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湘南利剑——记湖南省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副县长、公安局长陈方海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11/9 9:41:22
浏览次数:985  

  文/郭一红   图/赵浩仪 李国军
  
  
  


  

  

  活动安保现场

  

  检查派出所工作

  

  检查水灾情况

  
  湖南怀化,自然景观秀丽,民俗风情浓郁;这里亦是我国东中部地区通向大西南的桥头堡和国内重要交通枢纽城市之一,南接广西桂林、柳州,西连贵州铜仁、黔东南,与湖南邵阳、娄底、益阳、常德、张家界等市和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接壤,古有“黔滇门户”“全楚咽喉”之称,今有“湖南西大门”之誉。
  陈方海现任怀化市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副县长、公安局长,他的足迹踏遍了这片土地的山山水水,先后担任过怀化市公安局郊区派出所所长,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长,怀化市刑事侦查支队长,麻阳县副县长、公安局长等;四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荣立个人二等功,被评为“湖南省优秀刑警”。
  50岁出头的陈方海看上去依然帅气,充满活力,他的脸上写满南方人所特有的细腻与儒雅;工作中,他疾恶如仇,侦破过千余起大案要案,抓获过上千名犯罪嫌疑人,其中被判处极刑的不下50人;堪称当地警界刑侦战线上的一把利剑。
  
  午夜枪案
   
   2002年 3月18日零时11分,怀化市公安局鹤城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在迎丰西路芙蓉大酒店门口,牌照为湘NX05××的红色奥拓出租车遭到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围攻,副驾驶座上的一名男性乘客被枪击中头部,在送往医院抢救的途中不幸死亡。据出租车司机冯某反映:17日23时30分,他在迎丰西路与人民北路交会处的宴宾酒楼附近候客,一名男青年坐上副座要他驾车跟上工人文化宫附近的三男一女,他还冲着那个女的喊了三声“小燕”,只见对方听到声音后,稍做停顿又继续同三名男子走进了小巷。当出租车准备西行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两伙斗殴的人,其中一人慌不择路地钻进车内并要求他赶快驶离。但来不及反应,两伙人迅速砍、砸起来,随之还听到了一声枪响。冯某缓慢驾车摆脱了混乱的局面后才发现坐在副座上的客人倒下了,头上的血直流。于是,他急忙开往附近的医院,并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案件的侦查任务落在了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重案大队的肩上,时任大队长的陈方海迅速带侦查员赶赴现场开展工作。经勘查车辆、检验尸体,发现奥拓出租车的两个前排坐垫、方向盘和挂挡周围均有喷溅状血迹,副驾前门内侧和其脚垫处有大量血迹,玻璃也被损毁;车身其他部位留有多处砍切痕迹;死者左侧颞顶部有一处2.1厘米×2厘米的类圆形创口,其脑组织内遗下一个灰色托弹杯和部分细小铁弹粒,显然系遭到了猎枪近距离射击后致颅脑严重损伤而亡。
  3月19日,随着洪江市安江镇女子姚某梅和其姑妈姚某英的露面,死者的身份和遇害前的情况逐渐明朗。死者名叫李某风,1977年生,江苏启东人,1999年在上海务工时与姚某梅认识并确立恋爱关系。3月3日,李某风从江苏来到怀化接姚回家结婚,可姚却因染上了毒瘾,迟迟不愿动身。3月17日晚,姚某梅毒瘾发作,从姑妈家出来购买毒品,李某风坐在出租车里等候。
  那么,街头聚众斗殴的双方是谁呢?经侦查,专案组很快得知是杨某青一伙与张某和一伙。21日,张某和、陈某、向某强来到重案大队接受调查;4月2日,张某和叫来了张某常、彭某杰作证。这起斗殴的起因和细节逐渐清晰起来。
  2002年春节前夕,原黔阳县机床厂职工向某强因赌博欠下了高利贷,经人介绍后向杨某青借款还债。然而,借款到期后,向依然无力偿还,找到原怀化市机床厂职工张某和求援,试图借其“怀化帮”的势力压制杨某青逼债。果然,张某和亲自主导、参加了他与杨某青的债务协商,成功延迟了还款日期。3月17日22时许,杨某青、舒某等人参加完曾某生日晚宴,从鹤城区人民路银河大剧场出来时,与酒后带着张某常、彭某杰等社会闲杂人员到此吃夜宵的张某和相遇。张某和发起酒疯,大骂杨某青放高利贷,张某常等人趁势围住杨某青作出一副要教训他的架势。这时,其他参加完生日宴的人也闻讯赶来了。双方人员形成了对峙。向某强也被张某和打电话叫到了现场。心虚的向赶紧劝解,局面这才得以控制。事后,杨某青恶气难消,在众人的怂恿下,他立即命“干将”杨某带人到火车站金都宾馆聚集,伺机报复。不想,杨某接到命令后先给陈斌打去了电话,让其赶紧去劝阻。陈斌见现场聚集了四五十人之多,为避免事态扩大,他与杨某、向某强在电话中跟张某和约好到迎丰西路丽都宾馆茶座“和谈”。当时的张某和根本没把那晚发生的事放在心上。而这边,杨某青已聚集人员,几乎一触即发。来到茶座,张某和吩咐随行人员在茶座外等他,自己则大摇大摆地去赴约。但这时,杨某青一方已有人看见了这一幕,误以为张某和是故意安排人聚集在外伺机打架的,继而迅速电话告诉了杨某青。杨得知后大怒,不等张某和赶来就发话攻击……一个错误的信息,最终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案发后,杨某青销声匿迹。不久,却有人说那个开枪的凶手是来自湘潭的在逃犯罪嫌疑人赵善和!然而,在网上追逃系统中并无“赵善和”的信息,湘潭警方的反馈也是查无此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了呢?此时,颇有经验的陈方海盯上了杨某青的得力干将杨某。
  陈方海曾与杨某打过几次非正式交道,知此人极富心机且黑白通吃,坏事做尽又极少翻船。这人曾在雪峰山帮人看守过金矿,身边有马仔赵某军等若干人,不久前来到怀化,表面上是“白天鹅洗浴中心”的保安,实则干一些放高利贷的营生,深得杨某青信赖。在此案中,杨某的表现实在令人生疑:杨某青通知他前来帮忙报复张某和,他为什么第一时间通知陈斌出面劝和呢?难道不怕杨某青的怪罪?看来,其中必有隐情!
  狐狸狡猾,猎人就必须聪明!陈方海直接将杨某“请”到了讯问室。据杨某交代,接到杨某青的电话后,他赶紧朝金都宾馆赶去,但同时也给陈斌打了电话,请他出面调停。双方火并时,他正在宾馆跟张某和谈和。
  陈方海看得出,在看似一番事不关己的陈述背后,杨某难掩自己内心的恐惧。
  “是谁开的枪?”
  听到这个问题,杨某依然装得十分配合:“听‘圈内人’说是湘潭人赵善和!”
  对杨某的第一次讯问,时间并不长。走出讯问室,陈方海叮嘱办案民警:“对于杨某这样的人,我们得跟他‘交朋友’。”他希望通过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方式,令杨某交代事实。
  果然,3月21日,杨某供出“其实,开枪的人是单六一”。
  不久,专案组很快查清了本案的三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杨某青、单六一和赵某军——这三人都是洪江市安江镇人,均无业;单六一,别名单龙。
  3月27日,对这三名嫌疑人进行了全国范围内的网上追捕。
  4月3日,湖南省公安厅应怀化市公安局请求,重点向周边七个省(市)和本省的14个市(州)发出了协查通报。
  在专案会议上,陈方海分析,这些带有黑恶势力背景的在逃犯罪嫌疑人自有其特征:他们的反侦查意识普遍较强;不差钱,生存上不是问题;社会关系网复杂且隐藏得深。因此,要抓住他们,找到为其提供资金、隐藏地或通风报信者是关键。这些线索,与其大海捞针,不如就地挖掘。
  杨某青是陈三其的妹夫,杨的现状,陈三其不可能不过问。陈方海也曾跟陈三其打过交道,对他的印象还可以。陈方海索性直接联系了他,希望他可以劝杨某青投案自首。然而,他却答复:“我也联系不上杨某青啊。”
  这倒也在陈方海的意料之中。一招不成,再施一计——陈方海令专案组即日起明令禁止私下偿还高利贷。
  不出所料,杨某青在逃跑前曾委托陈三其收账,当他逃亡到广东、云南后两个月里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时,给陈三其打来了电话。陈三其收不上账,哪有钱给他?5月20日清早,专案组获悉,走投无路的杨某青回到了怀化。在不知其准确行踪的情况下,陈方海再次大胆打出“威慑牌”,再次拨通了陈三其的电话。这一次,他的口吻可不再是“希望”,而是明令:“我们知道杨某青回来了。现在,就由你来做他的工作,早日投案!”陈三其大惊失色,马上答应。当日,杨某青自首。
  据他供述,3月17日晚,杨某给了他一支仿六四手枪。案发后,在宾馆里,他将枪还给了杨某。当时,杨某还要求所有在场的人统一口径——“放出口风,就说是湘潭在逃嫌疑人赵善和开枪杀的人”。5月初,杨某还到广州见过他,并告诉他是单六一开的枪。
  9月3日,陈方海接到消息,白天鹅洗浴中心的投资人王世杰最近因出入境的事去了几次芷江公安局。难道是有人在协助在逃嫌疑人出境?敏锐的陈方海立即联系了市局出入境管理科,获悉一个没想到的惊喜:省外办发来一份通知,要求核查缅甸警方抓获偷越国境的我国公民、芷江人彭峰和洪江市人向其林的身份。芷江县公安局在核查中发现彭峰在家。
  机智的陈方海立即联想到:此彭峰和向其林会不会正是专组案寻找的单六一和赵某军?
  想到此,陈方海立即令办案民警传讯杨某青。杨某青明白大势已去,乖乖承认隐瞒了单六一、赵某军偷渡缅甸后被抓进密支那监狱的事实。他还说,是自己和王世杰企图谋划着让单和赵分别冒用彭峰、向其林的身份蒙混过关。
  接下来的难题将是如何把在逃犯罪嫌疑人顺利抓回国内受审。而这在湖南省公安史上并无前例可循。陈方海有过出入境管理工作的经历,熟悉相关法律法规和外事政策,而且曾在侦办“1998·8·14”跨国贩毒案件时对缅北形势有过初步了解。尽管是第一次“吃螃蟹”,但他有信心也有能力完成任务。
  终于,经过整整两个月的努力和协调,2002年11月8日,缅方决定在当月15日向中方移交在逃犯罪嫌疑人单六一、赵某军。
  15日15时30分,这两名畏罪潜逃的嫌疑人被怀化警方控制。
   
  一篇QQ日志

  这个空间的主人在一年前就离开了人世。她走得匆忙,去得万分无奈,没法告别亲人、惜别好友……警方说谋害她的一定是熟人。她爱唱歌、跳舞、滑冰、上网,当然,也爱交朋友——只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宝贵的生命却因此而被剥夺。她虽然离我们远去,可凶手仍然在逍遥法外。她怎么能瞑目呢?为了伸张正义,作为她生前的好友,我要向所有的网友呼吁:让我们大家行动起来吧,把自己知道与这个空间的主人有关的一切事向公安反映,积极协助警方侦破此案。线索可直接在主人遗留的这个QQ空间留言。拜托大家了!
   2009年11月18日19时58分,这篇题为《用我们的方式表达纪念》的日志出现在唐某生前的QQ空间里。正是这篇特殊的日志,帮助警方发现了重要线索,查明了凶手身份,在唐某被害一年后终于侦破了此案。
  又有谁知道,这篇日志正是怀化市公安局重案大队时任大队长陈方海的精心策划呢?                          
  2009年10月11日12时许,在与抗战名城——芷江县城仅一墙之隔的农田里挖出了一具女尸。死者面目全非,嘴里塞有毛巾,口﹑鼻部位被透明胶带封死;部分躯干形成尸蜡,手脚白骨化;四肢被绳索反绑,显系他杀。28日,经DNA检验确认身源为2008年9月27日晚失踪的芷江二中15岁女学生唐某。
  此案轰动芷江县城,当地警方面临着巨大的破案压力。
  经走访,警方得知唐某生前,父亲早年因车祸去世,平日,母亲为了生计,就将她与年幼的妹妹托付给外婆照顾。慢慢地,加之诸多原因,唐某越来越自卑、厌学,并沾染了网瘾。2008年暑假,她频繁出入旱冰场,结识了一些社会上的人,还与其中两三名青年关系极为密切;她还经常去二中附近的一个犬类俱乐部,与那里的青年肖某互称兄妹。2008年9月27日晚,唐某在家吃过饭后去学校上自习,当晚,母亲因故没有回家。第二天上午,母亲就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问唐某为何昨晚不来上自习,今天也没去上课。放下电话,母亲跟亲人四处寻找,无果;又接连找了几天,仍不见其踪影,便向派出所报了案。未想,一年多过去,却等来了唐某的死讯。
  尸体被发现后,当地警方经调查获悉,2008年9月27日18时许,在二中背街的小巷,唐某的同班同学龙君(化名)曾碰见她跟两个青年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
  据此分析,唐某可能是被熟人所害。
  警方先后对她在旱冰场关系较近的三名青年和俱乐部的“哥哥”肖某进行了重点调查,很快逐一排除了他们的作案嫌疑。侦破工作就此陷入了僵局。
   2009年11月3日,陈方海受命只身前往芷江指导此案的侦破工作。他先听了相关汇报,又详细地翻阅了案卷,然后亲自去查看现场,之后,他提出:“我认为,首先应再核查一下已排查过的线索,明确那四名青年确实有准确无误的证据可被排除嫌疑;加强对唐某其他关系人的排查,以从中发现新线索;注意提取涉案的电子信息,并保存好,为下一步分析案情与证实犯罪服务。”
  几天过去,17日,陈方海彻夜难寐,尸体发现一个多月以来,经历了数轮的艰难排查,仍没发现像样的线索。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他反复思考:熟悉唐某的人为什么要杀她呢?为财?她家的经济情况也就是一般水平。为色?尚未有明显线索。为仇?一个中学生能与他人结下多大的仇?杀人动机不明,若依据杀人动机来确定侦查方向和范围,恐难奏效。那么再看唐某的社会关系,在那些熟人中谁会害她呢?关系较近的四人都被作了否定结论;她爱上网,有着上百位QQ好友,也许,围绕其网友开展工作能发现一些线索。陈方海转而又想,网友多为虚拟身份,这得要专案组花多大精力去排查呀?此时,他忽然想到了外国的一起成功案例:2008年8月9日,英国纽卡斯尔市西区一栋公寓内,当地警察发现来自中国大连的杨某兴和其湖南女友周某被残忍杀害。这对恋人都是纽卡斯尔大学的毕业生。英国警方后来借助互联网公布案件信息后,最终是依靠网民侦破的案件。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于是就有了刚刚看到的那篇日志。
  陈方海起初的目的只是希望引起网友关注,继而向警方提供线索,或引诱嫌疑人窥视空间,以发现直接线索。11月26日,专案民警再次以芷江公安局的名义在唐某的QQ空间发布了“举报有奖”的通告。
  一个多月过去了,截至2010年1月12日破案,这两篇日志分别有35人(次)和16人(次)阅读。侦破工作的转机出现在12月7日——专案组发现已被排除嫌疑的肖某于在2009年12月3日﹑4日﹑7日分别用不同的QQ号换虚拟身份进入唐某的空间。
  这个肖某生于1988年,无业,爱好养狗,是那个犬类俱乐部的会员。2009年10月19日、20日,专案组在走访他时,他是这样陈述的:唐某认他当哥,几乎每天去俱乐部找他喂狗玩。最后一次见到她是在9月27日中午,当时,她放学回家路过俱乐部。第二天,唐母四处打听情况时,他已经把这些都告诉她了。第三天,他跟母亲吵了一架,然后偷拿了家里的钱,独自跑到贵州、云南玩了一趟,直到花光了手中的钱才打电话让父亲接他回家。专案组向肖某母亲调查时,以上信息得到印证。也正因此,加之其他佐证,肖某的嫌疑被排除,且被要求协助警方辨认唐某的QQ好友。
  然而,一封QQ空间日志,引得肖某再次浮出水面后,陈方海带专案组认真反思,确定之前排除肖某作案嫌疑的理由并不客观。重新分析后发现,2009年10月17日13时许,肖某在用一个尾号为4706的QQ与某网友聊天时,对方希望把放在他那里寄养的狗领回。他回复“狗放乡里了,我现在不能去牵”,并要求对方“任何人问起我 ,你就都说不知道”,还说“我出事了,等我这儿的风声过了,我就去取”。18日16时许,肖某又使用尾号4579的QQ与另外一个尾号是3317的网友聊,在没有任何话语的转承下,他突然说:“我就说我到贵州、云南去了。”对方表示同意后要求肖某“问起我的话,你就说不晓得”。肖某答“我晓得,要不要说我们一起去的云南”。对方回复“不用。我说我去了杭州,我在那边有证人”。接下来的聊天内容,还暴露出肖某十分担心过不了公安机关询问的关。他还向对方保证“我要是进去了,无论如何也不会那个的。你放心”。专案组进一步核查,证实肖某与其母的证词均是虚假的;经调查,尾号3317的QQ是由吴某华注册使用的。
  吴某华,1993年生。2008年7月,在校军训期间,因殴打他人被学校除名而辍学。之后进入怀化某中专学习。经调查,年龄不大的他早早就开始谈恋爱;平时与肖某走得很近,还互认兄弟。2009年10月16日18时许,他在QQ上与女友的聊天内容也十分可疑。女友要求他从家里出来,但他表示出不来,说“晚上你来找我,我再告诉你原因”。女友觉得他很反常,因为当天她跟别人发生了冲突,本来是想让吴出来给她出气,没想到关键时刻男友却掉了链子,任凭怎么说服,吴也不应。
  事实上,为了躲过公安机关的询问审查,这时的肖某和吴某华已经编造了各种情节。当看到唐某的QQ空间日志后,肖因心虚,唯恐遭到网友举报,便自作聪明地使用不同的QQ号进入偷窥。也正是这些伎俩被公安机关彻底识破。
  2010年1月12日,阳光普照。上午9时,收网令下达。
  13时许,肖某在家里被抓;14时许,吴某华在怀化落网。
  讯问中,侦查员神情严肃,语气坚定,肖某见抵抗无望,很快就供认了伙同吴某华﹑舒某丹﹑尹某钧残忍强奸、杀害唐某的经过。稍晚,尹某钧﹑舒某丹相继落网。
  原来,因经济拮据,肖某﹑吴某华合谋企图绑架芷江某学校副校长蒲某勒索钱财。2008年9月27日上午,二人以吴某华过生日为由邀蒲某吃午饭,想在灌醉他后实施绑架。去饭店的途中,肖、吴二人遇上了舒某丹和尹某钧,四人一拍即合,决定共同作案。四人一同来到吴某华借用的同学家,中午,蒲某果然带着女友前来喝酒。席间,肖某等人轮着给他敬酒,不料,蒲的酒量过人,倒是尹、舒二人先后醉倒。肖某急在心中,干脆借酒装疯,将绳索硬往蒲某手上套。聪明的蒲某心生疑窦,立即以下午有课为由带女友离开了。下午6时许,懊恼的肖某和吴某华在二中附近转悠时遇见了唐某,遂叫她逃课去玩。因彼此熟悉,唐某毫无戒备,依言随行,与这二人一路说说笑笑,距学校越来越远——这一幕正好被同学龙君看见。肖某其实把唐某也带到了中午请蒲某吃饭的地方,虽近天黑,但舒﹑尹两人仍醉意蒙眬。过了一会儿,肖某心有不甘,冲着唐某突然变脸,以“你表姐夫张某山与我有过节”为由竟将她捆了起来,说着就想给张某山打电话要赎金。但很快,他又变了卦,意图强奸唐某。作案后,肖某﹑吴某华各自回家,并指使舒﹑尹待在原地看守。次日下午3时多,四人残忍地杀害了唐某。30日,肖某﹑吴某华动身去贵州和云南躲避了十余天……
      波折失踪案
   
  2012年9月30日中午,会同县“酒鬼酒”代理商何某明急匆匆地赶到林城派出所报案,称昨晚9时许,妻子龙某梅从自家经销店回家后,早8点被发现失踪了。10月4日,怀化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时任支队长的陈方海在接到会同县刑警大队长王育生的报告后,立即要求封锁现场,并很快组织人员开展调查。他的具体要求是:“在当事人没有确切下落之前,把失踪事件当案件去侦办。”6日,他派支队刑科所的所长叶世平、法医朱敏和痕迹技术员郭杰前往会同复勘现场。
  经勘验,王育生和叶世平汇报道,龙某梅,1964年生,无生育能力,养女龙权丽是怀铁一中的老师;何、龙夫妇在县城原裕园宾馆旁边开了一个烟酒店,代理“酒鬼酒”,资产达数百万元。9月29日晚,何某明守店,龙某梅回家休息。21时54分,途经住宅附近某宾馆门口。第二天一早,何某明发现龙关机了,有点儿不放心,就通知侄子何某亮去家里看看。何亮隔墙喊人,未得回应索性翻墙入院,原想进二楼卧室查看,但因通往楼道的后门锁住了,只得在外看看。何某明知道后,赶紧回家开锁找人,发现龙确实不在家。经警方勘查,发现何、龙的住宅系砖木结构的三层独立楼房,旁边建有厕所、猪圈,砖墙将之与周围隔开;围墙铁门直通街道,铁门虚掩,挂锁也是正常打开的;一楼中堂的正门是双页木门,左页虚掩、右页有插销固定;通向楼梯间的中堂后门有暗锁锁定、反锁孔插有一片钥匙(能正常打开);二楼为三室一厅房间,客厅木门内侧插销已遭到破坏;客厅左侧为龙的卧室,门窗完好、物品未见翻动;右侧为夫妇二人主卧,房门锁孔附近可见一枚清晰的胶鞋底印,门框被损坏,室内床上的被子一角被掀开,床脚矮柜上遗有一条女士内裤,梳妆桌上还有一个龙某梅随身装零钱和银行卡的小包,衣柜等物不见翻动;通过搭梯、爬水管是可以进入二楼后阳台的,但未见明显攀爬痕迹;三楼堆放杂物,无异常侵入迹象。
  10月9日午饭后,陈方海前往会同打算实地查看。途中接到王育生的电话:在会同县若水镇九洞东风水库发现了一具浮尸,现已组织侦查员前往现场。
  陈方海二话不说,掉转车头,朝九洞东风水库驶去。
  水库位于会同县城至洒溪、若水、团河公路若水鲁冲段公路的右侧,距县城约半小时车程;此地山高、沟深、林密,终年蓄水。15时23分,陈方海到达现场,与先期到达的刑侦教导员朱立轩等侦查员会合。他们发现,尸体的地点虽距公路仅百余米,但地势险陡、荆棘丛生。侦查员小心翼翼地下到水库边,将尸体捞上岸——从头发、衣着可看出是一名女性。
  死者身穿一套运动衫,头部连同口、鼻、眼都被透明胶带缠绕了多圈,手腕和脚踝的关节处也被胶带捆绑着;身上还绑着两块重约30公斤的麻石地砖;其裸露部位的皮肤已呈腐败现象;未见外伤。剖尸检验,法医认定系窒息死亡。
  经家属辨认和DNA检验,确认死者正是失踪的龙某梅。何某明反映其金项链、戒指和手机等日常随身物品都不见了踪影。
  当晚,在案情分析会上,围绕嫌疑人的作案动机,焦点集中到了何某明身上,依据有五:一是9月30日早上,在接到何亮的电话时,他脱口而出“是被绑架了吧”,接下来给养女打电话也是如此,有故意误导之嫌。二是在寻人启事中,描述龙某梅的着装与死者被发现时的衣着基本一致。三是因龙某梅无生育能力,多年来二人一直不睦,龙常遭何的嫌弃,还经常被他打骂。四是何某明曾在公开场合下说愿花钱借腹生子,通过侦查发现,他曾带过年轻异性郊游,关系暧昧。五是在陈述家中的现场时,他反映用布条拴着的电动摩托车、大门挂锁钥在他回家吃晚饭时放在中堂神龛台上了,疑似被凶手带走开了门,而楼道口木门插入反锁孔的钥匙片应该就是作案人留下的。
  结合现场勘查和走访调查,多数侦查员认为,一是大门是被正常打开的,但其钥匙放置隐蔽,不是熟人或内外勾结作案,一般很难做到。二是9月30日为中秋节,前一日下午怀铁一中放假,养女龙权丽本打算回家,但因参加同事家宴而临时改变了主意,她很快通知了养父母,在作案时间上可能让何有可乘之机。三是经侦查,发现9月30日凌晨3时许,在紧邻何家烟酒店门口的农行ATM机处有一着卫衣、戴帽子的男子,他迅速往返,间隔不足三分钟,形迹可疑。
  10月9日晚,在侦破工作会议上,陈方海就下一步工作提出了意见,一是以烟酒店、住宅、抛尸现场为重点,调取沿线监控图像进行分析,以发现可疑人和车辆等;二是进一步加大排查何、龙夫妻的社会关系的力度;三是积极开展电子信息痕迹分析,注意发现出现在第一现场(住宅)、抛尸现场(水库)的可疑电话。
  接下来,数位办案民警昼夜查看、反复甄别监控图像,以9月29日20时至30日8时为重要时间段,发现了一个事后被证明与案件有直接关联的三分钟模糊视频图像。
  10月23日,专案侦查工作仍无实质性进展,陈方海决定亲自接触何某明一探究竟。面对警方的种种存疑,何某明表情惘然,没有犯罪嫌疑人被触到痛处后通常表现的慌张或胡搅蛮缠,反而不断自语一切都因自己不够细心或平时疏于管家。几天后,陈方海邀来了省厅刑警总队的心理测试专家,经过一番测试,意见认为何某明在与案件的有关的重点提问上反应平静。至此,在当天的案情分析会上,陈方海大胆提出此案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绑架杀人案,之所以没有勒索财物的环节,是因为人质意外死亡了,而抛尸则是熟人作案后的反侦查手段。他建议要尽快调整侦查思路,通过串、并案的侦查途径破案。
   2013年 10月15日,距离龙某梅尸体被发现已过去了一年零六天。这一天,承德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前来追捕会同团河镇人林某,此人参与了一起会同炮团乡人唐某、承德甲山镇人张某彪、河南浚县城关镇人任志远在承德实施的绑架妇女案件预谋。
  敏锐的刑警大队长王育生在第一时间将这个信息告诉了陈方海,陈方海立即令专案组高速运转起来。很快就查明唐某和林某在龙某梅被害案发生时正受聘于县巡警大队,二人于2013年6月陆续辞职离开。具体分析后,发现承德绑架案与龙某梅案是具有共同之处的:一是两人以上结伙作案;二是针对的都是有钱的独自一人的妇女;三是都使用了手套、透明胶带等作案工具。通过进一步调查,专案组还发现,唐某竟是龙某梅的远房亲戚,不止一次到过她家。但唐某的父母在南宁经商,在龙某梅案发生的当天(30日)晚上,唐某才启程去南宁过中秋节,而当时他供职的单位早在28日下午就放假了,与常理有些不符。同时,经查,不仅发现唐某和林某的手机曾于案发前后在龙宅附近基站出现,相互间在深夜还多次联系;还确认了在30日8时许,林某的一辆日产“骊威”红色小车通过电子卡口,经九洞水库去团河老家,也就是说具备了抛尸时间。
  显然,林某和唐某杀害龙某梅的嫌疑重大!
  陈方海带着专案组深入地分析林、唐二人,这个林某曾在某武警支队服役八年,唐某也毕业于某政法类学校,二人的心理素质都异于普通犯罪嫌疑人。加之龙某梅案前期侦查期间,二人还在巡警大队上班,故没有被纳入侦查范围。
  陈方海与彭心付商定,由陈方海领队,与分管副局长龙家权、大队长王育生和副大队长粟明顺组成工作组赶赴承德。
   11月4日中午16时许,承德市刑警支队的主要领导和案件主办侦查员与陈方海一行会面,听完案情介绍后,当地警方表示对完成任务并没有十足把握,一是因为掌握的证据都是间接证据;二是到目前为止,该团伙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认罪态度并不好,连林某和其他嫌疑人已经供认的部分也拒绝交代。
  陈方海思来想去,向承德警方借来了案卷,通宵阅读。案情表明:林某、唐某、张某彪、任志远抢劫绑架犯罪团伙作案近乎疯狂。自2013年7月至10月,他们时分时合,流窜至广西河池、湖南长沙、河北承德等地有组织、有预谋地抢劫、绑架妇女作案四起,犯罪所得超过35万余元;同年8月,任志远伙同老乡王东洋在沈阳尾随抢劫女子财物作案两起。
  次日上午,在承德县看守所的讯问室里,林某一进来就与办案民警“杠”上了,先是埋怨看守所伙食差,又狂辩被扣押的赃款是他自己的钱。一旁的陈方海观察了一会儿,接着就以承德警方的身份适时打断了他,从他已经供认的长沙两起抢劫绑架妇女案直奔主题,指出其犯罪手段具有逐步升级的规律,暗示他显然隐瞒了其他案件。不知是被陈方海的威力所震慑,还是怕引出龙某梅命案,林某直接供认了广西河池抢劫案。
  记录完已近中午,陈方海及时表明真实身份,告诉林某他在会同犯下了滔天罪行,希望他认清形势。顿时,林某哑口无言。这时的陈方海立即中止了讯问。同一时间,王育生在另一个讯问室讯问张某彪,张供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情况——2012年5月,林某邀他到会同与唐某共谋绑架某烟酒店的老板娘,曾两次由林某在外放哨,张、唐潜入一栋三层住宅预谋作案,因各种原因未能得逞。
  当天下午,陈方海决定亲自讯问张某彪,进一步查明他所供述的作案细节。
   6日上午,林某和唐某也如实交代了龙某梅案的全部经过。                         
  2012年5月,林某因买车、赌博欠下唐某两万元债务,因一时无法还清,当唐某提议绑架龙某梅时,两人一拍即合,还叫来了林某的战友张某彪协助。经过几次实地踩点后,两次潜入龙宅作案未果。不久,9月30日凌晨2时许,林某、唐某终于进入二楼后,一脚踹开卧室门,将闻声爬起的龙某梅按倒在床,低声威胁其配合。龙某梅见状告饶求命,他们就用透明胶带往她头部缠绕多圈且困住手、脚,直到龙不再动弹,才退回客厅。此时,二人很懊恼不仅没抢到钱,反而被龙认了出来。再返回卧室时发现她已经没了呼吸,惊慌之下,想到了抛尸。他们将尸体放进停在龙宅不远处的林某的“骊威”车尾厢里。想到惹出了人命却依然没搞到钱,林、唐不死心,又分头去了烟酒店,企图绑架何某明勒索钱财——正是这个来回被农行ATM机旁边的监控记录了下来。绑架何未遂后,为了制造二人不在一起的假象,唐某溜回宿舍睡觉,林某把车开到某公司院内停放,躺在车里守着尸体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8时许,林某开车接上唐某在途中搬上了两块铺路麻石,开往九洞,抛尸东风水库……■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