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孤胆英雄 ——记云南省普洱市公安局副局长、思茅分局局长李勇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6/5/9 8:56:16
浏览次数:29832  

  文/李咏 付蓉彬  图/余季丰
  
  在横贯中国西南边陲的北回归线上有一座山叫景迈山,聚居着布朗人和傣族人。至今,那里仍吟唱着这样一个传说:先祖帕哎冷带领部族把这里的毒虫猛兽全部驱赶了,从此荒山变成家园。帕哎冷升天时对族人说:“我给你们留下牛马,怕遭灾害死光;留下金银财宝,怕你们懒惰吃光用完;就给你们留下茶树吧……”此后,这座依山傍水的城市便因茶而名、因茶而兴,也因此有了一个韵味飘香的名字——普洱。
  普洱辖九县一区,总人口258万,国土面积4.5万平方公里。486公里蜿蜒曲折的国境线连接了缅甸、越南和老挝三国,发源于喜马拉雅山脉的澜沧江水系犹如一道道奔腾的血脉,穿山越谷,滋养着北回归线上的这片绿洲。“一市连三国、一江通五邻”的特殊区位,奠定了普洱作为茶马古道源头的地位,同样也使这座边城的社会治安变得异常复杂。枪支、毒品、走私、偷渡等严重的暴力犯罪和艰巨的维稳任务成为这片绿洲守卫者无法回避的严峻挑战。
  作为普洱市公安局副局长、思茅分局局长,李勇疾恶如仇,一身是胆,被违法犯罪分子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他侠骨柔肠,敬民为天,被辖区群众视为亲人,被战友称为兄长。从警20多年,这位生于斯、长于斯的彝家汉子一直奋战在打击犯罪、守卫平安的最前线。
  
  


  

  

  李勇(右一)进山村走访

  

  检察地震灾区的消防工作

  

  李勇(右一)到普洱北治安岗亭指导执勤工作

  小警识凶

  1990年2月,年仅16岁的李勇考入了孟连县公安局。通过一年的培训实习,1991年2月,他被分配到刑侦大队成了一名刑警。
  “要做就做一名最好的刑警!”从此,刑侦大队办公室里的灯经常亮到深夜,刑警大队多了一位手勤、眼勤、脑勤、腿勤的新警。“当时,我养成一个习惯,就是把读到的好经验、摸索到的线索、勘查到的证据,逐一记录在册,每晚,我就对着它们琢磨,分析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如果现场分析与结果一致,我就在笔记本上打个勾;如果不一致,就得追根究底犯罪分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怎么想的,直至水落石出。”
  1992年春,也就是李勇加入刑侦大队的第二年,孟连县公信乡戈底村发生了一起凶杀案。代课女教师李某被人杀死在野地里。案发后,李勇和战友们来到现场,发现那名女教师身上被砍数刀,双眼还被刺瞎,尸体用树叶掩盖。
  经过大量的调查,工作组排查出三名重点嫌疑人:岩某,该乡乡长助理;魏某,乡政府干部;外来务工泥瓦匠。
  传唤岩某时,他很镇静,开口便抗议办案民警胡乱怀疑他,给他的声誉带来了影响。他说自己当天的确到过该村,但那是去村里开会,没到过案发地。同时,他说还有证人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此人是一整天都跟自己在一起,完全可以证明自己没到过杀人现场。
  一问证人是谁,竟是魏某!
  传唤来魏某,他说自己当天与岩某同去开会,同时返回,确实没去过案发现场。
  再传唤来泥瓦匠,他承认当天下午自己在盖房子时见过被害人李某。当时,他还跟李某打招呼,但对方根本不搭理他,他还挺生气的。之后,李某就往发案现场方向走去。但他没看见是谁杀了她。
  在讯问过程中,泥瓦匠神色慌张,焦虑万分。因岩某、魏某互为证人,又有其他不在场的证据,专案组大多数民警认为岩某和魏某的嫌疑不大,工作重点应放在泥瓦匠身上。
  经过反复讯问,泥瓦匠承认是他杀的李某。
  专案组的许多民警就此松了一口气,认为此案可以了了。但作为打下手的新警,李勇却一直觉得此案疑团重重。通过查看泥瓦匠的讯问笔录,他发现泥瓦匠对死者现场所处的位置、杀人部位等供述与现场勘查情况明显不符。
  自己毕竟是新人,毫无经验,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李勇还是鼓足勇气将疑虑提了出来。许多人一听,第一时间都对这个“毛还没长全”的小家伙非常恼火——小小年纪,竟敢质疑专案组的工作成果!要知道在讯问时专案民警并没有对泥瓦匠采取任何刑讯逼供等不正当手段,所有供述都是泥瓦匠自己的陈述,而那些陈述百分之九十与案件相符。
  “不排除我所说的那几个疑点是嫌疑人杀人后因精神紧张记错了!”面对“老干探”的斥责,李勇并没有放弃自己的坚持。他还说,通过自己的观察,发现那名泥瓦匠的举止有些不正常,建议对泥瓦匠的身体及精神进行一次彻底的检查。
  后经医院诊断,泥瓦匠果然患有严重的臆想症!
  面对这个鉴定结果,大家一下子傻眼了。案件再次陷入困境。县公安局只得向普洱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申请支援。
  因为得知该案的疑点是李勇发现的,支队领导特别点名让他加入了新成立的专案组。这次,专案组扩大了侦查范围,从内部到外围重新进行了调查。在查阅受害人的日记时,细心的李勇发现,岩某曾经追求过李某,但被拒绝了。而在查阅岩某的资料时,李勇得知岩某是少数民族。这时,受害人被刺瞎双眼这一细节跳了出来。顿时,他觉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么。又突然记起自己在走访调查时曾听这个族的长者说起本族的一个传说,大意是人死后眼睛可以记录下所见到的最后一个人的影像!
  李勇马上开始分析并整理出了此案的四条疑点:一是岩某在部队服役时当过侦察兵,这段经历让他有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和心理素质;二是岩某不会没听说过“人死后眼睛可以记录下所见到的最后一个人的影像”的传说,他自然也是相信的,所以才将李某的双眼刺瞎;三是岩某是乡长助理,即将被提拔为乡党委副书记,可谓前途无量,死者拒绝他,在他看来死者就是有眼无珠;四是有人看到岩某曾在发案现场方向出现过,而岩某在讯问中却一再强调没有到过现场。
  看来案件突破的关键就在为岩某作证的魏某身上了。
  思路清晰后,当晚,李勇就向专案组做了汇报。专案组决定以李勇为主对魏某进行讯问。
  讯问前,胆大心细的李勇认真地分析了魏某的性格特点,他觉得作为一名普通的乡干部,受到岩某威胁利诱的可能性极大。于是,李勇通过摆利害关系、讲法律法规,终于令魏某打消了顾虑,承认自己先前的确是因受到了岩某的威胁和利诱才说了谎,隐瞒了当天岩某单独与李某出现在案发地这一事实。
  根据魏某的供述,专案组果断传唤岩某。在确凿的人证和物证前,岩某承认了自己因爱生恨而杀死李某的犯罪事实。
  最让专案组吃惊的是,岩某刺瞎死者双眼的原因竟跟李勇分析得完全一致。
  两年后,由于在工作上认真踏实,其出色的业务能力和正直的品德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认可,李勇被作为优秀人才推荐到云南大学政治系脱产深造两年。

  孤身擒嫌

  2002年初,振兴路派出所辖区某偏僻农村发生了一起强奸案,嫌疑人逃跑。案发后,村民不敢外出,惶恐不安,加之受害人几度欲上吊轻生,部分村民便到派出所、政府请愿,要求迅速破案,严惩凶手。李勇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给受害人一个交代,还百姓一个安宁。
  经过数天不眠不休的工作,侦查民警获悉嫌疑人可能藏身在某片山林之中。思茅山高林密,如果贸然进山抓捕,极有可能被嫌疑人发现,导致其逃入深山老林或者越境,此后想要再抓他就会更加困难。于是,李勇向专案组提出了一个“笨办法”——潜伏蹲守。
  对于没有当过警察的人来说,蹲守,或许是一个专业术语,但对于深知其中滋味的警察来说,这就是活受罪。
  李勇主动请缨潜伏到最危险的路段。刚刚钻进茂密的草丛中俯下身子时,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块投入到蚊虫、蚂蟥餐桌上的鲜肉,不一会儿身上就被叮起无数大包,痒痛无比。但他却不能动弹一下。近两个小时后,天色渐渐暗下来,崎岖的山路上出现了一个人影!李勇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那道慢慢靠近的人影。只见那人身材魁梧,腰挎长刀,双眼不时左右四顾,走路时小心翼翼。借着微弱的月光,李勇确定他就是嫌疑人。战机稍纵即逝,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在嫌疑人靠近他的最佳位置,李勇一跃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单枪匹马将嫌疑人死死压在身下,不让其动弹,同时,还故意大声呼喊:“弟兄们,抓到了!快来!”嫌疑人听后极其紧张,李勇趁机迅速用警绳将其捆绑。事后,民警从嫌疑人身上搜出了一把长刀和一根铁棍。
  此次追捕,李勇被普洱市公安局荣记个人三等功一次。

  抗震救灾

  2014年10月7日21时49分,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正在景谷县公安局值班的李勇突然觉得大地一阵剧烈的晃动,随即,房内的书柜、桌椅东倒西歪,紧接着,电灯也熄灭了……
  地震了!
  李勇一边向上级部门报告,一边要求指挥中心核实地震情况,召集全体民警归队,实施应急预案。在确定景谷县永平镇发生了6.6级地震后,根据灾情,李勇将民警分编为四个大组。第一组为治安巡逻和社会治安防控组,职责是安抚人心、维护社会治安秩序,保证灾区社会治安稳定生活安宁。第二组为道路保通组,及时开启抗震救灾“绿色通道”,对进入灾区的车辆实施交通管制,一方面分流、疏导、劝返无关车辆,加强对重点道路的巡逻管控,及时清除故障车辆及障碍物。他还特意让人制作了“前往灾区景谷方向”“抗震救灾紧急通道”等显著标志设置在交叉路口,给运送抗震救灾人员、物资、装备和伤员的车辆提供便捷、高效的交通保障。第三组为信息组,及时、准确、全面地搜集危害国家安全和影响社会稳定的信息,及时向领导报告,做到预警预知,防患于未然。第四组为灾区救援组,组长由李勇担任。
  第一时间,他率领由公安、消防、武警等部门组成的第一批抢险救援队连夜赶赴重灾区永平镇,深入了解震区灾情,搜集第一手材料及时上报指挥部。出发后,余震不断,道路受损严重,直到次日凌晨两点,李勇一行才到达永平。一到灾区,李勇马上安排永平派出所成立临时公安抗震救灾指挥部,统一指挥调度全县公安机关抢险救援和安保维稳工作。当时,余震不断,但工作不能断,没有办公场所,就支帐篷办公!
  当晚,李勇冒着余震频发的危险,借着微弱的手电光,踩着碎瓦乱石,高一脚矮一脚地深入灾情最为严重的芒腊村和芒费村。当看到那满目疮痍的废墟和伤心欲绝的灾区群众时,这位钢铁一般的汉子泪流满面……
  第二天上午,救援队大规模进驻,就在各项救援工作有条不紊开展时,李勇收到一条指令:地处震区的长海水库震后出现险情,指挥部决定进行泄水排险,要求公安局组织民警赶赴水库下游两岸巡查、宣传、疏散群众。李勇立即带着民警,提着喇叭一路急行,进村入户通知,直到22时才全部通知完毕。
  灾区群众看着李勇他们为了大家的安全顾不得喝一口水,顾不上吃一口饭,当地几位群众反复要求民警留下吃晚饭,得知大家赶时间后便从锅里拿出已经煮熟的鸡蛋硬塞给李勇及民警,并嘱咐他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李勇至今感慨:“那何止是几个鸡蛋,那是警爱民、民拥警的一片情!那鸡蛋的温度,现在都还感受得到。”

  治爆缉枪

  2014年12月28日上午,北国早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普洱却温暖如春,鲜花怒放。刚刚履新普洱市公安局副局长、思茅区公安分局局长“满月”的李勇,披着从湛蓝的天空洒落下来的和煦阳光走进了办公室。此时,他的心情就如那院中怒放的花儿一样愉悦。当警察这些年,他一直在基层打转,如今“农转非”,这下可以和家人团聚了。他心中暗想,眼下,还有三天就过元旦,今年应该可以和家人过一个团圆节了!真想尽快把这些年欠下的感情债还一还!履新以来,他一直扎在辖区派出所和相关队室调研——这是他多年来养成的工作习惯。他坚信,没有调查和研究就没有发言权。虽然自己也曾担任过思茅分局的副局长,但毕竟是四五年前的事了。一圈跑下来,他对整个思茅区和分局的情况有了新的了解,准备上午开个会,一是将自己这段时间调研的收获和发现的问题与大家通通气,二是正式和民警见个面。不想,刚走进办公室,指挥中心主任就火急火燎地跑来了:“局长,发案了!”
  看来这次又要失信于家人了。未做过多考虑,李勇带上刑侦民警赶赴现场。
  案发地位于思茅区云仙乡的深山内,一名群众被人用枪打死了!
  通过一系列的侦破工作,民警很快将犯罪嫌疑人张某抓获。据张某供述,自己当日携带用射钉枪改造的猎枪进山打猎,没想到将正在林间干活的李某当成猎物给打死了。
  此案刚刚尘埃落定,指挥中心又接到报案:有一男子携带枪支弹药入住城区某酒店。早上,酒店服务员进房间打扫时发现天花板上有几个弹洞,桌子上还有若干类似毒品的药丸。
  李勇一听,只觉脊背发冷。作为一名老警察,他深知枪支在人流密集场所出现的恶果。绝不能让这支罪恶的枪打响!他马上调兵遣将,在酒店周围设下十面埋伏。经过一番惊心动魄的短兵相接,犯罪嫌疑人娄某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民警擒获了。在其身上,民警缴获上膛的手枪一支、子弹数十发、手榴弹四枚。经调查,由于吸毒,娄某产生了被人追杀的幻觉,于是就到境外买了上述这些枪弹。入境时,他走的是小路,没想到刚入境就被思茅警方抓获了。
  两起涉枪案件虽然顺利告破,但李勇并没有放下心,总感觉那黑洞洞的枪口就在眼前。一种无形的压力笼罩着他。思茅区境内河流交纵,山峦叠翠,森林茂盛,气候温和,动植物种类繁多,有“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的美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生活方式让当地村民有着上山打猎、下河摸鱼的传统。枪支,一度成为当地群众的重要生产工具。在一些部族,学会使用枪支更是男子的成人礼。随着国家治爆缉枪行动的展开,大多数枪弹被收缴,但由于当地风俗习惯且地处边境等原因,民间私藏枪弹、使用枪支打猎的情况屡见不鲜,涉枪案件时有发生。
  此后两个月,李勇深入辖区七个乡镇及派出所实地走访、收集、调研私藏枪支及枪支危害情况。在掌握第一手翔实的资料之后,他撰写了一份关于在全区开展治爆缉枪工作的建议提交给了思茅区委区政府。开始,大多数人反应平平,认为治爆缉枪自上而下年年在搞,思茅的枪应该收得差不多了,没必要再大张旗鼓。对此,李勇没有去辩解,而是把收集、整理的详细到某乡某村可能私藏了多少支枪、命丧枪口的人数等都摆了出来。看到这些数据,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紧接着,区委区政府联合发文,要求以公安机关为主力军在全区开展声势浩大的治爆缉枪行动。
  就这样,原定的民警见面会改成了治爆缉枪动员大会。会上,李勇说出了履新誓言:“枪弹一日不绝,收缴工作一日不停!”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此次治爆缉枪上升成政府行为,各乡镇党委政府的主要领导成了第一责任人,并将此项工作纳入政绩考核。第一步走好之后,李勇又借此东风趁热打铁,拿着文件到各乡镇宣传、督导治爆缉枪工作。同时印发了《缉枪治爆法律法规告知书》《无私藏、持有枪支弹药承诺书》和《缉枪治爆责任书》,明确缉枪治爆家家有责、人人尽责。李勇说,在开展此项工作时一定要打好两张牌:一张是“有利牌”,一张是“有害牌”。“有利牌”就是对于主动上缴枪支弹药的,不但从轻或是减免处罚,同时还由区委、区政府拿出经费进行奖励;“有害牌”就是要向群众宣传私藏枪弹的危害,宣传国家法律法规,让群众知晓私藏枪弹是违法犯罪行为,应该负什么样的法律责任,对于逾期不上缴枪弹的,公安机关将依法进行打击处理。通过这一番周密细致的宣传发动工作,群众的观念慢慢地从抵触变为支持,主动上缴枪支弹药的群众越来越多。
  2014年,思茅分局全年收缴了500多支枪,2015年上半年就收缴了2500多支!“一把枪就是一个隐患啊!我们以后的任务就是把藏匿于民间的枪弹全部收缴,不留后患。只要枪弹一日不绝,我们的收缴工作一日不停。”李勇坚定地说。

  速破灭门案

  2015年6月13日13时左右,思茅分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福源社区某移民安置点的出租房内有人被杀!
  按照命案“四长必到(局长、分管副局长、队长、所长必到)”的要求,李勇第一时间带着刑侦技术人员和侦查员赶赴现场。一到现场,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共四具尸体,简直犹如阿鼻地狱,一片血腥。技术民警简单勘查后发现四名死者中的三个成年人均属于被棍状物重击之下立即死亡的;另一名只有五岁左右的小孩头部被击中后并未当场死亡,而是从床上挣扎着往外爬,竭尽全力想打开门获得救助,但最终因伤势过重死在了门边。
  四条人命,这是思茅分局成立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命案。在现场,李勇下达了第一道命令:“全体警员包括文职、协警即日起取消休假,投入战斗!”
  发生灭门惨案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时间,谣言飞满思茅区,人心惶惶,原本喧闹的街市一夜间冷清下来。夜晚,男女老少皆不敢外出,生怕突遇“杀人狂魔”……
  普洱市委市政府及云南省公安厅等各级领导纷纷作出指示,要求思茅警方尽快破案,缉拿真凶。
  面对重重压力,李勇亲自挂帅,成立了“6·13”特大故意杀人案专案指挥部,并成立现场勘验、排查追捕、信息搜集等八个工作组,抽调思茅分局、区政法委、区检察院、思茅镇党委政府及保安公司共700余名各级领导干部、公安民警、保安协勤和文职人员全力开展对此案的侦破及应急处置工作。
  经专案民警调查得知,出租房也就是案发地的承租人叫杞某,普洱墨江县人。据房东介绍,杞某于半年前租下了这个房子,平日里没见有什么人和他一起生活。
  但通过辨认,杞某并不在死者当中!
  那死者是什么人?杞某是生是死?
  面对扑朔迷离的案情,李勇安排一路人马全力查找杞某下落,另一路人马前往墨江寻找杞某亲人,并前来辨认尸源。
  经过杞某亲戚的辨认,四名死者分别是杞某的父亲、大姐、表弟和侄儿!
  同时,杞某姐夫证实,案发当晚他是亲自送杞某和其他四名死者回到出租房的。
  此案是杞某所为吗?如果是,面对至亲,杞某究竟为何狠心将其全部杀死?
  据杞某姐夫叙述,杞某与父亲还有亲戚的关系都很好。这次,他父亲和大姐来思茅是因为杞某前几天与人打架被派出所带走了,他们过来协助警方处理此事。就此,民警还获得了一个重要线索:杞某在思茅还有一个开饭店的妻子苏某。
  找到苏某,但她称自己与杞某因为感情不和,早在半年前就分居了,对于杞某现在的生活情况她完全不清楚。
  至此,杞某成为了整个案件的侦破关键。
  他到底在哪儿?是死了,还是畏罪潜逃?
  就在此时,现场勘查组又获得了重要证据。刑事技术人员在现场遗留的作案工具——螺纹钢筋上提取到杞某的DNA,而在案发现场发现的作案工具上及地板、门板提取到的血手印、血脚印、血鞋印等痕迹与杞某的完全相符!加之从房东及其他租客等人的询问中证实,在房东开门时,房门没有被撬痕迹,且防盗门是用钥匙被反锁的,无外人进入的证据。再对该楼所有租房客进行询问,其中有三个房客证实,听到了一些异响,并且其中一人肯定地说“听到异响的时间是凌晨3点”。再结合调取楼房的视频监控,民警发现,杞某于当天凌晨4点骑着摩托车离开了该楼房。
  看来,杞某确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立即将杞某定为重点嫌疑人,展开了追捕。
  俗话说一人躲藏,千人难寻。且不说普洱毗邻国境线,嫌疑人随时可能越境出逃,他万一躲到境内的原始森林之中,抓捕他也如大海捞针。
  如何将有限的警力部署在犯罪嫌疑人可能出逃躲藏的地方,成了摆在李勇面前的一道棘手难题。他马上召集专案民警汇集所获的各种信息,决定重点从杞某的性格特征和行为习惯展开分析:“杞某和父亲还有其他几个受害人的关系很好,应该不存在为仇或为财而杀人的动机。那么,促使他杀人的动机又是什么呢?也许,突破口应该与他打架滋事有关……”
  李勇立马找来当时处理杞某打架事件的民警,并叮嘱其带上卷宗。经过一番了解发现,杞某打架的原因是怀疑妻子有外遇,并且看到“姘头”就在妻子的餐馆里,然后动手打了那个人。
  看来,苏某之前对民警的询问是有所隐瞒的。
  再次找到苏某,经过多次交谈,她终于将两人发生矛盾的过程和盘托出。原来,杞某是到思茅打工后认识的苏某,并对她一见倾心。在杞某猛烈的爱情攻势下,苏某很快就与其恋爱、结婚。但婚后,苏某发现杞某的爱非常偏执,几乎不给她任何个人空间,只要一离开他的视线,杞某就怀疑她是找情人去了。为此两人多次发生争吵甚至动手。苏某想过离婚,但杞某每次都痛哭流涕,不愿分手,有几次甚至以割腕自杀相威胁。在杞某打人被带到派出所的当晚,杞某还因苏某说要彻底与他分手做出了跳楼自杀的举动。所幸民警发现及时才未酿成惨剧。
  作为一名老刑警,李勇知道大多数刑事案件的“侦破黄金期”是在案发后的72小时内。而通过监控,杞某出逃时骑着一辆摩托车,这就意味着留给专案组的时间会更紧迫。为了避免贻误战机,李勇一方面要求民警在各交通要道设卡查缉,同时调取全城的监控录像,查找杞某下落;另一方面通过对嫌疑人的成长经历、性格特点、心理特征、家庭关系、社会交际等方面展开进一步的分析。
  功夫不负有心人,专案民警在城区某公园旁找到了杞某离开时骑的摩托车。打开摩托车油箱一看,里面还有半箱油,李勇由此推断杞某应该就藏在周边。他的判断依据有两条,一是杞某那么爱苏某,既然苏某还在思茅,他又怎会轻易离开;二是摩托车性能完好,且油箱里还有油,如果真想外逃,至少还够他再行驶五六十公里。
  李勇果断下达以“发案现场、发现摩托车现场、嫌疑人妻子所经营的饭店”为三个中心布控搜查。
  从6月14日清晨开始,200余名民警和保安人员,紧紧围绕案发现场福源社区、摩托车发现现场“鼎城国际”和苏某饭店所在的腊梅坡这三个点,向四周辐射开展了一场搜山行动。
  然而,通过一整天的搜查,却毫无线索!案件的侦破进入胶着状态。
  当晚,思茅分局通宵达旦,李勇深知全体参战民警已疲惫不堪,但想到距离真凶就一步之遥,他选择了咬牙坚持。他对民警说:“现在就是要与犯罪嫌疑人斗智斗勇,比拼体力和毅力!”他要求专案组扩大排查范围,按既定侦查思路,稳扎稳打,不放过任何线索。
  果然,次日,民警在公园附近的一个建筑工地内将杞某抓获。
  经讯问,杞某交代,苏某确实是他此生的最爱,但案发前俩人早已分居。案发当晚,1时许,夜深人静,杞某睡不着,翻来覆去想着自己的婚姻,深觉已无法挽回妻子的心,顿时心生绝念。本想一个人离开这个世界,他又觉得自己死后父亲会伤心欲绝,就谋划着带父亲一起死。由于当时还有表弟同住一房,他就决定先用事先准备好的螺纹钢筋杀死熟睡的表弟,而在这个过程中,父亲因听见异响就起床了。这时,他将父亲打死。睡在外屋的姐姐听到动静推门而入,没想到,丧心病狂的杞某又将毒手伸向了她,并最终连熟睡中的侄子也没有放过……随后,杞某慌慌张张跑到院子骑上摩托车逃离了现场。他说,自己当时真的想自杀,但实在下不了手。骑了没多久后特别想苏某,想去找她,但看到街面上到处是警察,就近躲进了建筑工地的烂尾楼里,准备找机会再逃走。没想到,发案不到48小时,思茅警方就将他逮捕归案。

  感恩的心

  李勇在家排行老大,还有一双弟妹。母亲年轻时身患重病,长年卧床不起,父亲在偏僻的乡镇工作。作为长子,家庭重担自然落到了年幼的李勇身上,除了照顾母亲,还得拉扯弟妹,学做家务,挑水、做饭、洗菜、洗衣、煎药、喂猪、种菜、养鸡,样样在行。在李勇的记忆中,由于疾病的折磨,母亲很少笑,唯有听到自己考试得了第一名时,她才会露出笑意。为了这份笑容,也为了给弟妹树立榜样,李勇慢慢养成了好强、不服输,且遇事沉着冷静的性格。
  高考前夕,父亲与他深谈:“爹知你成绩好,大学肯定考得上。但弟妹还在读书,家中实在没钱再供你上大学……”孝顺的李勇明白父亲之意,点点头,转身默默离开,眼泪止不住往下掉。
  幸运的是,李勇赶上了好政策。1990年2月,国家机关公开向社会招考应届毕业生,李勇以全县第一名的成绩被孟连县公安局录取。对于这一次命运的改变,他说:“我是一个寒门子弟,能有今天,真的要感谢党,感谢国家。”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