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王牌”刑警 ——记广安市广安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胡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6/8/4 9:35:49
浏览次数:29948  

  文/本刊记者 张安妮
  
  
  


  

  
  47岁的他,警龄已超过了30年;入警后四年,他成为刑侦大队的一名技术员,此后20余年,从技术中队队长、派出所长到刑侦大队副教导员、教导员,副局长、常务副局长,政委,他始终战斗在刑侦一线。在他看来,“公安机关的主要作用,就是破获大要案件、打击违法犯罪、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因此,他在当地警界率先提出“命案必破”,自此也拉开了自己警察生涯中黄金时代的大幕,组织侦破现行命案上百起,命案积案几十起,指挥破获了数起震惊全国的恶性案件,多次被上级公安机关嘉奖,成为当地警方侦办刑事案件的一张“王牌”;“清网行动”期间,他成功规劝多名重特大命案在逃犯罪嫌疑人归案;曾有三年时间,他以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城管执法局长。当他在这个岗位上获得“全国和谐城管年度人物”荣誉时,他说:“是公安精神一直激励着我,赋予我无限能量!”2014年9月30日,他调任公安局政委,主持日常工作,不久任公安局长。那一刻,他眼中充满激情!
  他就是四川省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局长胡勇。

  一枚鞋印

  1993年11月26日下午,岳池县某镇的河对岸发生了一起抢劫杀人案。
  在接到报案后,当时还是刑事技术员的胡勇与几位同事及时赶往现场。到达河边时,天已经黑了。带队负责人觉得夜色并不利于渡河到对岸开展侦查工作,提议天亮后再开工。
  胡勇当场给出了反对意见:“我不这么认为,你们看,我们脚下都是沙地。如果这里是第一发案现场,也许就会有一些重要痕迹被留下。”他觉得应该在案发第一时间勘验现场,尽快取得痕迹物证,以更好地为接下来的侦破提供有力证据。
  夜太黑了,整个河面除一个不大的简易木船外,空无一物。负责人考虑到侦查员的安全,还是决定次日清晨动手。不顾反对,“固执”的胡勇却带上一位刚入警的新人上了那条晃晃悠悠的小木船。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河面漂行的二十分钟,完全不会游泳的胡勇紧张得心都要跳出来了。
  自嘲为“旱鸭子”的他如今笑言:“再怕也得忍着,也得坚持。呵呵,关键时刻,信念的魔力就显现了!”
  寒夜没有辜负这位年轻刑警的决心。下船后,胡勇二人各自举着一个光束并不强的手电筒,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勘验,果然在河边的沙地中提取到一枚球鞋鞋印的痕迹。
  次日清晨,河水涨潮。
  五天后,经鉴定与比对这枚鞋印,岳池警方将犯罪嫌疑人王某抓获归案。
  那年,胡勇24岁。

  千日擒魔

  2003年,胡勇时任广安市岳池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刑侦工作。
  12月1日凌晨5点多,天未亮,前一天刚从省厅汇报工作回来的胡勇尚在熟睡中,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胡副局长,县城中心金店被纵火了!”
  他“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二话没说蹬上鞋就出了门。在赶往现场的途中通知相关人员就位。不大的县城,驾车驶向任何一个地点都用不了几分钟,可此时,胡勇深感路途遥远……
  他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经初步勘查,确定此案系故意纵火抢劫杀人案!
  几乎化为灰烬的现场、被洗劫一空的金店柜台(涉案财物金额达40余万元),以及两具尸体,让胡勇深深地倒吸一口冷气。更令他焦灼的是,在现场未发现任何指纹痕迹等线索,甚至在被害人身上,除被烧之外也找不出其他致命伤口!
  天刚亮,案发现场周围被群众围得水泄不通。很快,广安市公安局及四川省公安厅的相关领导都赶到了岳池,了解情况后,现场部署成立“12·1”专案组,胡勇任副组长,负责具体开展侦办此案的指挥工作。
  不久,一个自称在福建当兵的小伙子反映:“我知道是谁干的!是跟我同班的一战友!”根据这条信息,胡勇在第一时间带队赶往福建漳州查找线索。然而,当通过小伙子所在部队找到“涉嫌战友”时,没想到对方竟哆哆嗦嗦地直摆手:“不是我不是我……其实……那是,那是我吹的牛……”
  就这样,反反复复侦查、摸排,时间越入2004年。这期间,胡勇与专案组曾推断是金店“内鬼”里应外合作案,也怀疑过是受害人的熟人作案,且无数次出省核查线索。然而这些可能性都被一一排除了。
  月复一月,转眼到了2004年底,当年现行命案及其他命案积案都顺利破获,唯有“12·1”案迟迟未果。对于主办此案的胡勇来说,感到了未曾有过的压力。
  局里,民警们看到的是忙忙碌碌、指令如山的副局长;家中,妻子看到的是夜夜难眠、愈发少言的丈夫。最令胡勇难受的是,这期间,父亲病重,作为家中长子,身不由己的他不但没对父亲尽临终孝道,事后也只能草草为老人办理后事。
  时间跨入2005年。1月12日,岳池警方指挥中心接到报案:县邮政局金库发生抢劫杀人案!两名值班经警被害。
  时隔一年零两个月,撂下电话恨不得只用几步就从七层楼跨到车里的胡勇,再次重复了2003年12月1日凌晨的那一幕,疾速赶往现场,途中下达命令,胸口犹被石压。
  胡勇依然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初步勘验后,他发现现场金库有被撬焊的痕迹,但嫌疑人未得逞。虽然没有现金财产的损失,可一名被害经警的防暴枪却被盗走了。
  再进一步侦查,发现了与“12·1”案同样的疑点:面对如此身强力壮的两名经警,嫌疑人是如何进入金库的?虽然在一名被害人身上发现了外伤,但并不是要命伤,而另一名被害人仅从外身检查,未发现任何伤口。那么,两名经警又是如何被害的呢?
  除了以上疑点,纵火、被电焊撬锁的痕迹和金店、金库这样的目标现场,也都引起了胡勇的注意。与相关局领导商议后,他决定并案侦查“12·1”案和“1·12”案。接下来,他令专案民警先从全县电焊烧工厂及相关人员入手,不分白天、黑夜逐户逐人走访调查。为了尽快破案,他想尽一切办法,例如招标破案;听到贵阳有岳池人开的金店,他甚至推测嫌疑人是否会到老乡那里销赃,还不顾一切带队远赴贵阳核查……一段时间过去,因为这样深入细致的摸排与调查,专案组带破了36起重大盗窃抢劫案,抓获了54名犯罪嫌疑人。其间,此案成为省公安厅的督办案,公安部也几次派出专家前来会侦。然而,却依然没有一丝与这两起案件相关的信息。
  2005年6月,岳池县委书记和公安局长同时换任,被广安警界公认的刑事侦查业务“大拿”王琪调任岳池县公安局长(现任广安市公安局副局长)。
  胡勇坦言彼时的心情:“我当时的压力无法言表。作为一名警察,作为此案的主办人,如果这两起案子没有在我手上破了,那将不仅是我人生的莫大遗憾,更是我警察职业生涯中的耻辱!”
  俗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除非不做,但凡做了,必定会留下线索。
  三个月后,转机出现。
  那依然是一起涉两条人命的特大恶性入室抢劫杀人案。
  9月6日7点55分,岳池县公安局接到距县城十多里远的白庙镇农村信用合作社职员报警,称一早来上班,发现信用社金库铁门被撬了,而前一晚两名值班工作人员下落不明!
  胡勇接到消息,顿觉“头都炸了”!依然是在匆匆赶往现场的路上,几起案件交织浮现在他脑海里:“又是一早接到的报警!又是金库!又是两名值班人员!”胡勇下意识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非常强烈。他甚至幼稚地期盼不明去向的这两个人是携款潜逃!只有这样才可能是一起与之前无关联的案子!
  胡勇带民警第一时间进入案发金库,只见屋里一片狼藉,所有报警装置均被破坏,护卫室的门也打不开了。在强行开门后愕然发现两名工作人员躺在床上,技术员上前检查,二人已气绝身亡。而护卫室的保险库已被电焊撬开,里面的18万元现金被盗。
  旧案未破,重案又发。此时的胡勇觉得全身都麻了,紧攥拳头里的指尖仿佛要穿透掌心。敏锐的他马上联系到“12·1”案和“1·12”案。
  很快,王琪和省市公安机关领导也相继赶到了现场,在就地召开的案情分析会上,胡勇大胆提出此案要与“12·1”案和“1·12”案并案侦查。原因如下:三起案件均与财物被盗有关,且都在现场发现了焊割痕迹,在本案现场还发现有一个两截且用水管制作成的简易铁梯子,一看就知道是为方便携带而利用痒焊简单制作而成,工艺很粗糙。应系同一伙人或同一个人所作。
  经研判,这种思路得到了王琪的认同。马上,胡勇要求技术员对信用社现场进行了细致的勘查,同时布置警力对案发现场周围进行深入走访,摸排线索。他叮嘱民警:“走访时,务必问清在发案前24小时,周围每一个人、每一辆车、每一个物品在什么地方;问清昨晚听到了什么、看见了什么?”
  很快,技术员在现场水缸里找到了一台五六十斤重的电焊机!
  “这是在前两起案件中都未出现的重要物证,应该是被嫌疑人使用后遗弃的。这让我们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往事犹如又在此刻重现,如今的胡勇提起来依然兴奋得溢于言表。能带如此重量的作案工具,嫌疑人一定是有备而来,一定是驾驶着某种交通工具!胡勇立即令专案组开始排查嫌疑车辆!
  “这一次,必破!必破!”他狠狠地暗下决心。
  9月6日10点左右,在走访调查现场周围群众的民警带回消息:早晨,有一个老头起来卖菜,遇见了四五个看起来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人,且开着一辆渝B牌子、尾号数字为5的车。不大的白庙镇鲜有轿车出现,这辆车自然引得当地人多看几眼。
  根据这个发现,专案组排查出了30多条线索和20余辆可疑车辆。胡勇立即组织专案人员对线索进行逐一甄别。很快,线索全部被否定。
  这一幕与此前侦查“1·12”案极其相似。线索一一显现,紧接着又被一一排除……胡勇心急如焚,经过深思熟虑,他决定连夜召集专案人员汇总三起大案的所有信息。
  终于,当行程数十万公里、走访了十万余人次而成的达百余卷、两万余页调查资料汇集起来的那一刻,嫌疑人的特点逐渐清晰起来:“有图财目的、胆大妄为、心狠手辣”“作案时间应在凌晨1点至5点间”“了解周围环境却不了解现场,应于作案前踩过点”“具有攀登翻越能力的青壮年”“岳池本地人,或长期居住在岳池县的闲散人员”“熟悉焊接或烧割工具”“有交通工具”“有夜间撬防盗门入室盗窃作案史或作案后因隐藏深未被公安机关抓获”等特点。
  越分析,胡勇与一干新老侦探越发感到,此次碰到的“对手”,极其狡猾,隐藏极深,且具备很强的反侦查能力。
  遁寻以上嫌疑人特点,新一轮摸排与侦查工作又一次展开。这一次,专案组决定出动岳池县公安局全局除值班人员外的所有警力,以案发现场白庙镇为重点,对岳池县全境展开一次全面的搜索。当年,白庙镇常住人口4000余人,方圆30公里,每天还有大量的流动人员,但全局仅有300余名警力。胡勇深知,此番排查,无异于大海捞针。但最“土”的办法也许就是最“可靠”的办法。他令调查民警将每家每户人员像绘制地图一样列出来,走访一人划掉一人,走访一户划掉一户,未走访的做好标记,返回来再次走访,直到见到人为止。
  时间一秒秒过去,终于有一条信息浮出了水面:群众王某反映,案发当天是孩子12周岁的生日,与亲朋好友庆祝之后回到家已经很晚了,这时他看到有一辆白色小轿车停在自己家的门口,还觉得很奇怪,不免嘀咕了几句,多看了几眼:车牌是“川”字开头、尾号是2!
  而王某家距离发案信用合作社只有200米的距离。
  根据这个线索,民警很快确认是一辆银白色“羚羊”,并将当时开车的男子带回了公安局。
  男子叫吴某,自称妻子朱某琼才是车主,而5日晚上自己开车去南充办事了,次日早晨8点多才回到岳池,说自己的车不可能在5日晚出现在白庙镇。与此同时,民警在干净的“羚羊”车内看到有两张同兴收费站的进出票。细心的胡勇查看票据,发现确实是5日19点多出收费站,6日8点2分通过收费站返回岳池。再核对监控视频,吴某的交代与之吻合!
  这个结果让专案组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难道,是提供线索的群众记忆出现了错误?
  此时,已是6日晚上,岳池县城华灯初上。20点,作为专案组长,时任广安市公安局长胡刚要听取专案组的案情进展汇报。会上,气氛异常沉闷。
  胡刚发了火,说:“即日起,王琪为专案组组长,不是局长;胡勇是副组长,也不是副局长;其他成员是专案组成员,不是民警!什么时候破了案,什么时候复职!”
  “我当时觉得,对于此案,已不再是单纯的侦破,而是捍卫刑警荣誉的一次较量!”胡勇感慨,“那真是背水一战。”
  接下来是一个不眠之夜,走出会议室,专案组民警各自回到了摸排岗位上,反复梳理已排查过的线索。
  还是那辆“羚羊”车。胡勇始终放不下这条线索:到底是车没有作案时间,还是提供线索的群众说错了?这个个子不高却身材结实、话不多却冷静老练、眼神深邃的中年男子吴某,凭借多年丰富的刑侦经验,胡勇从他身上嗅到:真相,也许并没有这个人所说的那么简单……
  虽然,在刚结束的会上,几位重要专案组成员已提出可排除吴某嫌疑的想法,但思来想去,胡勇还是决定当面向胡刚和王琪讲出这番直觉!
  胡勇的不放弃得到了二位领导的认可,决定继续追查吴某和那辆“羚羊”车。
  “胡刚局长当时说了一句话,我铭记至今。他说:‘刑警破案最重要的就是要像警犬一样有敏锐的嗅觉,并且相信它!有时,确实不能只看表面证据,直觉,更重要!’”
  9月7日15点,在外围调查“羚羊”车的民警谢春江带回了令人惊喜的消息:据吴某本人交代,他的户口在岳池县顾县镇,但从顾县镇户口在册人员中并没有查到此人。
  他为什么要对警方撒谎?
  胡勇与王琪商议,推测吴某很有可能是曾经有过犯罪行为,或者说即使与“9·6”无关,应该也作过其他案!当即决定走访其妻子朱某琼。
  朱某琼的回答更令专案组意外。据吴某自己交代,5日晚,他一人驾车到南充阙家办事,之后在那里喝啤酒、吃烧烤,酒大了就趴着睡了,次日才回家。而朱某琼却说5日晚,丈夫吴某一直在家陪她!且在民警问到关于吴某父母家的情况时,她竟说:“我也不知道他们家是咋个情况……”
  究竟是谁在撒谎?一个妻子连婆家的情况都不了解?
  这些问题让专案组陷入谜团。
  如果朱某琼所说是真,那么那两张她名下的“羚羊”车进出收费站的票据又该作何解释?此时此刻,胡勇的脑海中反复出现票据的影子以及车内一干二净的样子……在这辆几乎找不到任何杂物的私家车里,那两张看似无意丢掷一旁的票据是如此扎眼!胡勇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么明显的证据,难道是吴某欲盖弥彰布下的迷魂阵?
  这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想到这里,胡勇赶紧找到王琪,商议后决定秘密搜查吴某家。
  果然,专案民警在其家中发现了三根撬棍、一个高倍望远镜、一些攀爬绳索,还有一本书——《焊割技术与常识》!粗略翻开此书,里面关于氧焊部分的文字都被标上了明显的波浪记号!
  吴某作案嫌疑明显上升。为确保讯问万无一失,胡勇亲自挑选讯问民警,指导并制订了周密的讯问方案。
  坐在吴某对面的是讯问经验丰富的刑警姜辉和蔡仲彬。按方案部署,起初,姜辉就是望着吴某,不开腔。老道的吴某也不说话,回望姜辉。足足五分钟后,面对姜辉的问题,吴某只有一个态度:不做任何回答。
  这期间,在技术人员的检验中,对吴某的指纹比对也有了重大发现,他曾于几年前偷盗过邮局邮票。
  接到这个消息,胡勇令专案民警去给吴某铐上手铐和脚镣:“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就在铐上的瞬间,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恐。但这很快就被他掩藏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参与了“9·6”案件,还是另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短兵相接,讯问民警发现,吴某在冷峻的面孔之下对妻儿依然保留着一份柔情,尤其在提到儿子时,他的嘴角会不由微微上扬。
  胡勇令讯问民警就以“家庭”作为突破口。
  “你的儿子只有十岁,有没有想过,倘若你这个家庭支柱出了事,他们娘儿俩接下来的生活怎么办?你坦白了,你的家人也就解脱了……”这番话让吴某紧绷的脸部肌肉慢慢松弛下来。
  9月10日凌晨1点,吴某的内心开始有了变化,与他一直同处讯问室的姜辉看到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上滚下来,接着,眼泪也流了下来。姜辉见其顽固的心理防线即将被冲破,乘胜追击,继续动之以情。大约半个小时后,一直沉默的吴某终于开了口:“两位警察兄弟,你们别说了……也别问了……那几个案子都是我作的!”
  吴某实际名字叫吴某平,重庆开县人,1995年因盗窃被判入狱八年,一年后越狱逃至广安岳池,化名吴某后与当地女青年朱某琼相恋,不久结婚生子。然而,平静的生活没过多久,他恶习不改,竟又生起盗窃金库的邪念。
  2005年9月5日,在经过一个月的踩点和观察后,他决定在夜晚对白庙镇信用合作社金库实施抢劫。19点40分,他驾驶着“羚羊”车携带电焊机等作案工具驶出了同兴收费站,以此让收费站留下他出岳池境内的记录,然后一路开往南充阙家,又走小路迂回到白庙镇。那时是6日凌晨1点,“羚羊”车被他停在了信用社大门口200米外的路边,趁夜色漆黑,他翻越信用社外墙,撬开金库门,用特殊手段将两名值班人员杀害后,盗抢了金库现金。作案后,他把作案工具弃于院内缸中,又回了趟家,把钱交给吴某琼之后,抄原小路回到阙家,次日早晨,堂而皇之地从收费站返回岳池。
  “12·1”案和“1·12”案是他以相同手段所为。吴某还交代了2005年4月在广安区抢劫了某金店后将一名值班人员杀害的犯罪事实,供述了在2003年盗窃陈某家保险柜总额达30万余元现金与物品,以及其他18起盗抢案件的犯罪经过。
  得知吴某平全招了,胡勇激动地扔了电话,哭了。

  破碎尸案

  胡勇说,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他尤其感恩2002年至2011年的那十年。因为有“命案必破”的目标,因为有“以破案回馈群众”的愿望,所以,对于任何一件现发重特大案或他所知的积案,他定要组织全力侦破。这份全力以赴让那十年的胡勇的警察生涯有了如下这些值得荣耀的数字:自2002年底在岳池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以来,至2011年,胡勇共组织侦破现行命案102件,侦破率达95%以上,其中2004、2007、2008、2009、2010年度均实现了现行“命案全破”目标。
  如今,当年轻民警问起这位“王牌”刑警的侦破办案秘诀时,胡勇坦言:“细节,细节,还是细节!它看似不重要,一闪而过,却恰恰是你突破侦查的关键所在!你当时抓住了,或暂时错过但回过神来能再去追一下,那么案子就破了;倘若你放弃了,主观忽略了,那案子可能就永远石沉大海了!”
  2005年9月16日,包括胡勇在内的岳池警方还未完全从生擒了魔盗吴某平的胜利喜悦中走出,未料,又发一起惊世骇俗的杀人碎尸案!
  当日,群众举报称,在岳池某水库里发现了两只人脚!后经打捞陆续找到了三个编织袋,打开一看,竟都分装着多个尸块!
  该案立即引起了各级领导的重视,省公安厅将此列为挂牌命案加以督办。岳池县公安局成立了以胡勇为组长的“9·16”杀人碎尸案专案组。胡勇当即决定从尸源入手,集中警力进行摸排,先查清被害人死因。
  半个月内,专案组围绕尸表特征、抛尸现场及打捞物品遍访了全县出租车、美容美发店、餐饮娱乐场所、旅社、出租屋及现场附近的村户院落,同时对外发布寻人启事万余份,向其他公安机关发协查通报,由近及远调查岳池及周边县市的失踪人员。最终,查实死者叫何某,35岁,离异,家住南部县升钟镇马龙庙村,生前在县城从事卖淫活动。
  专案组随即调整侦查重点,围绕死者生前活动的情况及主要社会关系展开外围调查。很快得知,何某因长期从事卖淫活动,流动性大,交往接触的人多而杂,虽然深交的朋友少,但也无仇家。
  时间进入2006年年中,距离案发已经数月。胡勇决定组织精干警力重新梳理何某生前的社会关系,且重点放在上次有遗漏的人员身上。在刚刚案发后不久,与何某关系最密切的女友赵某并不在广安,也就没有接受专案组的询问。这一次,民警找到赵某,果然得到了一条颇具价值的重要线索:何某生前曾与一个叫“老李”的男子租房姘居。赵某见过“老李”几面,对他的印象并不好。“这个人年纪一把,却油腔滑调的。他自称做中药材生意,但是在阿何失踪后他也无影无踪了!”
  随后,据赵某提供的线索,专案组找到了何某与“老李”姘居的租房处,经过对周围邻居的调查,确认何某曾与一个年纪比较大的男人经常往来,她还使用了一部很引人注目的大红色手机。
  这部手机成为侦查此案的突破口。很快,经专案组进一步调查后发现:这部不翼而飞的红色手机正在被一个叫舒某的男子使用,该男子48岁,南部县人,曾因盗窃被判入狱,刑满释放后至今无固定居所和职业,凭花言巧语四处骗色骗财。
  经核查,舒某正是“老李”!
  种种迹象表明他有重大作案嫌疑。但他现身在何处呢?
  碎尸案性质恶劣,影响面广,身经擒魔盗的历练,此时主侦此案的胡勇更加睿智。他多次组织警力辗转上海、浙江等地,查寻舒某的蛛丝马迹。2007年8月2日上午,专案民警在绵阳警方的支持配合下,将潜藏至盐亭县的犯罪嫌疑人舒某抓获归案。经讯问,舒某如实供述了2005年9月13日在所租的房子里因钱财与何某发生口角后,一时气急败坏用枕头捂住对方的嘴鼻致其窒息死亡后碎尸抛尸的犯罪事实。

  重破纵火案

  因为不放弃任何一个细节,胡勇还破过一起早已结案的恶性纵火命案!
  2000年4月20日,县城中心某干洗店失火,老板娘跟女孩被害,老板陈某逃了出来。当时陈某以为是一场因电器线路老化的意外火灾,并没报警。不久,悲痛欲绝的他远走云南。
  2006年4月18日一早,岳池警方接到群众举报:当年那场大火并非意外,而是有人纵火,要杀人!
  敏感的胡勇立即意识到,虽然此案已结案,但既然有一丝线索,就绝不能错漏任何一个犯罪分子!他马上派出民警联系举报群众,并决定亲自会会他,以判断信息可靠性。
  对方自称是土生土长的当地人,在不久前的朋友聚会上,大伙都喝多了,其中一个平时做事还算老实的哥们儿竟说六年前那场惨烈的干洗店大火不是意外,而是一个外号叫“伟狗”的人所为!“人命关天啊,我当时一听,酒都被吓醒了!”
  难道是酒后吐真言?
  胡勇沉思片刻,立即安排了两组民警,第一组调查“伟狗”,第二组赴云南寻找陈某,获取有用信息。
  第二组先有了消息,调查民警沮丧地汇报:“陈某似乎不太愿再重提旧事,说‘一场意外,我都记不太清了’!”
  第一组的反馈则是“这个‘伟狗’虽游手好闲,但也没犯过什么大事,目前看没特别异常……”
  胡勇不甘心,不让调查民警返川。“你们再跟陈某聊聊,问问他案发前后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去过店里!”
  一天之后,果然有了转机。据陈某回忆,失火之前,他确实看到过有三男一女在干洗店对面徘徊,有一个男子还在打电话;火被扑灭的下午,一个陌生男子曾到现场动过门店的卷帘门。而此前几天,陈某刚被同街另一家干洗店老板杨某无缘无故揍过两次,还被威胁“不要过分”。
  未作迟疑,胡勇即刻令民警抓捕“伟狗”。
  经过一天一夜的讯问,心存侥幸的“伟狗”终于和盘托出洗衣店火灾实情:“是嫉恨陈某生意好的杨某教唆我干的……本来……本来只是计划烧店,没想到出了人命……”

  断离奇雇凶杀人案

  2008年,胡勇任岳池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
  3月21日23时30分,岳池警方接到报警,对方尖叫:家中被盗,丈夫已气绝身亡!
  胡勇在接到消息后立即赶往现场。案发地位于城区某宿舍大院内。
  经现场勘查确认,被害人陈某兵是当地的房地产开发商,因口鼻被透明胶带封住导致窒息死亡,其家中丢失了一台笔记本电脑、两部手机和现金5000元。
  发案之时,正值全国公安机关“破现案挖积案、打盗抢抓逃犯”“大会战”之际,一向雷厉风行的胡勇在上级公安机关的批示下,第一时间牵头组成了“3·21”专案组,他任组长。
  经反复勘查现场后,专案民警向胡勇做了详细的汇报。胡勇结合现场和初步调查情况给此案定性为入室盗窃杀人案,并制订了详细的侦查措施。
  随后,胡勇派出警力,先后到广安市、重庆、达州、成都、南充等地开展侦查工作,走访普通群众1000余人,调查网吧、旅店、出租房170余家,询问出租车司机103人,排查出20余名嫌疑人员,提审了17名在押犯罪嫌疑人,核实出20余条线索。然而,几天过去,这些线索均被一一否定了,案件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胡勇再次组织专案组召开案情分析会,重新梳理线索后,陈某兵生前各种复杂社会关系的特点逐渐明晰。胡勇果断决定调整侦破思路,从报复杀人开展侦查。
  经过对陈某兵家人和亲朋的调查和询问,专案组发现,他本人生前倒是人缘颇好,相反,与其共同从事房地产开发生意的妻子周某性格不好,加之为人傲慢,得罪了不少同行,甚至,曾因工程问题与某企业负责人蔡某在大庭广众之下发生言辞激烈的争吵,且毫不留情面地扬手扇了蔡某一个嘴巴!
  然而,用一般人的思维来看,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掌掴后,会报复其丈夫吗?何况二者之间还有紧密的利益联系。
  心细如发且一向直觉敏锐的胡勇,决定先调查一下蔡某再说。
  果然,种种迹象表明,蔡某嫌疑颇大。
  首先,在3月21日案发前后,他与蒋某、许某、阳谋、胡某、陈某、王某等几个外地人频繁联系,且在案发后,他紧接着也离开了岳池;其次,蒋某、王某等人还曾在案发时出现在现场附近,且逗留时间较长。
  经专案组进一步的调查,发现除王某以外,蔡某、蒋某等人均不在岳池,也不在广安辖区。胡勇果断下令,抓捕王某!
  4月24日,犯罪嫌疑人王某坐在了岳池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讯问室里。他如实交代了参与“3·21”案件的犯罪事实,并提供了共同犯罪嫌疑人陈某、蒋某等人,以及蔡某潜逃至广东的重要线索。
  当天,循线追踪,专案组远赴广东,在当地警方的大力支持下,顺利将蔡某、陈某、胡某、雷某、蒋某、许某、杨某抓获归案。
  经讯问,这八名参与“3·21”雇凶杀人案的犯罪嫌疑人均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案件起因正如警方调查那样,2007年,蔡某与周某合伙开发了某地产项目,二人却在7月19日那天,因工程细节问题发生了纠纷,周某气愤之下当众打了蔡某。之后,好面子的蔡某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意欲报复周某及其家人。自此,他多次邀约王某、蒋某等人密谋,决定出资雇凶伺机报复。2008年3月21日22时许,蒋某等人携带作案工具,诱骗陈某兵打开了房门……

  劝逃亡17载重犯归案

  2002年10月,岳池警方一直盯的两起积案有了线索:1994年发生的“7·28”命案和“7·29”双命案,苟角镇林某有重大嫌疑!
  接到此消息,时任岳池县公安局分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胡勇心头一震,仿佛又回到了九年前:1994年7月28日,岳池苟角镇男子方某被人致死;7月30日一早,局值班电话骤然响起:粽粑乡境内省道公路边的杂草从中,惊现男尸,其手脚被捆,腹部被捅;正在民警勘查现场时,又接群众举报,距此不远的酉溪镇公路旁水沟里浮着一具男尸,手脚被捆,颈部被割。作为技术中队长,胡勇均参与了这三个现场的勘查工作。很快,民警们查到了一些相关信息。30日先后发现的被害人分别是熊某和刘某,据查,刘某是熊某雇的司机,二人常在业余时间驾一辆“长安”拉私活,但案发后该车不知去向。然后,民警根据各方信息初步断定“7·28”案系一人所为,“7·29”案至少系两人所为。之后警方几次追至广东、重庆等地,却都无功而返。多年来,此案如铅石压在当地警方心头。
  这一次,绝不放过!
  胡勇派出精干警力围绕林某开展摸排调查工作,在掌握了一系列确凿证据后,果断下令进行抓捕,且亲自参与讯问。几个回合后,自知罪孽深重的林某低下了头,供认了所有犯罪事实。当年的他是镇上的“名人”,仗着自己拳头硬,勾结了一批混混经常惹是生非。1994年7月28日因与方某一言不合,对其大打出手,未想出手过重将其致死。事后,他想到了逃跑,就马上找到秦某、陈某和张某,扬言闯天下。次日在岳池县城邂逅了辛某,喝起大酒。随后,林某心生邪念,想到抢劫。五人一拍即合,于当晚在县城南门上了正在等私活的熊某和刘某的“长安”车,途中将二人杀害后弃尸,驾车而去。根据林某的交代,岳池警方迅速展开了对秦某、陈某、张某和辛某的追捕。至2003年9月7日,秦某、张某、辛某三人陆续归案。遗憾的是,经过一系列艰辛的摸排和反复侦查,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某依然未有一丝消息。
  “‘7·29’,陈某未归!”这被胡勇记在了本上,挂在了心头。
  时光来到2011年上半年,轰轰烈烈的全国“清网行动”开始。岳池县公安局党委将“7·29”双命案主要犯罪嫌疑人陈某列为重点追捕对象,且明确了由刑侦经验丰富的胡勇牵头挂帅,组织追捕组开展具体追逃工作。
  彼时,胡勇的身份是分管交警大队等工作的局党委副书记,兼任该县城管局长。
  这一晚,胡勇无眠。林某归案后的悔言一直回响在他耳边:“我也不想杀人……失手害了方某后,我也慌了……把他俩扔到路边,本来就走了,结果陈某那小子又转身给补了几刀!我当时一看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啊,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等着你们来抓我……我……对不起老婆孩子啊!”
  次日,胡勇召开了抓捕组会议。他分析,涉命案的陈某至今已逃亡整整17年,直接将其抓回的可能性不大。因此,我们要“抓劝并举,规劝为先”。随后,他派出专门小组摸排陈某的重要家庭成员情况,全面获取线索。同时,做事向来严谨的他带民警特意向法院相关工作人员做了咨询,明确了对于陈某这样的涉重案在逃犯罪嫌疑人如主动投案,将会有哪些宽严相济的法规条文。此外,他还主动联系了受害人的家属,在表明保护受害者权益态度之时,希望他们可以理解并支持警方的工作。也许是被胡勇的真诚所感动,经过反复几次面对面的沟通与交流,家属签署了谅解协议。
  所做一切,胡勇只为一个目的——让陈某归案!
  虽然陈某家人并不承认与其有过联系,多次将民警“打发”走,但胡勇依然鼓励民警不放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耗时近一个月,其间,民警向胡勇反映,陈某家人的态度虽然慢慢有了变化,却极其不稳定,一会儿说“他答应回来”,一会又说“我们真的不知道他在哪儿”。
  这哪里是他家人态度有变,分明是陈某本人反反复复!机制而果断的胡勇趁热打铁,让民警务必按原话让陈某家人转告陈某:“你逃亡多年,生不如死,惶惶不可终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不投案,警方迟早会抓到你,作为命案要犯,到那时你是一定会受到法律严惩的!而主动投案,也许,你还有被从宽处理、重新生活的一线生机。退一万步讲,你投案,即使受到法律制裁,也算对得住良心了!”
  胡勇再次叮嘱民警:“告诉陈某的家人:事到如今,投案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唯一希望!而作为家人,你们是让他抓住这根‘稻草’的关键!”
  这番苦口婆心总算让躲在成都的陈某鼓起了勇气,投案自首。
  2011年10月22日一大早,接到这个确切消息,为确保归案工作万无一失,胡勇放下手头的一切事情,带民警前往成都,亲手将逃亡了17年的陈某抓捕归案。
  2014年9月,胡勇调任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政委,主持日常工作。不久,被任命为公安分局局长。此后,他大力推动全局刑事侦查工作上台阶,创新推出了一系列刑侦工作新机制。2015年,该局现行命案全破。2016年3月,因该局刑侦工作成绩突出,胡勇在“四川省刑事侦查工作会上”作了经验交流发言。
  采访时,广安值初春,虽寒意犹在,却因这一个个惊心动魄、正义必然战胜邪恶的故事而让人内心澎湃。回放漫漫30年的一幕幕,胡勇感慨万千。他满怀深情地说:“30余年从警生涯,我十分珍惜现在的工作岗位,更愿用行动去履行职责和使命,无愧身上的警服和帽檐上的警徽。如果时光重回懵懂的17岁,我依然会选择做一名人民警察!”(图片由广安市公安局广安区分局提供)■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