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社长致辞 | 出版社简介 | 帮助中心 
      高级搜索
访问群众出版社

“90后”消防先锋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2017/11/9 9:57:24
浏览次数:705  

  文/特约记者 胡爱华 通讯员 熊东旭
  
  他出生在齐鲁大地上,带着满腔热血走进首都消防,凭借自己的努力与拼搏在队伍中脱颖而出,进而成为灭火攻坚、抢险救援战线上的一把尖刀。
  他就是北京市公安局消防局西城支队府右街中队的焦云龙。

  “我就是热爱消防事业!”

  2007年12月,军人家庭出身的焦云龙正式成为一名消防官兵。一年后,家人觉得这份职业太危险了,为其申请办理了调离手续。他得知后二话没说就给父亲打去了电话。他说,他就是喜欢消防部队,每当从救援现场成功救出一名被困群众,听到那句发自内心的谢谢时;每当成功灭掉一起大火,看到群众眼中流露出的感激之情时,他的激动都无法言表。他说:“爸爸,我热爱消防事业,我要将青春和热血献给它。我希望您可以支持我。”这份赤子之心打动了父亲。
  入伍之初,身高一米八五的焦云龙体重只有64公斤,他笑言自己是“电线杆”。玩笑归玩笑,事实上,瘦弱的身体直接导致他的体能训练成绩平平。“别人能行的我也一定能行。”意识到自己的薄弱之处,焦云龙给自己定下了一条“铁规矩”:“要做,就一定尽心尽力,争取第一!”
  从此,他全身心投入训练,每天第一个上训练场,最后一个下训练场,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付出了比别人多几倍的艰辛和努力。为了迅速增强体能和耐力,他每天除了完成规定的训练任务,还要给自己开“小灶”,晚上睡觉前雷打不动地做200个俯卧撑和200个仰卧起坐。有一个战友是从体校毕业的,擅长长跑,他就虚心向其请教跑步技巧,然后给自己加大训练量,有时跑得双腿肿胀,像灌了铅似的,但他也从不放弃。由于这种高强度的训练和运动量,焦云龙的后背、肩部等多处破皮、瘀青,腿部和手腕也经常受伤肿痛。有时,上肢科目练不了,他就练腿部力量;俯卧撑、单双杠练不了,他就练仰卧起、深蹲起。在一次训练中,由于用力过猛,焦云龙突然觉得手心一阵钻心的痛,脱下手套想看个究竟,不想连皮肉都掉了下来,顿时鲜血直流。对此,他只是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继续咬牙训练,直到结束。

  80米高空救人

  2010年5月7日傍晚,焦云龙接到紧急通知:七名群众被困在80米高的烟囱上,等待救援。
  80米的高度对于当年的北京消防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施救高度,这相当于25层楼高。而且,烟囱周边建筑物密集,云梯车根本无法靠近。更困难的是被困群众是七位老人,他们又紧张又害怕,完全配合不了地面救助人员。
  经过了一夜的努力,5月8日一早,被困老人的情绪更加激动,甚至开始狂躁、哭喊。下午3点,焦云龙背负着救援器材和被救者的营养供给,与其他三名队员开始了救援行动。不算身上防护器械的重量,单是包里装的专业的高空救援器材、大量的安全钩、200米长的救助绳索和水、食物等,就重达30多公斤!仅仅是负重攀爬这个80米高的烟囱就够困难了,更危险的是,这个烟囱年久失修,已被严重风化,墙面稍微被碰一下,就会不断脱落下大块的水泥和石块,此外,还有大量的附着在烟囱上的鸟窝等杂物,全都会劈头盖脸地砸向救援人员。此时此刻,即使是一个小小的沙石飞落,都会让人皮开肉绽!
  攀上80米的高度,焦云龙和队友用了12分钟。烟囱顶部就是七位老人所处的位置。此时,狂风呼啸,已被严重锈蚀的钢架结构平台摇摇欲坠。“你们不要站在一个地方!”焦云龙赶紧扶着老人分散站开,避免已经非常脆弱的平台带着所有人骤然坍塌。在这个岌岌可危却又狭小的空间里,七名老人已经20多个小时没吃没喝了,困顿交加。“别紧张,我们这就把大家逐一安全地送下去!”焦云龙耐心地安抚着每一名老人,同时把水和食物递了过去。很快,老人们平静下来。焦云龙认真、仔细地为他们穿好下降时所必需的吊带。随后,他又做顶部支点。由于支点必须设立在至高点上,可烟囱整体结构严重风化,救援人员所处位置过小,支点的制作难度相当大。即使如此,经过四名队员的共同努力,还是最终克服了这些困难,做好了顶部支点。
  最危险的地方,焦云龙总是冲在最前面。这一次也不例外。焦云龙决定第一个带被困老人返回地面。按照营救方案,他必须要安全地带走这七位老人中年龄最长的那位。这位老人已经70岁了,严重的体力透支已让她失去了行动能力。“奶奶,您放心,有我在,就没问题。”焦云龙一边安慰她,一边搀扶着她,准备沿救援绳向地面下滑。
  “不行不行,我不下了,我不行!”没想到,老人忽然嚷开了,死活不让焦云龙帮她。
  “奶奶,您闭上眼睛,不用看,就不怕了。我扶着您,给您看着道儿,行不行?”焦云龙非常有耐心地做老人的思想工作。
  “那也不行!”
  这时,焦云龙发现,老人脖子上系着一条丝巾。“奶奶,我给您把眼睛蒙上吧。这样,您就不会感到害怕了。”作为一名专业的高空救援人员,焦云龙明白,普通群众根本就承受不了从这样的高度向下滑落的恐惧。
  “好!我们开始。”在整个下降的过程中,焦云龙一直紧紧抱住老人,唯恐老人家因感到绳索晃动而加剧恐惧,唯恐老人家被绳索磨伤。
  
  ……
  详见本刊2017年11期
  
  





编辑:现代世界警察----石虹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方 式

Copyright 2007 ©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木樨地南里甲一号  邮编:100038    出版社位置地图
出版社电话:010-83903460(兼传真)  010-83903250(兼传真)  购书咨询:010-83901775  010-83903257
E-mail:zbs@cppsup.com   zbs@cppsu.edu.cn
互联网地址:www.cppsup.com.cn  www.phcppsu.com.cn