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40年,不改的是初心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11/7 10:09:49
浏览次数:69  

  文·董喜
  
  从1978年到2018年,中国社会已在改革开放中高速前进了40年。40年的发展变化,翻天覆地、难描难画,却又真真切切、历历在目。几代派出所民警作为这40年伟大历程的亲历者,作为改革开放航船的护航员,扎根基层沃土,奉献青春热血,既有过许多不同寻常的经历,也有着许多异于常人的感悟。在他们看来,不管时代如何变化,衣食住行如何日新月异,始终不能变也不会变的是警察的使命、从警的初心。

  与子同袍:一对民警父子的职业传承
  (一)
  我是老史,从派出所退休两年了。说起警服呢,我有很深的感情,因为我是军转,那时候警服和军装很相像。制服是一个行业最明显的象征之一,尤其是代表公权力权威的机关更是都有自己特色鲜明、精心设计的制服。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经历了“72式”“83式”“89式”和“99式”。无论警务工作多么忙,警察也必须保持警容风纪严整,穿警服不能马虎:帽子要端正,衣服要整洁,领带要系好,帽徽、警衔、领花、胸牌、警号,一样不能少。像我属于半路出家,警服是从“83式”开始的。大概是因为我对警服的感情像对孩子一样好,几年之后我就有了自己的孩子。
  有了孩子我就能深刻感觉到:真对着孩子也有不耐烦的时候。所以其实有时候对警服也是会“嫌弃”的。穿着警服上班时还成,下班就不好说了。你看,像我这样的派出所民警很多,有人要挤公共汽车回家,有的要去地摊儿吃东西填补肚子,有的要去接孩子,还有的要去菜市场买菜,正在恋爱的还有可能要陪着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逛街。这种时候,再要穿着警服总是有些不太妥当,因为卖菜卖饭的小贩以为你是城管说不准就跑了,女朋友大街上挎起穿着警服的胳膊未免有失庄重,穿着警服怀里搂抱孩子逗乐着从学校出来也不大合适,穿着警服在菜市场和商贩讨价还价更是不着调。可是我们来回换衣服毕竟麻烦啊。所以大多数跟我一样的派出所民警都有这样的经历:随时准备一个塑料袋,上班时叠好放兜里,下班就把帽子、上衣和领带装进袋子。平时上下班穿的是灰衬衣、藏青色裤子,随身携带的就是塑料袋,一旦需要上班,打开袋子,系好领带,穿好上衣,再戴上帽子,便是一个“完整”的警察了。自由切换,随心所欲。
  以后让我儿子也试试。
  (二)
  我是小史,对,上面的老史是我爸。从小他一直给我灌输“与子同袍”的思想,虽然长大后我懂了这句话的出处和意思完全不是老史同志歪曲的那样,但是被种在灵魂深处的东西已经摆脱不掉了。所以,2014年10月,我手捧录取通知书带着对公安事业的向往和对未知旅途的懵懂走进了基层派出所,开始了我的从警之路。警服一开始没发下来,我就穿作训服在办公室帮衬内勤民警。别说,那时候回到家看着老史同志那身“99式”还挺羡慕。平时一有机会,我就跟着别的民警体验一下生活:“扫黄打非”、调解纠纷,家长里短、鸡毛蒜皮。慢慢地,我体会到了制服之下派出所民警的不易:繁重的工作、危险的任务、没日没夜的接处警。可我基本没听到大家有半句怨言,大概大家都知道穿上了这身警服便意味着扛起了一份责任,从此社会的稳定和人民的安宁就是我们最大的安慰与收获。大家都认可:身上这套“99式”代表了我们这个国家的秩序、公平、正义、尊严。
  第一次穿警服的时候,我躲起来用手机自拍了一张,照片中的自己笑容灿烂、眼神坚定。身披藏青,就注定我们要背负责任与使命。从那次自拍起,我完全同意了老史同志对“与子同袍”的曲解,认同了“战友老史”和“爸爸老史”的自由切换。

  无食我黍:一包方便面带来的长久启示
  我是不太老也不算小的老张。说到吃,我最有发言权,毕竟我在我们派出所有个“吃货”的美名。你要问我什么最好吃,我觉得都谈不上,毕竟众口难调嘛。不过在派出所呆着,吃过最多的,一定就是方便面了。
  早些时候,对于工资数目羞于出口的派出所民警来说,方便面还是一种奢侈品。由于爹妈比较会经营,我们家属于先走到小康家庭的那种。所以呢,我偶尔会带一些吃的到单位当零嘴儿,其中最多的也就是方便面。记得最早的一种面是几毛钱一包的“华丰面”。“吃华丰路路通”的广告词,相信我这样年纪的不少人应该还记得。
  那次,一个夏天的傍晚,我们派出所三个人跋山涉水去办案,完事以后又一刻不停地跋山涉水回到逼仄的派出所,这时候已经大半夜了,大家都打算眯一眼等天亮继续上班。然后就是夏夜“嘤嘤嘤”叫嚣着出来觅食的蚊子在每个人耳边盘旋,仿佛在提问大家:我都出来用餐了,你们喂饱自己在等我了吗?
  这时“咕……”的一声肠胃轰鸣在夜里特别嘹亮——我跟你们说,饥饿感也是会互相传染的,所以转眼间大家的肚子都叫嚣起来。饥肠辘辘的几个人黑夜里面面相觑。得,大家都睡不着了。那时候不像现在这么方便,外面没有餐馆也没有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更没有外卖可点。
  我突然想到可能柜子里会有以前存着的方便面,于是开灯翻箱倒柜到处找了起来……翻到很久没动过的“零食基地”时,一只老鼠吱吱叫着窜了出去。一包被咬开一个缺口的方便面赫然眼前。
  还好调料包没被咬开,搪瓷缸子伺候着用小半暖瓶水一泡,那么一股香味儿弥漫开来。这时候不知道谁从哪儿找来俩馒头。大家就着这一搪瓷缸子方便面调料,三个人分着吃了两个馒头。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次方便面,虽然没吃到面条。如今方便面种类万万千,派出所也有了自己的食堂,食物种类也很繁多,每天还会有不同的菜变来变去。但是,那天方便面调料的味道再也没吃到过。
  还有那只害我们没吃上面的老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从那以后我一直提醒自己,守好自己的面,守好辖区群众的黍。
  时间、世事再怎么变,这一点也不要变。
  
  ……
  详见本刊2018年11期
  





编辑:派出所工作----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