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皖北儒将——记安徽临泉县委常委、公安局长宋国光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6/10/9 9:34:55
浏览次数:10674  
文/陈亚洲  秦岩平 郝靖
  
  1986年9月,带着对人民警察职业的无限敬意,19岁的宋国光踏进了安徽省人民警察学校的大门;两年后顺利毕业,他被分配到安徽省界首市公安局,从派出所民警、派出所所长、预审科长、经侦大队长,一步步成长为副局长、政委;2014年10月,宋国光调任临泉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2014年11月,调任临泉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局
  长;2016年7月,当选临泉县县委常委。
  临泉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全县人口230万。提及宋国光,民警的印象是“亲力亲为”“平易近人”;在群众眼中,他则是一位说话慢声细语,答应的事一定会有结果的公安局长。
  
  
  
  

  

  

  检查、指导基础台账

  

  检查清查行动

  
  1986年9月,带着对人民警察职业的无限敬意,19岁的宋国光踏进了安徽省人民警察学校的大门;两年后顺利毕业,他被分配到安徽省界首市公安局,从派出所民警、派出所所长、预审科长、经侦大队长,一步步成长为副局长、政委;2014年10月,宋国光调任临泉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政委;2014年11月,调任临泉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局
  长;2016年7月,当选临泉县县委常委。
  临泉县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全县人口230万。提及宋国光,民警的印象是“亲力亲为”“平易近人”;在群众眼中,他则是一位说话慢声细语,答应的事一定会有结果的公安局长。
  “禁毒先锋”
  2011年,临泉县被国家禁毒委确定为“全国毒品问题重点整治地区”。2014年7月,安徽省公安厅禁毒专班进驻临泉,对辖区毒品问题进行了重点整治。临泉县委县政府发动全民参战,“刮骨疗伤”。2015年12月,临泉县由“全国毒品问题挂牌整治地区”降级为“毒品问题通报警示地区”。
  自从来到临泉县公安局,宋国光心里明白,在临泉,要把工作做好,就必须先成为一名“禁毒先锋”,与“毒品”死磕到底!带着这样的决心,宋国光时时刻刻都把禁毒工作挂在嘴边,写在纸上,记在心里。
  2015年上半年,一条贩毒线索被逐级上报至宋国光:曾因贩毒被判刑的庙岔镇刘某某,出狱后不思悔改,纠集少数不法之徒还在从事贩毒活动。
  宋国光随即指示:“盯住他,掌握证据,找准机会,一招制敌!要让其他有类似想法的嫌疑人闻风丧胆!”
  禁毒大队的民警开始了对刘某某的“深度经营”。鉴于案情重大,经研判,层层上报后,该案被公安部列为“2015-1251”毒品目标案件予以督办。
  一场由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公安机关三级联动,禁毒、刑侦、信息等多警种协同作战的禁毒突击战悄然打响了。
  为了对刘某某团伙贩毒案进行彻底侦查,专案组先后派出40余名警力五下云南,全面摸排该团伙的组织架构、资金流向和活动轨迹等情况。但因刘某某从事贩毒活动多年,其家族多名成员包括其本人都曾被公安机关打击处理过,反侦查能力较强,行事小心谨慎,这无疑给警方的侦查增加了难度,案件进展缓慢。
  宋国光了解到情况后,叮嘱禁毒大队负责人:“不要着
  急,只要把线放长,就一定能钓到大鱼!”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跟踪和分析,专案组终于弄清了刘某某的活动轨迹。原来,为了掩人耳目便于贩毒,刘某某在云南购买了养猪场和橡胶林,以“做生意”为幌子多次往返于境外和云南、安徽等地。
  当专案组成员在云南日夜紧盯刘某某的一举一动时,临泉当地一场场禁毒严打的整治行动也开展得如火如荼。2015年10月23日,刘某某前妻冯某某位于庙岔的涉毒房产在行动中被依法当众拆除。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远在云南的刘某某的耳朵里,深受打击的他顿时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手足无措,更加想尽快实施毒品交易,弥补损失。
  此时,已在云南守候多日的民警发现刘某某这条“大鱼”开始频繁活动,看来,收网的时间指日可待。
  经调查,耐不住性子的刘某某伙同胡某某等人出资450万元,经李某介绍,从老挝的上线处购买毒品,准备以贩运猪饲料为由,将毒品运往河南驻马店。11月29日,刘某某从老挝购进毒品,经西双版纳运送至昆明一处冷库内藏匿。刘某某正等待大赚一笔的时机。
  听了案件进展情况的汇报后,宋国光电话联系了在云南蹲守的专案组负责人:“可以收网了,看准了就干!一定注意安全!”
  说干就干。当天中午,分布在云南昆明、西双版纳,河南驻马店,安徽临泉的六组民警同时行动。到30日23时,一天两夜的时间,专案组相继抓获了主要犯罪嫌疑人刘某某、胡某某、李某,及团伙其他成员曹某等11人。在云南昆明的冷库内,专案组缴获藏匿毒品15千克,同时扣押了作案车辆四部,缴获毒资50万元,查封了养猪场和橡胶林场。至此,“2015-1251”部督案成功告破,涉案嫌疑人全部归案,一条由老挝经云南至安徽的跨境贩毒通道被彻底铲平。
  2016年,宋国光带领局领导班子在安徽省公安厅、阜阳市公安局禁毒专班的指导下,确定了“打击毒品大要案,挖毒根、斩毒源、断通道,逐步瓦解盘踞在临泉的毒品贩运网络,铲除临泉本地贩运毒枭”的目标。
  2015年11月3日,临泉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接到消息:姜寨镇居民王某涉嫌贩卖毒品。通过进一步的核查,发现王某背后确实存在着一张直通云南的贩运网络,涉及人员遍布安徽、河南、云南、陕西等地。该团伙结构复杂,组织严密,且每次贩运毒品的数量巨大。
  得知案情,宋国光立即与省、市两级禁毒工作专班人员研究分析,捋清工作思路后,全面部署警力,成立了由省、市、县40名精英民警组成的专案组,集中攻坚此案。同时,为全面查清该案涉及各地的网络结构,分别在云南、西安派驻专案工作小组,联合云南、西安警方同步开展侦查工作。
  通过几个月的缜密侦查,根据各地专案民警的反馈,此案的团伙人员结构渐渐清晰:涉及临泉本地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有张某、杨某某、梁某、王某、郑某,涉及西安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有韩某某、韩某、郑某,涉及云南的主要犯罪嫌疑人有杨某和许某。
  2016年3月14日,负责筹集运输毒品的杨某和许某二人将毒品从缅甸运至云南保山,为掩人耳目,二人还专门购买了一辆捷达轿车,既能用于装运毒品,还可以躲避警方盘查。二人一路来回盘旋,沿途绕过各个检查站,从云南至贵州,到湖南后再转湖北。3月20日从湖北十堰六里坪收费站下高速,与韩某某取得了联系,确定在湖北六里坪见面商议下一步毒品交接及运输事宜。与此同时,在临泉、河南新蔡苦等消息的张某某、王某某、杨某某等人马不停蹄地筹集毒资,并准备于当天赶赴湖北,在韩某某的安排下,与杨、许二人进行毒品交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当他们在密谋商议交易时,殊不
  知,警方的天罗地网已悄然靠近。
  3月19日,在禁毒专班的会议室里,宋国光和省市禁毒工作专班的战友彻夜未眠,经反复研究和分析后周密部署,专案组兵分九组,且各自明确职责和分工。
  3月20日14时左右,收网时机已到,九组警力,共60余人、30余部车辆分别在湖北、西安、临泉三地实施抓捕。
  此时,宋国光坐镇指挥,他知道,是否能稳准地抓获嫌疑人是摧毁该贩毒团伙的关键,每个环节都不能有偏差!
  随着一份份捷报的传来,宋国光松了一口气:湖北五组警力在六里坪将杨某、许某、韩某某、郑某控制,并在其驾驶的捷达轿车内查获海洛因七公斤。临泉三组警力分别在庙岔街将驾驶现代轿车正准备前往湖北进行交易的杨某某、王某某、梁某某三人抓获,并在车内查获用来购买毒品的现金60万元;在临泉县城将张某某抓获,在张某某城关镇的家中将其妻郑某某抓获。西安专案组在当地将韩某抓获。
  至此,历时五个月的艰苦鏖战,这个横跨安徽、河南、陕西、云南四省的十人犯罪团伙被彻底摧毁,一条由境外经云南至安徽的特大贩毒通道被完全斩断。
  “女教师失踪案”
  2016年6月14日,吃过晚饭,难得的闲暇时间,宋国光打开手机浏览新闻,一则“临泉女教师离奇失踪”的消息引起了他的注意。根据消息中对女教师失踪的种种细节描述,极其敏感的宋国光看出了问题。他立即拨通局相关部门的电话,得知女教师的家人已经向辖区新城派出所报了案。
  一个小时后,临泉县公安局会议室灯火通明,宋国光以及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会彬、刑侦大队侦查员、新城派出所接处警人员围坐在会议桌边。在听取了有关“女教师失踪”事件的各类详细信息的汇报后,宋国光思考片刻,肯定了自己先前的推测:“此事件很可能是一起刑事案件,甚至是命案。”随即,他要求刑侦大队立即介入调查。
  领了“军令”的刑警们丝毫不敢放松,连夜开展工作。调监控、查通话、排查女教师的各类社会关系,然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事件变得更加扑朔迷离:失踪女教师名叫李荔(化名),失踪前在新城中学教书。前几年,因为给学生补课,她与一名离异的学生家长越走越近,不久确立了恋爱关系。这个男人叫王某战,有盗窃前科,多次入狱。悬殊的背景遭到了李荔家人的强烈反对。几天前,李荔就向他提出了分手,两人还因此发生过多次激烈争吵。
  第二天下午,当更多调查信息汇总到宋国光面前时,他即刻拍板启动命案机制,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副局长王会彬任组长:“要尽快破案,查清李荔的下落!”
  接下来,专案民警将手中的线索进行了梳理:王某战常年在天津打工,实际在老家白庙镇居住时间很短,活动轨迹难以掌握;李荔失踪的当日,没有她被胁迫的迹象,在学校不远处上了一辆银灰色轿车,离开监控范围后,至今杳无音讯。
  该从哪儿查起呢?
  侦查员分工协作,兵分多路:查视频、查通话人员、走访群众……几天下来,侦查员的眼睛都熬红了,却仍然没有任何进展。时刻关注案件进展的宋国光不时会给王会彬打去电话,听说遇到了瓶颈,他点拨道:“基础工作必须做细,思路嘛,可以另辟蹊径。”
  专案组成员重整旗鼓,考虑到李荔和王某战交往时间比较长,决定从李荔近期的旅馆住宿记录入手调查。
  变化了一下思路,侦查员果然有了重大发现。2016年6月,李荔曾与一个叫王某明的人在临泉同住,而王某明曾是王某战的狱友!经过调取宾馆视频,与李荔一同入住的人并不是王某明,而是王某战。让人兴奋的是,侦查员在宾馆门口的监控中发现王某战与李荔是开着一辆银灰色老款尼桑天籁轿车来的,车牌号是“津N××××8”。经查询,此车牌系套牌。细心的侦查员发现,这辆悬挂套牌的天籁轿车与李荔失踪当晚在新城中学卡口出现过的车,其车型、颜色几乎完全一样。由此看来,6月11日,王某战驾驶的津牌套牌车将李荔接走的可能性很大。
  王某战有重大嫌疑!
  王会彬第一时间将这个重大进展向宋国光作了汇报。宋国光只说了一句话:“通过一切手段,把王某战的活动轨迹弄清楚!”
  车型、车牌、车身颜色和特征都有了,接下来就是要弄清王某战在李荔失踪前后到底去了哪些地方,究竟做过什么。
  侦查员连续开展了几天艰苦的调查工作,大致弄清了王某战的行动轨迹:他先在新城中学附近接走了李荔,然后开车回到白庙镇家中;后有目击者见到王某战又开车离开了白庙。6月12日清晨,天籁轿车向河南方向驶去。
  至此,专案组断定,王某战就是犯罪嫌疑人。
  就在侦查员兴奋不已时,车辆轨迹却在河南省沈丘县付集镇消失了!专案组经过研究,一致认为当过兵的王某战具有较强的反侦查意识,他会不会在河南境内换了车牌呢?一位细心的侦查员发现,王某战驾驶的车辆很像一起盗窃案中的作案车辆。再结合各方信息,侦查员确认这辆车就是曾经的作案车辆,并确定了盗窃案发案时作案车辆悬挂的车牌为“津N××××8”。王某战会不会继续使用这个车牌呢?经查证,果不其然,悬挂“津N××××8”的银灰色尼桑轿车于6月12日15时从河南秣陵上高速,之后出现在大广高速上,最终从天津塘沽中心桥下高速。据此前的调查,王某战十几岁就跟着家人到了天津,常年在天津打工。那么,嫌疑车来到了天津,逻辑上是对的!
  刑侦大队教导员陶然舒了一口气,终于找对了方向!他赶紧打电话向宋国光汇报。宋国光立刻指示:“去天津!”挂了电话,宋国光心中那根拉紧的弦绷得更紧了。
  6月19日,疲惫不堪的侦查员马不停蹄地赶往天津塘沽。在天津警方的协助下,侦查员确定在两个监控点之间的五公里处为王某战的临时落脚点。同时,当地警方提供信息:王某战还有一个同案人员,叫宋某友,山东德州人,在塘沽区开了一家修理厂,曾多次给王某战改装、维修车辆。获取这条信息后,侦查员对监控范围内的修理厂进行重点摸排。
  21日,就在侦查员驾驶着一辆民用号牌的轿车经过一家修理厂时,瞥见一辆与嫌疑车十分相似的轿车被悬挂在修理架上。破案心切的侦查员当即掉头在厂门口转了一圈以仔细观察。在确定是嫌疑车辆后,侦查员迅速找位置隐蔽侦查车,同时通知战友前来增援。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侦查车虽然用了民用号牌,但因连续两次经过修理厂大门,还是引起了王某战的怀疑。就在侦查员隐蔽车辆、通知增援的短短几分钟内,王某战很快将嫌疑车从架子上放下来,迅速启动,逃离了修理厂。
  人生地不熟,又缺少现场支援,竟这样让王某战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了!侦查员极其懊恼,很快,他调整心态,在不远处对修理厂进行了观察,发现宋某友还在。很快,陶然等几名民警赶到,决定化装成客户上前与宋某友聊聊。交谈期间,一位中年女子走过来,不明就里地问宋某友:“刚才那辆银色尼桑呢?”只见宋某友连连摆手,神态慌张。这一举动引起了陶然的注意,向身边侦查员递了一个眼色。随即,陶然几人将该女子和宋某友控制,并在该女子的车上搜出了王某战的随身物品,其中一个笔记本上存了很多电话号码。
  在天津市塘沽区胡家园派出所内,陶然带领侦查员对该女子和宋某友进行了讯问。原来,该女子是王某战在天津的情人。侦查员认为,王某战应该还不知其情人已经被警方控制,只要掌控女子的手机,就有可能找到王某战。而在随后筛查女子手机来电信息时,侦查员发现了一个人名——郭某,他是王某战的狱友,现居山东省德州市乐陵县。
  晚上,侦查员开了一个碰头会,针对白天抓捕失败总结经验教训。侦查员意识到,王某战绝不是普通的对手,而是一只“老狐狸”。
  虽然没有亲临抓捕现场,远在临泉的宋国光却能体会到侦查人员的心情。在电话里,他对负责追捕的陶然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安抚好侦查员们的情绪,耐住性子,稳扎稳打!”
  当晚,天津警方传来消息:郭某接到王某战的电话,二人应该就在天津与乐陵之间!陶然带领侦查人员火速赶到乐陵县,在乐陵警方的配合下,他们只发现了郭某,暗中跟踪后却并未发现王某战的踪迹。侦查员不甘心,连夜跟踪郭某进了乐陵县某宾馆,然而,他并没有住宿,进去后很快就离开了。经查,郭某只是在此开了一个房间,同时留下了一部手机让宾馆老板交给一个“姓王的”。
  姓王的?肯定是王某战!
  侦查员决定守株待兔。
  6月24日21时许,王某战果然步行出现在宾馆门口,陶然带领早已潜伏好的追捕组成员,迅速将其控制。
  王某战被抓后始终闭口不言。侦查员决定找出证据——嫌疑车辆!
  一夜的搜索却无果。第二天,侦查员再次细致地搜索后,终于在附近两处民宅的间隙处发现了套上了车套的嫌疑车辆。但车辆似乎被彻底清理过,里里外外几乎找不到蛛丝马迹。
  民警将嫌疑人王某战押解回阜阳,面对有过三次前科的“老狐狸”王某战,经过两天的交锋,虽然王某战依然不交代犯罪事实,却能明显看出其心理状态的变化。
  “趁热打铁!”宋国光时刻关注讯问工作,他对王会彬说道。
  6月27日,王会彬决定亲自与王某战“拉拉家常”,这一拉就是四个小时。次日一大早,王某战向侦查人员要了纸和笔,写下了他与李荔因感情问题发生争执后,一怒之下将其杀害的过程。同时,他还交代了杀害李荔后将其尸体带至天津,于6月18日夜里在大港区太平镇附近的垃圾场将其焚烧的犯罪事实。
  侦查员仔细分析了王某战写下的犯罪过程,发现王某战的交代漏洞百出!为了击溃他隐瞒真相、妄图逃避法律制裁的心理防线,7月1日,王会彬和侦查员一起押解着王某战来到了那个垃圾场附近辨认现场。王某战又一次沉默了。当晚,王某战主动提出见王会彬。经过九个小时的“聊天”,王某战终于和盘托出。
  原来,6月11日当晚,王某战到临泉与李荔见面后,将其带回白庙家中。次日清晨,二人因感情问题发生了争吵,王某战一怒之下将李荔掐死。慌张的王某战将李荔的尸体塞进车辆的后备厢内,想到河南找亲戚家借钱。因为没借到钱,王某战不得不从河南把尸体带到天津。到达天津时已是13日,尸体开始散发异味,王某战越发害怕,就想到了分尸、焚烧。17日,王某战将尸体肢解后进行了焚烧,然后连同分尸工具一同抛入了河道……
  破全省最大一批次“假冒安全套案”
  2015年12月1日,临泉县公安局经侦大队从河南警方那里得到线索:2014年以来,合肥人杨某某和胡某等人涉嫌未经授权,通过物流多次从河南省新乡市刘某某处大肆购买假冒的品牌避孕套,由物流代收货款十万余元,并通过网站向全国20多个省市销售。
  这是一起利用网络销售从事贩卖假冒伪劣产品的案件。宋国光在听取经侦部门的案件汇报后,立即对侦破此案提出了“查清源头、深挖枝节、铲根除源”的要求。
  经侦民警在侦查初期发现了两个可疑的电话号码,并决定以此为线索展开调查。对这两部电话的使用情况分析后发现,这两个号的实名登记机主与发出物流单上的收件人姓名不符,再分析电话使用情况,发现只有一个电话号码目前尚在使用。经过多次分析与研究,确定此电话曾多次在“临泉县华荣公司”附近打出。于是,民警初步认定犯罪嫌疑人很可能租用了“临泉县华荣公司”附近的房子作为窝点。
  办案民警将信息汇总后向宋国光做了汇报。宋国光果断提出:“守株待兔,以地点找人,切忌打草惊蛇,一旦证据成
  熟,一网打尽。”
  皖北的冬天十分寒冷,民警于寒风中蹲守在“临泉县华荣公司”附近,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为了把“兔子”揪出来,民警两人一班,接受着寒冷的考验。
  36小时之后,终于有了进展。蹲守民警发现,每天15点左右,都会有一个30多岁的男子骑着一辆黄色电动三轮车载着一些打好包装的纸箱从“华荣公司”院内匆匆驶出。
  为了进一步摸清情况,民警深入“临泉华荣公司”院内蹲守,发现黄色电动三轮车是从一家名为“临泉县蜂云到家商贸有限公司”的仓库里出来的。由此,还发现了一个重要线索——这家商贸公司的门口经常停着一辆合肥牌照的面包车!
  窝点应该就在这里!
  经调查,“临泉县蜂云到家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杨某某,并有一名叫代某某的员工。而代某某正是骑黄色电动三轮车的那个年轻男子!
  人找到了,地点也清楚了,接下来就是摸清嫌疑人的活动轨迹,确定假冒伪劣品的具体存储位置。
  民警以黄色电动车的活动轨迹为突破口,查看了其沿途经过路口的监控录像。经分析,嫌疑人驾驶电动车由“华荣公司”院内驶出后,沿光明路向北,然后向东,又向南,从邬庄小学西侧南北小路进邬庄城中村,右转弯驶进一片民宅中。这处民宅是新建的四层楼房,四周有围墙,很难观察掌握里面的情况。机智的民警着便服以询问租赁房屋的名义进入后,发现房主不在,租赁户也不配合,只得无功而返。但细心的民警发现,一楼的四间门面房大门紧闭,十分可疑,会不会是嫌疑人窝藏假货的场所呢?
  在案件分析会上,曾在经侦战线拼搏多年的宋国光给出了意见:“网络售假案件比较特殊,如果不能在现场查获假冒商品,仅凭供述和电子交易记录是无法认定案件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精确打击,不见兔子不撒鹰!”
  秉承这个原则,办案民警在没弄清藏匿窝点是否存有假冒商品的情况下,始终没有轻易出手。终于,机会来了,摸清了人员活动轨迹,判明了窝点内藏有假冒商品,在嫌疑人代某某再次出现在嫌疑窝点前来取货时,迅速出击,将其控制,当场查获了邬庄城中村四间仓库内98箱零七包假冒伪劣安全套,共计807480只。次日,犯罪嫌疑人杨某某、代某某因涉嫌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被临泉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在看守所里,杨某某和代某某供述了自己的犯罪过程:2013年4月15日,还是大学在读研究生的杨某某发现了“商机”,弃学从“商”,在合肥市注册了由自己任法人代表的“合肥赛客斯商贸有限公司”。杨某某和张某某系公司股东,代某某是员工,其工作内容之一就是通过网站依托快递公司向全国多个省市销售假冒的知名品牌避孕套。公司分工明确,杨某某负责订货、接货。代某某是发货员,张某某则在生意忙时协助他。
  2015年6月,“生意”发展壮大的杨某某想把自己“洗白”,于是和张某某在临泉县注册了“临泉县蜂云到家商贸有限公司”网上超市,并在城关镇于寨街上的“华荣公司”租了一间仓库作为办公和仓储地点。可是,公司刚创办不久就遇到了资金短缺的难题,杨某某不得不安排代某某继续以“合肥赛克斯商贸有限公司”的名义通过网上销售假冒避孕套,以赚取利润维持公司运营。为了躲避检查,杨某某还在城关镇泉河北岸的邬庄租了四间仓库专门存放假货。
  据估算,涉案假冒伪劣品案值270余万元,是目前安徽省查获的最大一批次假冒安全套案件。
  速破绑架案
  2016年1月27日4时30分,临泉县公安局110报警台上急促的电话铃声提前打破了清晨的宁静:26日23时,家住临泉县黄岭镇八里坡行政村的小建(化名)在村庄附近被绑架!嫌疑人手持长刀,带有手铐,二人现去向不明。
  报警台的信息很快传到了宋国光耳边:这起带着工具的绑架案件背后一定隐藏着更多的秘密。他立即给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王会彬打了电话:“将案情通报相关派出所,刑侦大队全力以赴,各警种相互配合,务必确保人质的生命安全!”黄岭派出所、刑侦大队民警立即组织力量前往案发地,由刑侦大队、派出所的十多名民警组成的专案组拉开了一场与嫌疑人比智慧、比时间、比速度的战役的帷幕。
  民警在八里坡行政村了解到,与小建同村的小红(化名)在天津打工期间结识了当地人小峰(化名),二人渐生好感,发展成恋爱关系。之后,小红觉得自己还不到20岁,小峰已经30多岁,年龄悬殊,便提出了分手,回到家乡后不久又与小建谈起恋爱。小峰在得知小红有了新对象后,一气之下带着电棍、刀具和手铐,纠集了一男一女开着一辆白色本田思铂睿轿车一路南下来到了黄岭,准备将小红“带”回天津。
  小峰以见面为由打电话约小红出来相见,未想却被她干脆地拒绝了。不甘心的他想起和小红同村的小杰(化名)以前也在天津打过工,就打电话让小杰帮忙约小建出来见面。不知情的小建如约来到见面地点,没想到一见面就被小峰强行戴上了手铐,塞进了车里。车子行驶的途中,小峰又给小红打了电话:“一人换一人,你跟我走,我就放了你的小建!”
  临泉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教导员陶然迅速将查获的情况向宋国光汇报。宋国光提醒他:“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务必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陶然与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韦峰、胡天辉和黄岭派出所所长闪亮在分析研究后,决定驾驶四辆民用号牌的车辆,确定了“以不变应百变”的战略——“相互之间保持联系,分散还是聚集依据案情随时定夺”。侦查员带上小红,开始和小峰周旋。此时的小峰却关闭了手机,在微信上与小红联系。为了能及时查到小峰的踪迹,民警让小红尽量与小峰在微信上聊天,以延长时间。小峰的反侦查意识却很强,不断变换见面地点,不论是提出在临泉县城宾馆,还是在饭店,小红一行到达后一等就是几个小时,约定的时间到了,小峰也不露面。在民警的安排下,小红给小峰发了最后一条微信:“天黑了,我要回家,十分钟后再不来我就走!”小峰依然不回复。
  线索似乎就此中断了。
  就在陶然、韦峰等人一筹莫展之际,宋国光的电话来了。得知线索中断时,他鼓励道:“稳扎稳打,一追到底。另外,可以‘以车找人’,先去寻找嫌疑车辆。但是记住,务必保证人质的生命安全!”
  黑夜来得特别快。为了不放弃任何一个机会,27日晚,陶然安排一名女警和小红一起住进宾馆,随时待命,其他民警则开车分散在临泉县城主要街道寻找嫌疑车辆。同时,治安部门也开始核查在临泉城区各宾馆居住的身份证为天津的人员。经仔细核对,确实发现了两名在县城宾馆居住的天津人,却均为女性,与案件无关。忙了半天,追踪毫无进展。见民警们饥肠辘辘,陶然和韦峰决定先吃饭。就在吃饭的间隙,信息传来:在临泉城西三岔路口发现了嫌疑车辆!放下碗筷,韦峰立即带人前往三岔路口,陶然则带人留在县城继续寻找线索。半小时后,韦峰返回县城,排除了三岔路口发现的嫌疑车辆。而在此时,小红的电话响了,是小峰打来的:“现在,你一个人乘坐出租车,到临泉商都门口来,我们见面!”韦峰迅速拦了一辆出租车,表明身份后,驾驶出租车带着小红向商都驶去。就在距离商都200米的时候,小峰似乎像知道了什么,又一次关机!
  北方的冬夜尤为寒冷,夜幕来临,只有极少数的超市开门营业。陶然坐在车上,开始沿县城平日里最繁华的光明路向南行驶,希望能有所发现。他在想:嫌疑人没有住进宾馆,从外地来,对临泉的地形应该不熟悉,应该也不敢进饭店吃饭,那么,他会不会去商店买一些必需品呢?
  车辆行驶到光明路南部,路旁右侧是国土资源管理局,旁边有一家超市开着门,陶然觉得口渴,就进去买水喝。超市里顾客不多,只有一名青年男子准备付款。具有多年刑侦工作经验的陶然,习惯性地用眼角一扫,这无意间的一瞥,让他兴奋起来:从接手这起绑架案件开始,那个“影子”已经刻在了脑中,不论是体貌特征,还是外表穿着,都让他深信不疑——眼前的人正是小峰!为进一步确认,陶然靠近青年男子,并用地道的临泉人遇到熟人的口气调侃道:“老张,啥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男子受惊,用浓重的天津话回答:“你认错人了!”陶然继续:“上次咱还在一起喝酒呢,不过,你没喝过我。再找机会拼拼啊!”同时,陶然假装接电话,实则拨通了韦峰的手机,利用侦查员之间的默契,他要让韦峰在最短时间内前来增援。
  同样在刑侦一线拼搏多年的韦峰接到陶然的电话后,听着陶然“奇怪”的说辞,很快就明白一定是和嫌疑人在一起!他迅速判断出陶然的位置,在两分钟内赶到了超市。当男子转身要逃出超市的刹那,陶然伸手抓住了他的肩膀,同时,从门外一步跨进的韦峰,手中的枪已经顶在了男子的脖子上。
  此时是8时30分。
  面对从天而降的民警,小峰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但对民警的讯问,他只回答:“小建在河南省沈丘县。”
  宋国光得知抓获了嫌疑人,在肯定了民警的工作之时一再强调:“一定要把人质的安全放在第一位!”
  讯问中,小峰在沉默许久后,突然主动提出自己可以给另外的两个朋友打电话,并让他们放了小建。专案组民警牢记宋国光的提醒,商议后一致认为:从小峰的所作所为来看,他决不会甘心功亏一篑,假如让他打通电话,他的一句话很可能给人质带去生命危险。民警拒绝了小峰打电话的要求。
  河南省沈丘县在临泉县的西面,民警分析后认为,小峰的同伙都是天津人,在河南没有固定地点,在得不到小峰的消息后,一定会到县城找他,立即通知刑侦大队视频中队调取临泉西部的相关监控,查看是否有嫌疑车辆进城。果然,通过视频巡查,发现了一辆无牌的白色本田思铂睿于21时44分从姚集通过。按照时间推断,嫌疑车辆应该已经进入了县城。
  22时多,民警兵分几路,在各个路段寻找白色本田思铂睿。缓慢的车速让民警有时间关注沿途的车辆。韦峰驾驶着车辆行驶至港口路南端时,发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无牌的白色本田思铂睿!他迅速在脑中梳理了案件信息:嫌疑人携带的电棍、刀应该都在车上,正面交锋不仅对人质不利,还可能会伤及无辜,不如“以车试车”!他迅速联系了另一辆车,采取两面夹击的方式,试图将那辆白色本田思铂睿夹在中间。思铂睿似乎发现了不妙,启动车辆后顾不上与其他车辆的刮擦,寻找空隙迅速离去。驾驶员的举动更坚定了韦峰的想法,他紧追不放,尝试与思铂睿的尾部“接触”,来观察车内驾驶员的反应。在连续三次“亲密接触”后,思铂睿非但没有停车的打算,还开始在临泉县城主要街道绕圈。韦峰二次鸣枪示意停车,车辆不仅不停,还加快了行驶速度。但很明显驾驶员对路况不熟,在县城大路上绕了五圈后,车辆被逼进了临泉东部煤建公司附近的胡同内。韦峰带领民警下车将车辆围住,一边告诫驾驶员“抱头从车内出来”,一边引导车上人员:“车上的人员听好,你们是来给别人‘帮忙’的!现在服从指挥,有从轻情节,在处理上对你们有好处!”僵持了几分钟后,车门终于打开了,黑暗中,驾驶员先从驾驶室下来,另一名嫌疑人将人质推下车后,自己紧随其后,被民警控制。
  被绑的小建安然无恙。
  此时的时间是22时30分。 ■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