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溶解在强酸中的警察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8/2/6 9:43:57
浏览次数:868  
编译/孙慧君 尚方剑
  
  这里即将举办派对,但可能并不是你想被邀请参加的那种,除非你是同性恋、喜欢捆绑虐恋、吸食冰毒,同时还要有其他与之相关的癖好。
  尽管邀请是通过同性交友软件Grindr广泛散发的,但只有两个人回应参加。其中一位因为迟到被拒之门外,而另一位则被这场派对的举办者,50岁的斯蒂芬诺 ·布里兹勒死、分尸、烹煮并食用。
  被害人并非是你能料想到会参加这种地下派对的人。他是59岁的伦敦大都会警察高登 ·森普尔,来自肯特郡格林海瑟。这场“毒品性爱派对”在2016年4月1日下午3时开始。尽管当时森普尔正当班,但因为是同性恋者,他还是出现在了派对现场。
  森普尔警员从未见过布里兹,正如这位举办者,森普尔也痴迷捆绑虐恋。在此类爱好者的行为世界里,他是要扮演“臣服者”的。
  “我想强调一下,这一切都是两厢情愿的。” 布里兹如是说。他在Grindr软件中的昵称为“支配者1”,“我们是两名思想成熟、在各自领域都有所建树的人。我们并不是残暴的人。”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难被描述为“两厢情愿”;而所有参与者也很难被认为“并不是残暴的人”。森普尔警员继续“请求”被捆绑起来,并戴上一个狗项圈,以此在性爱过程中获得近乎窒息的快感。森普尔戴上了面具和项圈,被捆绑到床上。布里兹说:“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做。我自己不是很喜欢这种事,但是我知道这时该这么做了。”
  二人约定,如有意外状况发生,安全词是“红色”。布里兹开始将项圈拉得越来越紧。“我只是在试图取悦他,满足他的欲望。不幸的是,就是这样才导致悲剧发生。他从未说‘红色’。”
  事实上,他再也没办法说话了。据布里兹描述,在这场性爱游戏中,是慢慢拉紧的狗项圈让这位警员死在了“相爱的狂欢”中。后来的医学证据显示出,窒息发生几分钟后他才死去。
  表面上看,森普尔警员是一个体贴又绅士的人,还有一点符合电影《警察迪克逊》中给人们留下的关于警察的印象。“他看起来能和每一个人和平相处。”被害人的一名警员同事说道。然而在这一表象之下,还有另一面的森普尔。
  他生于因弗内斯,1974年搬到伦敦,原本在苏格兰皇家银行工作,20世纪80年代进入伦敦大都会警察局工作,被分配到打击反社会行为小队。他的工作地点在伦敦东南部的佩卡姆分局,苏活区是他的管辖区域。被杀害之前,他已经在伦敦大都会警察局工作了30年。
  森普尔已和他的同性伴侣共同生活了25年,他们经常一起到家附近的酒吧玩飞镖。但森普尔也始终保留着同性交友软件Grindr的会员身份,并对伴侣秘而不宣,他的伴侣定会吃惊于他在这个网站上超过700页的文字资料。
  尽管二人的伴侣关系存在已久,森普尔仍经常同陌生人做爱,追求极限的性爱体验,也会吸食毒品。
  这位隐瞒了很多秘密的警察甚至从未告诉他的伴侣,他曾在2006年与另一个男人有过一段短暂的民事伴侣关系。
  在夺命派对发生的当天上午,森普尔在伦敦最高的建筑“碎片大厦”参加一个警察会议。监控画面显示他离开了会场,沿街步行前往布里兹的公寓。布里兹的公寓在泰晤士河的南岸,位于黑衣修士附近的皮博迪小区。在这儿,在这场毒品驱动下的“捆绑”性爱中,这位伦敦大都会警察不光彩地死去。
  布里兹的第一念头是处理掉尸体。他首先肢解了尸体,将部分尸块丢进了泰晤士河,然后试图在自己的浴室里用强酸溶解剩下的部分。
  谋杀案发生五天后,他仍忙于此事。他前往家附近的DIY商店,花费近140英镑购买了工具,其中包括一个大塑料桶、一块穿孔金属板和诸多清洁产品。商店里的监控拍到了他在检查想要买的桶的画面。
  后来,在老贝利(伦敦中央刑事法院)举行的对布里兹谋杀案的庭审中,检方代表、王室法律顾问克里斯平  ·艾利特说:“因为始终记着要用强酸溶解尸体,布里兹十分关心塑料桶的结构和成分。”艾利特认为穿孔金属板是为了“过滤”森普尔的肉。“布里兹先将死者的肉与骨头分离,然后用筷子食用了一部分。”他补充道,牙科专家之所以推断布里兹曾食用被害人的部分尸体,是因为在厨房垃圾桶中找到的肋骨残骸上的咬痕与被告的下牙吻合。
  杀手粉碎所有证据的计划破灭是因为有邻居向警方抱怨从布里兹的公寓传出“尸腐味”。此时,警方已从森普尔在格林海瑟的伴侣处获知了其失踪的消息,并对皮博迪小区的这所公寓进行了突击搜查。
  布里兹打开门面朝警方时,只穿了一条粉色内裤,戴着一副飞行员墨镜。“我杀了一名警察。”他说道,“我试图溶解他的尸体。我上周杀了他。我在Grindr上认识的他,并杀了他。是撒旦让我这么做的。”
  警方在一个塑料桶里发现了森普尔警员的头部,在烤箱中的烤盘上发现了他的一条腿。随后这位警员的DNA在一双筷子上被复原检测出来,除此之外搅拌机的刀片上、煮锅、切菜板和烤箱内干掉的油渍中也有他的DNA。他们发现这位死去警员的部分尸块正在浴缸里被强酸慢慢溶解,还有部分尸块在门外的社区垃圾桶中。此外,在厨房垃圾桶中发现了一块带有咬痕的骨头、黑色塑料袋包裹着的一只人手。两个黑色垃圾袋里有成堆的肉、一副人类骨盆、一只手和部分脊柱。警方还发现凶手试图在厨房用锅烹煮人肉的证据。
  这座公寓的卧室窗户是锁上的。卧室床下有个盒子,里面装有四支黑色蜡烛和一把仪式用木刀。
  布里兹继续向警方唠唠叨叨:“我刚才正在网上说要将撒旦作为偶像,冰毒带我去见他了。我出身于天主教家庭,所以当发现自己是同性恋时,我就意识到自己是撒旦的儿子。我爱冰毒,我想认识一个能为我讲述撒旦的人。我将部分尸块丢到泰晤士河水流平缓的支流里。我是用自行车搬运的。”随后一只人脚被泰晤士-马德拉科俱乐部的一名会员在伯蒙德赛区找到。
  布里兹告诉警察他是HIV阳性,事实也的确如此。“撒旦告诉我去杀戮、杀戮、杀戮。”他补充道。
  在被捕后,布里兹告诉警察:“我能冲个澡吗?毕竟我的浴缸已经好几天没法用了。”他还说他“仅仅是不喜欢”被害者,认为被害人“胖,丑陋,而且没有吸引力”。
  布里兹是一个电脑专家,在他的生活被冰毒摧毁之前,他曾在市区有一份小有成就的工作。他生于意大利皮斯托亚省圣马塞罗市的一个小城镇,是家里三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父亲是一名公职人员,母亲是一名儿童保健专家。他曾就读于赫赫有名的佛罗伦萨大学。2012年,布里兹因接受了投资银行摩根史丹利公司一份年薪七万英镑的IT工作而搬到了英国生活。但同性恋的负罪感把他变成了魔鬼。他来自于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原生家庭,在15岁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时就感到悲痛欲绝。
  布里兹深信是撒旦把他派到这个世界的。他研究了神秘学,并试着吸食毒品,如冰毒、G水(GHB,又称液体迷魂药)、K粉(氯胺酮)和催情剂。成瘾后,他于2015年辞掉了高薪工作。
  布里兹的一位意大利朋友说:“30年前,作为一名同性恋在意大利很难正常生活。布里兹曾是个敏感的男孩。他在痛苦中煎熬,无法找到内心的平和。”
  在伦敦,布里兹加入了一个“冰毒戒断互助小组”。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时,他关于狂欢派对和恶魔崇拜的描述让其他组员十分震惊。他还曾毫无顾忌地聊起自己喜爱的电视剧《绝命毒师》。布里兹是这部艾美奖最佳剧集的忠实粉丝,大概由于自己就是冰毒吸食者,因而更有代入感。他曾经自制过一部短片,就是他坐在这部电视剧的一副定格画面前,手里拿着一罐“能多益榛子酱”。短片中,他说:“我要坐在这儿,吃点东西,再看一集《绝命毒师》,然后,好吧,我会考虑去做尽所有坏事。”
  法庭了解到,布里兹经常试图用自己的恶魔崇拜和在五角星(撒旦教的标志)上做爱的怪癖惊吓互助小组成员。
  
  ……
  详见本刊2018年2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