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温暖的遗产官司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10/12 9:41:28
浏览次数:849  

  
  他,是一位有家室的千万富豪。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个美丽的姑娘闯入他的生活,并生下了女儿。不料几年后他遭遇车祸身亡,一场遗产纠纷由此拉开帷幕。然而,让人们意想不到的是,这场纠纷最终竟以亲情逆转完美谢幕……
  
  千万富豪家外有家

  年过五旬的余耀华是知名企业家。经过多年奋斗,他一手建造了自己的事业王国——山城美味餐饮集团。这个集团除总部设在市中区外,还在渝北区、涪陵区和成都分别设有六七家分公司。
  2002年6月中旬,余耀华在万州区创办了分公司,任命跟随自己多年的王建军为总经理。这天分公司正在招聘,正巧余耀华来办事,王建军就请老总主持员工的招聘面试。这时,刚过完21岁生日的夏莉出现了,余耀华完全被这位姑娘的美丽所震慑。她身材修长,漂亮的大眼睛会说话,美得超凡脱俗。
  夏莉是重庆职业艺术学院大学二年级的学生,家住万州高桥镇,利用暑假出来打工。余耀华不假思索地收下了她,并把她安排到万州分公司办公室上班。
  余耀华发现,夏莉是个闲不住的女孩儿,她主动给自己找了一堆活儿,做得尽心尽力。半个月后,余耀华告诉王建军,让夏莉去财务部做出纳。半年后检查,她所做的账笔笔清楚、分毫不差。暑假结束离开分公司时,夏莉与余耀华告别,余耀华竟产生了一种难舍难分的情感,付给她的工资高出了一倍,并对她说:“学校放假了再来!”
  学校放寒假时,夏莉果真又来了。这一次余耀华太忙,没时间和她多接触。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到了2004年6月,夏莉大学毕业了,有一家时装公司看中了她,她给余耀华打电话说了这事儿。余耀华没有吭声,放下了电话。过了一会儿,余耀华拨通了夏莉的电话,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你到我这儿来吧,我公司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当天下午4点,在王建军的陪同下,夏莉赶到公司总部。此时,余耀华又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创办了一家汽车配件公司。一见面,余耀华就对她说:“我想聘你当我的秘书。”
  经过了那么长时间的接触,余耀华对夏莉不同一般的照顾,她怎能体会不到呢?这样一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在她眼中也是很有魅力的。当天夜里,她留在了余耀华的办公室。但是,她发现平日里看上去冷峻沉着的余耀华,此刻却心事重重,似乎想回避什么。终于,他失态地大声叹气道:“别看我表面上风光,实际上却很可怜,我已经二十多年没过一回真正的性生活了……”
  夏莉爱怜地为他擦泪,余耀华顺势把她揽在了怀里,双双倒在了办公室那宽大的沙发上。不久,夏莉怀孕了!余耀华很开心:“生下来,一定要生下来!”
  2005年2月15日,夏莉抱着襁褓中的女儿余兰走出了医院。余耀华开车载着母女俩来到长江南岸的一处花园小区。他在这里买了一套90平方米的新房,他把自己和夏莉的爱巢安置在这里,并认真地告诉夏莉,这套房子日后要留给女儿余兰。
  其实,余耀华是有家室的人。
  1982年9月,刚满20岁的余耀华在重庆特殊钢厂当上了一名工人。1984年1月,他与本厂会计项志敏结婚,项志敏比他小两岁。1990年年初,项志敏生下了大女儿余春艳;次年底,又生下了儿子余志刚。

  无奈签下夫妻协议

  本来夫妻关系一直挺好,坏就坏在老岳母的身上。1993年年底,老岳母搬过来和女儿、女婿一起住。老太太再三告诫女儿,夫妻之间不是你强就是我强,要女儿把家产看紧些。男人要是在外面有了相好的,就把精力和钱财用在了新欢身上,别到头来鸡飞蛋打一场空。于是,本来平静和谐的小家庭整天战火纷飞。项志敏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挑丈夫的毛病,余耀华起先还忍着,后来就烦了。夫妻间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终于有一天,脾气倔强的余耀华一气之下搬到另一间屋去睡了。夫妻俩谁也不肯让步,就这么一直分居,从此再也没有同过床。如果不是为了两个孩子,两人早就离婚了。
  1994年,余耀华辞职下海经商。他在朝天门服装批发市场内开了一家美味小餐馆,生意由小到大,越做越红火。2002年,就在他对婚姻感到绝望,一门心思挣钱的时候,美丽的夏莉出现了。说不清楚是什么原因,他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情不自禁地向她敞开了自己紧闭的心门。情感有时就是这么不受控制,余耀华在遇到夏莉后就完全抛开了自己已婚的身份,他和夏莉过起了家外有家的日子。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2008年儿童节这天上午9点多钟,余耀华和夏莉领着三岁的女儿去重庆市南山公园游玩。余耀华的大女儿余春艳坐在一辆出租车上,正好路过此地。在公园正门的停车场,她一眼看到了爸爸,随后发现爸爸牵着一个小女孩,旁边还有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她傻眼了,急忙下了车。不想让父亲太难堪,她远远地跟在三人身后。
  那天,余耀华陪着夏莉母女玩得十分开心。余春艳躲在一旁,差一点没气晕过去。这个女人这么年轻,一定是看上了父亲的财产!当天下午,余春艳找到爸爸,索要夏莉的电话。余耀华见女儿什么都知道了,怕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忙问:“春艳,你想干什么?”余春艳生气地说:“爸爸,您放心,我不会告诉妈妈,但我要找这个女人好好谈谈,让她离开您!”
  6月3日早晨,夏莉带着余兰正在小区一家超市买东西,手机突然响了,是余春艳打来的。余春艳说明了自己的身份,并说要和夏莉谈谈。夏莉没有惊慌,只是说:“好的,我们可以谈一谈。”
  在一家咖啡馆里,两个人坐在了一起。漂亮的余春艳,大学毕业后和男友都在重庆一家外企工作。当余春艳仔细打量对面的夏莉时,被对方的美丽所打动。余春艳说:“你和我爸爸年龄相差三十多岁,却甘心当第三者,你不为自己惋惜吗?”
  夏莉笑笑:“年龄不是问题,我爱你父亲。当然,他很有钱,这也不是什么罪过。你想让我离开你爸爸,你最好先去问问他。如果他愿意分手,我没有意见。”接着,她将余耀华夫妇虽在同一屋檐下,却分居多年的真相告诉了余春艳。余春艳听后惊呆了,她没想到父母之间的关系名存实亡。
  当晚,余春艳追问妈妈:“您是不是和父亲分居了?”随后她把父亲有外遇的事委婉地告诉了妈妈。项志敏哭成了泪人,原来,她对自己当年的做法早有悔意,却因为性格倔强不愿低头才导致今天的局面。余春艳对妈妈说:“妈,发生今天这种事,也不能全怪爸爸!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守住爸爸的几千万元的资产,别让那个女人的阴谋得逞!”
  第二天是周日,余耀华刚一迈进家门,项志敏就揪住他又哭又闹,让他将事情说清楚。儿子余志刚皱起眉头:“爸爸,您和那个女人的事情是不是谣传,你们到底有没有事呀?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余耀华明白儿子的意思,是让他息事宁人,忙说:“我和夏莉只是工作关系,如果你们不相信,我今天就辞掉她。”
  项志敏不相信,她想,余耀华今天辞掉夏莉,指不定明天就找一个张莉。她最关心的是,她和孩子们今后的生活是否有保障。她提出,夫妻俩签一份《夫妻财产约定协议》。内容是大酒店、配件公司等家族企业及家庭住房是夫妻共同财产,夫妻任何一方不得单独处分。倘若夫妻一方去世,互不继承,死亡一方的财产由一儿一女均等继承。为了息事宁人,余耀华答应了,并在协议上签了字。
  当晚,余耀华闷闷不乐地去了夏莉的住处,伤感地对她说:“我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今后若有不测,你和兰兰可怎么办?”夏莉凝视他,泪眼婆娑:“为啥要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夏莉当初选择和余耀华在一起,很大原因是他事业有成。但是,在相处中,她也被余耀华对她的爱和关心所感动,她真的想好好跟他过以后的日子。她以为只要有余耀华在,她和女儿的生活总是有保障的,所以她从未想过争什么财产。
  
  ……
  (摘自《知音·海外版》2017.4上 欧阳军 文)
  
  ……
  详见本刊2017年10期
  
  
  





编辑:警察文摘----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