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不止是追逃英雄——记江西省横峰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周志强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6/6/6 14:25:33
浏览次数:21028  

  文/本刊记者 张安妮
  
  
  


  

  
  
  英雄不问出处。2011年7月,作为江西省最年轻的公安局长,到任时,从事过十余年政法宣传工作的他,警龄仅有八个月。
  初生牛犊不怕虎。作为警界“新人”,面对22万辖区人口和180余名警力的悬殊比例,以及在当地公安机关综合排名位居中后的现状,他大胆提出“小地方也有大作为”。
  如今,“秀才局长”靠铁腕将壮语实现。在2011年“清网行动”中,他带领全局民警以99%的清网率勇居全市公安机关之首、名列江西省第二,果敢有力的工作方法和骁勇擒逃的事迹两次受到公安部领导的批示表扬;2012年,他被公安部表彰为“‘破案会战’先进个人”;连续三年受到上饶市公安局嘉奖。任职公安局长五年以来,他麾下先后有572人(次)民警荣获县级及以上个人荣誉,其中五人(次)荣获国家级荣誉、29人(次)荣获省级荣誉、109人(次)荣获市级荣誉;荣获集体荣誉206项,其中国家级荣誉五项、省级荣誉30项、市级荣誉65项。
  他,就是江西省上饶市横峰县副县长、公安局长周志强。

  设标招良才  如期网逃犯
     
  2011年9月30日,横峰公安的清网率已达60.87%,名列上饶市第一。未归案的还有十块难啃的“硬骨头”,均是命案和重案。周志强带领着班子成员自我加压,每人“认领”一块“硬骨头”,同时上交2000元保证金。“完不成任务者,保证金充公,转入其他追逃组作奖励经费。”当年韩信背水一战,所向披靡。此时的周志强坚信绝地重生。
  10月1日上午,横峰县公安局又一次召开了“清网行动”动员大会。会上,周志强将追捕杀人在逃犯罪嫌疑人连某水作为“标的”摆上了案头,希望借此招得追逃勇士,既提高“清网”效率,又鼓舞队伍士气。面对180余名民警,周志强逐字逐句地说:“凡摘走此‘标的’者,如在30天内令逃犯归案,我承诺将给予他三个回报:一是全局通报表扬,嘉奖一次,同时申报上饶市公安局三等功一次;二是奖励五万元人民币;三是火线提拔,普通民警提拔为股级干部,股级干部提拔为科级干部。”
  重奖之下必有勇夫。刑警大队民警黄贤新摘得此案。
  连某水是横峰公安69个清网逃犯中涉案最重的,因其发案时间最早,信息资料较少,成了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作为一局之长,周志强“认领”的正是此案。
  13年前,因怀疑妻子有外遇,29岁的连某水盛怒之下举起了刀……妻子当场毙命。之后,他抛下二女一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十几年来,横峰历任公安局领导都没有放松对此案的追查,但所得线索仅限于“嫌疑人系石匠出身,很可能躲进深山老林,隐姓埋名靠采石维生”,虽多次追寻此线搜捕却都无收获,更不确定其究竟是生是死。
  首先确认连某水的生死现状!这是周志强让黄贤新第一步要做的工作。得知“80后”黄贤新有一项特长——“信息研判”,周志强更是鼓励他发挥优势,“摸排一切信息,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穷尽一切方法追逃”。
  刑警黄贤新当时是上饶市某涉黑案件专案组的成员,“清网”工作,他不得不放在晚上和周末来做。两周之后,他从连某水的两个女儿和儿子身上找到了一些明朗的线索。第一,小女儿现在刚搬到宁波,不久前曾因卖淫被上饶市车站派出所处理过,在违法人员家庭成员信息一栏中,她清楚地写着:父亲,在外务工。第二,大女儿连娜(化名)一家三口在九江市中心开了一间不大的灯具店,小儿子连胜(化名)也是跟大女儿生活。
  看来,连某水还活着!但他人在哪儿呢?
  黄贤新做了进一步的调查。据连某水的老邻居反映,因大女儿像极了他的妻子,连某水对大女儿的疼爱要远远超过二女儿。黄贤新又一想,一般人都会有“养儿防老”的传统观念,儿子在最爱的大女儿那里,连某水会不会去九江投奔了大女儿呢?
  当把这条重要线索向周志强汇报时,黄贤新同时表示希望与九江市公安局沟通,由当地公安机关出面核查……
  不等黄贤新说完,急性子的周志强打断了他:“不行。你是主办侦查员,这么关键的线索,亲力亲为会让你更精准地把控侦破方向!”
  “局长,可是时间不多了……”这一天是10月24日,距离“交标”还有八天,从横峰县到九江市得300多公里,来回途中最少得耗去一天。
  “下午我正好要去九江,你跟我一起。到了那儿,我开会,车给你用。”
  15点左右,一辆赣E牌照的越野车驶进了九江市中心,车后座是周志强和黄贤新。细心的黄贤新并没有使用随行越野车,而是租了一辆当地牌照的“捷达”,驶向了灯具店。
  连娜的灯具店位于闹市区,在一组二层联排的商铺里。远远望去,店门口堆着一些纸箱子和两辆三轮车,二层支出来的衣杆上晾晒着几件黑色或灰色的衣裤。黄贤新试图从这些衣物中寻找疑点,但他发现并不好做出准确的判断。于是决定先潜伏在附近,伺机而动。然而,蹲守了一天加一上午的他依然没什么收获。见店里连娜夫妇和连胜都在,他决定上前正面交锋。
  整了整皱巴巴的外套,背上小挎包,黄贤新乔装成买灯具的,进店与夫妇二人“闲聊”起来,还要来了他们的手机号。从三人的言谈举止和店内设施看,他也没发现任何蛛丝马迹。不甘心,出来之后,他继续在附近蹲守。临近傍晚,眼睛都不舍得眨一下的他发现连娜前脚骑着三轮车出去了,连胜后脚又想起了什么事,站在店门口给她打了个电话。黄贤新如获至宝,通过当地警方的配合,当夜调出连娜的话单。然而,在明确了连胜的电话号码之后,再一比对姐弟俩的话单,发现没有一个共同联系人!
  连某水不在这儿,又能到哪儿呢?
  10月26日,在回横峰的路上,黄贤新一脸沮丧,周志强深知自信对于年轻民警的重要,一边鼓励一边引导他的侦破思路:“排除了一条明确的信息总比被一条模糊的信息所牵绊强。你前期的摸排工作很扎实,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哪个细节是让你有过疑惑的?侦查工作要穷尽一切手段,嫌疑人只要出现过、做过,就一定会留下痕迹!”
  这番提示让紧锁眉头的黄贤新眼前一亮,一拍大腿:“对了!连娜曾在不久前抱着孩子去过一次福建南平,当天就回来了,还与一个南平的手机号码有过几次通话记录。我后来核实过,她在南平根本没有同学或者亲戚……当时,九江的线索比较明朗,就把这个忽略了!”
  “追踪这个南平手机号!”周志强斩钉截铁地说道。
  此时的120迈车速似乎还是慢了一些,周志强和黄贤新恨不得插翅飞回横峰。
  在线索模棱两可的前提下,贸然赶往南平并无十分把握。情急之下,黄贤新想起了周志强的那句“侦查工作要穷尽一切手段”!穷尽一切手段……黄贤新大胆设想,不妨拨通这个南平的号码,以打错电话的名义从对方声音上判断其性别、年龄和性格特点!
  可是,谁来打这个电话呢?肯定不能是上饶的号,最好也不是江西的号,打电话的这个人最好是懂刑侦业务的“自己人”!黄贤新想到了时常通过网络交流工作经验和破案心得的河南某市公安局女民警刘恋(化名)。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刘恋一口答应。
  果然,没一会儿,黄贤新的电话响了,是刘恋:“对方很谨慎!起初,我打了几次,他都没有接,最终接通了也不吭声,我喂了好几声,他才回应一个字:喂!我说:‘请问是某某吗?’他很简短地回答:‘不是,你打错了!’没等我再问,他就挂了。听声音应该是一个45岁以上警惕性极高的男子。对了,他的普通话并不标准。”
  这个反馈让黄贤新瞬间兴奋起来,立即写报告,打印,递交给刑警大队长兰玉春。兰大致一看,道:“马上见周局!”
  此时的周志强正在准备28日要在横峰召开的上饶市公安机关“清网行动”决战攻坚现场推进会——这是历史上在横峰县公安局举行的第一场现场会。此次选在这里召开,原因很简单,截至10月25日,横峰公安清网率已超过了80%,180余名民警追捕69名逃犯的效率使得这个业绩遥遥领先于全市其他县级公安机关。
  很认真地看完黄贤新的分析报告,快中求稳的周志强当即召集副局长刘华东等几个刑侦老手,让他们与兰玉春一起帮着黄贤新进一步分析并确认线索。
  一小时后,刘华东敲响了局长办公室的门,信心满满地对周志强说:“连某水百分之百在南平!”
  “太好了!事不宜迟,让小黄现在就动身去南平。”周志强特意令刑警大队长兰玉春带队,民警杨家胜随行。
  此行的座驾是杨家胜的私家车,一辆斯巴达越野。车子一路南下,翻过武夷山就进入了南平市区。初冬的闽西夜色深邃,三人住进宾馆时已近凌晨。
  10月27日一早,天空刚刚露出鱼肚白,黄贤新一行就赶到南平市公安局了。全国公安一盘棋,清网期间更不例外,作为周边兄弟县市的同行,南平刑侦得知来意,表示很乐意配合工作。
  通过南平警方对这个有重大嫌疑的南平手机号话单的分析,此号持有人是连某水的可能性更大了。首先,这是一个非实名制登记的临时号码,除了有一个固定往来的南平号码外,此人不仅与连娜有联系,还时常会与上饶县几个不同的座机号码通话!
  经进一步核查,这几个座机号均是上饶县不同地点的公用电话。连某水就是上饶县董团乡人,逃亡十几年又跟家人联系上,也在情理之中。
  兰玉春和黄贤新已基本确定此人就是连某水。
  根据南平警方提供的信息,黄贤新三人随后来到了连某水的住处——延平区一老国营企业留下的破旧房子附近。因企业倒闭多年,这里就成了众多外来务工人员的暂住地。
  黄贤新三人在此附近走访调查了一天一夜,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同时获悉,连某水嗜赌成性,偶尔会通宵赌博。
  发案前照片上的连某水形象已深深地烙在黄贤新脑海里,他嘀咕:这家伙有着极不像亚洲人基因的如刀刻般的双眼皮和明星一样的大鼻子,如此明显的特点应该被我们一眼就认出来啊!很快,他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仅凭那张十几年前的老照片,历经漫漫逃亡路的折磨与惩罚,谁知他现在变成了什么鬼样子?
  这时,兰玉春的手机响了,是南平刑侦:“那个与连某水经常联系的南平手机号机主叫李艳(化名),40多岁,某幼儿园教师。是连某水的相好!”
  听到此线索,年轻气盛的黄贤新几乎跳起来,他望向兰玉春,二人心照不宣,决定抓捕从李艳身上寻求突破。
  28日晚,黄贤新一夜无眠。明天能顺利地抓到连某水吗?
  29日一大早,南平警方再次提供重要信息,李艳要在某培训学校听一节《弟子规》的课,起初因身体原因拒绝了连某水的约会,但架不住连的软磨硬泡,干脆约来一起听课!
  9点左右,黄贤新三人及两名前来配合工作的南平刑警找到了培训地点。兵分两路,黄贤新和兰玉春带一名刑警乔装去听课,杨家胜和另一名刑警在学校门口蹲守。
  这是一次公开培训,不大的教室里密密麻麻坐了四五十人,擦亮了眼睛逐一“扫描”的黄贤新并没有发现“刀刻双眼皮”的连某水。
  这可不是守株待兔的时候。课间休息,黄贤新当即通过讲课老师找到了李艳。看上去,这是一个40多岁尚有风姿的知识女性。
  得知警察找上门的原因,李艳立即紧张起来:“我也觉得他奇怪,逢年过节都不回老家,说是跟老婆关系很差……但万万没想到他竟是杀了人的逃犯……”随即,她表示会好好配合公安机关将连某水捉拿归案。
  黄贤新想让李艳发信息催问连某水,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引蛇出洞也是需要智慧的。他索性自己拿过李艳的手机,编发了短信:“课程好无聊啊,我不想听了,你到哪儿了?”信息发出,把手机往桌上一放,黄贤新屏息凝视紧盯屏幕,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没几分钟,兰玉春的电话响了:连某水被抓住了!他拉起黄贤新冲出教室跑向学校门口。
  被蹲守的杨家胜戴上手铐的连某水操着一口流利的南平话,矢口否认自己是连某水。机智的黄贤新立即用上饶话问他:“你还不承认自己的身份?”久违的家乡话让这个隐姓埋名十几年的逃犯彻底低下了头。
  周志强接到胜利的消息时,难掩喜悦:“等你们凯旋!”
  30日中午,当黄贤新一行押着杀妻亡命13年的连某水回到横峰县公安局时,周志强请来了当地相关领导、各方媒体,以及在校师生为其举行了隆重的警民欢迎仪式,当场兑现了奖金五万元人民币。
  当天下午,周志强马不停蹄地来到县委组织部,亲自递交了早已写好的“关于提拔黄贤新”的请示报告。
  11月1日,民警黄贤新被火线提拔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2015年升任该局国保大队长)。

  亲征榕城  生擒“大鳄”

  1998年初春的一天,横峰县城某卡拉OK店内发生了一起命案。占某兵和徐某因同时看上了店里的小姐王某,谁也不服谁,就动起手来。占某兵伙同其他二人将徐某殴打致死。见酿成大祸,占某兵三人拼命往县城周边的山上逃去。经横峰警方一年多的追踪,其他两名嫌疑人均先后归案,主要犯罪嫌疑人占某兵却侥幸漏网。
  2011年11月21日,横峰警方通过一系列调查与精准的摸排,确认如今的占某兵早已逃至福建福州漂白了身份,不仅娶妻生了一儿一女,还摇身变成了企业家,成为华东地区安保产品行业的“商业大鳄”!
  “去福州实地开展工作,比坐在家里等消息强一百倍!”听取了汇报,周志强令副政委涂湘金、工会主席张明旺带领三名年轻刑警立即动身前往福州,并叮嘱道:“老张!你跟占某兵是同乡,对他了解比较多。此行,多配合涂政委!”
  周志强是有一些隐忧的。作为转业军人,有着很强侦查能力的涂湘金还有两年退休。此次“清网行动”“占某兵案”是他的挂点案件,但真的到了与逃犯面对面的时刻,毕竟年龄不饶人,涂政委的体力能跟上吗?
  此后五天,涂湘金一行查到了占某兵在福州的详细住址。经过几天的蹲守却发现根本无法靠近他。作为“成功人士”,占某兵出入都是乘坐着一辆窗子上贴深色玻璃膜的黑色奥迪A6,住的是守卫森严的别墅区,即使混进去,再想进入他的独门独院的别墅,也不是容易事。那是一幢占地700多平方米的三层豪宅,且围了三四米的高墙,还安装了最新的电子安防设备……
  11月26日是周六。上午,涂湘金拨通了周志强的电话:“局长,坏事了!全国公安都在搞‘清网’,昨晚我们蹲守时,一辆响着铃的警车开进别墅区。直到现在,我们都没离开,也不见占某兵的车出来,人影更是没有!怕是受了惊又躲起来了,我觉得抓他很有难度……恐怕要辜负您了……”
  “那怎么行啊!前期做了那么多工作,无论如何,穷尽一切办法也得抓住他!”周志强急得“腾”一下弹起来,当即决定利用周末时间亲赴福州,一定得把他抓回来!
  跋涉455公里,周志强的脑海也如飞速旋转的车轮,闪过一个又一个的抓捕方案,但又一个个地被他否定……司机载着周志强赶到福州市与涂湘金一行会合时,已是傍晚。匆匆吃了几口盒饭,在宾馆房间内,周志强连夜召开了案情分析会,制订了详细的抓捕方案。
  一定要让追逃小组不气馁,充满干劲和信心。这是周志强非常重视的队伍管理理念。会议前,他有这样一个开场白:“我出来一趟不容易,时间紧任务重,我是在来的途中跟县里领导请的假。三天,我向他们承诺三天内一定把逃犯带回横峰!我的这份笃定不是盲目的,它源自你们前期扎实而细致的侦查工作基础。你们很棒!此次行动,必胜!”
  随后,他按优先顺序逐一列出了抓捕方案。第一,必须得找一个正当且合法的理由敲开占某兵家的门!当得知占某兵有一儿一女时,周志强敏锐地意识到:这家伙肯定是超生!没有什么比以宣传计划生育政策为由进入他家更好的方式了。作为横峰县同时分管计划生育的副县长,周志强决定次日一早就联系别墅所在辖区的领导配合工作,并让民警化装成街道干部随行。第二,租一辆当地牌照的车,同时请福州警方派出警力配合涂湘金,围绕奥迪A6轿车确定占某兵的行踪,并且确定其公司详细地址。第三,通过核查占某兵女儿的学籍卡,请学校配合搞一次家长活动,引占某兵露面。
  周志强将第三条视为下下策,毕竟实施起来没太大把握。据涂湘金反映,每天早晚接送孩子上下学的都是其妻,占几乎不来学校。
  次日一大早,福州市区下起了小雨。一切按计划进行。
  9点40分,涂湘金给周志强打来电话:“已经确认了占某兵的公司地址,在科技园内二栋四楼。现在,他的奥迪A6就停在小区地上停车场,车内只有司机一人。”
  挂断电话,周志强立即调整了抓捕方案,先与涂湘金会合,以宣传计划生育政策为由进入占某兵家改为第二方案。
  赶到科技园时是10点多。周志强仔细观察了周边地形,发现奥迪A6的车头是朝向小区上锁的消防大门,而右侧二百米就是小区正门,人来人往。他令民警将租来的“宝来”车停在了奥迪A6右后方几十米远的地方——防止抓捕时其驾车逃走。然后,周志强派出两名民警去查看小区三小时内的视频监控,证实了从奥迪A6上下车进入办公楼的正是占某兵,且从8点上楼后再没出去!周志强随即令三名民警化装后,两个守在了办公楼出入口,一个守在小区正门。
  两小时过去,占某兵的影儿也没见。静等,可不是周志强的作风,他要主动出击。进进出出的快递员给了他灵感——乔装送外卖!
  20分钟之后,乔装民警返回,汇报道:“占某兵的公司占据整个四层,可除了公司牌子,一二十个办公室都是只有房号,没有具体门牌,无法确认董事长占某兵在哪个房间!”
  周志强坐在后排靠右的位置,没作声,心里却在盘算。他透过车窗望向那辆黑色奥迪,车内的司机时不时出来站站,活动一下筋骨,其间还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匆匆跑上办公楼,没几分钟就抬着一个箱子回到了车里。周志强把心一横——死等,就不信你不出来!
  十几分钟后,只见奥迪车的尾灯连续闪烁了几下。“宝来”车里的五个人都跟着打了个激灵,难道要走?
  几乎同时,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张明旺低声呼喊:“没错没错!是他,就是他,占某兵!”他透过车窗认出了正走出办公楼大门的占某兵。与绝大多数逃犯不一样,虽然容貌也有了改变,但他身材结实,头戴白底红边的薄呢帽,外套是一件价格不菲的蓝黑色羊绒大衣,露出驼色的衬衣领。
  周志强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果断下令:“行动!”一切正如他所预判的,利落的民警一脚油门,恰到好处地把“宝来”别在奥迪的车头处,令它无路可走。周志强第一个跳下车,箭步扑上去,死死扭住正要拉后座车门的占某兵的手臂。猝不及防的占一愣,正欲奋力去拉车的后座车门,就被及时冲上来的涂湘金、张明旺等三人合力制伏了!
  随后,在奥迪车后座下面发现了一支装满铅弹的短铳和一把寒光闪闪的砍刀!
  讯问室里,占某兵表情复杂。他说:“凭警方的力度,我知道,你们一定能找到我。老实讲,我一直关注横峰公安的‘清网行动’,我不是没想过主动投案,甚至想给周局长打电话,可是,你们知道我的家业有多大吗?我舍不得……我已经办了移民,若不是你们抓到我,当天下午签完一份价值亿元人民币的合同,第二天我就离开这里了……”

  逼“横峰第一刀”投案

  故意伤害致人重伤的在逃犯罪嫌疑人张某涛,是横峰公安“清网行动”期间啃下的最后一块“硬骨头”。
  1979年出生的张某涛生长在一个传统的工人家庭,他是几进宫的公安局“老熟人”,一米六几的小个子却心狠手辣,做事不计后果。他中学没读完就出来混社会,成年后被一些老板雇为保镖,去追债、抢项目,得手后,会获不菲报酬。慢慢地,张某涛越来越膨胀,随身带枪,四处耀武扬威,为非作歹。曾因眼睛都不眨地砍下过别人的一只手,人送外号“横峰第一刀”。
  时间闪回2010年10月24日晚。张某涛和女友颜某在路边吃烧烤时,一言不合拌起嘴来,而且越吵越凶。不曾想前来劝架的吴某和兰某彻底激怒了他,顺手抄起烧烤摊上的刀将吴某和兰某砍成了轻伤和重伤,随后弃刀逃离。
  2011年11月底,“清网行动”进入最后的攻坚阶段。对于“张某涛案”,周志强在一次次听取了追逃小组的汇报之后,都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明知张某涛和其马仔余某兴就躲在上饶,可偏偏就是逮不到!
  狡猾的张某涛既有“眼线”也有“提款机”,要逮到他当然不易。“眼线”是其女友颜某,她紧盯公安机关“清网”动态,经常通过各路人脉打探横峰警方的行动进展,给张某涛通风报信;“提款机”则是横峰当地某园艺企业老总郑某,因其与张某涛有着密切的利益勾结,所以,此次潜逃,郑某也毫不犹豫地为其出资,还以为“避避风头”就过去了。
  事实上,张某涛也是这么想的,距离“清网行动”结束还有半个月,他天真地以为熬过这两周就万事大吉了。
  可惜,他这次碰到的猎手是周志强,一个“穷尽一切方法追逃”的公安局长。
  12月初,周志强决定多管齐下、抓劝并举,以窝藏和包庇罪的名义依法逮捕颜某和郑某,斩断张某涛的“眼线”和“提款机”,同时对张、余二人的父母等重要社会关系做劝投工作!
  两天之后,根据横峰警方提供的张某涛警惕性极高、几乎不出门,以及由余某兴外出采购食品和生活用品等信息,上饶警方通过进一步侦查,终于确认了他俩藏匿的具体地点。因为余某兴的父母在上饶市区中心菜市场里开杂货铺,他俩就躲在附近的老房子里。
  周志强果断决定追逃小组同时在横峰和上饶两地展开抓捕行动。在横峰,由副局长匡益民带队逮捕颜某和郑某;也是刑警出身的政工科长则带队前往上饶围捕张、余二人!
  万万没想到,就在横峰组顺利逮捕了颜某和郑某,在其住处和企业搜出了提供给张某涛出逃资金的银行账目等确凿证据时,上饶却传来消息:抓漏了!
  原来,确定了张、余二人所在位置后,为了不打草惊蛇,政工科长并没有安排侦查员提前踩点,主观地以为一组人守住一层出入口,另一组人上楼强攻,就形成了万无一失、瓮中捉鳖的局面。于是就搞了一次公开的抓捕行动,带队鱼贯进入余某兴父母的店铺,让其带路去抓捕张、余二人。这浩浩荡荡的便衣队伍此时都没觉察到暗中还有一双紧张而警惕的眼睛——她正是余某兴的姐姐。很快,张某涛二人就提前收到了消息,睡衣都没换,扔下手机,通过顶层通道穿到另一栋楼的出口,跑了!
  行动失败,周志强恨不得摔了手机!更令他崩溃的是,张、余二人慌张地没带手机,外界完全没法与其联系了!急火攻心的他甚至想到,他俩要是也像连某水那样跑进深山躲起来,追逃可真是遥遥无期了……周志强在不大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冷静之后再一分析,这两个靠拳头“养尊处优”的打手,是不具备石匠出身连某水那样的野外生存能力的,身无分文,饿上几顿,一定会再与家人联系!
  他立即给县委县政府相关领导去了一个电话:“我得把钟于峰‘借’回公安局!”
  有着十年刑侦经验的钟于峰,时任横峰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治安大队长(现任横峰县综治办主任、公安局党委委员),“清网行动”之前,他被作为横峰公安代表调入上饶市某涉黑案件专案组领导层。
  在这个节骨眼上,必须得把“老将”请回来!
  钟于峰也确实熟悉张某涛,曾与他有过面对面的较量。记得第一次抓到张某涛时,在其窝点搜出了一捆手枪!
  一听这次抓漏了,钟于峰表面不说什么,心里却琢磨:狡兔三窟,再想在短时间内抓住他,可不是容易的事了……
  周志强假装没看出他的心思,坚定地说:“由你带队再去一趟上饶。他俩现在肯定跑不远!”
  此时已是凌晨1点,但钟于峰明白,周志强的意思是让他现在就动身。
  到达上饶市区已近2点。这次的午夜行动,也“惊扰”了上饶刑侦,白天抓漏了,晚上又来?而且是分管治安的领导,带来的民警分别来自禁毒、网安、治安、刑侦等不同部门。
  钟于峰幽默地回答:“我们横峰公安,现在就一个警种:追逃警!”
  “既然你们有这么大的决心,我们全力支持。”坐进上饶刑侦的车,钟于峰一行开始在中心菜市场附近转悠。这是上饶市区最大的菜市场,鱼龙混杂。获悉这里还住着张某涛的一个狱友王某,钟于峰决定先去“会会”他。兴许张某涛二人就躲在这里。
  经验颇丰的钟于峰请上饶警方找来一名熟识的群众假扮醉酒者敲错了门。就这样顺利控制了王某,确定张某涛不仅没有来过,而且好久也没有互相联系了。
  夜空开始发亮了,晨曦徐徐拉开帷幕。得知一无所获,周志强十分失落。
  “你是侦查员出身,也跟张某涛打过交道,你觉得他下一步会有什么打算?”周志强不死心。
  “很简单,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避一阵子再说!”
  “他会选择避在什么地方?”
  “亲朋好友家喽。”
  “那就从其亲朋好友身上做文章!”与钟于峰的对话让周志强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电话另一端的钟于峰敏感地觉得,周志强是要跟张某涛“死磕”到底了。
  刚一上班,一张密密麻麻涂满张某涛社会关系网的图,摆在了所有局领导班子和科所队长的面前。周志强严令:“彻底斩断张某涛的亲情链!他不是想找‘庇护伞’吗,我要让他一辈子没脸回家,彻底无路可逃!全警出动,今天就干一件事——贴通告!”
  这一天,一万多份通缉逃犯张某涛和余某兴的悬赏通告贴遍全县大街小巷、村庄农户,周志强还联系了上饶、横峰两地的所有报刊登载通告,联系广播和电视媒体即日起每天滚动播出通告。不仅如此,在相关网站上,只要一点击就会自动弹出追踪张、余二人的通缉令!
  如此“高调”,万一逃犯还是不投案,横峰警方的“颜面”何在?
  大家再次为这位秀才局长的决绝捏把汗。
  “让自己退无可退,让逃犯无路可逃!”距离“清网行动”结束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横峰县69个逃犯中,张某涛是第68个,令周志强如鲠在喉。他不在乎“颜面”,更不在乎非议,他要的是实际作用。他咬准张某涛的心理,虽然是恶性伤人,但不是命案,加之无一亲朋敢收留他,四面楚歌的他不来投案,难道还愿一直亡命天涯吗?
  等待是焦灼的。两天之后,张某涛和余某兴拎着被子出现在横峰县公安局门口。

  速破“9·14”故意杀人案

  在当地警界,“清网行动”让大家看到了周志强的决心和实力;在周志强心中,“清网行动”不仅是一次全国公安的专项行动,更是实现“小地方也有大作为”、重振队伍士气的契机;在钟于峰等横峰公安中坚力量看来,“清网行动”中的周志强让他们“突然一下回到警察职业最本质的状态——严厉打击违法犯罪”。
  公安工作没有止境,只要还有网上在逃人员,“清网”必将持续下去。“清网行动”之后,横峰公安的“追逃”制度沿用至今,且每年命案全破。
  2012年9月14日是星期五,难得有空,周志强决定晚上回趟广丰老家,看望老人。不想却在途中接到了刑警大队长兰玉春的电话:“局长,兰子村发生了杀人案!”
  姚家乡兰子村的妇女陈某仙被人杀害了!当警方赶到案发现场时,经勘验与走访调查,基本确认嫌疑人是同村的洪某仔,且逃走时带走了凶器!经进一步了解得知,他与受害人陈家是邻居,曾因一亩三分地发生过激烈争吵,最终由村委会出面划分给了陈家。洪某仔由此怀恨在心,扬言要报复。同村人反映,洪某仔虽骨瘦如柴、猥琐矮小,但性格乖戾,还曾殴打过帮他的姐夫。
  周志强在电话里令兰玉春立即组织刑警大队与辖区派出所连夜搜山。挂断电话,他立即掉转车头,朝兰子村驶去。
  当晚,在方圆十几里的山头上并没有发现洪某仔的踪迹。周志强果断制订了侦查方案,兵分两组,一组由他带领扩大搜山范围,进行二次围捕,二组由兰玉春带一名刑警进行外围调查,摸排洪某仔社会关系,判断其可能的逃窜方向。
  次日,天刚刚亮,周志强调来警犬队,发动乡、村两级干部与全体民警共分成六组分别到周围的来龙山、砖厂、废弃山棚等一切可能藏身之地进行搜查。他与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刘华东紧跟追踪犬和抓捕犬判断嗅源的步伐,一直追至大山深处。但两个小时过去,在热辣的日晒下,警犬都累得趴在地上拖着长舌喘粗气,可仍没发现任何疑迹!
  此时,兰玉春的摸排情况怎么样了?
  根据村民提供的信息,洪某仔有一个表哥在弋阳县,时常联系。经过大量的研判工作,兰玉春在电话里向周志强汇报:“洪某仔现在就在弋阳县牛家一带。我们正遁此线追捕!”
  周志强回复:“好!一定把嫌疑人抓回来!我再给你派去两名刑警,助你一臂之力!”
  狡猾的洪某仔并没有落脚在弋阳表哥家,而是一路沿河向西南方向逃去,且走走停停,时常关闭手机,令追踪民警陷入“盲区”。猎逃经验丰富的兰玉春细心地发现,洪有一个习惯,就是每早醒来和每晚睡前必开机。于是他在沿途乡政府借了四辆摩托车,将追逃小分队分成四组,沿前往鹰潭的方向追去。
  历经72小时的艰苦追踪,9月18日临近中午时分,侦查员李智鹏在鹰潭贵溪境内的高速公路上发现了可疑人员!
  当时的高速公路路基并未完全铺好,只见一个挑着两只编织袋、头戴破草帽的拾荒者一晃一晃地走在上面。摩托车已经开出了几十米,从后视镜中多瞟了一眼的李智鹏自言自语:“这家伙好像有点儿像洪某仔啊……”再扭头一看,虽然此人的草帽已经遮住半个脸,但无论身高还是其神态都像极了照片中猥琐的洪某仔。
  他立即掉转车头,停在了“拾荒者”面前:“这么走在高速路上多不安全啊。你这是从哪里来?”
  “湖南来的!”说着,对方抬手扶扶草帽,把帽檐压得更低了。
  “湖南的?我们是老乡啊!”巧了,李智鹏正是湖南人,机智地换作湖南话追问,“你是湖南哪里的?”
  对方当然哑口无言。
  李智鹏一边稳住他,一边拨通了兰玉春的电话:“兰大,有情况!”
  “控制住他。我们马上赶来!”
  兰玉春赶到,仔仔细细地打量眼前这个人,从其鼓鼓囊囊的口袋里发现一块塑料包装的月饼。拿近一看,包装袋上印着“横峰县某食品加工厂”!
  一个湖南人跑到横峰县买了月饼又徒步走到贵溪?这个逻辑实在讲不通。
  “说!为什么要杀害陈某仙?”老练的兰玉春突然大喝一声,单刀直入。
  “拾荒者”被这震天响的一声吼吓得先是一哆嗦,愣了一秒,摔下担子,龇牙大骂:“谁让他们陈家欺负我!”
  伪装的面具被撕下,兰玉春等四人果断将其拿下,当场从其身上搜出了两把尖刀。
  正如从前迎接每一位破除万难、缉凶追逃凯旋的英雄一样,当天下午,横峰县公安局院内鞭炮齐鸣,周志强为兰玉春等四人举行了热烈的欢迎仪式。

  智破“3·6”故意致人重伤恶性案

  2016年3月6日,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凌晨2点,刑警大队接到司铺乡牛桥村村民的报案,称邻居家的孩子刘某被其姐夫付某清砍得满头是血,目前生命垂危,付某清却已仓皇逃离。
  受害人还是中学生,且生死未卜,嫌疑人已经逃窜。这还了得!从睡梦中惊醒的周志强蹬上鞋夺门而出,途中就在电话里进行了部署和指挥,特别强调先送孩子去上饶市医院进行抢救,同时调集刑侦、治安、指挥中心和辖区派出所等警力,连夜组织设卡堵截、搜索周边。
  到达现场后,亲自勘验了案发现场的周志强进一步了解了案情。刘某平时在县城中学住校,周末才回家,可巧这一周,在南昌工作的父亲没回来,母亲也去邻村看望外婆了,家里就他自己。早就入睡的他岂能料到丧心病狂的姐夫早已在漆黑的夜色中窥视了很久。付某清也是姐弟俩,关系还可以,但他与妻子,也就是受害人姐姐却一直感情淡漠。姐姐因智力低下、视力接近全盲,生性多疑,在多次被付某清殴打后,负气离家出走,数月未回。付一直认为是岳父岳母把她藏了起来。女儿走失最痛心的莫过于父母,见罪魁祸首的女婿不仅没有悔改之心,还兴师问罪,二老冷言冷语,始终就是“不知道”三个字。付由此怀恨在心,决心伺机报复。案发时,幸好刘某有着很强的求生意志,强忍疼痛与惊恐一边躲着姐夫的砍刀,一边直冲邻居家……
  “一定要尽快抓到嫌疑人,防止其返回伤害刘某的父母!”这是周志强了解案情后的第一反应。转而,他问刑警大队长兰玉春:“了解付某清姐姐的情况了吗?”
  “第一时间就到她家进行了询问,也对住处进行了彻底搜查,确认付某清没去过,也没发现其他有用线索。”
  “把他姐姐带回局里,深入询问!”
  老刑警兰玉春一怔:“有这个必要吗?”
  周志强直言不讳:“我觉得前期工作力度欠缺,没有做到位。此案嫌疑人明确,且确定他与姐姐关系最好,就不能排除这几天会联系她的可能!而且,把她带回局里开展工作,既有利于我们发现更多线索,找到蛛丝马迹,也能对她做彻底的劝投工作!”
  正是通过这样一番挖地三尺般的全面询问和劝投工作,一条明朗的线索浮出水面。案发后一直把手机处在关机状态的付某清,用的还是几年前在浙江台州打工时的号码!兰玉春立即联系了台州警方,通过一系列摸排工作,确认付某清已逃至广东深圳。横峰警方再携手深圳警方,一路追踪,3月17日,付某清归案。
  以往,都是周志强为凯旋的英雄送上鲜花。这一次,受害人刘某的父母和外婆也为他送来了红艳艳的锦旗,还从县里请来了腰鼓队。
  紧握周志强的双手,老人痛哭流涕:“虽然孩子受到伤害,遭了罪,但能把嫌疑人绳之以法,就是救了我们全家人的命!谁也无法想象这么多天,我们时刻活在他会回来报复的巨大恐惧中是什么滋味!谢谢人民警察!”说着说着就要跪下去,周志强赶紧扶住她,眼圈也红了……
  有人曾问周志强为什么热爱当警察,此刻的一切已是最好的答案。警察,肩扛沉甸甸的责任,打击违法犯罪,保护人民群众。每次扬善除恶,周志强都觉得是一次对生命的洗礼。他至今记得20年前因近视被公安局拒之门外而涕泗横流的悲伤与失落,所以当多年后终于走进公安队伍,他拼尽全力去工作,始终追求完美且极致的结果。老搭档钟于峰戏言:“他的劲头和激情,总让人觉得这是他破的最后一个案子或完成的最后一项工作!”周志强对这份“用力过猛”的解释是:“我相信勤能补拙,‘笨鸟’必须得先飞。我出身穷苦家庭,经历过一些磨难,虽然起点并不高,但一直铭记父母‘向上’‘向善’的教诲。警察职业是我的理想,实现了,我不仅感恩,更加珍惜。这一切化为家国情怀已融入我的血液,我能做的,唯有努力和奋进!”(图片由横峰县公安局提供)■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