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回忆派出所的峥嵘岁月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8/8 14:22:30
浏览次数:272  

  文·周维秀
  
  1949年8月,经惜阴中学学生会介绍,我成了北京外五公安分局的一名民警。经过一个月的军训,9月中旬分到城隍庙派出所工作。那时派出所大多数都是在庙里。城隍庙位于今天的西城区南横街东口路北,建于元朝初年,称为“佑圣王灵应庙”。庙东院为东岳庙、庙西院为三官庙。派出所占用城隍庙和三官庙,东岳庙为城隍庙小学所用(前几年该庙已拆除)。

  派出所是保一方平安的中坚力量

  当时,庙南有一片荒凉地带叫南下洼子,我曾是这里的管片民警。旧社会很多天桥艺人、妓女死后都埋葬在这里,被称为乱葬岗子。南下洼子原本是一大片浅水塘,在芦苇地中间有块高出地面的土坡平台,元朝在此修建慈悲庵,名“招提胜境”。后来清朝工部郎中江藻在此建亭,作为临时办公、休息、接待亲友来访之用,并取白居易“更待菊黄家酿熟,共君一醉一陶然”之诗意,为亭题额曰“陶然”。这就是今陶然亭公园命名的由来。
  这里在当时也是社会治安混乱,偷盗、抢劫、凶杀时有发生的地段。在离派出所三百多米的南华东街北口,一伙劫匪曾因分赃不均发生火并,致枪杀一人;在南横街涵洞内,被污水冲出一具无名男尸;黑窑厂尼姑庵厕所内发现弃婴,经查系一尼姑与看门人所生;女民警蔡淑琴(时年15岁)与一老民警夜晚巡逻时,在铜法寺街口听到一声枪响,经观察未发现异常,回派出所后,发现棉大衣下摆处有一个被烧焦了的洞,经判断是子弹穿过的痕迹;还有一次,蔡淑琴与老民警夜间巡逻走到太平街北口,发现在墙边有个麻袋包,不知装有何物,打开一看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具男尸,赶紧报分局治安科处理。
  当时,所有民警的警惕性还是比较高的,夜间巡逻时,都是子弹上膛。当时派出所的枪支都是接收过来的,牌子杂而且破旧,除所长配有手枪外,民警都持大枪。其中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兵使用的“老套筒”,枪身很长,没有刺刀,比我都高。据留用警讲:这种枪筒连来复线都没有了,子弹出膛不是旋转直射,而是“横”着拽出去,所以没有人愿意使用。日本造三八大盖带刺刀是性能较好的枪支,射程远,力量大,但枪身长,不适合城市使用。最受欢迎的是“马三八”,就是日本造的骑兵用枪,枪身较短,可以上刺刀,轻便实用,但只有两支,是巡逻时大家的首选用枪。再一种是湖北汉阳造“兰牌”步枪,是仿“马三八”造的,虽然性能外观不及日本造,但也适用。
  那时交通工具一无所有,从所长到民警去分局、市局开会都是步行。当时开展灭鼠运动,居民打死老鼠将尾巴剪下交派出所,由派出所集中送到区政府民政科,以尾巴数量的多少计算灭鼠战绩。民警每天要往返两个多小时。到天坛、先农坛、天桥刑场出勤也都是徒步而行。当时对走路,大家都习以为常。
  工作时间实行的是6天工作制,每周只轮休24小时,即当天晚6点走,第二天晚6点归队,其余6天工作是“连轴转”,24小时“打铁”。工作不分昼夜,白天下片儿,晚上6点到次日早6点轮流巡逻,共分4班,每班2人,其中最舒服的是6~9点的巡逻,这班下岗后可睡一个“整觉”。最难熬的是12~3点的第3班,两头儿都睡不好觉,白天照常工作不能休息。那时就是“缺觉”。有一位新警在户籍办公室值“瞪眼”夜班(即不能睡觉)。一天夜晚,外地公安机关送来一名被抓在逃人员交派出所寄押一夜。为了防止在逃人员逃跑,新警将其双手捆住坐在地上,被捆双手再系一根绳子,他坐在办公桌后边的椅子上用手拉着绳子。结果由于夜间事不多,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人还是跑了。好在留用警比较有经验,认为派出所离广安门最近,在逃人员可能出此门逃跑。经与广安门检查站联系,在天亮后该人被抓到。
  
  ……
  详见本刊2018年8期
  





编辑:派出所工作----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