武志生家在浦东新区一个破旧的老弄堂里,父母已下岗多年,一家人挤在一套6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男友家如此寒酸,沈雯失落不已。可体贴入微的武志生又让沈雯实在不忍放弃。就算她愿意降低择偶标准,可父母呢?纠结中,沈雯将顾虑告诉给了武志生。武志生也一筹莫展,毕竟,他改变不了自己的出身。见此,沈雯提议:“要不,你见我爸妈时,就别提父母下岗的事了。你年薪的事,咱俩也合计一下,看怎么跟我父母说合适。”武志生心怀愧疚地说:“你放心,只要过了你父母这关,我一定好好努力,作出一番事业来!”
  1999年元旦,一身名牌的武志生第一次拜见了准岳父母。沈雯向父母介绍,武志生从日本留学回来,现在雅华金融公司任高管,而且在另一家民营金融公司持股,年薪加分红上百万。武志生按照事先和女友的约定,也向准岳父母打包票,称只要结婚,他马上就买房买车。见女儿和准女婿言之凿凿,沈大桦和老伴陈琴爽快地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为了将婚礼办得奢华隆重一点,沈雯和武志生将仅有的十余万元存款拿出来,又用几张信用卡套现了50万元,在浦东兴云公寓租了套二居室,又租了辆奥迪,对父母谎称是买的。当年5月1日,他们在上海外滩和平饭店举行了盛大婚礼。担心露馅的武志生没有将父母接到现场,而谎称他们在日本赶不回来。沈大桦夫妇及亲友均未怀疑。那次奢华的婚礼让沈雯及其父母在亲友们面前挣足了面子。此后,逢年过节,沈雯和武志生到父母家中探望,给他们带去的都是价值不菲的滋补品和衣服。2000年春节,沈雯和武志生把公司的五万元年终奖全部拿了出来,为父母安排了一次“欧洲十日游”。
  奢华背后,沈雯和武志生却陷入了持久的困窘之中。婚后,沈雯和武志生便退了公寓,转而租了间不足30平方米的单间。同时,他们把租来的车也退了。他们每个月的薪水除留下最低限度的生活费外,其余全用来还信用卡本息。沈雯父母住在青浦区,在上海最西边,每次父母要来浦东看他们都要穿过整个上海。小两口称父母年纪大,过来看他们辛苦,不如他们去青浦看他们,所以父母对女儿的情况并不知道。
  在这种尴尬困苦中,沈雯一直不敢怀孕。可怕什么还偏偏来什么,2001年年初,沈雯意外怀孕。由于孕期反应严重,沈雯不得不辞职在家待产。谁知,这时母亲却被确诊为肠癌,真是祸不单行!
  晚上,沈雯将母亲住院的消息告诉了丈夫,她说:“爸妈没有买商业医保。我电话里感觉他们很想向我们借钱,可不好开口。”武志生没有吭声。此时的武志生已经从雅华金融公司跳槽到了大鹏证券公司。当初,他为了娶沈雯,在她的配合下,将自己打扮成了一个高富帅,虽然获得了一些虚荣,却吃尽了苦头。他很想将“金龟婿”的帽子摘下来,回归踏实平静的生活,可一看到身怀六甲的妻子期待的眼神,已溜到嘴边的话又被他咽了回去。他再次从信用卡中透支出十万元,交给了妻子,并在岳母的病床前承诺:“您安心养病就好,所有的医疗费用我来承担。”
  面对尚未还清的债务、日益上涨的家庭开支及岳母巨额的医疗费用,沈雯和武志生开始彻夜难眠。沈雯只能盼望有一天能改变这样的现状。令沈雯欣喜的是,也正是从那个时候起,武志生的事业似乎真的有了质的飞跃。不仅每个月的工资成倍上涨,还将母亲住院须个人承担的费用全部付清,并偿还了所有信用卡欠款,还支付了70万元,在浦东新区繁华地段买了套商品房。武志生的暴富,让沈雯产生了怀疑。她问丈夫:“你怎么突然有了这么多钱?”“我投资了一家小型金融公司,趁着证券市场行情火爆,狠赚了几笔。”“真的呀?”沈雯激动不已,“我老公终于出息了!”但沈雯万万没有想到,武志生的所谓出息,实际是在犯罪!

  旅游原来是逃亡

  2002年3月,正在家中给才出生五个月的女儿哺乳的沈雯,接到了丈夫武志生的电话,他要带她和女儿一起到河南、山东自驾游。沈雯非常高兴。
  一个多小时后,武志生拎着一只密码箱回到了家中。他一只手将女儿抱上,另一只手拽住磨磨蹭蹭的妻子:“走吧!”就这样,沈雯和女儿被武志生带上了车。而后,他便向城外驶去。
  途经江西省九江市时,因天色太晚,武志生和妻儿在路边的小旅馆睡了一晚。次日下午,来到了河南省驻马店市。沈雯和女儿颠簸了一天一夜,想找个条件好点的酒店住下,但武志生却带着她们仍住那种不需要证件就可以入住的简易小旅店。看着脏兮兮的床单和被子,再看看丈夫一直神色凝重的脸,沈雯终于忍不住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看着妻子写满惊愕的脸,武志生道出了原委——
  原来,就在岳母住院不久,武志生争取到了一家大集团上亿的资金。看着自己经手的这笔巨额资金,再想想自己四面楚歌般的经济状况,武志生动起了歪脑筋,他利用职务之便,开始挪用客户资金炒股。因对行情熟悉,他狠赚了几笔,也解了全家的燃眉之急。2002年2月,股市由牛转熊,武志生发现自己所挪用资金的账面上,已亏损5000万元!武志生无法填补这巨大的亏空。为避免牢狱之苦,他将手头的全部股票抛售一空,套现370万元,并分几次从银行提现。然后,又托人办了一张名为“杨永清”的内蒙古户籍身份证。就这样,他带着妻儿逃离了上海。
  听丈夫道明真相,沈雯失声痛哭:“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把我和孩子带出来?”武志生搂着沈雯安慰道:“我当初如果不炒股,哪来的钱还债?哪来的钱给妈妈治病?如果你害怕遭受牵连,你可以回上海,把女儿留给我。”武志生的话戳中了沈雯的痛处。是啊,当初为了在亲友面前挣面子,他们打肿脸充胖子,欠下一身债务。丈夫误入歧途,她也有责任啊。而且,她也舍不得离开女儿。就这样,她答应和他一起逃亡。
  已被网上追逃的武志生和沈雯约定,两人从此都用化名,对上海的名字和事情只字不提。
  武志生带着妻儿,在驻马店市物色了一套二居室的出租屋,一家三口算是有了暂时的栖身之地。其后,他通过朋友介绍,让一个叫程伟建的人代办身份证与户口,按程伟建的要求,给了他20万元办证费。可身份证与户口本,却迟迟没有办下来。
  
  (摘自《知音·上半月》2017.6徐徐 文)
  
  ……
  详见本刊2017年12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